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莆田:举报获刑六年 诽谤罪名13年沉冤未平(图)
请看博讯热点:福建莆田农民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冠以诽谤罪名 13年沉冤未平
     ---莆田首创改革开放以诽谤罪打击迫害举报人先河
    
     2009年元月22日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发消息:经政治局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就原福建省委常委、秘书长陈少勇严重违纪违法和收受贿赂数额巨大,作出开除党籍和公职、移交司法机关惩办的决定。
    陈少勇(1992-2002)在莆田任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市长十年间,不仅毫无建树,而且劣迹斑斑,被众多百姓传为“猪哥勇”,好色与色狼本色,贪婪与腐败本性,构成两大特点,臭名昭著,虽说官声不佳,又无杰出政绩,却能屡受举报屡获升迁……
    众多流传着“猪哥勇”书记市长的民谣顺口溜,至今仍在莆仙大地、八闽省域广大地区盛传不息。如“莆田人民没福气,仨只猪哥当书记”、“猪哥书记不是人,吃喝嫖赌玩女人”等的民谣顺口溜,及其各种各色的风流段子,成为名胜特色代代流传……
    在莆田盛传的猪哥书记仨兄弟之中,论恶行“猪哥勇”尚只能居位老三。
    报道说,“猪哥勇”在莆田的十年间,四处采花,心甘情愿做他二奶以及受利益驱动被动地成为他情人的女人“不少于30人”。其实,十年多,“猪哥勇”三弟书记,搞采阴补阳女性数字,应至不少于四位数吧!
    早在1996年7月份,从莆田市委组织部研究室主任到基层锻炼任职的梧塘镇任党委书记林国奋,向中央等有关部门举报莆田民愤极大的“猪哥仨书记”种种劣迹事实,附上广为流传的民谣顺口溜,便成了莆田当局特重大政治案件来严厉查办。
    当时莆田市委书记许开瑞、莆田市委副书记陈少勇亲自督办,莆田县委书记郑海雄亲自导演指挥,莆田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树芳亲自挂帅督阵,国安、公检法四长直接上阵,调用了莆田市国安局、莆田市公安局、莆田市县检察院、莆田市法院、莆田市县纪委等部门的数百名精兵强将,组建重案专案组。全市张开大网盯住所有值得怀疑的举报者,大查流传的民谣顺口溜团伙,大查写举报信的嫌疑人、大查笔迹、大查向北京通话的电话记录;组织全市进行排查、盯梢、跟踪、监视、布控嫌疑人及电话等等。
    1996年11月6日上午9时,数百名精兵强重案组,层层包围莆田市委组织部宿舍楼林国奋住宅,最后,一举成功地逮捕了举报人林国奋,立即实施刑事拘留投入牢房,并按市委书记指示“50天内迅速走完一审起诉、二审上诉、投入监狱”全部程序。
    1996年12月初,莆田县检察院以“对现实不满,用民谣顺口溜诽谤县、市领导”,并强加上“贪污、受贿、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公诉指控举报者;1996年12月30日,开庭实际上将判刑6年的判决书,已经事先打印好了。
