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习近平對高杨挾嫌報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6日 转载)
     高揚與習近平的「恩怨」 吳 聞
    
     动向 (博讯 boxun.com)

    
      姍姍來遲的新華網訃告
      據中共新華網二○○九年四月十七日的一則電訊,原中顧委委員、中央黨校原校長高揚同志,於二○○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北京病逝,享年一百歲。電訊稱,高揚病重期間和逝世後,中央領導同志都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奇怪的是,報道中沒有提及為高揚這一部長級的元老重臣舉行追悼會的日子。
    
      其實,高揚的遺體告別早於四月九日就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過了,退居二線的中共大佬江澤民、宋平都參加了,現任的九個常委只有負責組織工作的賀國強一人參加了追悼會,現場有錄像,其殯儀規格與高揚在黨內的地位很不相稱。追悼會後,按照慣例,人們以為當天晚上中央電視台或是翌日的《人民日報》即可播發這則消息,但幾天過去了,仍不見動靜。經家人向有關方面詢問,答覆的大意是:一,高揚逝世後,由於中間環節的梗阻,才使原本應參加遺體告別的中央領導同志沒能夠參加;二,中辦新發文件,實行殯葬改革,自高揚同志逝世起,今後只有享受政治局委員和副總理級別的中央領導逝世,才有資格享受中央電視台的遺體告別和《人民日報》刊登訃告的報道。
    
      這種解釋當然不能令人滿意,也無法自圓其說,在家屬的一再要求下,於追悼會開過九天以後的四月十七日,新華網才遲遲在網絡上發佈了一條高揚逝世的訃告,《人民日報》則遲至四月二十六日才刊出訃告。這個反常現象,的確耐人尋味。只有少數內情人知道,在這十分冷清的殯儀規格中,透露出的是另一種政治訊息。
    
      高揚是中共黨內的開明派
    
      熟知中共政壇內幕人士指出,享以百歲天年的高揚,是黨內的開明派。他是遼寧省遼陽縣人。一九三六年加入中共,後任東北民眾救亡會黨支部書記,冀西地委書記兼軍分區政委,豫北地委書記兼軍分區政委等職務。中共建國後,曾任遼寧省分委員會委員、安東省委常委兼民運部部長、瀋陽市委第一副書記、遼東省人民政府主席、遼東省委書記等,這期間曾任中共東北局常委、組織部部長、中共中央東北地區工作部副部長等。一九五五年後,調任中央書記處第三辦公室副主任、中央工業交通工作部副部長、化工部部長。「文革」期間受到迫害。一九七八年一月後,先後任吉林省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農墾部部長、河北省委第一書記兼省軍區第一政委、中央黨校校長等。中共十二大、十三大當選為中顧委委員。按理說,能當上中央黨校校長的人,在政壇上也算得上是舉足輕重、叱吒風雲的人物了。
    
      但高揚做人清正,為官廉潔,是中共高層少見的開明派。他在河北省委第一書記的任上期間,河北某縣盛產一種羊角椒,是聞名中外的特產,曾有一個中共大佬的兒子找到他,想不經過外貿部門,自己搞一批便宜的羊角椒出口換匯,高揚卻不冷不熱地給了個釘子說:「能為我們省農民種的特產找到出口門路,我們歡迎,但這麼大的買賣,我這省委第一書記怎能管呢?請你通過外貿部和我們省外貿聯繫吧!」這就是盛傳一時的「辣椒事件」。此後不久,高揚被調離河北到中央黨校任校長,有人說與這個事件有關聯,但高揚卻表示,自己來河北工作是鄧小平點的將,走也是中央決定的,問心無愧。
    
      高揚是善於思索、不隨人俯仰的那一代「兩頭真」的共產黨人。當河北省由中共腐敗分子程維高掌控之後,高揚也自知無力回天,只是歎息,認為事物有它自身的規律,多行不義必自斃,程維高這樣搞下去,能長久嗎?黨內的腐敗現象的普遍性,絕不是幹部的個人品質所決定的,而更深地說,是體制決定了一些腐敗的產生!後來的事實,果然應驗了他的推斷。前些年,曾有一名作家受出版社之約,要寫一本他本人的口述自傳,但高揚拒絕了,他說,我是一個普通的共產黨員,沒有什麼可寫的,你們如有精力,去寫寫今天老百姓的生活吧。
    
      一九八九年「蘇東波」解體後,高揚陷入更大的沉思之中,當有人向他問起自己的困惑,為什麼十月革命的故鄉、列寧締造的蘇聯共產黨,說完就完了呢?高揚的見解一針見血、振聾發聵:蘇共一黨獨裁,還在蘇聯執政了七十多年啊!我們的黨也是按照蘇聯黨的模式建立起來的,如果我們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這樣腐敗下去,得不到民眾有效的民主監督,能不能執政到七十多年怕都難說。前景無非是兩個,一個是黨自覺地改革,走向民主;另一個可能就是腐敗到無法得到人民的信任,人民起來逼迫共產黨去改。得民心者得天下,我們當年得了民心,所以得到了政權,成了執政者;如果失去民心,也就必然要失去執政地位,這是不可抗拒的歷史規律。進行政治體制改革,要有很大的政治魄力,還要有很高的權威性,要讓人民相信你,不然是不敢進行這種改革的。中國共產黨集中了中華民族的精華人物,我相信一定會找到適合中國國情的改革之路,讓中國走向民主富強的。
    
      習太子對死者挾嫌報復?
    
