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汶川两千万人生活重建: 挑战不亚于应急救援(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1日 转载)
    
    来源:南风窗
     两千万人的生活重建
    
    ----汶川周年重访
    
    5・12地震周年之际,记者重访汶川。重灾区和极重灾区51个县的1986.7万人(据2007年末统计),在重建中面临的挑战并不亚于应急救援,在某些方面甚至更艰巨,因为这项工作更需要爱心的持续与观念的更新。
    
    记者的视角无法面面俱到,本刊选择集中关注房子、孩子与社会参与机制,殷盼能以这三组镜头的管窥之见,为两千万人的生活重建立此存照,并为就在此刻正如火如荼进行着的建设提供一份有价值的参考----
    
    一年后的地震灾区,盖房子的热情淹没了所有的缅怀。尚未完全从悲痛中摆脱出来的灾区人民,在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将于短短两年内,集中建起数千万栋各类房屋,在世界建筑史写下“汶川速度”的历史性记录。
    
汶川两千万人生活重建: 挑战不亚于应急救援

    
    汶川周年重访
    
    围绕最受关注的孩子们,数千万乃至亿元的投入带来的是高标准高速率的硬件建设,地震也成了四川省加大“一乡一校”寄宿制学校建设,调整教育布局的历史性契机,其中,少数民族地区撤并村小的力度尤其大。尽管对于寄宿制学校半军事化的管理水平以及孩子们的身体健康、人格成长、文化影响等全方位的综合评价尚存在很大争议。仅就收费而言,家长们也要在国家刚刚承诺的义务教育之外,为孩子享受到该模式的教育服务而额外承担更大的经济压力。
    
    政府在重建中扮演了无可替代的决定性角色,灾区人民的感激之情记者在采访中时有耳闻。地震发生之初,民间组织与志愿者的参与让惊恐无助的灾民感到温暖,分担了政府的压力。在转入重建之后,“维稳”被提到核心议程,外来机构和人员被视为潜在不安定诱因之一。政府所试图拥有的绝对控制力,又令灾区的社会重建面临新的挑战。
    
    在物质获得快速修复的同时,社会重建中的软件要素、正常生活所需要的软性力量,反倒更值得人们关注,尽管这一部分很难被量化考核。“没有反思的眼泪只是水”,一年前的灾区采访,本刊记者曾写下这样的句子,一年后,它仍旧提醒我们,收拾河山与心灵的前路漫漫。祈愿两千万人能在被震动过的土地上,不被旧有的惯性思维所裹胁,栽下未来生活的新苗!
    
    ----本刊编辑部
    
    汶川速度
    
    “严厉打击村霸、街霸、砂霸、行霸”、“农房贷款有偿使用,诚实守信还本付息”,这样的大红标语贴满了绵竹市富新镇的街道两旁。去年的5・12大地震,这个小镇因为倒塌的富新二小而备受关注,时隔近一年,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富新二小的新校园已接近完工,地震带来的伤害早已淹没在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里。
    
    一年后的地震灾区,盖房子的热情淹没了所有的缅怀。政府和明星企业最关心的是学校,不论在哪个灾区,学校的重建几乎都是标准最高、速度最快、资金最充裕的,而老百姓关心的是自己家的住房,尽管建材、人工价格都涨了一大半,但勒紧裤腰带盖一所像样的房子仍然是生活中的头等大事,极少有人愿意过两年再修新房。
    
    
    
    
     今年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承诺灾区的重建要在两年内完成。地震毁损的建筑物和建筑设施占总损失的七成,房屋受损达到1500万间以上,要在短短两年内,集中建起数千万栋各类房屋,这样的重建在中国建筑史甚至世界建筑史上都是从来没有过的,面临的资金、规划、施工等任务丝毫不比当初的地震救援轻松。
    
    但时隔一年,回到灾区的记者大多会感慨,盖房子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跟这个国家很多领域一样,速度似乎从来就不是问题,与当年建筑领域的“深圳速度”相比,“汶川速度”同样令人惊讶。且不管是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还是个人住房,远远超过震前水平。
    
    开工率
    
    与映秀、北川这些明星灾区不同的是,在地震救援的过程中,绵竹并没有被太多关注,但这个原本的四川十强县如今面临最繁重的重建任务,绵竹一共有12.4万户农房需要重建,在四川10个极重灾区县(市)中排名第一。
    
    学校、医院、道路、水厂甚至工业园这些大型项目从设计、招标、施工到验收,基本都由江苏援建指挥部承担,对于当地政府来说,12万栋农房成了最大的任务。尤其是2009年,中央政府要求把民生放在第一位,而灾区最大的民生,无疑是住房问题。
    
