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笼子里的律师 /张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5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张凯
    
     或许仅有亲临者才能体悟到在强大的权力面前我们是多么的无奈,前一个小时,我还在给当事人讲解分析法律,后一个小时,我被推搡着,踢踹着,肆意的侮辱着。我被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双手伸出铁栅栏,外面用手铐紧锁着,手动弹不的,手腕被仅仅卡住。还有一个小警察问他们的领导,要不要再往高吊。铁笼子外边墙边墩着几个囚犯,手抱着头。此时,我真的感到了恐惧,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包裹着。我自己办过刑讯逼供的案子,我知道在这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小屋子,他们能够做出任何事。一个警察冲我呵斥着。忽然干渴难忍,想有一点水。后来我听李春富律师说:我被抓起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的吓人。记得圣经里记载耶稣受难的时候就是干渴难忍。然后别人给他沾了一点醋。我这才知道,大概人极度紧张、恐惧的时候就会这样。 (博讯 boxun.com)

    
    完全的无助伴随着极度的恐惧,我的手被高高吊在铁栅栏外面,裤带已经被抽走,裤子随时会掉,光着脚。路上,我一遍遍的讲:我们都是法律工作者,你们真的不能这样。但换来的却是拳头,和更紧的手铐。
    
    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也没有任何的理由,一个律师就这样被踢进了一个铁笼子,忽然想到一个官僚曾经公然说:“你们老百信算个屁”。我此时才深悟其中奥秘,在庞大的权力体现之下,我们每个人都被关在笼子里,都带着手铐,我们似乎有自由,却无法逃离这笼子的辖制,手铐的牵制。也忽然体悟:笼子里的人,能得到一杯水也需要对他感恩戴德,哪有什么尊严可谈。这时才明白,中国人何以生活的卑躬屈膝、奴颜媚骨。在没有边界的权力包裹之下,我们只能在笼子里,仰望蓝天,畅想自由。偶尔,笼子里的人也会谈一谈自由、权利、平等。然而,外面一声呵斥,你也懵懂醒来,大概你才看清楚,自己不过三尺之地。
    
    写本文忽然看到了很久前就读过的一段文字:2004年美国总统布什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我似乎忽然又一次的感到了恐惧,在笼子里,我们炫耀着科技,摆弄着经典,喧嚣着政客演讲,笼子外边的“公仆”却对我们呵斥着,并还常常似乎义正严词的说“你有自由,你可以随时过来”
    
    本文出自 张凯律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lawyerkai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律师重庆遭遇“躲猫猫” 中国最缺的是人权
  • 张凯、李春富律师被重庆警察暴殴的后续消息
  • 强烈抗议北京律师李春富与张凯遭殴打及扣查
  • 两北京维权律师因代理法轮功案件遭重庆警方暴打
  • 张凯律师被殴被拷纪实-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图)
  • 李春富律师在江津被殴被拷纪实(图)
  • 李方平: 暴殴、反铐律师事关法治之存废
  • 提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紧急关注的会员呼吁
  • 北京张凯、李春富律师在重庆办案被当地国保警察二十多人用手铐铐走
  • 大陆两律师执业中被重庆公安强行带走
  • 快讯:张凯律师为司法冤案受害者维权,被江津市警局强制带走
  • 維權律师介入,被关半年沒被起诉的西藏僧人獲保释
  • 上海市公安局不要再“躲猫猫”了 ——全国政协领导干涉严义明律师被打一案
  • 李敦勇律师会见由于白象教会的自由选举而被陷害、被刑拘的黄乐敏
  • 东北最大黑社会为何去上海暴打严义明大律师?
  • 北京律师为基督徒商人石维翰辩护
  • 新疆被拘阿里木江与律师见面
  • 李劲松律师举报吴玉华等涉嫌“单位受贿1016万元”(图)
  • 律师江天勇谈藏区一高僧被控私藏枪支弹药案(图)
  • 七旬老妇被长期监控 律师援助提控告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杨父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提供法官庭上念过的证据材料
  •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资深律师办第一胎准生证跑断腿!/民之啸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张福忠无罪-我的辩护词 / 张成茂律师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中国律师因辩护被拘两年多:戴上手铐脚镣,被人在雪地里拖着走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 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言论自由邀请成龙率律师团调查访民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司法部门打击异己律师或导致道德滑坡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问候你的母亲 ——致御用爱国律师们/艾未未
  • 王工:中共党员、八十岁北京老律师王工申请兼为中国国民党党员
  • 网友支持李劲松律师的签名李劲松律师代表着中国社会进步的脊梁
  • 三鹿奶粉维权律师敦请央视向全国人民道歉
  • 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 公告
  • 王才亮律师与政府部门吃吃喝喝:收钱二年还不能立案
  • 俄国维权律师遭政治谋杀的背后(图)
  • 原告为什么与王才亮律师反目? /倪文华
  • 时代的最强音:深圳五百多律师的正义行动与浩然正气
  • 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关注汪兆钧先生的处境?/律师代理声明
  • 兰志学与唐吉田关于代理汪兆均诉新浪网一案的律师声明
  • 实行火车票实名制 律师提对策
  •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图)
  • 任畹町评《零八宪章》:官方学者律师的大进步
  • 李和平郭莲辉律师为郭泉案件意见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