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五仙桥假烟猖獗利润堪比贩毒 需交收保护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转载)
    
    来源:搜狐新闻
     45岁的秦朗坐在五仙桥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白天,他是一个不起眼的修鞋工,修一双鞋子收5毛钱;晚上,他摇身一变,成为大假烟贩子,单次交易金额常达数万元。江湖上称他为“双面烟枭”。 (博讯 boxun.com)

    
    五仙桥,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广州大道北。2000年以来,大量制作贩卖假烟的商贩云集于此,这里成了全国最大的假烟加工、集散地之一。广州民间戏称五仙桥为“广州第三卷烟厂”,这城中村600多栋出租屋里,潜藏着一张巨大无形的灰色网络。
    
    今年以来,接到业内人士报料后,本报记者卧底五仙桥3个月,试图全面揭开五仙桥假烟来料包装、销售发散链条。
    
    假烟生态链条
    
    制造基地
    
    在假烟领域,有个说法:闽为源、粤为脉,意即,福建是源头,而广东是命脉、动脉。
    
    据透露,2000年后,假烟制造基地逐步向广东转移,以粤东的揭阳、汕头等地为据点。2004年左右,随着广东对粤东假烟制造的强力打击,制造基地又向珠三角一带转移。而目前,假烟制造基地,在中山、佛山等地活动频繁。
    
    集散地
    
    五仙桥是一个巨大的假烟集散地。五仙桥这些档主,尽管有自己的门面和包装车间,但却属于中间商。他们从假烟基地的制造厂家那里购买半成品“白条”,运回包装再进行销售。
    
    流通
    
    广州大部分客运站快件货运中心均托运假烟,托运中心和假烟商彼此心照不宣,假烟因而可以通达全国各地。五仙桥一些档主介绍,这里的货不仅仅发往中国内地,一些假烟还流向澳门、香港、台湾,有的甚至运往非洲。
    
    1 夜幕下五仙桥的秘密
    
    今年1月,本报记者开始进入五仙桥长期居住。
    
    每天上午9时,人们开始上班,广州城区各地都喧闹躁动起来。但是,五仙桥例外。这里的早晨静悄悄。
    
    一个接一个的档口,在早晨8时左右关门打烊。从上午到中午,除了个别餐馆、士多店有稀少顾客外,五仙桥安静得有些诡异。直到下午3时,这些档口才纷纷掀起卷帘门。
    
    夜幕降临,五仙桥反倒喧闹起来。停靠在路边的灰色面包车一辆接一辆开动。这些面包车将一些纸箱从五仙桥运到广州的各个客运站、货运站、托运站、物流中心。纸箱里面,装着成品假烟,但是其外包上却印着“汽车配件”、“武夷茗茶”、“打印机”等字样。每天凌晨3时左右,广州城都安静下来,但此时却是五仙桥交易最为红火的时候。
    
    五仙桥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假烟集散地。各大烟枭从增城、汕头等假烟基地,运回半成品“白条”(行话,没有包装但已成型的假烟),包装后,又从这里发散到全国各地。
    
    据记者观察,每晚从这里运往全国各地的成品假烟,不下100箱,涉及金额达数百万元。后来对此地熟识后,多名档主也证实说,五仙桥每日运出的假烟,至少超过百箱。
    
    在广州几乎所有城中村,都能看到穿着迷彩服的治安人员,吊诡的是,记者在这里居住数月,不见其踪影。
    
    外人初来五仙桥,会对这些奇怪档口产生疑问。因为每个档口里空空如也,房屋正中央茶几上,通通摆放着一套茶具,两边均是沙发椅子。档口里面的人,要么喝茶,要么看电视。有时,会有几个人在里面碰头,低声讨论。可是,外人很难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据了解,他们正在做假烟买卖交易,而且用的是福建云霄、诏安等地的方言,一般人即便在现场,也会被语言屏障阻隔。
    
    记者以购货商身份,前往多家档口,试图与档主联系买烟生意。但是,对方都以警惕的目光扫射过来:“我们这里不是做烟生意的!”
    
