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激化矛盾,民間白皮書為六四追討公道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转载)
    
    民間白皮書為六四追討公道 2009年4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明報專訊】20年前的今日是極其關鍵的一天,持續10天的學潮未止,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報》頭版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一錘定音,將學潮定性為「一小撮人」幕後操縱的「動亂」,指運動是「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及部分高等學校的「非法組織」煽動起來的,激化政府和人民矛盾。
    
    多名當事人均稱「社論」的指控沒有理據,而學生不甘被社論誣衊,翌日各大院校發動第一次最大規模的遊行,亦促成繼後的學運及絕食行動。今日,民運人士聯手發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白皮書》,就是要澄清當時的北京並沒有「動亂」,要政府還歷史一個公道。
    
    文﹕明報記者
    
    31頁長的《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白皮書》,是由李進進法學博士執筆,王軍濤、胡平、嚴家祺、王丹等人參與討論及給予意見,並得到60多名學生領袖、學者支持。白皮書主要交代八九民運的經過,澄清當時的運動是和平請願,北京並沒有發生「動亂」,戒嚴是非法之舉等。
    
    「4.26社論」學運轉捩點
    
    白皮書第4頁提到,「4月26日《人民日報》根據鄧小平的講話,發表了〈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社論指極少數人『打民主的旗號破壞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搗亂全國,破壞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
    
    「這個社論是1989年運動的轉捩點。儘管社論說是『極少數人』,但學生認為那只是文字遊戲,他們認為社論就是否定學生的政治訴求, 矛頭就是指向全體學生。他們認為『我們沒有搞動亂』。於是他們沒有屈服,再次走上街頭。」
    
    學運領袖王丹向本報指出,「4月26日的社論是整個六四事件中最關鍵的一個事情。因為4月26日以前,學生情緒本來已大致平復,如果沒有社論的刺激,很可能校園裏面就會逐漸平靜下來。但是社論對學生的刺激很大,使學生與政府的對立情緒一下子得以確立,並無法逆轉。到底是誰一定要寫這個社論?他們的目的是什?我覺得都是對於了解六四真相來說至關重要的一點。」
    
    鄧小平堅持不改「動亂」定性
    
    至於與包遵信、李南友等人聯名發表《五一七宣言》而被開除黨籍的嚴家祺亦向本報指出,「4.26社論」是一篇言詞激烈的大批判文章,學生最難容忍的,是把他們光明磊落的正義行動定為「動亂」,使業已怒不可遏的青年人熱血沸騰。他說,如何看待「4.26社論」是八九民運的關鍵,後來的學運和天安門廣場的絕食,主要目標就是否定「4.26社論」。嚴家祺更認為,鄧小平堅持不容改變「4.26社論」對「動亂」的定性,最後釀成了「六四大屠殺」。
    
    另一學運領袖王超華亦說,1989年從學運走向民運的第一次轉折,發生在4月27日。4.27大遊行的直接導火線就是「4.26社論」。她指當時由於1988年經濟改革受挫和1989年初輿論控制大幅收縮,社會上積壓的不滿情緒本已非常普遍也相當嚴重,這個社論使用文革語言表達,充滿殺氣騰騰的暗示和威脅,立刻在北京市民中激起強烈反彈。
    
    
    李大同﹕當局未學懂應對示威 2009年4月26日
    
    
    
    【明報專訊】內地資深傳媒人、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前主編李大同(圖)認為,「4.26社論」的出現,主因是當局不清楚如何在保障公民憲法權利下執政,「遊行示威是憲法保障權利,有人抗議不等於統治受威脅。美國天天都有,怎不見美國政府就不能執政了?」
    
    李大同說,當時開明的領導人如胡耀邦、趙紫陽均已意識到這一點,也有作過「要學會在中小型動亂中執政,學會在遊行示威中執政」的指示,但鄧小平並不認同,而「4.26社論」正是鄧小平的授意。
    
    李大同說,這種狀到現時仍沒根本進步,一旦發生群體事件,當局就以為有「敵對勢力」要與政府對抗,動用大批警察、以暴力對待,「你愈壓,(執政)合法性就愈差;愈不壓,合法性愈強」。他指現時部分官員已知不能單靠打壓,對去年貴州瓮安騷亂的處理方法也有一定反省,以至出現制度變革,即發生「群體事件」時,會向當地官員問責;然而很多官員還未有正確認識,「主流思想還是老一套」。
    
    對於日後會否再出現「4.26社論」,李大同認為,時代不同,社論已經沒人理會,「輿論在網上、在民間」,社論只是一個官方意見。他說,在互聯網普及的今天,當局對輿論導向的掌握亦有一些進步,例如新華社對突發事件已不再隱瞞,反而會趕在第一時間報道,爭取主動權。
    
    2008年1月15日,因有市民發起「集體散步」反對興建磁懸浮鐵路,上海《解放日報》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街頭政治」的社論,被人批為「4.26社論」的翻版。
    