    曾经身为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员、市委组织部政策研究室主任的举报人林国奋,认为:把诽谤自诉民事案件,变为公诉案件不符合法律程序;何况,滥用公权、用诽谤罪名打击报复举报人,本身就是违法乱纪行为;在一审法庭上,林国奋给予公开揭露,一审判决后,坚决上诉中院,尽管二审仍然维持原判。
    当时在一审上,莆田县检察院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指责林国奋“对现实不满,用民谣顺口溜诽谤县市委领导”,法庭上审判长竟然质问林国奋,“为什么把堂堂的共产党县市委书记叫‘猪哥’?这不是诽谤是什么?”
    是啊,“莆田人民没福气,仨只猪哥当书记”、“猪哥书记不是人,吃喝嫖赌玩女人”等民谣顺口溜,的确是莆田民众盛传流行的,林国奋只不过把社情民意整理起来,向各级领导者反映,这就成诽谤罪的依据,那么莆田社会上盛传的民众,要不要通通抓起来加以判刑投入监牢呢?如果说,有那么一天在全世界上盛传流行,要不要让莆田警察到全世界各地去抓人呢?
    今日,莆田“猪哥勇”等猪哥书记的真相与劣迹,大白于天下,全世界报刊杂志、网站都在刊载“光辉事迹”,要不要让莆田警察到全世界各地抓人呢?!
    当时莆田全市大搞追查传播民谣顺口溜,大搞查案刑讯逼供,大搞涉案株连战术,搞得人人心惊胆颤。弥后,“猪哥”书记滥用公权,在全市仍至扩张到全省范围大张旗鼓地宣传林国奋“诽谤领导”案例,显示“以言治罪”的严厉手段,莆田大搞“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警告所有敢于举腐反腐人士,谁敢于与腐败的“猪哥”作对,林国奋判刑入狱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解读!
    尽管,腐败让莆田成为全国信访第一位,名居全国上访信访之乡榜首,惊动中纪委女包公刘丽英副书记1996年11月率队直查莆田腐败重案,1997年6月18日,莆田市委书记许开瑞,“猪哥勇”的大哥哥,被宣布正式免职;莆田县委书记、湄洲湾北岸工委书记、市长特别助理郑海雄,“猪哥勇”的二哥哥,在2000年厦门远华案曝发,搞父弃官、儿辞职,全家人间蒸发……
    莆田开创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公然滥用公权以“诽谤领导”罪名,打击迫害举报人的先河!
    莆田以言治罪案例中所需要具备的各种要素,典型地代表了发生在华夏大地上所有“诽谤”领导与政府案例特征,具备了所有地方土皇帝们想要用公器打压举报人、或不满或想监督的公民、记者,“诽谤”成为打压公民“四权”的利器,成为封口和愚民的法宝,尽管莆田许开瑞被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率队查处后,1997年6月18日免职,郑海雄自动弃职全家悄悄离莆田,尽管陈少勇被中纪委“双开”交司法惩处等,但莆田林国奋因言获罪的冤案,至今仍然得不到纠正平反。
    
