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学长,20年啦,清华的美眉都盼着万润南哥哥的归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8日 来稿)
    万润南更多文章请看万润南专栏
    ...眾女學友在相約, 等老萬回來那天, 我們將摘天上的雲彩做旗袍, 在門口迎候他回家 .........
     (博讯 boxun.com)

    shenkun:“窗中云影,可有家归?” 读到润南兄这句诗,似乎看见了润南兄灿烂笑容后面那思念家归的幽幽之情。
    前不久,本人在九字班社区“搅和”了一回,很失望,没搅起什么浪花来。所以,这次特来零字班社区再努一把力。
    零字班社区也应该算万润南兄的一个“家”吧。
    
     二十年前那件事儿,误解也好冤枉也罢,无论对错,放逐二十年,已经是极大的惩罚了,不应继续纠缠。
    
     今年是国庆六十周年,又是中国面临诸多挑战的时期,政府如能借喜庆之日准许万兄回国,于中国的国际形象有利,有助于应对某些挑战。对万兄而言,如果错过今年六十大庆的机会,又不知还要等多少年?
    
     我们清华校友的重要传统之一就是互相帮助。尽管万兄的“关系”很多,但很可能“万事俱备,只欠民意”,所以,我呼吁,众校友尽自己可能通过各种渠道反映民意,特别不要浪费校庆这个机会。
    
    wanglinyong:但是,现实可能是残酷的。因为(我个人认为),若当局让老万回家,就必须取消当年的通缉令,就意味着承认当年的镇压是错误的(尽管民众认为“用人民喂养的军队来武力镇压人民本来就是大错特错”),也就意味着从当年政权承继过来的现政权,其当政合法性值得怀疑——而这一点,是任何一个正在享受当权好处的统治集团所不愿认可、也不愿心甘情地接受的(就算集团内有开明领袖,他们也不会、甚至不敢公开违反其所在集团的整体意志和权益)。历史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当政掌权的权贵集团一旦认为民众触及其既得利益或统治权益,它所采取的手段和措施,才不管其取向和道路与广大人民的利益是一致、还是不一致,是残酷、还是不残酷……
    
     但是,作为人民大众,为了自己民族长远的利益、为了保护每一个民众个体的正当合理的权益不受侵害、也为了我们每一位的下一代和下下一代……,只要有1%的希望,我们就应尽100%的努力(否则,今天同胞中某人的苦难,就是明天以后你、我、他将会遭受的苦难)——任何时代、任何权益的获得和实现,都是民众通过努力奋斗(包括协商妥协)、千辛万苦争来的。
    
     事物在开头时都是困难的,但都值得一试。
    
     具体到促成老万能不受限制地出入祖国一事,方法可以多想一想、途径可以多试一试。如可提出:
    
     现行通缉制度存在缺陷:因为通缉令一经发出,除非明文发布终结该通缉令,否则该通缉令就永远有效。这样就会导致:一、继续在原通缉信息上耗费司法资源;二、任何公民在某个历史时期被错误通缉的情况下,他都会长久地蒙受严重伤害和名誉损失——这与中国最近公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相违背的……
    
     因而,有必要完善通缉的重新审核和撤销机制、并明确规定其时效:每一个通缉信息的发布都应该是特定的,对于发布该信息的通缉令应当设定一个有效期限,超过所设期限,该通缉令就应当作废。(如果原发布通缉令作废后,被通缉者尚未归案且有继续通缉必要的,有关机关可以依据程序重新发布新的有期限的通缉令)。不仅如此,法律还可以明确规定:重新审核和撤销通缉令的条件,只要条件符合,发布机关就必须在法定时间内予以重审和撤销。[援引“刑诉法修改应对通缉制度予以细化”刘为军]
    
     有进展后,可一步步地提出更多的、合理合法的诉求,同时也推动了民主法治的进程……
    
     最后,实现为1989年的“64”平反——尽管在当年反腐败、反“官倒”的“64”活动中,各方表现的方式和过程有各种不足和偏差;但是,当年全国民众要求政治改革的目标是正当的、愿望是合情合理的,主流是正确的——若步入到那一步,也就意味着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时代已经启动了。
    