    总理“两年完成重建”的承诺让地方政府陡然紧张起来,制订好的进度几乎都重新修订,让老百姓有房子住,这是重建完成与否最基本的标志了,但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采取更强力的措施,要在两年内建好10万多户住房,是不可能的事情。
    
    4月初,绵竹市统一做了强制规定,所有农房建设要在5・12之前全部开工,争取到9月底全部完工。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政府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开始建房才能拿钱,逾期不开工拿不到补助,统计考核各乡镇的农房开工率等等。
    
    “只有房子开工,才能拿到国家补助的钱。”遵道镇镇长甘德福说,农村总是会有些好吃懒做的人,如果把钱发了,拿去打牌,最后钱没了,房子也没盖起来,再跑来找政府要房子,我们该怎么办呢?
    
    对于基层村干部来说,要挨家挨户上门去做工作,动员大家赶紧盖房子,开工率每个月都要统计上报。这样的措施确实收到了效果,4月底,记者在绵竹各地采访时,遵道镇最为贫穷的秦家坎村开工率居然都达到了97%,原本想等过些日子建材、人工价格都降下去时再盖房的农户,也都没法再等了。
    
    之前很多专家预测灾区农房重建最大的问题在于资金缺口太大,中央财政震后恢复重建基金针对地震受灾的51个县、市、区立即安排了3000亿元,对口支援省市支援约为710亿元,但是仅四川省12个重灾区和88个非重灾县市区需要的重建资金预计就达到1.7万亿元。
    
    而且,其中绝大部分资金都投向了公路、学校、医院等基础公共设施,农房建设会因为缺乏资金而难以迅速完成。但据记者的多处走访,农房建设资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资金来源主要是三块,一是国家的无偿补助,二是国家提供担保的小额贷款,三是自筹资金。
    
    以绵竹为例,依照人口数,每户国家给予无偿补贴1.6万、1.9万、2.2万不等,而贷款也容易,在最高限额3万之内,只要等房子开工之后,拿着户口本等必要证明到信用社即可办理,不需担保,甚至不需像地震前申请贷款那般复杂的手续,政府补贴利息,3年以后才开始偿还,具体期限则没有限定。虽然金融机构对此忧心忡忡,但依然在国家的强力要求下,悉数完成了贷款的办理。
    
    
    
    
    
    
     映秀镇的重建预计投入20亿,但这样的投资额仅仅在映秀可能实现。据记者测算,在灾区其他乡镇,2万人口左右的镇,重建投入大部分在3亿左右。如果更加细分,这3亿资金,对有的镇已经绰绰有余,可以说到了花不完的地步,但有的镇则不够。
    
    江苏常州负责援建绵竹遵道镇。遵道是个2.1万人的大镇,建筑物几乎全部倒塌,“根据我们的财政收入来算,我们必须拿出3.8亿投入遵道重建。”常州援建指挥部项目处处长唐伟业说。
    
    但由于在遵道还有另外一家知名企业万科集团参与了重建,一共投资7500万,建设了学校、医院、镇政府等四大项目,所以,常州的3.8亿显得有些无处可花,他们已经启动的三个项目分别是通往县城公路的公交站棚、一个年画传习所和一个日供水3000吨的自来水厂。
    
    “我们的3.8亿肯定还是要投在遵道的,这是早就确定的,能够拉来更多的企业和社会资金,这是遵道政府的本事,但这些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投入计划。”唐伟业说,接下来还有军民桥、农贸市场、文化中心、村道等项目,资金绰绰有余,且都是高标准建设。
    
    除了北川、映秀这样的备受关注的灾区之外,并不是所有重灾区都能像遵道赢得企业的大笔援助,从而在资金上不感拮据,甚至有的地方重建资金都要自筹,在德阳和绵阳交界处的旌阳区,同样是地震灾区,其中受灾最严重的柏隆镇,死亡8人,受伤83人,房屋倒塌1.2万间,各项基础设施基本毁损,但该镇却并没有分到对口援助的省市,更不用说民间企业的关注,镇上一条村道的修复,需花费100万,除争取到扶贫项目资金50万元之外,剩余只能由社会各界资助和农民投工投劳解决。
    
    祸福相倚
    
    去年年底,万科集团花费1000多万建起的遵道中学3层教学楼就已经交付使用了,这个红灰相间的房子,如今是整个镇上最醒目的建筑,豪华程度让村民们目瞪口呆,不使用一块砖头,3层的房子还装有电梯,上课不用黑板,而是用价值10多万的电子白板,抗震能力达到了9级,比国家规定的标准还高。不用说之前的乡村中学,即使是成都的贵族学校也难以相比。而整个绵竹投资额最大的学校还不是遵道学校,而是县城的绵竹中学,48个班,校园建筑总花费1.3亿元。
    
