[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恩施晚报]报道---邓玉娇说“那些人是畜牲”/陶达士
请看博讯热点:修脚女杀淫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陶达士点评:
     (博讯 boxun.com)

    全球华人应该关注的是,上次在杨佳被捕后,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就被北京派出所的民警送进了精神医院,据她的讲述:
    
    到了晚上那个医院都要吃药的,他们就进来说我们给你吃两片药。我就问“你们给我吃的是什么药啊?我没有病你们怎么给我乱吃药啊。我在外面看病都不能随便吃药啊,到了这里面你们怎么说给我药吃就给我药吃。”后来我也没有吃,因为他们也觉得我说的话很有道理,因为我给他们说“这药能随便吃吗?你又不了解我的体质,而且你们给我的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他们就解释说是“镇定药,让你好好睡觉的。”
    
    我说“镇定?睡觉药?我睡觉没有问题啊,你都不清楚我睡觉到底有没有问题你就给我吃药。”经过我这样一说,他们就再没有要求我吃药了。
    
    ---摘自[2009-03-31 艾未未博客 杨佳妈妈王静梅的访谈完整版]
    
    现在的邓玉娇同样也见不到她的亲人,被孤独地关在精神病医院里,施恩州电视台5月17日的报道记录了被绑在病床上的玉娇在哭叫.
    
    http://6.cn/watch/11224805.html
    
    
    
    -----------------
    
    
    
    刺死“招商办主任”嫌疑人住进州优抚医院
    医院尚未对邓玉娇病症展开鉴定
    
    ---玉娇说‘那些人是畜牲’
    
    
    2009年05月18日 [恩施晚报] 记者胡俊杰
    
    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丧命娱乐城案”经媒体报道后,一时成为全国各大网站热议的话题。案发以后,嫌疑人邓玉娇被巴东警方“安排到恩施州优抚医院观察”。
    
    5月16日,记者前往该院探访。医院院长赵廷君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拿出手机展示一夜之间收到的数十条关注邓玉娇的短信。他甚至难以理解,不知这些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人是怎么知道医院的办公电话以及他和医院其他负责人手机号码的。
    
    医院目前对邓玉娇的处理措施相当慎重,医院住院部二区(女区)主任、邓的主治医生李昱称,由于警方目前并未完善委托医院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的相关手续,同时为了使最终的鉴定结果更客观公正和有说服力,医院目前并没有正式对邓的病症展开鉴定,而是申请将鉴定改由上级医院或在异地进行。
    
    尽管如此,邓玉娇被送到该院后,还是被院方采取了“约束性保护”的措施——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被用布条约束后固定在病床上,活动能力和活动范围均受到限制。记者注意到,邓与同病房的另两个病人采取类似的措施加以控制。李昱说,从进院之后,邓就没吃过东西,营养全靠强行输液进行补充。
    
    
    野三关“招商办主任被刺”案追踪
    
    记者 陈千恩
    
    巴东县野三关镇“5·10”案件,在全国引起了高度关注。针对读者、网友关注的问题,5月16日,记者赴野三关镇进行了追踪采访。
    
    案件,在全国引起关注
    
    最近,邓玉娇父亲的手机一直关机。他说:“没想到这么多电话,有全国各地的记者,也有许多关心案件的人。手机响个不停,我就关机了。”
    
    记者在野三关采访时,就遇到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既有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也有南方几家著名纸质媒体的记者。“这个案子为什么会引起你们的关注呢?”记者问《南方都市报》的一位同行。“当地的读者非常关心这个案件,报道5·10案件的报纸,读者都争相阅读。为了满足读者需要,我们不得不飞过来跟踪采访!”他说:“之前,我们的报纸不仅发了消息,还发表了评论!”
    
    讨论最热烈的,还是网络媒体。在百度上输入邓贵大、邓玉娇词条搜索,目录已经达到数百条,留言达数十万条。其中,不少如腾讯网等知名网站,不仅将“5·10”案件放在首页,而且每天更新消息,仅该网站的留言,就达数十万条。
    
    外地网站在关注,本地网站的讨论同样热烈。恩施新闻网新恩施论坛《网友播报》栏目中一条《男公务员被女服务员杀了》的帖子,顶帖已达一百多“楼”,回复达1160多条,点击量达5万多次,一位资深网民说:“这是恩施新闻网成立以来,论坛中点击次数最多的一条帖。”
    
    尽管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但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并不知情,她说:“我文化不高,不会上网;家里也买不起电脑。”
    
    张树梅说她家里买不起电脑,是因为她与丈夫要共同负担夫妻双方的4个老人,他们又都没有正式工作,无固定经济来源。
    
    “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会冤枉好人!”
    
