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明报
     现今在大陆谈论“六四”仍是禁忌,但另一次学生运动“五四”至今已经90年,却每年都成为学界话题,今人除了反思它以及“新文化运动”在上世纪初掀起的思想及政治的风云,还藉此重提当年未竟的梦想--民主与科学,每次讨论皆能勾起有识之士久埋心底的理想。“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今日起一连两天,本报记者访问数名内地学者,走访“五四”策源地北京大学,探访这名已届耋耄的“新青年”。 (博讯 boxun.com)

    
    民主科学被淡化突出爱国
    
    “从89年开始,谈五四就一直是‘爱国’。”随5月4日临近,中国各地均有五四纪念活动,但都是强调“五四”是“爱国运动”,淡化其主旨“民主与科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员雷颐对此颇不以为然,“实际上是用爱国主义来获得某种更大的民众精神上的支持。”
    
    “粽子对端午,月饼对中秋,民主科学对五四。”雷颐引述内地已故作家冰心的话说,谈五四不谈民主科学,就如端午节吃月饼一样“不对味”。他说,官方对五四的宣传在1979年之前都是强调知识分子改造,之后改成“爱国”,虽然连带提及民主与科学,但摆在次要地位,但无论哪一种提法都是为维护统治服务。
    
    思想启蒙运动受政治阻碍
    
    雷颐解释,90年前提出启蒙是因“亡国灭种”的危机在即,知识分子意识到需要开启民智,故启蒙处处服膺于救亡,埋下了“救亡压倒启蒙”悲剧性的种子。推动民主与科学的启蒙运动受政治因素阻碍,至今未能完成。雷颐认为,“阻力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因为50年代形成的一套意识形态,对民主、自由、个性解放的否定,强调集体主义;另一方面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他说,谈民主会质疑官员权威、制约他们的权力,今年“两会”时有官员被问到公开财产时反问“为什?老百姓不公开?”体现了政治体制改革之艰难。
    
    欠独立思考“科学”大忌
    
    “民主”尚未解决,“科学”也难独善其身。雷颐认为,现时所谈的“科学”侧重于技术,而不是独立思考的精神,学术界还有很多禁忌,例如对于新文化运动先驱者之一的胡适,由于在上世纪50年代曾被毛泽东定为批判对象,至今在内地仍属敏感名字。
    
    至于“爱国”,亦可以有不同解释。雷颐说,当时学生提出的“爱国”是“爱中国”,并不爱当时执政的北洋政府;而且陈独秀所提出的“爱国”,是吸收西方先进文明用于强盛中华民族的爱国。但是,现时政府所定义的“爱国”是“爱社会主义、爱共产党”,并且以“国情”来拒绝接受普世价值。
    
    抵制家乐福显狭隘民族主义
    
    令雷颐忧心的是,时下很多青年人接受了这种狭隘的、排外的民族主义,“去年抵制(法资超市)家乐福的时候,学生一煽动就起来了。”但他又指出,当局一方面强化学生的民族主义意识,另一方面又担心会再有学运爆发,影响稳定,所以每年5至6月都较为紧张,担心“六四”或是“五八”(1999年5月8日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学生游行并打砸美国大使馆)再重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陈永苗:成都五四散步比厦门PX散步更进一步
  • 成都反PX项目五四散步,网络反应比现场更热
  • 成都五四青年节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贪官们破坏和污染环境
  • 五四前夕胡锦涛考察北京大学 (图)
  • 成都市民反对石化项目,酝酿五四“散步”示威
  • 天安门:五一实行安检五四封闭广场
  • 大历史观看五四:中国就象“潜水艇夹心面包”
  • 五四运动90周年:适量是药,过量是毒,科学与民主也不例外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两面派/六四受害者
  • 五四运动的最新启示:超越对普世价值的误读与恐惧
  • “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反思
  • 北京人:金观涛为何篡改“五四”的基本精神?
  • 金观涛: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多面性
  • 别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张鸣
  • 王赓武、郑永年:寻回,而非告别“五四”
  • 秋风:五四革命是一场错误!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启蒙运动的区别/周方舟
  • “五四”的反省与超越/郭齐勇
  • 重估五四的价值/蔡厉
  • 五四宪法的立宪目的分析与反思/范进学
  •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 真正的“五四”究竟是什么/傅国涌
  • 是谁,这样定格了林昭?——从沙滩红楼出发的五四路上(图)
  • 中国需要第二次五四运动---日本为何贪得无厌?/仲大军
  • 中华之子:呼唤新五四运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