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南海是不下蛋的母鸡:三峡工程究竟要花多少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6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戴晴/除了在人大发言,蔡主任其华在4月间还接受了《财经》记者的采访,著重谈“三峡工程的后续工作”,包括移民、生态和地质灾害防治。依她所说,“后续工作的整体投资规模”,目前尚无法预知。但据她任主任的长江委2008年一份《三峡水库可持续综合利用规划研究报告》,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后三峡”至少还要中央财政拿出近1000亿。 (博讯 boxun.com)

    
    1000亿!曾几何时,“如此伟大之三峡工程,仅花1300亿”言犹在耳,庆功的礼花还没放完,与总投资不相上下的后续投入又讹上了。
    
    中央财政的钱从哪儿来--中南海并不是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作爲纳税人,我们似乎有权问一句:三峡工程究竟要花多少钱?如果说完工之后的十年间还要1000亿,二十年、三十年之后呢----就由中央这麽一直贴补下去麽?
    
    三峡工程除了一大堆“世界第一”(第一宏伟规模、第一单机和总装机容量、第一长水库、第一多移民……)其挟大口号和邓小平威望在各个阶段变著花样一路“钓鱼”,恐怕无工程能企及。
    
    “钓鱼”在中国,主要依仗“政治第一”和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先在大口号下以“花小钱办大事”这种美梦,骗得除了打天下之豪情什麽也不懂、而且事情干砸了绝不会被追究的“老革命”的信赖,然后把上不上、下不下的烂摊子撂给他们,逼他们追加钱。比如黄河上的三门峡;比如长江中游的葛洲坝,还有我们已经面对而且还要面对下去的长江三峡。
    
    怎麽个钓法?在1989年,金融专家本来已经算出三峡工程的总投资不会少于5900亿,到1992年造势迫人大通过时,楞是只说570亿。获得通过之后,立刻长到750亿,不过三年,又长到960亿和1200亿。到了1997年,内部终于承认6000亿元,与工程的反对派10年以前爲他们作的计算接近。奇怪的是,到了21世纪,到工程已经发电、有了收入之后,总投资变成了1300亿(有时候也说1800亿);原先说的三峡工程三大项目:枢纽工程(大坝、电站、船闸等)、输电和移民,此时已经变成两项,输变电给刨出去了。
    
    如今中国已经不是全然的计划体制,全民所有的企业正一个个“转型”到权贵手里。三峡工程已经开始发电盈利,但后续灾难正阴云般笼罩著,怎麽对待?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上下其手的贪官--从总理到科长--都知道的一条铁律是:赚钱是自己的,出事国家兜著,于是我们听到了蔡主任以人民代表身份给出的主意:“后三峡”问题政府买单。
    
    发电挣的钱呢?早在2003年,在“工程建设者们只用总投资的一半就完成了三分之二的工程”的时候,曾有工程院院士郑守仁代表三峡当局爲百姓详细讲解三峡工程资金的来源。他的结论是:工程总投资不会超过1800亿元。其中1000亿来自“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即所谓“全国人民建三峡”。
    
    这是怎麽回事呢?原来三峡工程议论之始,打的本是世界银行、亚洲银行、进出口银行的主意。不料世界新的环保和人权大潮风起云涌,上述被环境组织盯著的银行,根本没有可能爲三峡工程这种无论在决策过程、环境影响和移民补偿上都绝对不及格的工程放款。
    
    终于,在不过一次“总理办公会议”上,我们十亿以上中国人被绑到三峡工程这个无底洞上--没有听证、也没有通过人大的“三峡建设基金”开征--除西藏自治区和贫困地区外,从1993年起,各地每使用一度电,都有3厘钱用于三峡工程建设。到1994年,这笔强征增加到4厘;从1996年到如今,受益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的16个省、市,加收到7厘钱。从1993年到如今,三峡工程当局依此征到手的,估计不下900亿。
    
    但三峡电站已经发电,也即“工程进入了收获季节”。按照政府所定三峡电价0.25/度,到蔡代表发言的时候,已经挣了近1000亿。两笔钱加起来,达1900亿。
    
    让我们纳税人和建设基金被征收人实在不明白的是,这笔款,再加上葛洲坝电费收入和贷款,已大大超出他们自己报出的总投资。怎麽工程出了麻烦包括后续的可能麻烦,又找上了中央。如果说情况特别紧急,崩塌、泥石流、水体严重污染、航运阻塞……须救命于须臾,中央政府立刻拨款,也就罢了。现在可好,正在我们盼著三峡完工,等著敛钱的兑现“三峡竣工的下月起,全国的电费要取消三峡基金,电费降价”;等著“将三峡工程的利益返还给老百姓”;等到的却是“三峡后续工作的整体投资”--这是什麽人民代表,这算怎麽代表人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工程引发血案,中国政府“一无所知”
  • 三峡库区滑坡险情未解除 仍为二级黄色预警.
  • 三峡库区出现重大滑坡,副部长凌晨亲自飞赴重庆
  • 三峡水库水位消落下降至160米
  • 三峡工程竣工税收将超50亿 重庆湖北争税费分成
  • 人大会议极少出乎意料:1/3反对三峡,12%拒绝李鹏延任(图)
  • 千万补助被贪:三峡2千移民示威30人被捕
  • 三峡工程已累计比初步设计多发电量800亿度
  • 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参观三峡大坝 (图)
  • 化工巨头即将落户三峡库区 专家担忧其成新PX项目
  • 三峡水源面临新威胁:长江上游拟建大型化工项目:
  • 实验性蓄水下的三峡沿岸: 搬迁难,住着不安心(图)
  • 三峡头上一盆水:汶川大地震是“一滴水”引发的?
  • 库区污染诱发地震?部分三峡移民将被迫再次搬迁
  • 新华视点:“三峡明珠观光塔”为何成为废墟?(图)
  • 齐鲁晚报:“三峡明珠塔”拆得很轻松很可怕
  • 已连续施工16年 三峡工程今年将竣工验收
  • 重庆:万州形象工程三峡明珠塔被拆除 (图)
  • 三峡蓄水致库区民房普遍开裂 明年退水将更严峻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解决三峡工程遗留问题还任重道远/鲁家果
  • 司马平邦:德国人敢在三峡头顶建巨型化工厂?
  • 三峡工程会否是多米诺骨牌坍塌的第一张/何必
  •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 三峡告别之旅引出的思考与忧虑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赵世龙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