    五仙桥地处白云山东麓、兴华街广从公路西侧,隶属银河村。五仙桥名称传说,如今已少有人清楚。但是,很多人头脑中有个鲜明的判断:五仙桥的“风水”好。支持这个判断的理由有:一是人气旺,尽管地处并不繁华的广州大道北,但是巷子里塞满熙来攘往的过客;二是房屋租金高,广州类似地段,一个简陋的单间月租不过150元,但是这里的偏僻单间房屋租价不低于300元;这里还是个生财的好地方,一个穷人进来,几年之后,通常摇身一变就成为坐拥别墅的大款。
    
    但是,长住五仙桥的人清楚,这里“风水”的秘密,全是因为猖獗于此的灰色香烟交易市场。
    
    2 目击“白条”包装车间
    
    在五仙桥居住两个月后,记者与邻居张强熟识。这个假烟老板,8年前到五仙桥,开始当马仔,5年前“自立门户”,如今他在五仙桥开了两个档口,在东莞还经营两个香烟专卖店。
    
    “没人介绍,我不会和像你这样的说普通话的人做生意。”36岁的张强抽了一口真品“五叶神”,从座位沙发下的旮旯里,取出一个黑口袋。口袋里面装着20多包不同的假烟样品:中华、玉溪、五叶神……均是全国各地比较流行的中高档香烟。
    
    每盒假烟上面都标有价格,市场上每条110元的五叶神,在这里只需20元;每条220元的玉溪,这里只需30元。
    
    假烟也分两类。一类是全过程都由他们自己制作的假烟,另外一类则是“接嘴”假烟。以玉溪烟为例,天下秀香烟与玉溪口感接近,天下秀价格便宜,每包只需几元。于是,制假者就用真品天下秀,将其烟头的过滤嘴切掉,重新加上标有玉溪标志的过滤嘴。一般假玉溪30元每条,但是接嘴假玉溪烟,每条价格通常在60元左右,“再资深的烟民,都区别不了接嘴假烟。”张强感叹,假烟也要讲究质量,必须更新换代,才能跟得上形势。
    
    “接嘴”是福建人最近两年才“开发”出来的新造假方式。
    
    在张强看来,不管是假烟还是“接嘴”,和真烟并没有不同,“都是真烟,我们做的是山寨版。”
    
    今年3月初,在张强带领下,记者去参观了他藏匿在五仙桥附近的包装厂。这是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张强的厂房设在3楼,大白天,房间窗户紧闭,还加盖厚厚的窗帘。房门一开,一股刺鼻的香烟味道扑面而来。这个大约100平方米的大房间里,5名工人坐在凳子上,面前的案板堆满白花花的香烟,这正是“白条 ”。他们双手熟练地将这些白条,装进烟盒,再用胶水将盒子粘好。旁边工友将这些装好的香烟,10盒装成一条。
    
    张强透露,一个熟练工人,每天可包装20条以上,在五仙桥,绝大部分商贩,都采用人工包装的方式进行假烟的最后包装。而一个负责包装的工人,每个月收入最高可达3000元。“这些帮工都是我老乡,我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张强认为,他们的“传帮带”模式,既安全,也带动了家族经济发展。
    
    五仙桥每个卖烟档口,都有一个对应的“白条”加工车间。车间或者在五仙桥附近荒村僻静的出租屋,或者就在五仙桥商贩自己居住的房间里。张强介绍,大凡那些窗户终日紧闭,并且用黑布遮蔽的房屋,里面大都是加工车间,“关闭窗户以隔音”。
    
    相应地,包装所需要的烟箱、烟盒、锡箔纸、塑料外包纸等各项材料,都有福建老乡做专门配送。而在五仙桥,很多档口就开门做这些材料配送生意。
    
    
    
    
     猖獗背后
    
    “有贩毒利润,没贩毒风险”
    
    五仙桥治安人员甚至收取“保护费”为制假贩假者把风
    
    五仙桥假烟贩卖为何如此猖獗?“最根本的还是在于,有贩毒利润,却没贩毒风险。”广州市烟草专卖局一位执法人员分析认为,假烟不产生直接、剧烈的社会危害,所以没有相应的利益集团对此进行激烈抵触。
    
    很多层面的人,都能在假烟制销中,获取高额回报。
    
    张强与秦朗,就是这些贩假者的缩影。他们俩相似的地方在于,两人都穿着朴素,看上去像普通农民工,但是财富增长速度极快,家底惊人。张强已在番禺购买了一栋别墅,自称身价近千万,经常一个疏通关系的饭局,就花费上万。秦朗“入道”较晚,而且不是福建人,相对较逊。可是他已把自己的3个孩子带到广州,进入本地学校读书。
    
    在五仙桥,数千名因贩卖假烟致富的大款,情形相似。很多老人小孩,都从福建搬迁到五仙桥,长期居住。制贩假烟,彻底改变了他们本人及其家庭人员的命运。这些人聚集五仙桥,让这里的房东、商贩甚至学校都受益。
    
