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007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薄熙来与政敌三场内斗/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5日 转载)
     来源:开放 ◎ 姜維平
    
     (博讯 boxun.com)

    ● 薄熙來主政大連時曾先後和曹伯純、于學祥、高姿三位省級高幹展開勢不兩立的權力鬥爭,薄雖以心狠手辣擊敗對手而晉升政治局委員,卻付出名聲敗壞的代價。
    
    從八十年代初到二○○○年末,我在大連日報文藝部大連《棒捶島週報》、新華社大連支社與香港《文匯報》等媒體整整工作了十八年,此間我耳聞目睹了薄熙來與他的政敵之間的三場內鬥。
    
    
    與曹伯純鬥 旗鼓相當
    
    
    自薄熙來從大連金州步步升遷以來,有許多政敵以反腐倡廉與其多次交手,大都敗下陣來,唯有大連市委書記曹伯純(一九四一年──)與其旗鼓相當,這不僅由於他們都有北京高層權力核心的人脈關係,而且性格上都是爭強好勝不服輸。九十年代中期,與鄧家關係非同一般的小個子曹伯純,從湖南株洲市委書記忽然改任大連一把手,這既令大連人驚奇,也使薄熙來大為不快。中共高層有意通過這種對地方黨政互相監控制約的辦法,行使有效的領導,從此他們的爭鬥便無休無止。那時《大連日報》設有兩個記者分別跟隨一二把手,專職從事新聞報導,姜某負責薄熙來,陳某負責曹伯純,時間久了,新聞同行逐漸看出了兩個領導的矛盾開始公開化,以至這兩個記者也發生矛盾,形同陌路。
    
    
    不久薄曹的衝突導致了大連商場地下室事件。當時一批當地的高幹子弟,包括冬某等黑道老大,常在大連商場地下室的娛樂埸所聚眾賭博,這些人之所以吃得開,是因為公安局有靠山,挖到根兒,是薄在做主。唯其如此,曹伯純不聽邪,下令大連公安抓個正著。連當時有錢有勢的冬某也未能逃脫,他這樣擁有「北星遊樂天地」大生意的人,能被抓起來,大連百姓非常佩服。但曹書記這個外來官,鬥不過地頭蛇。在抓捕前有幾個高幹子弟,已接到內線報信溜之大吉。而冬某等人雖然惡貫滿盈,也被薄熙來手下的死黨,以各種藉口予以釋放。曹小個子奈何不得,直到二○○七年李克強在遼寧當權,才親自下令摧毀了以冬某某為首的黑社會集團。
    
    
    然而大連商場事件之後,曹書記並不氣餒,他慧眼洞察了薄熙來的一根軟肋,咬住不放。當時大連對外招商,地價飛漲,薄熙來獨控大權,大肆侵吞國有資產,靠老婆辦律師事務所曲線發財,他深知土地尋租與轉賣對自己最為有利,可以拉攏高幹子弟,又可以行賄受賄,抓住北京高層某些官員把柄,讓他們為自己升遷服務。為此,薄熙來選一個叫鄭某的馬屁精當房地產開發辦主任,鄭某只聽薄熙來一個人的話,薄熙來叫誰發財,誰就能發財。一時間高幹子弟,狼一般撕碎了大連,陳雲後人在大連港醫院旁邊蓋了別墅群,李鐵映兒子協助徐某蓋了遠大大廈等等。曹書記聽說鄭某審批土地有黑幕,就一度拘捕了他,但檢察院聽命於薄熙來的,以證據不足把人放走。於是鄭某這個當年大連城建開發公司的副科級小幹部,爬上了局級幹部,這當然是他投靠薄熙來得到的好處。
    
    
    曹伯純不服輸,他把心腹,原中共大連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張某調到市檢察院任職,為下一步抓捕薄熙來保護下的貪官做準備,薄大為恐慌,密令鄭某忽然辭職,以北京某公司高薪聘請為藉口,螳螂脫殼,跑到美國去做生意,全家移居國外,三十六計走為上。曹伯純雖深知鄭某肚子裡深藏許多權錢交易的秘密,但遲了一步無計可施。大連檢察院一領導對我說,只要抓住鄭,一用刑什麼都得講,薄熙來就完了。但曹伯純畢竟顯示了旗鼓相當的實力與底氣,假如不是薄一波在京城活動,上面把曹伯純明升暗降,改任遼寧省委副書記。假如曹晚一點調出大連,說不定薄熙來將落荒而逃。
    
