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铭山:英魂廿载何处觅 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8日 转载)
    张铭山更多文章请看张铭山专栏
    
    
张铭山:英魂廿载何处觅 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

    左起:王立新、邵曰异、谢金玉、孙文广、车宏年、邵凌才(后排)、张铭山、王中华、秦志刚
    
    来源:参与 作者:张铭山
    
    
    64二十周年到来之前,山东部分民运朋友汇集泉城济南某酒店,纪念六四20周年。参加追思会的“八九民运”参与者有:秦志刚、王中华、王立新、谢金玉、邵曰异、车宏年、邵凌才;潍坊临朐专程前来的张铭山;以及因清明节到济南英雄山祭奠赵紫阳,被暴徒打断4根肋骨的75岁高龄的孙文广教授,也在车宏年等朋友们的搀扶下,忍着伤痛参加了追思会,追思会由车宏年主持。
    
    大家回忆介绍了自己参加“八九民运”和服刑期间的经历,以及所了解的其他情况。聚会中,大家重点追忆了被中共枪决的孙宝河,在收审站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的卜天同,病逝的邵良臣、张新潮、以及失踪的任仲俤。
    
    邵良臣,男,山东济南人。当年不满25岁的他,因不满中共在北京对参加“八九民运”志士的血腥屠杀,参加了济南的抗暴游行。在游行中,邵良臣因围观焚烧车辆,被中共指控纵火烧车,判处死缓。邵良臣在狱中不停申诉,但中共司法部门一直不予理睬。与邵良臣感情至深的女友,也因家人的劝说和对遥无期限的刑期的绝望离他而去。遭受一连串打击的邵良臣在狱中患了血癌。2004年,奄奄一息的邵良臣在因保外就医出狱后3个月病逝,年仅40岁。
    
    张新潮,男、山东济南人。当年30岁的他,在5月中旬到济南市政府门口演讲,应和学生们“反官到、反腐败、要民主、争自由”的正义呼声,被朋友们誉为山东工人第一声。其后,张新潮被中共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3年。服刑中,张新潮的妻子离他而去,幼小的女儿跟随祖母受尽了生活的磨难。张新潮刑满释放后贫病交加,于2003年病逝,时年44岁。逝者已矣,然张新潮母何以为养?女何以为育?这些都是生活在困苦中的济南朋友们本已阴郁的心里的铅坠。
    
    任仲俤,男,山东鱼台人,1963年生。因参与“八九民运”,被中共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1992年减刑释放后结婚,育有一女。1997年左右任仲俤精神失常失踪。济南朋友们帮助其家人四处寻找,但杳无音信。家人至今在任仲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痛苦中煎熬着。
    
    追思会中间,车宏年哽咽着介绍了孙宝河的情况:“当孙宝河的判决书下来时,看守所的警察把我带到管教科,把判决书递给我,问我有什么看法,我提出了抗议,政府一再说没有抓学生,现在看守所关了那么多学生,孙宝河的行为是在北京暴力镇压学生之后,出于义愤。管教科的警察对我所讲的话作了认真地记录。在看守所那两年所发生的国内外重大事件,当局对我发表自己的评论都作了记录,这里包括:前苏联解体、罗马尼亚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国内所谓的中共会议、邓小平讲话。64二十周年到来之际,我们追忆过去,勿忘六四。我有信心会看到六四真相解密的那一天的到来。”
    
    车宏年又提议一直沉闷着的王立新介绍孙宝河的详细情况。王立新猛地一气喝完了面前的1升啤酒,抽抽噎噎的说:“有什么好说的?这么多年了,这个事一直咬着我的心。”说完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是啊,有什么好说的?死去的孙宝河与王立新是光着腚长大的拜交兄弟,因参与“八九民运”,一个被中共枪杀,一个判刑10年。这些曾痛彻心肺的伤痛,只是随时间的推移逐渐麻木,那血淋淋的创伤,只是被刻意遮掩起来罢了,一旦触动,那伤痕就会汨汨的流出伤痛的鲜血,就像伤疤重新被撕裂似的。
    