    莆田:举报获刑六年 诽谤罪名13年沉冤未平
    莆田:举报获刑六年 诽谤罪名13年沉冤未平


    莆田:举报获刑六年 诽谤罪名13年沉冤未平


    莆田:举报获刑六年 诽谤罪名13年沉冤未平


    

莆田:一个举报人的遭遇

     竟被以罗织而成的种种罪名判刑入狱 请看-----
    
     一个镇党委书记,因为举报腐败,竟被以罗织而成的种种罪名判刑入狱。在熬过了4年多不堪回首的铁窗生涯之后,他又走上了上访、申诉之路。
    今年5月24日,在本刊编辑部,这位名叫林国奋的中年人,向记者讲述了近7年来他因举报腐败而招致的一连串遭遇。
      惹 祸
    1993年11月,时任莆田市委组织部研究室主任的林国奋被交流到莆田县梧塘镇任党委书记。梧塘镇是福建省有名的明星乡镇,众多的外商投资企业使当地经济十分活跃。
    然而,令林国奋意想不到的是,名声赫赫的梧塘镇实际上出现了财政亏空。林国奋在组织清财查账时发现,镇里数百万元的账目一塌糊涂,还欠了一屁股债……此举无意中触动了一些人敏感的神经。
    给林国奋带来直接影响的还有下面两桩事:
    1994年,县委书记郑海雄的司机程秀杰,通过梧塘镇政府某领导,欲以2万元承包该镇松东村200亩已成林的果林50年(平均每年每亩果林仅两元钱)。村民们不服这种明显以势压人、以权谋私的做法,纷纷上访告状。为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林国奋先后向县市有关领导反映了此事,为此招来了一些人的切齿痛恨,并扬言要让林丢官撤职。
    此外,本镇枫林村3位村干部违反计生政策,林坚持原则,没有迎合县里某些领导的意图而得罪了县委主要领导。林国奋对官场一些不良风气不以为然,认为自己心正身正,别人无法凭空陷害。
    然而,1994年8月4日,林国奋突然被莆田县检察院以一天一张《询问通知单》的形式,连续羁押、审讯7天7夜,理由是有人举报林“贪污受贿”。
    后因证据不足,无法立案,林才被放了出来。之后,县委主要领导便以“在职不便查处”为由免去了林的职务。并将林不明不白地靠边挂了28个月。这期间,林国奋多次找县、市主要领导讨说法,都被对方搪塞过去。后来,林向当时的一位省委副书记反映了自己的遭遇,这位副书记在林的报告上作了批示,省委办公厅还以督查件下文,要求莆田市有关部门一个月内给予答复。莆田县纪委由此又对林的所谓问题正式立案,但一直没有正式结论。
    在这段时间内,莆田老百姓反应强烈的一些问题也愈演愈烈。
    林国奋一直被“挂”着,他一边参加中央党校的函授学习,一边搜集整理有关贪官腐败的线索,在众多有正义感的领导和同志的支持下,他先后整理成《福建莆田圈地炒卖土地严重》、《莆田工程与买官交易内幕数例》、《莆田农民负担问题调查透视》等材料,先后寄给了中央有关部门及新闻单位。
    一次,当他将一份举报材料面交福建省委组织部有关信访人员时,一位同志心情沉重地说:“关于莆田问题的反映很多,北京也转来许多反映莆田腐败的材料,莆田反映上来的也很多,有些问题一时半刻是无法解决的。你要有不怕打击报复的思想准备!”当时,林国奋只觉得十分悲凉,却没有想到一张大网早已将他悄悄罩住。
    获 罪
1996年11月4日,林国奋接到梧塘镇副镇长的电话,向林提供了有关县委主要负责人经济犯罪的一个重要线索。仅仅两天之后,林国奋就被抓进了拘留所。

