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株洲市天元区征地拆迁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株洲市天元区征地拆迁之拷问
    
     笔者偶然接触到株州市天元区征地拆迁事由的上访人七八位,了解了他们与天元区政府争议的情况,笔者感慨万千,评论如下,也就是说,对株州市天元区征地拆迁事宜拷问如下: (博讯 boxun.com)

    
     第一问:城市化为什么这样疯狂?
    
     1949年以后,中国城市化的后果,是中国城市物理空间扩大了约100倍,人口容量扩大了约20倍[城市非农户口、长期居住城市的“农民工”及其家属]。
     以湖南省株州市为例:
     株州在湖南是个特殊的地方,因为在水运时代,其上游有湘潭,下游有长沙,相距较近,因此,株州1949年前仅仅是属于湘潭县的一个小镇;而以火车为代表的路运时代,株州有了膨胀的契机:株州是京广线、湘赣线湘黔线交叉的十字枢纽,故株州终于发展成为一个地级城市。
     1946年(民国35年)株州镇3740户、16125人,株州乡1949年(民国38年)保甲户口登记15867[农]户、108783人。[《株州市志》第一册(上),第201页]。而到1990年,年末株州市市区总人口78.88万人,其中非农业人口60.26万人。[《株州市统计年鉴(2006)》,第92页]从1946年至1990年,株州市市民扩大了近40倍。[20世纪初,株州镇仅500人,出得不记得了]
     你能说清楚株州市城市扩张的速度疯狂不疯狂?
     中国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城市扩张,更为疯狂,北京市由三环线进军到了六环线,长沙市地盘膨胀了约20倍,株州市各区都在迅速地吞并着农村,整个天元区全部是“城市蚕食农村”的后果。[笔者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造访那片全部是乡村的丘陵区地带,那时蚕食刚刚第一次“下口” ]
     以广东省东莞市为例:东莞市据说居民银行财产约3000亿元,另外还有地面的全部房产,请问:失去了全部耕地的东莞市,其现有财产能否购买回同样多面积的耕地?得乎哉?失乎哉?
     城市化是能源、水源、环境、气候、交通、运输、产业区域分布等多方面弊病的病根。
     当食品不安全、空气不安全、能源紧张、粮食危机兵临城下等危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夕,当能源紧张导致国家不安全[ 《中国不高兴》以此为背景]的当前,难道执政党、中央政府、精英们、老百姓不应该审视“城市化”政策的利弊么?
    
     刘氏城市化定理一:谁主持对中国城市化刹车,谁又是中国的“千古第一人”!
    
    
     第二问:征地为什么存在是不是抢劫的疑问?
    
     株州市郊区,现株州市天元区地盘里,有个园艺场。园艺场,25.6平方公里,总面积38700余亩。
     这里居住、生息、繁衍、劳动、交易着一大群农民。据1964年6月30人口普查资料,当时有2565户、11112人,其中非农户口309人。[ 《株州市统计年鉴(2006)》,第233页][假设之后16年人口增长率为100%计,2000年约有22222个农民]
     他们世世代代居住在此,这3万多亩土地是他们开垦、耕作的。从“原始正义”的立场看,他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按社会主义理论看,他们是共和国的主人、同盟军、依靠对象,1950年代的土改承认了他们对这片土地的财产权,1990年代下发的“集体土地承包证”再次承认其合法权益;
     按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看,他们的大部分房产是合法的[给予了产权证书],小部分房产是“无产权证”的[拆迁时承认其 “产权”,因为不是农民不办领证手续,而是政府不办],较小部分是“非法的”,即为拆迁补偿临时修建的房屋及附属设施。
    