      中共當局對於這樣一個敢於思考的黨內開明派人士,其身後事為什麼辦得如此冷清低調呢?知情人透露,很有可能與當今權勢很大、炙手可熱的習近平有關。按理說,前任中央黨校校長辭世了,作為現任校長的習近平即便是出於禮節,也應該去參加遺體告別。去是人之常情,不去才有悖常理,或另有原委。
    
      有人分析,事情就出在八十年代初中期,習近平在河北省正定縣委任縣委副書記和書記的三年多時間裡,高揚正是省委第一書記。其間,中央屢有建言,讓習進入河北省委常委,但都被高揚婉言拒絕。高揚的意見是習方才三十出頭,在基層還沒幹上幾年,不急於提拔,這樣對年輕人發展有好處。
    
      可上邊卻等不及了,竟然越過省委,於一九八五年直接將習近平空投到福建省廈門任市委常委、副市長。臨行前,習來向高揚伯伯辭行,高揚卻快人快語,語近調侃地說,你是中央管的幹部,來去自由,不用向我辭行了。但習本人聽了,卻十分尷尬。此後,高揚在中央的會議上曾數次提及此事,語言犀利,不留情面,認為中央這樣選拔幹部特例太不正常,是不正之風的典型表現。對習本人來說,這也許就埋下了一個心結。
    
      是不是當年的心結,讓死者的葬禮規格降低,不好妄加猜測。但中共今天的幹部選拔機制,的確是一種「好人淘汰制」,尤其是對具有獨立思想和個人意志的好人,在所謂「高度集中和空前一致的黨性」面前,是絕對不可以進入到「既得特殊利益集團」的上層圈子裡面的。對此,高揚這個百歲老人的生前寂寞、死後冷清與當前改革已死、腐敗難除的政治困局,業已證明了這一點。還有人擔心,如此看來,三年多後,一旦心胸狹小的習近平承繼大統,登上九五之尊,則絕非中國之福。
    
      嗚呼,「死者長已矣,存者且偷生」,或許中共黨內再也不會出現如高揚這樣的耿介君子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知道文革的,看看这个——习近平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时代》百人榜:习近平王岐山郎朗马云入选
  • 中国“维稳办”曝光:“王储”习近平掌管危机处理
  • 习近平忧年轻官员沦为「家奴」
  • 有人與习近平競逐下屆国家主席?/張華
  •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及其儿女 (图)
  • 习近平:中共年轻官员要慎防美女钱财诱惑
  •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会见哈萨克斯坦外长(图)
  • 从习近平挺曾说起:政治新闻与政治八卦传染传媒
  • 习近平讲话三重解读,廖晖缺席政协宴
  • 习近平推迟访日本至大选以后
  • 习近平“力挽狂拦”,港人代复得“发言权”(图)
  • 习近平:上海应该率先走出国际金融危机(图)
  • 向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先生陈请书
  • 今日中美关系呼唤习近平
  • 正面看习近平“三不”:中国高层对毛邓国际思维的超越?
  • 习近平同巴西副总统阿伦卡尔特别代表会谈
  • 习近平访委国:查韦斯承诺供油200年
  • 习近平批西方言论透露其思维方式/DW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 动情地回忆说、、、、习近平半疯半傻?
  • 习近平忧年轻官员沦为“家奴”/李悔之
  • “真学、真信、真懂、真用”,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习近平同志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习近平“以德为先”/沈何
  • 李天笑:小沈阳领衔两会 “吃饱撑”胜过习近平
  • 习近平号召挺曾荫权,一石激起千重浪
  • 刘晓竹:对习近平先生的两点期待
  • 周宏忠:习近平全新“能力观”意味深长!
  • 左联周群:习近平“六个能力”体现狗急跳墙?
  • 习近平的“知青”之路/安宝合
  • 习近平的愚蠢无能是薄熙来蠢蠢欲动
  • 习近平和金正日何其相似
  • 习近平讲话硬气说明了什么?
  • 梁京:习近平失言传递的信息
  • 习近平的发飙与李逵的板斧
  • 习近平的讲话证明中共在文明进程中逆流而行/冉云飞
  • 习近平为何要堵中国人权评判者的嘴巴?/徐梅(图)
  • 云飞扬:我想告诉习近平他父亲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 朱学渊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