    接下来是3天3夜通宵达旦的审讯。阵容强大的专案组成员轮番讯问,要他招出举报的同伙、后台、经费来源等。当林据理为自己的行为辩白时,办案人员扔出了他们的杀手锏:“别张狂,这是奉市委领导的命令抓你!”当林不按他们的旨意作答时,办案人员就威胁说:“不配合就给你苦头吃,叫你一天换一个号房,让犯人来整死你!”
    林国奋心里明白,某些人为了讨好有关领导,昧着良心,什么坏事都干得出,自己如果不明不白地死了,将来连申冤的机会都没有。他只好忍着满肚子的冤屈,违心地按办案人员的旨意作答或画押。
    林国奋一案,当时在莆田是作为重大政治案件查办的。在林被捕前,市有关部门已秉承主要领导的旨意,组织大批人马对有关写举报信的“嫌疑人”进行盯梢、跟踪、查笔迹、查向北京通电话的记录、监听电话等。但在具体办案时,他们却以查“经济问题”为借口,翻出3年前未作结论的陈年旧账,强行把一些“经济问题”扭曲或夸大,扣在林头上,其中有许多证据竟是孤证。
    1996年12月27日,莆田县检察院指控林“对现实不满、诽谤县、市主要领导人”,并以贪污、受贿、扰乱社会秩序、诽谤等罪名提起公诉。
    庭审时,林国奋列举大量事实,证明了莆田腐败的存在,并力陈:对腐败的不满乃至反映、举报,是正义之举,是堂堂正正的行为,是每个有良知的党员干部应有的责任,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所谓“贪污受贿”,查了3年都无结果,现在不过是陷害的遮羞布,实为打击报复而已!
    此时的莆田,其政治高压态势使得当地几乎无人敢站出来替林国奋说话。但莆田法律界的元老、70多岁的原市法律顾问处主任刘恺行和恒升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新云替林国奋作了无罪辩护。两位律师郑重指出:《起诉书》指控被告犯有贪污罪、受贿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指控被告犯有扰乱社会秩序罪,光有罪名而无犯罪事实,不能成立;指控被告人犯有诽谤罪之刑事诉讼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然而,林国奋最终也未能逃脱不幸的命运。1997年12月30日开庭这天,将他判刑6年的判决书已事先打印好了。
      株 连
    俗话说:“一人犯法一人当。”可是,在林国奋一案中,受牵连遭迫害的却大有人在。首当其冲的是林国奋之妻——莆田市城厢职业中专职工何xx。林前脚被抓走,何后脚就被“请”进了拘留所。当何xx愤怒地质问为什么抓她时,办案人员嚷道:“凭什么?凭领导一句话就可以抓你!凭你们到处告状就可以抓你!”
    何xx前后被非法关押30余天。父母双双被抓走,年幼的孩子又惊又怕,在恐怖与担忧中惶惶度日,从此性格变得孤僻寡言。
    莆田市计委综合科干部戴兆茹,只因为儿子转学一事与林国奋有过联系,也被涉嫌“诽谤”而牵连进去。
    1996年11月12日凌晨,戴兆茹被一伙来势汹汹的人从睡梦中惊醒并被强行押走。直至到了专案组驻地,办案人员对戴说,这个案子市领导十分重视,开了几次常委会,动用过安全、检察、公安等政法部门……叫他认清形势,坦白交待。戴仍然不清楚自己到底触犯了哪条王法?办案人员接着又问:莆田市计委送荔枝给省计委被省纪委扣留是谁举报的?你知道这样做市领导到省里都抬不起头,败坏了莆田形象,领导十分恼火……接着又是一连串问题,问得戴一头雾水,他只好如实回答不知道。
    在威逼之下,戴迫不得已写下了3张“我的交待”的所谓“供词”。然而“交待”并未使办案人员满意。他们接着对戴进行了更加频繁的提审和折磨。出于无奈,戴只好屈辱地顺从了办案人员的意图,完全按照他们的旨意“招供”并画押。
    在噩梦般的刑讯提审中度过了50天之后,办案人员仍不忘警告戴:“你出去不要乱说,乱说我们再把你抓进来。”当记者就上述事实向当年的主要办案人质询时,得到的是断然否认。
    由于背上不明不白的“罪过”,戴被莆田市检察院处以“免予起诉”处分,并先后背上了“行政撤职”及“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后经戴一再申诉,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撤销了给他的“免诉”处理,但另两项处分使他至今难以抬头。
    因林国奋一案被牵连的还有不少无辜者,他们或因与林是党校同学,或因是林的亲戚,曾在经济上接济过林,就都被作为“涉嫌诽谤罪”而遭审讯、追查甚至处分,就连这些人的亲戚朋友也未能幸免。
     调 查
    今年5月25日,本刊记者来到福建,采访了部分对林国奋一案比较知情的同志,从而获得了不少有关莆田问题的第一手资料。被采访的同志,目前大部分是仍在职的厅、处、科级干部,他们提供的情况表明,林国奋所反映的问题决非“捏造诽谤”之类,大部分都是有事实根据和出处的,有些问题甚至比材料所反映的还要严重。
