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问题官员起复:贺国强的忽悠叫“免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6日 转载)
    来源:金羊网 作者:李妍
    
     如果说08年是在官场刮起瑟瑟寒风的“官员问责年”,那09年无疑就是暖风熏得官员醉的“官员复出年”了。这边厢,民众还在为政府整治吏治的免职铁腕欣慰不已的时候,那边厢,黑砖窑撤职官员,瓮安撤职官员,朱巨龙们,鲍俊凯们,一个个走马灯似地神秘低调上任,让人目不暇接。而这次,又多了个地震哀悼日公款旅游被免职官员的复出,复出缘由同样是“不违反规定”,对民众来说,这样的案例实在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博讯 boxun.com)

    
     从这个角度来说,高频率的问题官员复出事件更似一场藐视公众的疲劳轰炸,正如孔庆东先生的所说:“一开始,我常常悲愤,抗议。次数多了,麻木了。”民众现时的体味大体如此。不止民意感到疲惫,甚至还有一些来自官场、学术界的辩驳之声,呼吁公众要馈赠“带病官员”有长度的人生,比如因黑砖窑事件被撤职的洪洞县原副县长王振俊,当地组织部部长就认为,王振俊“对于工业特别熟悉,这样的官员不用就是浪费人才”;同样,因瓮安事件被撤职的瓮安原县委书记王勤,在记者眼中,也是一位“不打麻将,不进舞厅的学习型官员”。
    
     这些舆论指引似乎不止一次地暗示着公众,被问责官员只要有才干、有能力,就可以复出。于是,问题的焦点又转向了官员复出机制的透明度上,就在大家还在为官员问责及复出机制而唾沫横飞、口诛笔伐之时,有专家却一语点醒梦中人:我们可能对官员技术性的措施理解有误,比如免职,平时也可以调,但调的是职务还是岗位,或者是福利、公务员身份,这些技术性标准不是很清楚,使得老百姓就认为,免职就是失去一切,包括公职、干部身份和公务员身份,但实际免职很可能是在所有的处分里面是最轻的,连《公务员法》里面都没有提到的,公众的理解和实际执行的理解差距很大。
    
     搞了半天,所谓“免职”的暴风骤雨只是公众一厢情愿的虚无想象,既然“免职”是平时正常调动时就可采用的技术指标,那在问责风暴中纷纷“免职”的众官员们,或也可视作正常调动的一种方式,当然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复出”问题了,而现时所有关于复出的质疑也都是因为你公众理解有误罢了。
    
     难怪在面对民众对免职官员复出原因的汹汹质询中,相关部门会三缄其口、语焉不详,抑或以能力问题将官员复出堂而皇之,实在是因为在当初的问责中,就根本没有什么震慑人魂的暴风骤雨,更多的只是轻风拂面的和风细雨罢了。
    
     有一种民意忽悠叫免职,这种忽悠不止从声势浩大的问责开始,更延续到了神秘莫测的复出。只是,这种多次忽悠、玩耍技术游戏的结果之一,恐怕不止会带来麻木的沉默,更会唤醒民众被欺骗的愤怒质疑,以及本可正常复职官员的无辜连累。还是奉劝当权者一句,这样的公权游戏玩得太多了,对民众、对官员,谁都不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免职复出官员悄然变身"副局长"(图)
  • 深圳三局座审计不合格被免职:不公布真实身份
  • 曝光山东免职官员复出 (图)
  • 张清扬:山东一工商局长公费旅游被免职,半年后复职(图)
  • 祸起打麻将:四川宜宾副市长陈光礼被免职 (图)
  • 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 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图)
  • 河北24名干部因三鹿奶粉事件受免职等处分
  • 中国政府将公布官员免职的原因
  • 新《三国》剧组污染续:当地水库局长被免职(图)
  • 贵州习水案一疑犯曾因嫖娼被免职
  • 荣智健将被免职:北京中信集团拟扶正常振明 (图)
  • 重庆奉节县“最牛公务员”被免职
  • 别让“免职”成为问题官员的“假期”
  • 河南民权卫生局长因手足口病疫情事件被免职(图)
  • 石家庄市建设局6名干部上班聚赌 局长被免职
  •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以权谋私生活腐化免职
  • 涉腐败、圈地:丰台区区委书记张大力被免职
  • 海南儋州卫生局长因去年10月霍乱疫情被免职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官员被免职原因有什么不便公布的/孟雪罡
  • “被诽谤县委书记”免职原因为何“不便透露”?/徐林林
  • 我们胜利了!齐鲁石化张瑞生已被免职!
  • 9年较量、上书总理:“支部书记免职”就能摆平
  •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