    问起邓玉娇的情况,张树梅长长叹了一口气:“12日下午,孩子被送往恩施州优抚医院做精神鉴定,现在仍住在医院。”
    
    案发后,警方从邓玉娇的随身物品中发现,有治疗忧郁症的药品。“外面传孩子有忧郁症,我也不晓得忧郁症是什么病。我只晓得,玉娇经常失眠,她买的药都是治疗失眠用的。”张树梅说:“有人说她有忧郁症,我就同意送她去医院鉴定。在往医院的路上,她一直比较安静。”
    
    案发时,张树梅不在现场。案发10多分钟后,邓玉娇给母亲打电话,要她到雄风宾馆去一下。“我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听到她打电话时带着哭声。我赶麻木车到雄风宾馆时,警察已经来了。我问玉娇出了什么事,她说‘那些人是畜牲’。当我再问她时,就被警察带走了……论起辈份来,邓贵大是玉娇的叔叔呢!”
    
    张树梅说,邓玉娇高中读了一年后,2007年便随同伴去福建一鞋厂打工。去年农历九月份回家后,休息了一段时间。一个月前,她去雄风宾馆当服务员。
    
    自邓玉娇在州优抚医院办完入院手续后,张树梅就没见着女儿了。“入院前,我给她洗了一个头,洗了一个澡。办完入院手续后,我就见不着女儿了。15日,我从医院回家。临走时,我请医生给玉娇带了张‘女儿,妈妈在外面等你!’的纸条”。记者问张树梅为什么见不着女儿,她说:“医生不让见!”
    
    说着说着,她又长叹一口气,眼睛里含着泪水:“也不晓得做精神病鉴定需要多长时间,现在玉娇和真正的精神病人住在一起,很让人担心呀!”问及她现在有些什么想法,她说:“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三名涉案公务员被开除了”?
    
    16日,野三关的天气是雨后初晴。虽然是星期六,野三关镇政府的干部们仍然在上班。“我们是基层,比不得上面的大机关,如果说周末不上班,农民办事找哪个去?”办公室的一位同志说。但当话题转移到“5·10”案件,这位同志就不愿多说了:“司法机关已介入,会有公正结论的。”
    
    但在野三关镇的街头巷尾,谈论“5·10”案件仍然是老百姓的热门话题,并且有多种版本。其中有一种说法:野三关已在干部队伍中开展整风活动,3名涉案公务员已在大会上宣布被开除公职。
    
    当记者就此说法向野三关镇纪委书记涂启东求证时,他说,今年是干部作风建设年,5月又是干部作风教育月,镇政府干部教育活动不是因为出了“5·10”案件才开展,而是长期在做。问及3名涉案公务员是否被开除了公职,他说:“没有。公安机关的结论没正式出来之前,组织上无法界定涉案人员的具体行为。”他接着说:“虽然我们对党员干部的教育是经常性的,但‘5·10’案件是个反面典型,镇纪委已下发文件,重申‘关于党员干部廉洁自律的十条严禁’。”他加重语气说:“是严禁,不是禁令!”
    
    随后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中共巴东县野三关镇纪委》(2009)3号文件,上面有十条严禁,其中第一条就是严禁党员干部出入高消费娱乐场所。记者在镇政府也看到,《十条严禁》以公告的形式张贴在墙壁上。
    
    巴东掀起加强干部道德建设风暴
    
    “5·10”案件的发生,在巴东县内的震动非同小可。5月12日,巴东县召开了领导干部思想政治建设及作风整顿大会,会上对野三关镇“5·10”案件的初步情况进行了通报,要求全县各级党员干部严明纪律,规范行为,并对全县娱乐场所开展专项整治。
    
    据知情人士说,巴东的这次干部作风整顿会的气氛,严肃得有些压抑。县委一负责人在会上拍着桌子说,野三关镇“5·10”案件的发生暴露了极少数干部在道德修养、严格自律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要求县纪委、监察局对案件中涉及的干部有无违纪行为迅速开展调查处理,同时责成野三关镇党委、政府迅速落实县委关于领导干部思想政治建设及作风整顿大会精神,整肃干部纪律,加强干部教育管理。“县委书记李洪敏在会上发了火,她说凡是损害党和政府形象的干部一律从严查处;对道德修养、严格自律偏离了人民群众的要求和违反纪律、触犯国法的干部,绝不姑息、袒护!”一位参加会议的同志对记者说,“希望整顿干部作风不是一阵风,邓贵大事件就是警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