    一位在省里工作的正厅级干部直言不讳地说,莆田搞林的案子,并且整得如此厉害,说明有人心虚,所以要把举报腐败的搞倒……
    莆田县一位曾参加过地下工作的离休老干部,是看着林国奋长大的,他认为林“敢讲话,直爽”,而莆田市投入安全、公安、检察等几大部门成立一个专案组,对老百姓反映的莆田那么多腐败问题不查,却整一个小小的镇党委书记,实际上是抓住林的小问题作大文章,从而掩盖他们自己的问题。
    莆田县梧塘镇一位已退休的村支书说得更是直白:“林国奋为什么被打入监狱?因为举报了县市两级领导,因而被打击报复!”
    当记者在莆田拟采访与林案有关的当事人时,却发现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已“不在其位”或去向不明。如林国奋举报的两个主要人物之一的原莆田县委书记郑海雄更是于2000年初与其子一道突然辞职,举家离开了莆田。当年抓林案的有关负责人要么已退休,要么去了外地。
    记者随后找到了莆田市委及市监察局、检察院的有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要么是他们当时不在其位,不了解情况,无可奉告;要么是“莆田情况复杂,新官不便理旧事”之类。
    另一方面,许多知情者却主动找上门来反映情况。他们认为,林国奋举报的一些问题,在莆田早已是妇孺皆知,可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认真查过。
    而林国奋本人,在经历了诸多坎坷、打击、甚至不幸之后,仍然没有改变他那执着的个性,他仍在不停地奔走、申诉、上访,试图替自己讨回一点公道,也试图将莆田那些被层层掩盖的问题掀开一角。■
    来源:《中国职务犯罪预防网》2001年8月3日
    网址:http://www.yfw.com.cn/shownews.asp?id=472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法官违纪举报网站提倡实名举报 不拒绝匿名举报
  • 最高检公日前公佈新规:举报贪官者奖金20万元
  • 中国最高检新规加强举报人保护
  • 张清扬:山东35名警察举报县委书记遭打压
  • 李劲松律师举报吴玉华等涉嫌“单位受贿1016万元”(图)
  • 35位民警实名举报山东郓城县委书记刘国生
  • 中纪委:举报党政机关小金库最高奖励10万
  • 陕西户县以建公园为名盖别墅 农民举报未果(图)
  • 招生歧视遍中国? 北京大学医学部遭举报
  • 招生歧视遍中国?北大医部遭举报
  • 重庆梁平"发帖老人"将向上级纪委举报县委书记(图)
  • 杭州举报人被殴致死续:买凶杀人者被判无期
  • 关于 “诽谤罪”杭州某些领导追杀举报人 的作秀问题
  • 70岁老人公开实名举报梁平县政府10大罪
  • 内蒙古男子发帖举报征地问题被判刑 重审再加刑
  • 浙江作秀全国第一 浙江司法腐败全国第一 浙江精神病院关押举报人全国第一
  • 青年举报灵宝政府非法征地被拘遭质疑
  • 河南青年举报违法征地遭追捕续:已获国家赔偿
  • 七名老兵举报腐败遭开除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邵阳市一公安公安干警向犯人借钱十六万举报后反遭报复行凶伤人(图)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冒名“35名警察”举报背后的举报困境
  • 中国很多人为何不积极举报腐败?
  • 胡范军兄弟举报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反贪局长文斌、黄玉龙
  • 中组部开通举报反腐网站/崔秋雷
  • 实名举报发改委高官长期包养二奶/钱晓斐
  • 我也说说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的腐败/举报人:永泽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 裘金友奉劝反腐举报访民,别动不动就进京上访
  • 将举报人交给被举报单位的违法违纪领导处理,世间有这样的冤案吗?/刘丹宏
  • 故意设置举报障碍,制造一起中共纪委失信案/刘丹宏
  • 没病?没病为什么举报萧山红山农场党委书记丁有根
  • 没病?没病为什么去举报我们领导腐败 /沈玉凤
  • 保护好举报人裘金友不容忽视
  • 将举报人强当精神病毫无人性 政府官员比畜牲还要畜牲
  • 杭州公、检、法,秘密毒刑拷打实名举报人是否应该进行国家赔偿/杭州公民
  • 保护好群众举报人不容忽视/朱海滔
  • 给举报人裘金友撑起明朗的天
  • 老支书死在举报上访路上,留给我们五点思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