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1)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9日 转载)
    
    
       《“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由“纪念1989年民主运动暨‘六四’惨案20周年活动第一批联络人”发起并由李进进法学博士完成写作,胡平(思想家、哲学和政论作家),严家其(政治学家,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王军涛(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丹(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杨建利(加州伯克利大学数学博士和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徐文立(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美国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陈破空(政论家和作家),王天成(宪法研究专家,前北京大学法律系讲师),以及刘路,易改,张菁参与了讨论或提供了修改意见。支持写作的还有以下组织和个人: (博讯 boxun.com)

    
    中国宪政协进会
    
    公民力量
    
    关注中国中心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北京之春》杂志社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
    
    中国民主团结同盟
    
    中国社会民主党
    
    中国民主论坛(纽约)
    
    中国工人自治联合会(纽约)
    
    澳大利亚悉尼中国民主平台
    
    纽约天安门基金会
    
      万润南、王书君、王传忠、王超华、方能达﹑孔天乐、孔灵犀、叶宁、冯海光、吕京花、朱学渊、刘刚、刘念春、刘俊国、羊子(冯素英)、孙立勇、孙延、苏晓康、吾尔开希、李兰菊、杨而玉、李恒清、吴仁华、何军樵、何清涟、沈源、宋书元、张伟国、张伦、陈一咨、陈二幼、陈小平、陈立群、陈奎德、武春来、金岩、周义澄(亚衣)、周锋锁、郑义、郑存柱、孟浪、项小吉、袁缤、高文谦、高平、高光俊、唐元隽、陶君、梅凤杰、盛雪、康正果、程晓农、傅申平、傅申奇、储海蓝、曾大军、谢中之、谢选骏、熊炎、潘强、魏泉宝。
    
      这个白皮书是基于现披露出来的官方社论﹑公告和报告,当事人的回忆录和文章,报纸报道以及音像等史料对“六•四”这个重要的历史事件做出的一个完整的政治背景和法律分析的报告。目前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没有作出全面的调查和客观的评价,迄今未见类似白皮书之类的调查报告。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封锁有关“六•四”资料和禁止民间对此事件的调查和讨论。作为民间的力量,我们提出这个民间的白皮书,一方面是对历史的负责,另一方面也是对中国现政府的抗议和挑战。这个报告以白皮书命名,旨在强调它的严谨﹑正式和规范性,以及阅读对象的普遍性。
    
    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2009年4月27日
    
    一引言
    
      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在二十世纪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最让世界关注的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在1989年6月4日以血肉之躯只身阻挡针对平民的军队坦克。1989年6月3日中国当局命令全副武装的军队强行进驻北京和占领天安门广场,在此过程中军人们受命向非武装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开枪,导致了大量伤亡。那一刻环绕着地球的是这样的声音:
    
      这里是北京国际广播电台。请记住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发生了最骇人听闻的悲剧。
    
      成千上万的群众,其中大多是无辜的市民,被强行入城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杀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们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
    
      士兵驾驶着坦克战车,用机关枪向无数试图阻拦战车的市民和学生扫射。即使在坦克打开通路后,士兵们仍继续不分青红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开枪射击。目击者说有些装甲车甚至辗死那些面对反抗的群众而犹豫不前的步兵。
    
      北京国际电台英语部深深地哀悼在这次悲剧中死难的人们,并且向我们所有的听众呼吁:和我们一起来谴责这种无耻地践踏人权及最野蛮的镇压人民的行径。1
    
      这是中国当局自己的电台播出的新闻,是其编辑根据他在上班的路上目睹的情况所写出的报道。新闻播出后不久,即1989年6月4日的凌晨左右,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强行占领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广场上手无寸铁的学生们在军人枪口的押送下,撤出天安门广场。这就是让世人震惊的1989年“六•四”大屠杀事件。
    