    
    與于學祥鬥 以柔克剛
    
    
    自曹伯純走後,薄熙來進一步鞏固了自己的地位。在決定由誰任書記時,薄熙來看好于學祥(一九四○──)。因為于學祥是一個老實人,薄熙來認為好對付。於是中央任命于學祥在一九九三年出任大連市委書記。
    
    
    于學祥為旅順人,後從大連工學院畢業,曾任旅順口區委書記,共青團大連市委書記等職,在大連很有威信,許多幹部願意與其交心,薄大為忌恨開始內鬥。薄熙來抓捕了與于學祥關係密切的副區長董文利,又一度拘捕了大連東海漁村老闆張某某,張與于學祥走得太近。薄任命的打手成城等人,又奉旨抓捕了商業銀行部門經理李某,莊河分行主任姜某等,嚇得靠近于學祥的官員人人自危,紛紛倒戈。但不露聲色的于書記,卻能以柔克剛,以某某日報葛某事件為武器還擊薄熙來。
    
    
    原來,北京某某日報,以報導大連,吹捧薄做為交換條件,先以建立記者站為名向薄打報告,申得中山區八一路黃金地皮一塊,又以聯建為名尋求某企業投資,搞起了房地產開發生意,大發橫財,這實際上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式的新聞腐敗。于學祥深知其中內情,就下令以經濟犯罪為由,抓捕了記者站李某某招聘的房地產公司老闆葛某,並最終判以重刑,這給薄以沉重打擊。多虧葛某牙根硬,否則層層剝繭,還不知扯出誰。
    
    
    二○○四年至二○○六年,葛某與我成為大連南關嶺監獄的獄友,無所不談,才知道兩個官員內鬥的種種趣聞。于學祥的追隨者,大連市公安局長王某某以保外就醫為名,故意放跑了東海漁村張老闆,這使薄暴跳如雷。一位高爾夫俱樂部老闆任某某告訴我,薄派人在飛機場出站口,當著于書記的面拘捕張某某。因為那次于與張等人,一同去美國考察歸來,薄熙來還同時抓捕了張的老婆,大連電視台名主持人蔡某,一時震動大連。可惜,薄熙來最終沒有查出于書記的經濟問題。于書記反倒以柔克剛,讓熙來薄受了內傷。
    
    
    薄熙來毫不示弱,再次強力反擊,在一九九九年下令以瀆職罪抓捕了大連市廣電局副局長楊慶典,欲給于學祥、宣傳部長董某某等人以新的警告。楊多次向筆者表示,其與薄結下樑子,始於大連電視塔失火事件。楊慶典如實通報火災情況,薄熙來卻想欺上瞞下,封鎖資訊,又疑心有人故意破壞,斷定是揚慶典在搗鬼,就下令先抓捕了大連捷訊傳呼公司老闆姜某,再抓住楊的把柄,把楊投入監獄,待了兩年多,吃盡了苦頭。
    
    
    楊出獄後創辦一家廣告公司,與電視台做生意,收益不錯。楊深知自己不幸成為了中共內部官員惡鬥的犧牲品,忍不住想起二○○一年初,薄熙來在江澤民支持下,為奪權掃清後院,開始抓人,繼張步寧與劉曉濱之後,又在北京抓捕了大連嘉信國際酒店老闆韓曉光,並連帶他人一窩打盡,把赴京拜訪韓的大連天天漁港老闆張家五兄弟中的四個投入監獄。企圖通過韓的嘴挖出韓學祥,董長海等官員的經濟問題,但因故未果。
    
    
    一向平安無事的大連北航二○○二年五月七日忽發空難,在罹難的一百多人中,正有韓的太太李某某,她是週末從北京乘機,到大連開發區看守所給韓送衣物藥品的。空難後國安部有關領導,向薄求情釋放了韓老闆,韓出獄後重操舊業,依然專心賺錢,卻忘記了在獄中含淚的承諾:出去後一定要向王勝俊投訴,揭發成城和薄熙來徇私枉法的問題,現在他的好友王勝俊已出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但韓卻保持沉默。我想韓可能畏懼於薄熙來的權勢。
    
    
    現在于學祥已退休,養老為重,不過問往事,可能也與于老闆一樣精明吧!
    