    对于镇政府来说,不光是学校,还有政府办公楼、村镇公路、水厂、医院等等基础设施都在重建中远远超过了原来的水平。“重建确实将我们整体的公共设施水平提高了几十年。”镇长甘德福也说,不光公共设施如此,老百姓建的房子也同样,装修一家比一家好。
    
    对于秦家坎村而言,地震似乎并不全是坏事。“最大的好处的是把那个化工厂给震垮了。”老村长肖自玉说。他说的化工厂是龙蟒集团的一个磷化工加工厂,与剑南春、东汽公司一样,龙蟒集团是绵竹市三大支柱之一。但对秦家坎来说,几十年来,工厂像他们的噩梦,这个有着悠久贡烟生产历史的山村因为化工厂带来的酸雨断绝了产烟叶的生路,村里带花的植物几乎全都不能生长,1995年始,村民们就因地下水常年污染而拒缴农业税。
    
    “为了把工厂搬走,几十年来,我们知道找了多少次政府,但都没有成功。”肖自玉说,现在一场地震把整个厂区都震垮了,绵竹市也决定将工厂搬到新建的化工园区。才停产一年,村子里的果树就又开花了,地下水也没有以前那么酸了。
    
    绵竹市政府的重建规划中,这些龙门山脉深处的小村落也都不再发展化工和采矿业,而要发展旅游和农业。尽管政府“打造东方阿尔卑斯”的口号听起来有些不切实际,但对之前甚少从政府获取帮助的村民们来说,却像是莫大的希望,他们按照政府的要求,把房子都修成了古老的川西民居风格。
    
    “我们的烟叶会恢复的,还有酿酒,这都是村里有几千年历史的传统工艺,很多村民都懂技术。以前那种磨了骨头养肠子的活法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这个50多岁的老村长和他的村庄一样,似乎已不为地震中逝去的生命悲伤,而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收藏家向汶川捐赠珍藏稀世国宝 价值逾亿元(图)
  • 别弄错了:汶川地震“周年祭”,不是“周年庆”
  • 中国高官坚持汶川建筑倒塌非人祸
  • 汶川大地震周年在即 海内外逾百人士网上呼吁
  • 国新办就汶川地震灾后重建情况举行发布会
  • 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汶川地震中无因建筑质量倒塌校舍
  • 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海外记者到灾区采访遇袭
  • 汶川地震周年 北川将扩大举办追悼会(图)
  • 汶川地震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什么进步?
  • 国际特赦批评中国阻挠汶川灾民维权
  • 汶川和六四,一年与二十年
  • “等待汶川大地震调查结果”
  • 汶川灾区女孩自强不息 冷水泡出最美冠军(图)
  • 中宣部下令:正面报道512汶川大地震 已有记者被抓
  • 四川汶川大地震学生死亡人数超过3万人
  • 四川知名景区将在汶川地震一周年免费开放
  • 汶川地震后精神病院成废墟 医生板房守护病人(图)
  • 艾未未呼吁调查汶川地震遇难学生数字
  • 测绘局:全面启动汶川灾后重建测绘专项建设工程
  • 殺子悲歌──從汶川到天安門/孔捷生
  • 汶川地震周年祭/修济刚
  • 易中天:何妨含笑祭汶川
  • 《我只有一颗爱心,献给汶川地震灾民》/高洪明
  • 汶川之心:祭旧城,冀新城 重建时缺失的是什么(图)
  • 汶川和六四,一年與二十年/孔捷生
  • 把“5、12”汶川大地震死难者的名字刻进我们的声音刻进我们灵魂刻进我们的良知‏
  • 把“5、12”汶川大地震死难者他们的名字刻进声音刻进大自然刻进我们的灵魂刻进我们的良知
  • 奇观:汶川地震后现惊现地震壁画(图)
  • 科学家:水库可能“诱发”汶川地震
  • 张文木:灾难是民族和国家进步的加速器——写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之后
  • 对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倒塌房屋的质量调查结果应当予以公布/康新贵
  • 华夏匹夫512汶川大地震百日宣言/佚名
  • 汶川百日祭:紫坪铺水库曾预报大地震!
  • 奥运也别忘记为汶川地震遇难者进行百日祭奠/何必
  • 从河南发生的“见死不救”被定为“故意杀人罪”谈到隐瞒汶川地震预报/公民自由联盟
  • 美国地球科学家:汶川大地震是万年一遇“地震学怪事”
  • 汶川15位空降兵的降落伞质量之可怕/柳鲲鹏
  • 请求人大成立汶川大地震特别调查委员会和听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