     任何人,只要是从内心里热爱这片热土和土地上的人民,我都期望他(她)能自由地趟佯这片国土、也能来去自由……——他(她)也有天然的权利来去自由……
    
    shenkun:谢谢王林勇兄的回应,把问题导向更深一层。
    
     我还真没意识到通缉之事,难道万兄当年也名列通缉之列?果如此,尤见当年当局举措之荒谬。当然,这都可以不必去追究个所以然了。
    
     我以为,通缉只是个技术问题,应该不难避开。至少可以用六十大庆实行大赦的方式,当局也比较随意,愿赦谁就赦谁,不致影响其利益。另外就是刑法的时限问题,这应有明文规定,可以查一下,如果二十年已过时限,通缉令也就应当无效了,事情应该更加好办。
    
    wanglinyong:沈昆兄,我是小学弟。转发一篇2个月前就发表、却一直被封锁拦截的华人文章,以供参考(需突破国内的长城防火墙):万润南的悲剧 芦笛 海纳百川 2009-2-4
    
    luyingying:沈昆兄, 很多校友心里都在回應. 都在昐著老萬回家 . " 白髮老母心焦焦 " 啊 !
    
     今年二月, 我去過他父母家, 當握著老人家的手時, 他們昐兒歸的心情, 我看見了, 触摸到了.........
    
     聽說, 有人跟我們的學長提過, 潤南想回來......, 他只是微笑不答. 他比我們都更早認識了老萬, 也當更了解老萬. 給他一些時間吧 ! 如果他這一任無法實現, 總有一天.
    
     眾女學友在相約, 等老萬回來那天, 我們將摘天上的雲彩做旗袍, 在門口迎候他回家 .........
    
    chengweikang:很支持沈昆、林勇学弟的提议!去年十月在北京见到不少学友,大家都很同情润南近二十年浪迹天涯、思乡心切而又有家归不得的境遇,也都很想出一把力帮他。校友们这次帮他出版了《万歌涂鸦》,不知道他有多骄傲、多感动。我一年前与一群朋友去老万所在的退休社区买了房子,尽管现在还未全部搬过去,但隔三差五去一下,就会约上老万与李玉聚一聚。对老万的身体与生活状况有了更多的了解,不用讲太多的大道理,实在是感到不让他回去的确是过于残酷了。老万的身体太差了,心脏有严重问题,无法动手术,全靠自己静养。有时一感冒就很长时间都难以康复。前一段感冒话都讲不出来,可还是坚持一天写一段四通故事。他说写作对于他就是休养,真是位天生的文人。能回国享受亲情、友情,相信他的身体与生活都会有根本的改善。二十年都过去了,不知道还要等待多少年。说实话,也不知他的身体还能不能让他等到那一天。我们也是干着急,不知道清华校友怎样才能真正为这件事出力。
    
    wanrunnan:谢谢沈昆、林勇,谢谢英英、惟康,你们的心,我领了。希望你们的呼吁,能起点作用。我能理解,当局有他们的难处。但在中国,要深化改革,绕不开这个话题。与其讳莫如深,不如坦诚面对。处理好了,不失为一种政治资源。但这需要当政者的眼光、勇气和魄力。如果胡学长下定决心“不作为”,那我就替他可惜了。不知道这个话题能保持多久,哈哈,我准备随时被封杀,我已经把大家的留言,拷贝下来了。谢谢大家。
    
    shenkun:谢谢诸位的回应。 我想,我们的目的就是促成万兄回家,促使政府在以人为本,发扬人道主义这方面得分。至于其他的“作为”“不作为”,随其尊便。
    
     今年是国庆六十周年,按中国的习惯,大喜之下,事情多可通融,因此机不可失。再说,若非惟康学姐介绍,还真不知万兄的身体情况如此令人担忧,因此,更应努力抓紧。
    
     我想,借此校庆之机,是否可以请在校以及回校的校友们向校友总会反映反映,请校友总会从他们的角度向那些位居领导的校友们反映我们的民意。另外,胡学长的职位,有些事亲自挑头可能有难处,但还有别人嘛。比如说,化零的学长们以及舞蹈队的学长们,大概可以向刘延东学长反映吧。刘延东学长做过统战工作,思想应该较他人开放。
    