    今年3月,记者在五仙桥多日调查,终于将部分谜底揭开。多家档口档主证实,每个档口每个月会向村里的治安人员,缴纳500元的“清洁费”。这些不穿制服的治安人员,平时活跃在五仙桥巷子各个角落,也有人专门“把守”村口,一旦有执法队前来打假,他们会奔跑在巷子里呼喊档口防范。4月初,天河一执法队前来执法,刚到村口,记者就看到各家档口纷纷关门,一时间,五仙桥哗哗的卷帘门关门声,响彻云霄。这次,执法队仅查获了一个涉嫌销售假烟的档口。
    
    档主介绍,即便是在这里设仓库,也得每月缴纳500元,早前有个仓库老板不想交钱,结果被治安人员暴打一顿。“这其实就是收保护费”,档主称,治安人员仅仅是“义务”看守,并不对执法队查处负责。
    
    外人进入五仙桥看不到穿制服的治安人员,实际上,他们都穿着便服,时刻穿行在巷子里,为假烟经营者保驾护航。
    
    在五仙桥,约600栋出租屋,据档主介绍,大约有3000个档口。如果按照每个档口每个月500元“清洁费”计算,那么这个巨大的资金流,流向了哪里?
    
    打假之困
    
    双重困境:难打击、难处理
    
    打假未真正伤及制假分子元气,亟待建拦截长效机制
    
    “点多、分散、量少。”天河区烟草执法人员分析说,五仙桥这里全部为手工包装而不产烟,造假者原料全部从外地和周边运进,躲在夜间包装,做好后随即运出,即使现场查处也只是发现几箱假烟,每次查获数量远达不到刑事立案的案值,老板都是远程操纵,抓获的工仔一问三不知,处理工人有一定难度。由于处罚力度偏弱,让造假者有恃无恐。
    
    该工作人员认为,对于假烟制造贩卖,政府一直面临“难打击、难处理”的双重困境。
    
    2001年以来,广州曾多次组织人手,对五仙桥进行“地毯式”搜索打假。针对卷烟制假主要发生在出租屋的特点,天河区对五仙桥地区出租屋按照“谁出租、谁负责;谁受益,谁担责”原则,加大管理。一度打击了五仙桥制假贩假的气焰,但随即死灰复燃。
    
    去年5月召开的全国卷烟打假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张辉表示,当前全国卷烟打假形势严峻,不容乐观,制假重点地区长期存在的制假问题仍然严重,打假没有真正伤及制假分子的元气,局部地区还出现了制假转移、扩散趋势。假烟运输分销活动依旧频繁。
    
    2008年9月,佟星副省长在“全省卷烟打假专项行动总结表彰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广东卷烟打假将重点在假烟运输、中转和分销环节,针对物流行业运输假烟的新趋势,目前正在建立拦截假烟长效机制,“将采取设立临时检查点、查处违法中转货运场等综合措施,打击假烟转运、分销违法活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廓亮:大陆高校沦为制毒贩毒中心
  • 珠海跨境贩毒大案两尼日利亚籍主犯一审被判极刑
  • 珠海最大一宗贩毒案 两台湾籍主犯被执行死刑
  • 珍稀猎隼被缝眼打药偷运出境 利润比贩毒还高(图)
  • 揭密:澳洲警方侦破团派胡扬统战贩毒案基本过程
  • 李宇、何军樵、彭新忠等会面被郴州警察诬陷“贩毒”
  • 许昌侦破特大贩毒案 抓10涉案人员缴5.5公斤海洛因(图)
  • 黑幕9:团派胡扬贩毒集团与澳洲民运六四公开斗法(图)
  • 黑幕8:统战代表胡扬贩毒使悉尼成澳洲可卡因之都 (图)
  • 黑幕6:胡扬贩毒集团与中央毒品经济利益往来模式(图)
  • 黑幕5:胡扬贩毒集团与胡锦涛团派政治利益往来模式(图)
  • 黑幕报导(4):团派利用毒枭胡扬贩毒集团搞统战渗透情报(视频)(图)
  • 黑幕系列报导(3):胡扬贩毒集团的胡锦涛团派统战背景 (图)
  • 特大丑闻:胡扬贩毒集团与胡锦涛团派往来黑幕系列报导/团派
  • 保定访民李桂芝揭发涞水县警察开妓院、贩毒品(图)
  • 将军后人贩毒案在昆明开庭 曾巨资捐助希望工程
  • 新贩毒时代:北京"黑客部落"掠影/观耘闲人
  • 新贩毒时代:北京“黑客部落”掠影
  • 云南普洱县公安局长贩毒内幕:亲驾警车押运毒品
  • 程晓静被杀案:公安局长的弟弟涉嫌贩毒杀人灭口,司法判定无罪(图)
  • 中央军委不是贩毒集团,胡锦涛无资格批判军委成员(胡杨案跟踪)
  • 袁宝璟案有内幕:汪兴协助金正日贩毒、运假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