    孙宝河,男,山东济南人,1970年生。这个时年19岁,正上着职业中专的娃娃,因不满中共的“六•四”大屠杀,激于义愤参与了声势浩大的济南抗暴游行。在游行中,孙宝河参与围观了焚车过程。焚车人(此人后来一直没有出现,济南朋友们怀疑此人为中共便衣)鼓动围观群众焚车无果后,询问谁有打火机,装着火柴的孙宝河不假思索的把火柴递给了他。几天后,孙宝河因此事被捕,旋即被判处死刑枪决。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玉碎魂飞了。孙宝河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也就是山东人常说的独儿。他死后,母亲哭瞎了双眼,在难以承受的丧子之痛中凄惨的死去;父亲在万念俱毁的痛楚中,走进“法轮功”寻求精神寄托,被开除公职。孙宝河死了,家庭毁了,这种家破人亡的惨剧,在“六•四”大屠杀后,又有多少呢!
    
    悲愤的情绪在蒸腾上升。秦志刚激愤地谈起被警察用电棍折磨死的卜天同,追忆会进入高潮。谢金玉、邵曰异、邵凌才、王中华用悲愤的言语,介绍了他们在收审站亲眼目睹卜天同被致死的情况。
    
    卜天同,男,山东济南人,1989年时约45岁,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捕。1989年6月5日晚,卜天同被收审站警察用手铐吊在值班室。这帮灭绝人性的畜生,一边喝酒一边用电棍电击卜天同取乐。6月6日5时许,卜天同被折磨而死。卜天同死后,收审站警察放言说,卜天同企图越狱被击毙,并威胁知道内情的在押者不准泄露实情。卜天同的家人,恐怕到现在都不知他死亡的内情。
    
    孙文广教授拖着伤痛之躯前来参加追思会,由于断裂的四根肋骨不时有疼痛感,在大家的推促下提前回家。孙教授回家前,大家簇拥在他周围,在“八九精神永垂,六四英烈不朽”横幅下, 摄进镜头,也永久地留在各位在座的朋友心里,经历过这场轰轰烈烈的“八九民运”和惨绝人寰的“六•四”大屠杀的朋友们,又有那一日能不萦绕于怀,能不痛楚于心呢?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怎能忘记!我们怎敢忘记!
    
    送走孙教授,大家互谈了自己这些年来的情况和感受。虽然大多数朋友在中共的政治、经济绞杀中,困苦不堪,但大家那不屈的心永远向往着真理与正义。在这被高压扼杀着,被犬儒浸泡着的环境下,能够昂起高贵的头颅,守住心中那一片净土确实不易。他们固守的是民运的薪火,民族得以存在的根据。他们像种子默默地等待着、坚持着。是啊,有种子在就有希望。总有一天民主的种子就会发芽,自由的大树就会遮阴着神州大地。
    
    有聚会就有分别。最后,大家依依不舍地互相握手送别。珍重!珍重!大家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再会!再会!我们为之流血流泪的美好社会定会在不久到来!
    
    
    参加追思会的朋友们简介:
    
    孙文广,男,山东荣成人,195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留校任教,现已退休。1966年文革开始,被关入看守所七个月,罪名是“现行反革命”。 1974年被逮捕关进看守所三年半。1978年,被济南中级法院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刑七年。1989年5月,给党中央写公开信,支持学生爱国民主运动。2002年在香港出版《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5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2006年在香港出版《呼唤自由》,已在境外发文百余篇。2009年4月清明节前往济南英雄山悼念前总理、总书记赵紫阳先生,警车随后跟踪;上山途中,遭到五名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四根肋骨被踢断,脊髓、头部多处受伤。
    
    车宏年,男,山东济南人,1959年1月1日生,原济南第一机床厂化验员。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在看守所撰写了《社会主义阵营全面崩溃》一文。1999年以“危害国家安全”被劳动教养3年,后积极参与弱势群体的维权活动。解除劳教后结婚,育有一子,无固定工作和生活来源。
    