     对原园艺场农民的征地,天元区的办法如下:
     该园艺场是“国有单位”,土地是国有的,故园艺场的居民没有权获得土地征收、征用补偿费用的资格。征收、征用原园艺场土地补偿,其分配方式如下:
     “1992年开发区成立之前,原园艺场与工区7∶3分成,场部对工区分成作部分适当不平衡;1992年2月开发区成立后,由农村工作部代表开发区管委会与[工区]管理处5∶5分成;1997年成立天元区后,实行区、管理处、办事处2∶3∶5分成并延续到2000年。天元区政府2000年开始对集体征地收入实行了财政控制手段。” [株州市天元区信访工作局文件:《株州市天元区人民政府信访局关于嵩山办事处居民仇锡林同志所提问题的说明》,2004年11月15日]
     就这样,株州市原园艺场农民世世代代的耕地被无偿征收、征用,针对这一事实,原园艺场有的居民在问:
     这是不是天元区政府通过国家法律手段对公民实施了明目张胆的抢劫!?
    
     刘氏城市化定理二:谁主持等价交换原则的征收、征用土地政策以遏制城市化对耕地的蚕食,以保护被征地居民的权益,以保护中国人的粮食安全的生命底线(耕地警戒线18亿亩),谁就是真正的“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功莫大矣!
    
    
     第三问:征地为什么让农民得不偿失?
    
     在承包耕地、自留地、自我开发地、住宅地被征收后,园艺场农民获得了什么?
     以天元区(原园艺场)嵩山办事处莲荷管理处12队易正国一家为例:征用了他家承包土地3.285亩,此外,他有约1亩宅基地,还有自留地、自开发地1亩多。征地时4口之家[后长子车祸去世],采取计划生育手段,这片地,能够让易正国子子孙孙一代代地以农为业地生存下去。现在,几乎是无偿地切断了易家以农为生的生路。
     易正国家,有产权证的住房168.7平方米,有违补手续承认的产权222.27平方米,加上没办理产权手续的其他生产用房,官方共承认共390.9平方米。
     易正国一家获得各类补偿共计412803元[见株州市土地储备中心与易正国于2004年5月25日签订的《房屋征购腾地和兑换住房合同书》 ]
     原园艺场七、八户被征地拆迁农民反映,他们的土地基本上被政府用于商业性开发。随便找来《株州日报》[天元区]的几则广告,就可以说明问题:
     2007年7月3日A1版,株州市国土资源局《株州市国有土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这一《公告》广告拍卖天元区凿石村55353.392平方米土地,用于城镇混合住宅,竞买保证金2500万元,挂牌起拍价5037万元。这宗地的地价高昂呵,起拍价大约0.09万元/平方米,约60万元1亩。
     2007年7月4日A2版同一主体的《公告》,拍卖天元区天台横路一区2326.18平方米土地,竞买保证金200万元,挂牌起拍价347.8万元,0.15万元/平方米,约100万元1亩。
     2007年7月28日A2版同一主体《公告》,拍卖天元区33区泰山路区域地产开发项目,290亩,每亩按不低于50万元起价拍卖,《公告》载明,其土地成本在20万元/亩以下,政府溢出的土地出让金每亩30万元以上。
     这是政府官办报纸刊载的政府部门的《公告》。易正国一家,被无偿征收(征用)约5亩土地,其价值以每亩80万元计,共值400万元,而他们家,包括拆毁了400平方米房屋、附属设施等仅仅补偿41万余元。这个金额,仅仅是政府出卖的地价10%左右。
     平均计算,历年原园艺场居民被拆迁的房屋3平方米补偿金,仅能购买同一地盘上紧接着建立起来的商品房的1平方米。
     政府该得多少?开发商该得多少?原居民该得多少?
     农民为什么得不偿失?
    