    
    恃強凌弱 與高姿反目成仇
    
    
    與曹伯純、于學祥不同,薄與高姿的明爭暗鬥似乎是恃強淩弱,因為高姿二○○○年不過是一個市委常委,大連市總工會主席而已,官職太小,作用不大,薄在與于學祥幾個回合戰過之後,其軟硬兼施基本上已操控了大連大多數幹部的命運,並以媒體的謊言,左右了大連的善良輕信的百姓,形成了「明星市長」之虛名。而且薄在京城已擺平了江澤民,眼看胡溫如日中天,他知道必在省委第九次黨代會上,奪下聞世震的省委書記大權,否則對己宦途極其不利。因此生怕與于書記結成反對派的高姿進一步提升。擔心主政大連後會與聞世震聯手,清洗大連官場,薄熙來的死黨將性命不保。於是薄熙來及其黨羽與高姿展開你死我活的內鬥。
    
    
    高姿(一九四七──)撫順人,工人出身,為人純樸忠厚,但比較好色。八十年代中後期得到省委書記李貴鮮重用,一度任省紀委書記,與喬石有交情。後因個人私生活不檢點,被貶任大連市委副書記,並由劉曉濱做秘書。時任開發區副書記的小官薄熙來遭排擠,高姿出面協調關係,使薄轉危為安,後來改任宣傳部長並一路高升。爾後不久高姿被情人之夫告發,受了黨紀處分。九十年代中期薄升任市長,為了報恩,故意將高姿調回任副市長兼開發區主任,高有威信,工作出色,但與于學祥關係太近,又多次婉拒薄從開發區調用資金,故兩人隨後又反目為仇。
    
    
    二○○○年初,薄已通過兩個心腹車克民與劉憲茹,控制了國安局和稅務局,他堤拔兩個人當局長,于學祥等人策劃鼓動人大不批准任命,薄亦不怕,改任二人為兩局書記,分別找兩個軟蛋當局長,照樣行使一把手的權力。嚇得大連幹部老闆紛紛對薄熙來表示順從。雖然薄熙來曾經哄騙高姿說,讓他當市政法委書記,但關健時刻卻又變卦用了成城,由其操控公檢法司,對反對派大開殺戒,高姿成了頭號目標。
    
    
    薄指使車克民在二○○○年下半年抓捕了高姿的秘書劉曉濱,因為劉的太太樊曉霞在大連外國語學院工作,結識同事夏老師,夏的兒子一度在新加坡出勞務時,被台灣間諜組織吸取入夥而被捕,正待判刑,夏老師求情於曉霞,劉曉濱便說,夏子年輕不慎加入了間諜組織,只是給台灣那邊寄了幾份剪報,情節不重,就判五年吧!當天晚上,曉霞把此事電話告知夏老師,不料被車克民監聽,薄得到後立即下令以徇情枉法罪抓捕了劉與太太,開始步步逼近高姿。
    
    
    
    
    事有巧合,從一九九八年開始,我出於對薄熙來惡行醜聞的義憤,在香港雜誌發表了多篇揭批文章。當時我不懂電話安全,沒有任何防範之心,不僅命助手蔡某列印稿件,而且還用記者站的傳真機發稿,因此車克民之流查看了電腦清單,並多有截獲。但他們還想策劃抓捕更多的政敵,於是守株待兔。
    
    
    二○○○年十一月中下旬,樊曉霞的姐姐樊曉麗與母親三人,一同到我辦公室求見,樊曉麗與我是小學同桌的同學,剛從珠海離婚調往大連,她向我講敘了劉曉濱的遭遇,求我在香港及海外媒體撰文披露薄的惡行,為劉呼籲,但她們不知道我早就發表過類似文章並受到追查,危在旦夕,我答應從長計議。不料我們接觸交談的一切,都被特務錄音錄相,做為罪證存檔。也許正是這件事,促使薄加快抓捕我及高姿等眾多反對派。
    
