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前公安創辦地下民運刊物,為平反六四坐七年監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7日 转载)
    前公安創辦地下民運刊物
    為平反六四坐七年監
     (博讯 boxun.com)

    「在中國最黑暗的時代來到澳洲,我能說一句問心無愧。」孫立勇說的黑暗時代,是六四後北京政府持續秋後算賬、關押政治犯的陰森歲月;問心無愧,是因為他也為着平反六四坐過七年監,流亡海外仍忘不了支援在祖國受苦的良心犯人。 記者:蔡元貴
    
    孫立勇今年48歲,80年代初畢業於北京公安學校,獲分派到北京市公安東城分局工作。87年離開公安隊伍,原因是:「我不聽話,我在家不聽父母,在單位不聽領導。」八九學運爆發時,他在國企北京北辰集團任職保衞工作。
    89年4月,孫立勇在新華門門口看見群眾運動,受到感動,覺得他們呼籲改革,給百姓自由,很正確:「我沒有直接參與組織運動,只是給學生運水、捐款。因為天安門廣場很多便衣,都是我同學,都認識我,如果我做得過份,會有麻煩。」
    
    「為了女兒的自由」
    
    六四屠城始於6月3日晚,當晚孫立勇一度抱着兩歲女兒往天安門跑。「這時候廣場高自聯那些學生就號召市民堵軍車,我不能抱着孩子去拼,所以我又抱着孩子想回家。」回家途中,他聽到槍聲,又看見老百姓擲石子、擲酒瓶。他把孩子送回家後,又跑到附近醫院,「裏邊已經有些死人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六四以後,政府秋後算賬,很多人被迫寫悔過書,北京一片黑暗。孫立勇覺得這時候反而應該站出來,於是89年底開始籌備,創辦地下民運刊物《民主中國》,後來叫《鐘聲》,90年3月出版第一期。
    《民主中國》主要有三個訴求:(一)要求平反六四,撫慰死傷者;(二)要求人大常委成立法庭審判屠殺者和屠殺的指揮者,還中國老百姓一個公道;(三)爭取選票出政權,還政於民。他自己購置影印機印製刊物,然後寄給中共各政要單位,讓領導人知道民間的反抗聲音還在。
    「我準備隨時進監獄,但這種東西總得有人去做。後來有人問我為甚麼做,我說我是為了女兒,為了她將來的自由;我們不流血,她們以後就沒有自由了。」
    91年4月,跟孫立勇一起辦報的戰友被抓。不多久,孫立勇向當年出身的東城公安分局投案。他覺得戰友被抓,自己跑掉,不是他做人的原則,也對不起戰友的父母和子女。91年5月,孫立勇被送到秦城監獄,被判有期徒刑七年。他說,坐牢期間被有組織虐待,遭同囚的犯人毒打,又曾以「監獄內組織反革命集團罪」,被關禁在小到無法站直的「小號」牢房裏長達183天。長期鎖上腳鐐,孫立勇現在雙腳仍留有瘀紅的傷痕。
    98年出獄後,孫立勇始終沒機會重過新生。他曾辦書店,卻被政府騷擾,無法經營。孫立勇一直找機會逃出國外,02年嘗試來港,在羅湖橋被拒絕出境。04年,孫立勇跟有關單位談判,終獲發出旅遊簽證,讓他前往澳洲。到埗後,孫立勇成功申請政治庇護,從此移民澳洲,逃離祖國,「像我這種人,他們(中國政府)希望你走,眼不見,心不煩。」
    
    流亡澳洲助政治犯
    政治上得到解脫,但經濟上仍然刻苦。他英語水平欠佳,在悉尼定居後只能打散工,當搬家工人,時薪15澳元,在悉尼只能買五杯咖啡:「我最好的青春都在監獄裏度過了,命運呀!」
    儘管如此,孫立勇爭取中國民主的熱情從沒冷卻,他在悉尼成立了「中國政治及宗教受難者後援會」,在澳洲籌錢,為中國政治犯家屬提供經濟支援:「我希望做一座橋樑,把澳洲華人與中國政治犯聯繫起來。」
    