    luyingying:周坚 2009-04-25 09:47:14.0
    支持萬润南回家!明天就是好日子。
    忠荣兄幸会。
    周忠荣 2009-04-25 08:18:23.0
     我赞同沈昆学兄和林勇学弟的倡议,真诚呼吁政府让万润南回家。
    
    zhouzhihong:支持沈昆和林勇学友的倡议,期盼润南兄能够早日归来,探望白发双亲!
    
    luyingying:周兄言简意深.
    
     其实,我们这代人,对八九年那挡子事,谁心中不明白?作为老同窗,我们当然希望潤南兄能回得了家,且越早越好.他哪天回,那天就是好日子,最快是明天,所以,"明天就是好日子".
    
     记得1963社区曾议过此事,好像是李自茂学兄有段留言,中心內容是,中国的事,要解决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同意那则留言表达的基本观点(可惜我翻查不到,不知是否删了).潤南兄说得对,"我能理解,当局有他们的难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当然也希望,仍在重要岗位上的校友,也"谋"此事,促成此事,最后,能天遂人愿.只是,这好日子到底何时オ到,看来,也只有天知道.
    
    shenkun:查了刑法的时效部分如下:
    
    
    
    第八节 时效
    
      第八十七条 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
    
    
      (一)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
    
    
      (二)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
    
    
      (三)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
    
    
      (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八十八条 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第八十九条 追诉期限从犯罪之日起计算;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
      在追诉期限以内又犯罪的,前罪追诉的期限从犯后罪之日起计算。
    
     看来关键在第八十八条,如果当时万兄已被立案起诉,则不受时效限制,只有通过特赦或大赦之途了。如当时就未起诉,应该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应该通过中下层即可解决。即便如前者,借今年建国六十周年的吉庆,特赦或大赦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wanglinyong:时效问题:我的印象中,老万89年曾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缉、但并未被司法机关立案起诉。
    
     方式问题:迄今为止,中国有特赦但无大赦,特赦是针对某些特定对象的人——这要靠各方努力,既要当事双方都能接受,又要经得起历史的究问,而后一点殊不容易。
    
     记得若干年前,就曾有好心的友人们为老万回国一事进行过沟通。据说,当时当局开出的条件是:要求老万写一份认识(似乎是认错性质的)。万经过考虑以后,答复曰:我的确是想回国,但要我对当年(指89年64期间)的行为发表违心地言论,我做不到。我已这把年纪了,除了牵挂垂老的双亲外也不图什么了。
    
     ——有言辞激烈者说:宁愿站着累,不愿跪者睡。
    
     今天,是否还会如此呢?笔者弱弱地、想征求意见地探询一下:时间、环境、气候似乎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而双方对此事的看法是否已有变化?
    
    yanwunan:非常感动!坚决支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八九:记忆的召唤之九 万润南-从民间企业家到民主活动家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四通创办辛秘(4)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六四(2)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六四(1)
  • 万润南先生:中国会革命还是和平?/视频(图)
  • 万润南谈《零八宪章》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零八宪章以及“折腾”问题(图)
  • 万润南的政治智慧:在宪法的层次上认识和解决问题/谢盛友
  •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 茅境:六四招魂(看万润南新贴有感)
  • 此文很值得赏析一番----万润南转贴芦笛的文章/邓嗣源
  •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万润南
  •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 中共左派也出来主张“多党竞选”,让人耳目一新/万润南
  •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5)
  •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4)
  •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3)
  • 史正平:挑战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
  •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1)(2)
  • 曹长青:还靠共产党救中国?-答万润南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及与共产党“分道扬镳”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4)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3)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