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亦武被阻出境,姚立法受到监控 /RFA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8日 转载)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湖北省潜江市维权人士姚立法,在六四前夕被当局加强监控,他经常光顾的打字社遭恐吓,不准为姚立法提供打文章发电邮的服务。此外,四川作家廖亦武,前往澳大利亚出席一个文化颁奖礼时,被禁止出境。(姬励思报道)
     (博讯 boxun.com)

    
    潜江维权人士姚立法经常光顾的一所打字社,近日遭不明身份人士威胁。姚立法对本台粤语组表示,他在周三收到该打字社负责人的电话,提醒他注意安全,因为打字社接到不明身份人的威胁,以后不要容许姚立法在店内打文章,发邮件,否则就对打字社不利。他说:有人跟他讲,从现在开始不要给姚立法打材料,发邮件,上网等,不然就要砸他的店子,关他的门,让他不能从事这个经营活动。
    
    姚立法说,过往打字社亦曾经被警告过,不要为姚立法提供服务,这些人的身份有时是明确的,就是市政府的相关人员,或工商部门的官员,但有时则是身份不明,而像这次公然威胁说要砸店的行为,还是第一次发生。他相信由于六四临近,当局的神经亦紧张起来,他对当局的行径极表愤怒,认为这是黑社会流氓的手法。他说:以往最多只是说罚罚款,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你办不成事,六四20周年临近,当局就采取这种打压手法,政府应该光明正大,不应该用这些小人卑鄙的行径,不应去威胁这些生存空间已很小的店主。
    
    姚立法又话,近日出门经常有或明或暗的人员跟踪。电话亦不时发生通话中途突然断掉、听不到对方声音、或向来电人表示电话号码无效等怪现像。
    
    记者曾分别致电潜江市政府及潜江市工商局,但工作人员都拒绝回应。
    
    51岁的姚立法是潜江实验小学教师,1999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成功当选潜江市人大代表,至2004年卸任。他多年来一直致力帮助农民合法选举基层代表,并揭露当局假选举及非法选举的情况,因而受到打压,又曾多次被不明身份人士殴打。
    
    此外,四川作家廖亦武有关去年512汶川地震的著作《大地震记事》,获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的文化奖,廖亦武获邀出席五月份举行的颁奖礼,廖亦武计划先往越南及东南亚旅游,再转往澳大利亚。上月底他在云南通往越南的口岸时,被海关禁止出境。
    
    记者曾多次致电廖亦武,但电话都转驳至来电提示。
    
    与廖亦武熟稔的北京维权律师滕彪表示,廖亦武被禁出境后曾致电告诉他,当时廖亦武感到很无奈。滕彪说:他说没有出去,被拦下来了,说以出入境管理法第八条,就是出国以后可能危害国家利益之类,他感到很无奈。
    
    滕彪又说,廖亦武曾多次申请护照都被拒,几个月前才首次拿到护照,但最终仍是出不了境。
    
    51岁的廖亦武于1989年六四当日,创作了长诗《大屠杀》,并制成录音带,向各地散发,翌年,拍摄了诗歌艺术片《安魂》,纪念六四亡魂。随后被当局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四年。1994年初出狱后,除继续写作外,亦多次参与有关人权改革的运动,因而一直受到当局的打压,多次被抄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画家武文建/廖亦武
  • 天安門母親---廖亦武的音樂作品(图)
  • 廖亦武:死里逃生者杨文昌
  • 廖亦武:记忆随风而逝 一个老人就是一座宝藏(图)
  • 作家廖亦武为何九度申请护照被拒
  • 六四《大屠杀》长诗作者廖亦武申请护照九次被拒
  •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图)(图)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张茂盛
  •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 苏晓康:“让我们来讲故事”—阅读廖亦武兼谈见证与文献
  • 土改受害者朱家学(二)/廖亦武(四川)
  •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胡成章一家(上)
  • 土改受害者郭正洪/廖亦武
  • 饱死鬼——土改受害者张进谦 (之五)/廖亦武
  • 土改刑场 ——土改受害者张进谦(之三)/廖亦武
  •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续)/廖亦武
  •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下)/廖亦武
  • 廖亦武: 锈蚀的歌谣
  • 土改受害者张应荣(上)/廖亦武
  • 胡平: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阿泽
  • 陈墨:我的“通吃”观—读廖亦武《赢家通吃的汤锅》思及王维与祖咏(图)
  • 东海一枭: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 (下) 廖亦武
  • 面对黑暗—读廖亦武的《证词》(上)一平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上)/廖亦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