      有关中国军队向平民开枪造成大量伤亡的报道,以后不断有录像﹑照片和当事人的回忆证实。中国官方也从未否定军队动用了武力并造成了大量的平民的伤亡。但是他们说这是“平息反革命暴乱”。多年后,中国当局一方面避忌提起“暴乱”和“平暴”而讳称是一场“政治风波”2,另一方面坚持说1989年发生了否定共产党的“政治动乱”和“反革命暴乱”,声称“平息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胜利,巩固了我国的社会主义阵地和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也给党和人民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教训”。3
    
      中国政府在屠杀后的立场使“六•四”屠杀真相没有全部披露出来。同时,所有受难者至今仍然被官方称为“暴徒”,他们的在天之灵至今得不到安抚,受伤者包括那被坦克辗断双腿的体院学生方政等,今天仍然没有得到赔偿和补偿。
    
      二十年来,中国当局在国内封锁对“六•四”屠杀的报道和讨论,使得许多年轻的一代人不知道这个震惊世界的历史事件,让经历过来的人忘却这个事件。有位年轻的报社员工居然以为“六•四”是一次矿难。4
    
      我们不能忘却,我们必须厘清被屠夫们搞模糊的历史真相,我们必须看清历史事件的性质。为了那些死难者的灵魂得到慰籍,为了避免这种反人性的屠杀事件再度发生,为了中国人民享受更多的自由和民主权利,本白皮书将根据当时中国国内报章和电台﹑电视台的报道和20年来不断披露出来的回忆录和采访文章等,根据中国当时的宪法和法律,根据人们心中的正义观,来分析和解答当时发生了一场什么样的运动,北京到底有没有发生“政治动乱”和“反革命暴乱”,对北京市的戒严是否违法,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平暴”是不是屠杀,以及“六•四”事件对世界的影响和我们的历史反思。最后,我们提出“八九”民运没有完成的诉求。
    
    注解:
    
    1转引自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六四事件”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
    
    2最早由邓小平在1989年6月9日在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所讲,《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
    
    3以下是中国政府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简短的标准答案:标题:“1989年政治风波”:“80年代末社会上掀起一股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自由化分子宣传资产阶级的民主和自由,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在此影响下,1989年4月初,北京一些高校的青年学生针对现实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形成学潮。4月15日,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广大群众和青年学生举行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但是极少数人自由化分子却利用这个时机,以悼念为借口,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在他们的煽动下,首都及地方一些高校的学生大批涌上街头举行游行活动,西安、长沙等地的一些不法分子趁机进行了打、砸、抢、烧,学潮迅速发展成为动乱。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指出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从根本上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社论号召大家紧急行动起来,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制止动乱。但是,形势并没有好转。5月19日晚,中共中央决定在首都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但少数暴乱分子煽动一些人与戒严部队对抗。同时,上海、广州等地也接连发生暴徒冲击党政机关、破坏交通设施等严重事件。对此,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采取果断措施,平息了暴乱。这场政治风波破坏了我国正常的社会秩序,扰乱了正常的经济建设进程,给党、国家和人民造成了重大损失。平息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胜利,巩固了我国的社会主义阵地和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也给党和人民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教训。”人民网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8198/65833/65839/66944/4514254.html。
    
    4美国VOA电台2007年6月6日报道“中国成功封锁六四,年轻人不明其意”。报道指出在《南方日报》和《成都晚报》上登出纪念“六•四”的广告,原因是年轻职员不知道“六•四”而认为是一次矿难。http://www.voafanti.com/gate/big5/www.voanews.com/chinese/archive/2007-06/w2007-06-06-voa43.cfm?CFID=153288132&CFTOKEN=68643962&jsessionid=843054fb8efc6abc8a30e2d462293b1e6239。
    
      (未完待续。《“六•四”事件民间白皮书》一书由非羊书屋于2009年4月出版,定价US$9.95。该书策划人授权多维网刊载,并声明电子版文本以多维刊载者为准。欲订购该书者,请与出版者联系:P.O. Box 528041,Flushing, NY 11352,U.S.A.,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