     刘氏城市化定理三:应严格实施“保障被征地拆迁居民原有生活水平并略有提高”的原则赔偿征地、拆迁对象的损失,让其住有房、活有业、病有医、老有养;否则,失地、失业、失保的农民越来越多,这将是中国的“心腹之患”。[2009年估计约有5000万~1亿之多,每年将增加1000多万][株州市天元区,2005年比2000年减少农村居民6400人,增加总人口30400人,《株州市统计年鉴(2006)》,第382页]
    
    
     第四问:谁是主人谁是仆人?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中国人民包括享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未被剥夺公民权的每一个人。按党和政府的宣传,党和政府的公务员、干部是人民的公仆。
     如果官方可以否认具体个人的“人民”身份,甚至武断其为“敌人”或“刁民”,但笔者多次见到一组或一村绝大多数人在同一份上访书中签字与按手模,他们难道不是“人民”吗?难道不是“主人”吗?对株州市政府2007年8月9日之天元区莲花管理处17.9531公顷土地征地公告的违法举报信,签字与按手模者有100多人]
     但在事实上,已经颠倒了这一关系,“反仆为主”、“反主为敌”了。
     这是因为在征地、拆迁的过程中,政府与农民处于既非等价交易的经济关系之中,也处于非平等协商的社会关系之中。[
     征地过程,充满了欺骗、吓唬、强制、镇压等等现象,把人民当成了“专政对象”:
     笔者看到了一份天元区政府的《强制执行方案》(2004年4月26日),其杀气腾腾的语言让笔者吃惊:
     任务:排除一切阻工行为,并对违法阻工者予以制裁。
     力量安排:政法干警170人(中院干警40人、本院干警50人、公安50人、交警5人、检察院20人、司法局5人)、办事处、管理处100人、市及区两级干部30人。
     分工有警戒组、执行组、后备组、法制宣传组、施工后勤保障组、宣传报道组等六个组。
     实施步骤:先围、后搬、再拆,划好警戒线,部署好警力,强制搬迁,做好了“依法拘留或强制带离现场”的准备。
     事实上也是如此,天元区法院以“拒不履行本院每一次裁定”,给予莲花管理处13队罗加明“拘留15日”的刑事处分。[(2006)天行执字第24号,2006年6月26日]
     事前也有法院强制执行书开路的,如天元区法院于2004年4月20日对莲花管理处4队易水莲发出(2004)天行执字第16号“执行通知书”[那么,若阻止“执行”,则“大刑伺候”也!]
     你主动起诉,也是无用,如天元区2007年12月26日对王自强、王直言下达(2007)株天法行执字第2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限期腾地通知书》有效,如不自觉履行,“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听农民们说,强制征地,是大型机械先把耕地毁坏,造成不可逆事实[永远也不能耕种了];强制拆迁,是大型机械把房屋毁坏,几下就把你的房屋捣毁成废墟[永远地失去了这一住房]
     基层政府如此肆无忌惮,如此疯狂猖狂,世界上有如此的公仆、如此的主人关系么?难道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刘氏反城市化定理四:强制征地、强制拆迁的官府、官员是老百姓的敌人!
    
    
     第五问:这样的交易是合法的么?
    
