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子骨折猝死看守所 被鉴定为心肌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6日 转载)
    
    来源:重庆晚报
     儿子涉嫌故意杀人被关进了看守所,1个月后病死,60多岁的邹老汉将渝中区公安分局起诉到法院。近日,市五中院终审判决,该公安分局未履行监管职责,致使嫌疑人3根肋骨骨折,违反了《看守所条例》。 (博讯 boxun.com)

    
    嫌犯突然病死
    
    2006年10月,四川泸州的邹老汉接到儿子被拘的通知,赶到重庆。
    
    他了解到,当月8日13时许,其子邹林在渝中区下南区路公共厕所砍死1名老年妇女、砍伤2人后逃窜。他逃至长江大桥北桥头立交桥处,翻上护栏,摔在桥下草坪,被民警抓获。次日,他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并被关进了看守所。因精神异常,看守所值班民警医生除加强对其注意、观察以外,还督促同监舍人员对其进行看护,防止其自伤、自残。
    
    2006年10月16日8时许,同监舍人员发现邹林异常,遂向值班民警报告,民警立即将其送往重庆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因抢救无效,邹林于当日10时许死亡。
    
    市检察院对邹林的尸体进行解剖,鉴定结论为:邹林因患扩张性心肌病,合并双肺急性间质性肺炎死亡。
    
    家人提起诉讼
    
    邹老汉与老伴先向渝中区公安分局提起确认看守所行为违法的申请,回复称不违法后,他们向市公安局提起申诉,市公安局维持了前述决定。邹老汉提起行政诉讼,要求重新鉴定。
    
    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出邹林右侧4、5、6肋骨在腋前线处骨折。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邹老汉提供的证据系复印件,未经医院核对无误加盖签章予以确认,不能证明该分局没有履行监管职责。为此,法院驳回了邹老汉的诉求。
    
    判决公安有责
    
    邹老汉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邹林进看守所时,被检查出双下肢有轻微擦伤,未发现肋骨骨折,因而可以认定骨折发生在他进看守所之后。虽然司法鉴定意见书表明邹林的死亡与其肋骨所受之伤无关,但不能证明与渝中区公安分局的监管职责无关。因此,按照被告应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举证责任的原则,应当认定渝中区公安分局未对邹林尽到监管职责,违反了《看守所条例》。 (本文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莫雪庆 田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亚莲:上海访民到看守所喊冤遭抓殴(图)
  • 在押男子被指因噩梦猝死看守所:今日进行尸检
  • 中国高检罕见公布看守所异常死亡
  • 囚犯死亡引公众关注,中国宣布对全国看守所开展执法检查(图)
  • 全国看守所排查牢头狱霸 检查在押者体表损伤
  • 青年死在看守所 福州出现“床摔摔”
  • 多人死在看守所 中国当局欲治理/VOA
  • 多人死在看守所 中国当局欲治理/VOA
  • 男子猝死看守所续:死者家属提出6点疑问(图)
  • 福建:又一条年轻而鲜活的人命打死在看守所里(图)
  • 被捆15小时 广西"法官死在看守所案"内幕揭开(图)
  • 河北顺平县看守所长因在押人员死亡事件被停职
  • 河北警方调查顺平看守所人员死亡事件 所长停职
  • 分析人士称中国“牢头狱霸”多跟看守所鼓励纵容有关/RFA
  • 分析人士称中国“牢头狱霸”多跟看守所鼓励纵容有关
  • 云南看守所:“洗澡”也能死人?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李荞明系看守所内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躲猫猫”死者在看守所遭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 刘文进:安徽“第一女贪”看守所中享按摩!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在云南看守所躲猫猫躲死--在湖南看守所花巨款免挨打 (图)
  • 陈水扁进看守所,贾庆林不敢退休/雅钰
  • 公安局看守所三万块“厚葬”枉死犯人·
  • “嫌弃条件差换看守所”贪官的日记/毕文章
  • 胡平: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 老路:丹徒看守所会见杨天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