    秦城記
    要為冰山中的人說話
    98年獲釋至04年移民澳洲期間,孫立勇始終沒有再踏足天安門,「這地方灑滿鮮血,我們為死難者做過甚麼了?我們有甚麼資格踏進去?」他現正撰寫獄中自傳《走過冰山》,計劃在六四20周年前出版。
    孫立勇說,六四後被捕入獄的抗暴者,僅在北京便有幾百人,他們未受到國際關注,大部份十八、九歲被關進去,判了重刑,有些判20年,有些甚至被槍斃。至今北京仍有六人在柙,他們有些因為做了燒坦克等抗暴行動,判了死緩,他的著作《走過冰山》就是要為他們說話。
    「冰山」是指監獄、也指中國大陸的共產主義制度,冰凍了人類的良知。94、95年間,美國發表中國人權報告,題為《冰山一角》,提及當時正在秦城坐牢的孫立勇,讓國際社會驚覺中國對待六四抗暴者的行為。
    
    不齒華人態度冷淡
    今年六四,悉尼的華人社區會組織汽車慢駛遊行,悼念六四。悉尼每年六四燭光集會,只有七、八十人出席。孫立勇相當不齒一些澳洲華人對六四的冷淡態度,「六四後澳洲接收了四萬華人,現在他們不管這些(平反六四)了,很多人還已經回國跟共產黨做生意。他們都忘了對自己國家的責任,99%都忘了自己怎麼拿到公民身份。你能夠生活在沒有恐懼的國家,是因為六四的鮮血啊!」本報記者
    
    部份六四至今仍在囚人士
    苗德順 89年7月被捕,控以縱火罪,被判死刑,後改判死緩,98年再改為20年有期徒刑
    
    劉智華 89年參與罷工,被判囚終身,93年獲減刑,需服刑至2011年
    
    常景強 89年被控以反革命傷害罪,判無期徒刑
    
    王軍 陝西民工,被指89年4月在西安的騷亂中擲石、燒車,被判死刑,後判緩刑,再減刑4次,今年底刑滿出獄
    
    註:估計總共有近100人仍在服刑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支聯會、國際特赦組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年前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大事记
  • 20年前的今天:《北京之春》推出《中国八九民运纪实》电子版
  • 胡耀邦逝世与“八九”民运
  • 六四民运人士遭连环抄家 (图)
  • 对中国政府失信心:达赖与海外民运亲密接触
  • 对中国政府失信心:达赖转向海外民运
  • 旅美民运人士再度被拒绝深圳入境
  • 达赖喇嘛会见民阵筹组的民运代表团
  • 中共使馆制造恐怖事件,陷害民运人士
  • 民运组织促欧盟关注刘晓波被拘留
  • 纽约中国民主论坛:关于著名民运人士王荣清被重判的声明
  • 民运人士讨论六四历史纪录片样片
  • 两民运人士闯美在台协会寻求庇护
  • 著名民运领袖胡石根出狱
  • 八九民运分子刑满出狱后仍受当局打压/RFA
  • 中共高层决议:默许部分民运和法轮功人士归国
  • 天津民运人士吕洪来遭国保软禁
  • 天津民运人士吕洪来被秘密拘禁
  • 著名民运人士刘贤斌将于奥运后出狱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韩国民运人士:绝食声明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陈小雅: 八九民运中站在学生一边的军人
  • 你以为你是谁?----致海外个别民运败类! 中国007
  • 丧失正义,美国随中国民运一起衰落——李文
  • 巴克:民运事业中你必须先依靠自己去完成最起码的路数
  • 民运精英陈子明:中国经济危机的主要受害者
  • 巴克:民运为什么没有切入主题?
  • 李铁这个“伪民运”要说话!(图)
  • 团派澳洲特务陈弘莘破坏民运与西藏事务(图)
  •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民运人士在大韩民国获得难民地位后的感想
  •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 李志友:民运的前途
  • 阿翥:当前民运进程前期认定
  • “反腐调子该降了”与农民运动“糟得很”
  • 阿衍:哪个民运领袖能有胆略来启动本土的民主新纪元?
  • 阮杰随想:新年话刘晓波、《零八宪章》暨献海外民运
  • 胡平:支持《零八宪章》参与公民运动
  • 自由亚洲:洛民运人士继续声援刘晓波 要求当局尽速释放
  •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