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30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五四运动九十週年之际,社会各界对「五四」的深入探讨,重新反思和审视每个人心目中不同的「五四」,点燃「科学」和「民主」圣火。中国大陆民间树立遇罗克雕像,追思他为批判「出身论」而遇难三十九年。纪念五四,也毋忘张志新、林昭等烈士,唤醒被国人淡忘的人权奋斗史。追求自由、民主和科学等普世价值,重续被救亡压倒的启蒙,回归公民常识,走向民主宪政。 (博讯 boxun.com)

    
    历史从来就在中国人身边,无法抹去的历史记忆与当下血肉相连。一九一九年的「五四运动」,至今九十年了,它成了中国现代史的主题,九十年来,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发展,似乎都可以以不同形式与「五四运动」相联繫。「五四」是中国青年每年一度的节日,而继承「五四」传统,弘扬「五四」精神,则是中国学人的良知和己任。「五四」精神的本质就是批判与质疑。「五四」九十週年来临,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五四」的深入探讨,把它放在更广阔的国际背景上,披露了被尘封的史料,促使人们重新反思和审视每个人心目中不同的「五四」。
    
    人们纷纷为「五四」正名,什麽是「五四」精神?九十年来,对于「五四」的纪念与表述,至今仍在论争。有的认为反对「巴黎和会」的游行示威,就是反帝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有的认为是彻底的反封建,「打倒孔家店」才是「五四」的内涵;也有人认为,九十年前的那场学生反帝反封建爱国游行示威,只是狭义的「五四」,以一九一五年陈独秀所办《新青年》杂志为标志的那场新文化运动,才是广义的「五四」;有人以捍卫国学的名义,认为「五四」运动是中国的一场灾难,是中国激进主义思潮的滥觞,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有人认为,「五四」除了「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粉墨登场,还有个「费小姐」(自由)登场亮相;更有人认为,「五四」最大的价值就是多元和开放,众声喧哗,没有权威,否定偶像,各种思潮和价值相互衝撞,相互融合,整个社会呈现出一种生机和活力,那个时代的人,特别是受过新式教育的年轻人,很少有唯唯诺诺的,「五四」的思想启蒙至今有现实意义。
    
    正当「五四」九十週年、「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中国民间社会追忆三个年轻人----遇罗克、张志新、林昭。在全民疯狂的时代,他们难得地保持清醒,以独立思考精神,追求自由、民主和科学,追求普世价值,最终却引来杀身之祸,这都是因言治罪导致的恶果。一个执著的人,就是一个勇敢的人。今天人们没有忘记这些年轻人。零九年四月五日清明节,地处通州宋庄镇六合村的宋庄美术馆,遇罗克雕像落成揭幕。
    
    胸像正面镌刻著遇罗克的话:「任何通过个人努力所达不到的权力,我们一概不承认。」底座上镌刻著北岛一九八零年的诗句,引自《宣告----献给遇罗克》:「我并不是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平反了也仍是禁区
    
    参加仪式的有遇罗克雕像发起人徐晓、雕像创作者郑敏、遇罗克弟弟遇罗勉,还有遇罗克生前好友、认同遇罗克理念的朋友约二十人。他们没有对传媒声张,只是悄悄地举行仪式。遇罗克事件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虽然他早在三十年前由当局平反了,但文革毕竟还属于不是禁区的「禁区」。他们担心遇罗克雕像落成会给宋庄美术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年,遇罗克平反,首先是由北京《光明日报》发表长文开始的。文章的作者王晨后任《光明日报》总编辑。十年前,即一九九九年,一部《遇罗克:遗作与回忆》编辑完成,原想在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书中收录了这位作者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那篇檄文。这位总编辑说,如果此书要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书稿就必须送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批,如果由其他出版社出版而又不报批,就请把他的这篇文章撤下来。结果《遇罗克:遗作与回忆》最终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这位总编辑当年写的文章撤下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中国需要第二次五四运动---日本为何贪得无厌?/仲大军
  • 中华之子:呼唤新五四运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 爱国行动还是民主行动?--五四运动八十九周年祭/朱明来
  • 陈永苗(北京):五四运动:文化的,还是政治的?
  • 五四运动的历史主义审判
  • 潘一丁:超女现象是“五四运动”的矫枉过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