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临沂驻京办殴打上访女子姚晶导致脾挫伤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1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许志永
    http://static13.photo.sina.com.cn/bmiddle/4aa8956ft68d11f6b088c
     (博讯 boxun.com)

    在同仁医院(2009-05-01 02:01:11)
    
    晚上七点多刚打开手机就接到盛其芳老人的电话:“许教授,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山东临沂被打的那个人八点多就被停药了,没钱治病,在同仁医院。”
    
    “怎么回事?”
    
    “她上访,被临沂驻京办的打成重伤。昏迷,可医院不给治了,怎么办啊。”
    
    我沉默了一会,告诉他:“九点到九点半之间,同仁医院门口等我。”
    
    我真的不想被打断思路,这些天一直在写《美好政治》系列。我的手机本来是一直关着的。半个小时草草整理完一篇计划要完成的文章,冲到肯德基买一个汉堡,上地铁。
    
    盛其芳老人已经在医院门口等了,还有受伤者的姐姐和母亲。急诊室二层观察病房,一位女士昏迷在病床上,脖子被塑料架子固定,旁边没有吊瓶。
    
    姐姐说,4月27号她被关押在青年凤凰宾馆,那天下午妹妹也被临沂驻京办从马家楼拉过来,头栽倒在汽车里面地板上。姐姐听说后过去扶起她,问怎么了,她很费力地说被打了,肚子痛,然后就又昏迷了。打了几次120和110,终于把妹妹送到右安门医院。医生说,没事。求医生给开点止痛药医生也不给开,说回家吧,没事。只好偷偷把妹妹送到同仁医院。拍片子的时候不敢说她是被接访的打的。但是后来向一位医生说了实话,医生就说,没事的,医院没病床了,你们回家吧。幸运地是终于找到了一位有良心的医生,他看了之后很吃惊,着急地说,千万不能让她动,有生命危险,赶紧抬她到床上,不能让她动。后来知道,妹妹被打脾破裂。带的几千块钱很快花完了。今天早上,开了药,但是没钱了,拿不了药,吊针就停了。找马家楼派出所,派出所也只是说在协调,从早上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用药。
    
    抱歉,我不知道是早上八点就已经停药了。我后悔耽误了这十几分钟时间,收起相机,“走,我们去找医生。”
    
    来到一楼。急诊医生办公室。我问医生,这个病人需要不需要紧急治疗?医生跟我们来到病房,摸了摸病人的腹部。然后问我,“你是他什么人?”
    
    我只是一个普通公民,我说。
    
    “那我不跟你说。”
    
    “那好,你跟她家人说,她需要什么治疗,需要什么条件。”
    
    “按照开的药治疗。”他说。
    
    “但我们没钱拿药啊。”姐姐哀求。
    
     “走,我们下去拿药。”我平静地说,正好,今天我身上带了银行卡。
    
    划价,这个晚上的药费是850元。似乎这个过程很漫长,终于拿到了单据,一直很坚强的姐姐突然跪到了地上,泪流满面。我扶起她,想我应该早一点来,应该早一点。从来没有像此刻觉得这点钱这么有价值。
    
    “哦,姚晶啊,知道了,不用拿病例了。”护士们看了单子,开始忙碌起来。十点一刻,生命的药液终于开始慢慢滴下。姐姐拉着孩子再一次下跪,此刻,眼睛湿润的是我。
    
    他们一家来北京上访,因为2006年妹妹和母亲被人欺负,打伤很重,但对方被判缓刑。妹妹不服一直上访。2007年被临沂驻京办的打成了脑外伤,也曾经被送过精神病院。这一次是被临沂驻京办的一个姓李的在马家楼打的。那个人的手被姚晶抓破了,算是有证据。马家楼派出所也过来问了,但是家人也不敢奢望犯罪者会被追究责任,家人只想能有治疗就谢天谢地了。
    
    4月29日那天临沂驻京办和平邑县的领导都来过,但是他们只是去了医院办公室,没有一个人来病房看看。
    
    
    姐姐去拿药了。母亲讲一家的遭遇。前几天,4月22日,青年凤凰宾馆,她眼看一个老人被临沂驻京办的打的昏迷不醒,浑身抽动,尿了床,被送医院了,不知道死活。那是一个很黑很黑的黑监狱,我听到的同样的故事太多太多了,我怎能不去黑监狱呢?我受的一点皮肉之苦跟同胞们承受的苦难相比算的了什么呢。在一个特权腐败成为常态的社会里,他们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可是他们偏偏认死理,执着上访,他们是这个国家的贱民,他们是我的同胞,我的兄弟姐妹。
    
    走廊里突然传来呼救声,一个妇女被五六个男人拖走了。护士进来说,“待会外面有吵闹不要开门。”也有一个男人挨个进门说:“把门关好。”
    
     我和盛其芳来到走廊里。又有两个妇女一先一后被五六个男人拽着拖向电梯。我问怎么回事,没人说话。那个妇女在电梯关门前喊了一声“中国没有人权!”
    
    
    我再问,怎么回事。其实,这时我大概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姐姐在一旁说,听说他们是东北的,在天安门服毒自杀被送到这里的。一个接访的恶狠狠地问我干嘛的,我说在这里看病人。“没你的事,一边去。”
    
    
    “绑架!怎么会没我的事?”我说,“应该报警。”
    
    
    可惜这时我的手机没电了。一个挂着同仁医院胸牌的男人过来说,“我就是同仁医院保卫处的,你少管闲事啊。”
    
    刹那间,我终于爆发了,我听到了一个仿佛穿破时空的惊天动地的怒吼:“丧——尽——天——良——!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丧——尽——天——良!丧——尽——天——良!”
    