     好像印证“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句谚语,湖南省各处的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合同”[ “协议” ]的“签署”方式大同小异:江永县是这样,赫山区是这样,开福区是这样,天元区还是这样!
     首先,是登记财物数量,被征收、征用、拆迁人是可以到场的,其登记的表格上的数量,有的还让所有权人签名,有的不让签名;
     然后,背着所有权人计算了单价与总价;
     最后,千方百计让所有权人接受这一补偿总金额。[并不对你一一核算单价]
     关键环节:
     1、合同书[或名之为“协议书” ]仅官方一份;你同意签字,就能看到,否则,这份合同书主件你看不到;
     2、分项计价表,你先答应签署“合同书”,你才有资格看,否则“就是不让你看”[王仲军有这样一份“现场录音” ];
     3、你同意签署了,你匆匆忙忙看一看“分项计价表”,你没时间看仔细,也不容你看仔细,你被催促签字了,你得[数钱,或不数钱]走人了。
     因此,因上访、诉讼的需要到档案部门复印来那些表格时,有的人才知道亏吃大了,而这时你“有理也说不清”了。
     既然是“合同”,既然是“协议”,既然是“买卖双方”,那么,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与现行国法,双方是平等的,合同的合法前提是“平等”、“自愿”、“诚实”、“信用”,那些征地、拆迁合同、协议符合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吗?
     一点儿也不符合,因此,从法理的角度看,这些合同是无效的,是可取消的,法院应保护受到不法侵害一方的合法权益。
     “无效合同”之理由:
     第一,合同(协议)一式仅一份,保留在官方,合同的另一方连拥有这份合同(协议)的权力也没有,这样的合同难道有效吗?
     第二,合同(协议)的组成部分,是损失物的明细及其补偿价格计算表,这些表格不让出让人看清楚、算明白,更不能拥有,这样的合同难道有效吗?
     第三,由于匆匆忙忙,有的明细有目录,但没有计价,导致出让人遭受巨大损失,这样的合同难道有效吗?
     [易铁锤家损失高达10余万元,一是一处两层楼,楼上楼下各52平方米,楼房补偿价格应是每平方米370元,但却计为“棚屋”,每平方米补偿50元,共少补偿3万余元;木柜105个没补偿分文;9平方米1个的不锈钢防盗窗共80个,没给分文补偿;地面砖300多平方米没给补偿;另有约200多平方米棚屋没给补偿;等等]
     第四,剥夺财产在前,补偿在后,有的人房屋没了,生产资料没了,无法生存了,尽管申明不同意补偿数额及合同条款,但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勉强签字以获得并不同意此金额数之补偿资金,这样的合同有效吗?[王彬、王仲军就这样声明过]
     第五,利用出让人不能看清楚的机会,有的官吏趁机贪污,这样的合同书是有效的吗?
     [如莲花管理处12队易炳林家补偿,明显地有人贪污了一笔8184元、一笔5683元共13867元——这两两对应的4份表里,两个同一标的,易炳林签字各有一份,冒名顶替贪污者签字各有一份]
     [此可代检举材料,因为这篇文章官方不可能看不到,若看到了,请追查,若是刘建安捏造,甘愿受诽谤罪追究]
     第六,对同一标的,官方同时给出互相联系、但相互矛盾的两份合同书让你签了字,这样的合同书有效吗?
     [如易正国,2004年5月25日,官方先让他签署了“房屋征购腾地和兑换住房合同书”,该合同书以“兑换住房”的名义,扣收了易正国52500元,同时又让他签署“自找房源协议”,但扣收的52500元不予退还;这两份合同哪一份有效?]
    
     刘氏反城市化定理五:城市化的过程像资本原始积累一样充满了血泪!
    
    
     六.谁定义基层政府的违法?
    
     征地、拆迁过程中区政府执行文件合法不合法?
     天元区的征地过程,经常让农民发现,区政府依据的中央、省、市政府文件,三者或二者之间是不对应的:
     如莲花管理处村民诉2007年8月9日征地,其所依据的[2004]政国土字第908号文件失效;[法有条文:被征地两年被使用,归原所有权人]
     如王自强诉株州市国土资源局一案,其案的关健,是1992年湖南省政府(92)政土字第233号批文,与株州市政府2005年9月26日《征用土地公告》所涉及的是否同一片地,但区法院以原告不把省政府、市政府作为被告为理由,不审理原告要求的审理这两文件所涉及到的地片是否同一的问题,以市政府、区政府多件文件为依据,肯定《征用土地公告》的合法性,原告败诉。
     如曾成、龙平安、杨桂珍到省政府法制办公室上访,对2000年株州市第10号、第14号文件的合法性问题请示,其答复,一是2005年10月31日答复说“省政府办公厅正在研究处理”;二是2005年11月18日答复法制办公室“没有收到”[应上报备案的]。显然,株州市2000年的文件,到2005年还“正在研究处理”,省政府与市政府必有一个在这两个文件的上报或审批上是失职的。
     如株州市国土资源局天元区分局2006年4月12日对王仲军等《关于征地拆迁举报的信访回复》,仍然以省政府[92]政土字第233号文件为全部征地拆迁文件的启始性依据,但这一批文,不附应该有的市政府请示报告上的关于位置、管辖、面积、红线图或四至说明等,让信访人仍然怀疑:株州市政府、天元区政府、株州市国土资源局、天元区国土资源分局在瞒天过海、在瞒上欺下!
     原园艺场农民至今认为:株州市政府第10号、14号、20号关于征地、拆迁补偿的文件,是没有省政府批准的、非法的文件,因此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上访,要个说法。
     省政府至今没明确告知访民答案,访民便有信心到北京去!
    