    
    編織間諜故事 私自關押高姿
    
    
    由於我生長在大連,多年來各處採訪交友廣泛,與薄于兩派的官員均有私交,但我完全是獨立的媒體記者。車克民等人為了把我與高于等黨內反對派捆在一塊搞臭,再加上台灣間諜特務的罪名,制我死地,進行了周密細緻的策劃,偷錄了我與這些官員的交往經歷片斷。抓捕我及助手蔡某等人後,通過刑求、誘供、騙供,以至公然偽造編織香港反動刊物策反收買了我,奉令返回內地拉攏高姿等高幹,竊取國家機密,提供給海外特務組織的故事。以便用我牽出高姿,再由高姿牽出于學祥,進而牽出與高有聯繫的全國總工會副主席張向久等北京高官,甚至包括我在文章中肯定的總理朱鎔基等。
    
    
    難怪專案組特工鄭義強大言不慚地說,抓你是為了上面的政治鬥爭服務!不要恨我,我是奉命行事!就這樣,他們開始了對我及我的部下親友的抓捕行動,這些人除了高姿之外,還有我太太的辯護律師陳某、大連油脂工業總廠廠長李某、大連黑龍房地產公司老闆王某、經常為我開車的司機于某、大連日報廣告部主任相某等。
    
    
    薄熙來還指使監聽香港文匯報東北辦電話,得知我所撰寫的有關馬向東貪腐案的新聞來源,由遼寧日報劉尊利等兩個記者提供,而他們是參加一個由聞世震主持的內部會議得知的。薄想深挖下去,將聞書記也搞垮。而且還得知,高姿也向我談過馬向東賭博的事。於是,薄在二○○二年雙規了高姿,在國安部部長徐永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以至江澤民,李鐵映等人支持下,試圖把他判刑十年,多虧我被國安抄家沒收的一本日記救了他,因為上面清晰地記載,我從高姿處聽說馬向東案時,已先期在香港雜誌發表了有關文章,說明此文與高姿根本無關。
    
    
    專案人員又以改判減刑為誘餌逼我承認日記記?時間有誤,被我嚴詞拒絕。隨後這本日記便成了胡錦濤主政後,遼寧反對薄的官員們,為高伸冤的證據。二○○一年我在看守所當著省紀委大員金昌文等人的面,還撰寫了長達八千字書信向聞世震陳情,揭露薄一夥徇情枉法誣陷他人的惡行。後來高姿在薄被調離遼寧後幸運地獲釋,但與董文利,張步寧,楊慶典,劉曉濱一樣,卻丟了官職。
    
    
    據大連知情人士透露,薄親自下令,未經過任何法律手續,就把高姿秘密關押在大連市委黨校附近一處樓房中,長達一年多,對其變相刑訊逼供,誘供騙供,用偽證,挑撥離間,造謠誣陷。一會兒說我是台灣特務用錢收買情報拉他下水,一會兒逼他承認是他出錢指使我代言批薄,等等荒唐之極,不能自圓其說。最終使高姿得了肝炎,險些喪命,所幸薄上調北京,離開遼寧後,他重獲自由,但已驚嚇成疾,一病不起,令人歎息。
    
    
    薄熙來文革養成冷血迫害狂
    
    
    已故副市長唐某在八十年代初就看透薄熙來。他說,薄熙來這小子表面上挺現代的,但他從小在爾虞我詐的宮廷長大,世界觀是在大牢裡形成的,骨子裡全是封建帝王思想,十分冷血,現在不趕走他,有一天他有了權,他能整死我們,這個人本質太壞,在監獄裏扭曲的,不可能改變!現在回想,一針見血。
    
    
    雖然,這次薄熙來整肅高姿等黨內反對派,大都得手,但因其動用國安等專政工具,誣陷我為特務間諜而大搞文字獄,被香港媒體披露後臭名遠揚。大連人以前只能看到黨報把薄捧為清官,根本不知道他的惡行醜聞。連當年抓捕我的大連國安特務鄭義強,也不得不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說:你轉告姜維平,薄熙來叫我們整死他,我們總聽人們講他好,所以不忍心,暗中保護他,不然他不死也要殘廢!
    