    恍惚中,我穿过人群,接访的都散开了。
    
    我们来到病房。我吩咐姐姐去叫医生把明天后天的药都拿来,因为明天我没有时间过来。叫她把病例要过来,多复印几份,如果医生不给,我去要。那一刻我有一种幻觉,我会指着医生直至院长的鼻子,“妈的,把病历给我交出来!”
    2005年5月10日,河南长葛市王金英在南站附近被接访的打断肋骨和脚踝骨,扔在一个枯井里,幸好被人救起。在右安门医院,她被搁在走廊尽头用木板挡住。在那天之前她已经被地方政府毒打九次,她居然一直坚强地活着。那次很后悔,我没能向医生要出病例。还有很多很多上访者被打伤,他们常常要不到病例。这一次住院几天了,医院也不给。
    
    还有右安门医院那个叫曾锋的医生,他一定是受了贿赂,他居然给姚晶的诊断是没病,让他们回家。我真想给他一巴掌!可是此刻,我却如此如此的悲伤。
    
    笑蜀兄打电话过来,我说我在同仁医院,他问我钱够不够,我说卡里有几千块钱,这两天应该没问题。
    
    还好,姐姐顺利地要回了病例。但是,医院不给开药了。说用完今天的,明天再说。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是希们望赶他们走。我把身上还剩的200元现金留下,说,明天我还会过来的。姐姐要给我打个欠条,我说不用了。
    
    我告诉盛其芳老人一定要把病例多复印几份,保存好,向他们道别。已经没有通往西直门的地铁了,我独自走上过街天桥,突然忍不住失声痛哭。我打个车,回到家,跪倒地上,再次痛哭,我感谢上帝让我来到这世上承受这一切。然后,我平静地起来,写下这个故事,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我要告诉他们什么是苦难。
    
    再去同仁医院(2009-05-01 10:58:40)
    
    刚才通电话,姚晶的母亲说姚晶肚子疼得厉害,医生也不给换药。我一会过去。恳请朋友们关注一个弱女子的遭遇!特别希望媒体朋友能关注,临沂驻京办太黑了。恳请朋友们转发此消息!姚晶姐姐的手机被临沂驻京办抢去了,新的电话是:13552006436
    
    感谢大家——姚晶病情好转了(2009-05-01 17:25:18)
    
    因为有了大家关注,有了阳光,黑恶势力开始退却屈服了。感谢朋友们的关注!我刚从医院回来,经过一夜治疗姚晶病情已经好转,而且,从上午起,临沂地方来人给医院交了钱,目前姚晶病情稳定。
    
    经过咨询医生和查看病例,我需要更正一点错误,那就是姚晶被打的症状是脾挫裂伤和颈椎微错位,脾没有破裂,不过一位好心的医生说,脾挫伤以后有可能内出血导致脾膜破裂然后导致大出血,那样就必须立即手术。目前需要静养,不能下床。
    
    姚晶说,27号那天他去卫生部上访,被带到马家楼。临沂驻京办的人来接,她看见其中有一个人曾经打过她,08年她被打成脑外伤,拒绝跟他们走。于是又来了青年凤凰宾馆的人,一个人在前面拽,一个人在后面抱,到了车跟前一脚把她踹进了车,然后关上门疯狂殴打,主要是打头部和腰部,直到她被打昏迷。打人的人的头目是一个叫高启明的临沂驻京办官员。
    
    张亚东、郭建龙也来了,我们一起去问了医生病情。我们曾经一起去过黑监狱,郭建龙在青年宾馆曾经遭到野蛮的殴打。我知道,驻京办是犯罪,他们经常在犯罪,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在这样的制度下,我们不敢奢望这样的正义。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卑微,我甚至连报警立案的念头都没有,我只想她能治好伤。
    
    
    去医院的路上我曾经想,如果还不给钱治病,我就会到街头募捐,或者干脆到临沂驻京办门前的街头募捐,黑社会来打我啊,无所谓。还好,他们交了今天的钱。我告诉姚晶家人,治病是第一位的,如果有人要强行让你们离开,或者没钱治病了,马上和我们联系,请相信这个社会有很多好人在关注着你们!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清扬:网络舆论聚焦撤销“驻京办”
  • 中国社会的怪胎:上万家驻京办
  • 驻京办生态链调查:亦官亦商拉动北京内需(图)
  • 驻京办买假酒
  • 66万购777瓶假茅台,驻京办到底做什么的?
  • 两家驻京办花66万买到777瓶假茅台酒
  • 河南2驻京办花66万买到777瓶假茅台酒
  • 专家建议按地域层级决定6万驻京办存废(图)
  • 访民到联合国驻京办申诉、撒传单,被抓(图)
  • 铁打的驻京办,流水的访民.(图)
  • 上海驻京办的人,在北京公开绑架,暴殴女访民(图)
  • 上海曹义宝被驻京办暴殴致多发性骨折(图)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北京50余动物保护者到广东驻京办递交停止吃猫倡议书 (图)
  • 马亚莲:上海驻京办侍令暴虐 访民被打眼底骨折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被上海驻京办愚弄
  •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设驻京办事处
  • 让所有的“驻京办”走进历史吧
  • 北京警察协助江苏驻京办抓捕残疾访民朱余梅(图)
  • 强烈抗议上海驻京办的法西斯暴行——坚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从凭酒量入党当官到假酒骗不了驻京办/郑华淦
  • 城隍庙廉政官员:驻京办+“助金办”、“诸经办”、“猪京办……(图)
  • 城隍庙廉政:驻京办你买这么多茅台酒是谁的钱?买了给谁喝?(图)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 潍坊撤销驻京办事处/于金富
  • 查封驻京办私牢刻不容缓/李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