     刘氏反城市化定理六:在征地、拆迁问题上,中央政府有违法[法理之法];省、市、县各级政府分别有违法[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国务院颁发的行政法规],政府违法带有普遍性,危也!
    
    
     七.农民的上访是没完没了的
    
     农民不是不说理,但遇到强制“腾地”[“地是国家的” ]、强制拆迁,甚至是强行丈量,你是有理说不清的,也许还要挨打的;
     [2008年10月11日,当地政府以不能按时交出房地产,派出大小官员,公、检、法、司全部便装,联合黑势力300多人,组成一支强大的队伍,来到易清涟家,用梯子侵入易家,强行丈量易家房屋,把前去说话的70多岁高龄的易父打成多处骨折等重伤]
     农民不是不请求公安机关对其人身安全与财产安全提供保护,但打110,要么警察不来,要么来了以后,说“这是政府行为,我们管不了”;
     农民不是不向法院诉讼,要么是不立案,立案则找借口让你败诉;农民若以财产权诉讼,则因标的高、诉讼费高,而无钱诉讼;
     2009年5月6日、7日,笔者又接到天元区官方到原园艺场莲花管理处强行“腾地”、拆迁的求救电话,但笔者一老汉,一无权、二无钱、三无力,真正是爱莫能助,并且,我这个“异议人士”一旦出现在现场,对于本人、对于他人,可能是帮倒忙——因此,只能匆匆忙忙赶写这篇文章呐喊、呼吁、抗议、控诉!
     农民不是不抗议,他们于1999年曾堵了株州一桥,导致交通瘫痪4天,当然,“依法”逮捕、判刑了几人,有的吓得有家不敢归;从监狱里回来,一人不久就重病而亡,一人重病、每月需输血……
     农民有且仅有的途径,是上访,他们中出了一些前赴后继的“上访专业户”,他们有的10次以上到了北京,有的几次到了马家楼,中央部门他(她)们找遍了,甚至尝试到中南海、新华门、天安门去,企图让最高领导人知道民情、官情,他(她)们被告知,截访几次可拘留、可劳教,等等,他(她)们除了上访还有别的道路么?
    
     刘氏反城市化定理七:城市征地拆迁地过程中发生的官民争议引起的上访是没完没了的,群体事件也是没完没了的。
    (株洲市天元区征地拆迁之拷问 全文完
    
    博讯www.peacehall.com)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株洲推行干部婚丧喜庆事宜报告回复制度
  • 株洲一处长收取检测费不入账 一审被判18年
  • “湖南太子集团”千人冲击株洲市府
  • 拖欠八个月工资 千人冲击株洲市府
  • 湖南省委批准调查株洲市人大副主任龙国华
  • 湖南株洲选拔官员引入超女模式 (图)
  • 网友举报揭湖南网络反腐第一案 株洲粮食局长落马(图)
  • 株洲一女子15次虚构买房合同骗贷224万元
  • 湖南株洲颁布网络反腐文件 并设立网上举报信箱
  • 株洲纪委书记实名上网被误为芙蓉姐姐 (图)
  • 株洲市纪委书记杨平实名上网震动官场 起初被骂作秀
  • 湖南株洲2万农垦职工遭侵权,10位代表进京上访遭截访关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