    秦志刚,男,山东济南人,1964年5月11日生,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8年。在看守所遭毒打,鼻梁断裂。在狱中曾被加戴手铐脚镣。出狱后结婚,育有一女。现从事电子行业。
    
    王中华,男,山东济南人,1967年11月8日生,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破坏交通罪”等判刑15年。在狱中曾被多只电棍电击,现嘴角处仍有电击留下的疤痕。幼年因哥哥残疾家庭状况极度困难,没上过学。父母在其服刑期间去世,现独身一人,无固定工作和生活来源。
    
    王立新,男,1970年3月5日生,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破坏交通罪”判刑10年。出狱后结婚,育有一女,无固定工作及生活来源。
    
    谢金玉,男,山东济南人,1966年7月24日生,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6年。在狱中曾遭到毒打。独身,无固定工作及生活来源。
    
    邵曰异,男,山东济南人,1964年1月1日生,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破坏交通罪”判刑10年。判刑后离异,儿子靠祖父母养至邵曰异出狱。邵曰异出狱后再婚,再育一子。现在济南市环卫局干临时工,装卸垃圾。
    
    邵凌才,男,山东济南人,1964年生,因参与济南“八九民运”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4年。原为教师,因在中共敏感的政治运动中被判过刑,2002年至2003年被迫放弃教学机会。现从事理疗。邵凌才眼睛几近失明,领有残疾证,儿子现在大学读书,妻子内退后给弟弟看小孩。
    
    张铭山,男,山东潍坊临朐人,1963年10月29日生,1989年因不满中共的“六•四”屠城,在临朐张贴“告临朐县人民书”,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参与1998年山东民主党筹组。2008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现在一建筑工地打工为生,有暇写写文字看看书。
    
    2009-5-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内网友录制六四网络大会开幕式录音
  • 华人基督徒关于六四20周年的宣告
  • 達賴喇嘛與民運人士對話 支持平反六四
  • 北京“六四暴徒”在押人员情况介绍
  • 中国公民自由联盟在华盛顿直播爱德华博士在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网络大会上的演讲 (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累病住院(图)
  • 纪念六四网络大会开幕,将有议员发言
  • 王丹正在“白衣行动”:平反“六四”的希望究竟何在?
  • 敦促中共就“六四”惨案向国民道歉,开启政治和解之门
  • 六四二十周年前当局加大力度打压异议人士
  •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 戴晴吁公布六四真相:严家祺揭动乱定性之谜
  • 《風雨飄搖愛國時》─ 年青藝術家六四展五月中揭幕(图)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汶川和六四,一年与二十年
  • 被指六四幫兇 陳希同病危,患末期癌症,多次性命垂危
  • 被指「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癌症末期病危
  • 北京判处六四“暴徒”104人的情况首次曝光(图)
  • 曾钰成主席作证说“六四是邓小平下令开枪杀人的”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六四”當中的趙紫陽與江澤民(图)
  • 赵高峰:对“六四”的一点回忆和思考
  • 中共以事实承认六四
  • 《 北京“六四暴徒”在押人员名单及情况介绍》
  • 五四后的中共与六四后的民运
  • “六四”造成了中国的道德灾难,人权灾难和环保灾难/杨建利
  • 張英:倡議大家六四戴白口罩
  • 北京六四與電影/石琪
  •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张茂盛
  • 八九民运的必然与偶然——“六四”踏碎“六二○”的历史教训/陈子明
  • 八九民运的必然与偶然——“六四”踏碎“六二○”的历史教训
  • “六四血卡”射来的寒光/赵静芝
  • 我与六四—一个1989后高校新生的六四记忆/郭保胜
  • 曾鈺成的「六四」謬論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两面派/六四受害者
  • 汶川和六四,一年與二十年/孔捷生
  • 说明“北京判处六四“暴徒”104人的情况”/武文建
  • “六四纪念标志”——鲁扬设计的“六四”合体字(图)
  • 如果平反六四,邓小平将如何定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