    
    由此可見,薄熙來對我這樣敢幹批評他的記者,絕對是要斬草除根的,所幸上天不幫他,海內外輿論壓力太大,他不得不有所收斂。他的陰謀雖部分得逞,但也人心喪盡。所以大連官場認為他與高姿交惡,兩敗俱傷。唯有姜維平出了名。
    
    
    有趣的是文革時大連市委書記叫胡明,被四人幫逼至上吊自盡的薄熙來母親,也叫胡明。由於父母死的死,關的關,好慘呀!薄熙來只能流浪街頭無家可歸,成了小偷,被判刑七年。不料,三十多年後他在大連有了權,竟然仿效四人幫的非人道手段,更狠毒地監禁迫害政敵,彷彿在替他的父輩報仇。這個當年的紅衛兵聯動成員,完成了一個冤冤相報的輪迴。不知今天困守重慶的薄熙來,在製造了如此眾多的冤假錯案之後,會不會在日漸展開的中共高層新一輪內鬥中,同樣成為別人的犧牲品?到那時不論經濟還是政治上,他及其家族被揭出的真相,都將比陳良宇還要令人震驚,他將與其前岳父李雪峰一樣,倒在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位置上。對此我堅信不疑。
    
    
    二○○九年四月十四日 於多倫多
    
    
    “苦难的中国”转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很郁闷:四处挨告 八面楚歌(图)
  • 重庆吹捧红色文化:薄熙来打十八大政治盘算
  • 薄熙来大搞“红色文化”:网民讥典型愚民教育
  • 薄熙来打造重庆,2017年成中国最宜居城市
  • 李岚清退休后移情篆刻 薄熙来赞其人生多彩
  • 薄熙来:上访者是衣食父母 (图)
  • 一切为了权力:薄熙来对付政敌的内幕
  • 薄熙来:个别问题不必大惊小怪
  • 商务部长调任市委书记,薄熙来点燃重庆引擎
  • 公安部长亲抵督办,薄熙来亲自指挥:共军逐户缉凶
  • 薄熙来要建“世界第一塔”遭质疑(图)
  • 政治腐败时局动荡薄熙来彰显帝王之象(图)
  • 社会动荡 西北王薄熙来蠢蠢欲动欲夺权
  • 温家宝敲打薄熙来汪洋,公开叫板太子党
  • 出租车罢运,薄熙来是通过网络发现问题的?/蔡律
  • 薄熙来催生“重庆航母”/周亦慧
  • 薄熙来就重庆出租车停运事件与驾驶员座谈(图)
  • 薄熙来治渝,欲速则不达
  • 余杰: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 薄熙来:男人有了房子和媳妇就可以安心了 (图)
  • 薄熙来“三重”切中了区县工作要害/何祥能
  • 挥洒自如的薄熙来与“伴食丞相”李克强/大翌
  • 习近平的愚蠢无能是薄熙来蠢蠢欲动
  • 看薄熙来2008的肃贪成绩单/碧翰烽
  • 温家宝敲打薄熙来汪洋 公开叫板太子党团派
  • 从薄熙来、俞正声谈起——政策变了
  • 重庆出租车停运 薄熙来出马灭“火”/姚克明
  • 薄熙来欲将重庆打造成现代红色之都吗?/赵女
  • 三鹿党妈的甘甜奶汁,薄熙来吃了没有?/草虾(图)
  • 三鹿白粉,薄熙来与党妈妈的和谐结晶/草虾(图)
  • 致重庆市政府的公开信 开发商求救薄熙来解急难
  • 薄熙来:重庆大中小学每周要上4节体育课
  • 习近平、薄熙来给人们传递了什么信号?/许远国
  • 与薄熙来深入探讨“只有官错,没有民错”/李宇
  • 李宇:解读薄熙来的“睁大眼睛看中国、看世界”
  • 从两则薄熙来的顺口溜看重庆的解放思想/蔡律
  • 薄熙来与习近平,那个更应该是未来的政治明星?
  • “只有不职称的干部,没有不称职的人民”——喜闻薄熙来对官民关系的基本判断/杨光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