    
    殺氣騰騰 因意識形態破產 2009年4月26日
    
    
    【明報專訊】《人民日報》「4.26社論」的本意,是想把方興未艾的學運壓下去。其措辭之強硬,實為1976年四人幫垮台以來僅見。然而大學生並沒有被嚇住。第二天上午,北京多所高校數萬名學生衝破軍警重重封鎖,勝利地會師天安門廣場,逾百萬北京市民沿途圍觀歡呼。這就是震驚中外的4.27大遊行。
    
    「4.26社論」激化矛盾
    
    自那以後,學運就有了一個更具體的目標,那就是要求當局否定「4.26社論」。在4.27後,雖然當局也作出了某種讓步,但始終拒絕公開否定「4.26社論」。這就成為佔據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不肯撤離的重要原因。由此可見,「4.26社論」激化了矛盾,一方面,它激起學生更大的反抗,並使學生更不肯輕易收兵;另一方面,它也使當局的立場更僵硬,因此更難轉圜,更難妥協。
    
    學生當然不能接受「4.26社論」。他們清楚地知道他們不是在搞「動亂」,他們不是「有計劃」、「有預謀」;也沒想到要推翻共產黨。然而當局方面,從一開始就咬定學運是要顛覆共產黨的領導權,卻也不是沒有來由的。
    
    4月18日,學生向全國人大提出七條請願書,要求公正評價胡耀邦,否定「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開放報禁等。這些要求看上去很溫和,都在憲法之內。但是共產黨領導人很明白,他們的政權就是建立在不間斷的政治壓迫之上,一旦失去了反自由化這個因言治罪的法寶,一旦有了真正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一黨專政就維持不下去了。
    
    「4.26社論」之所以如此殺氣騰騰,那也是因為中共知道他們在意識形態上已經破產,除了暴力,再沒有其他維護政權的手段。
    
    ……極其不幸的是,八九民運竟以六四屠殺為結局。自此,中共政權的意識形態外衣完全脫落,蛻變為赤裸裸的暴力。在暴力統治下,多數民不得不在政治上轉為消極、冷漠,犬儒主義氾濫成災。
    
    中國模式經濟發展不具合法性
    
    ……有人說,現今的中共當局用經濟發展的成就為自己贏得了新的合法性。此說不值一駁……問題還在於,中國模式的經濟發展本身就不具有合法性……共產黨本是靠打倒地主資本家起家的,現在它自己卻變成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資本家。
    
    ……這樣造成的財富配置格局不公不義,傷天害理,根本不具合法性。可以想像,一旦中國民有了發言權,他們一定會強烈要求重新洗牌,要求對化公為私的一眾權貴進行經濟清算,現有的財富配置格局必將經歷大規模的震盪。中共當局深知這種危險,所以他們對自由民主比過去更恐懼更敵視。
    
    
    文﹕胡平
    
     澄清事實﹕那年北京沒「動亂」 2009年4月26日
    
    
    【明報專訊】1989年血案發生後,全世界一致強烈譴責…… 然而20年來,隨中國內外形勢的變化,一些人的看法開始轉變,對於當年民運開始出現各種指摘。90年代後期,這種聲音開始在海外華人網站佔據重要位置,特別是在年輕的海外留學生中,盲目的愛國主義和內地封鎖資訊導致的無知,使得他們基本接受政府的宣傳。今年,資訊並不封閉、而且一貫支援八九民運的大本營香港大學,居然也出現質疑八九民運的聲音。
    
    為了不讓真相被歪曲,為了死者和受難者的尊嚴和希望,為了維護中國人的正義感和良知的質量,我們一批當年的參與者決定撰寫一份民間白皮書,澄清這段中國政治史上重大事件的事實和是非。
    
    鄧小平綁架共產黨和國家
    
    在白皮書中,我們澄清一個關鍵事實:1989年的中國,在沒有發生動亂和暴亂的情下,鄧小平綁架共產黨和國家,使用戰爭機器,對之血腥屠殺,釀成震驚世界的六四慘案。
    
    ……許多對民運有各種質疑並認為鎮壓有理的人,總想糾纏在其他的是非討論中,忘記了六四的罪行是,使用戰爭機器屠殺平民。他們或者說,學生也有錯,或說鄧小平是迫不得已。民間白皮書就是要強調一點,六四動用了中國所有精銳戰略部隊,使用坦克和機槍這樣的作戰武器,屠殺和平請願人民。即使根據中國政府事後的公布,按照時序,是所謂的「平暴」在前,抗暴在後;而不是「暴亂」在前,「平暴」在後。即使後來公民抗暴,也沒有使用軍事裝備武裝抗暴,而是使用石頭、瓦塊之類的東西。
    
    ……有人說,鄧小平的目的還是好的;他感到中國出現了動亂。他們舉鄧小平在4.25講話為證,也就是那個「4.26社論」對學潮的指摘。民間白皮書也回答了這個問題。根據中共對文革十年動亂的解釋,動亂是指發生砸爛地方黨政領導機關和出現大規模失控的群暴力行為。
    
    「4.26社論」發表時,學潮就是悼念胡耀邦,既沒有奪取黨政權力,也沒有群暴力行為。暴力事件都是武警和警察濫用暴力打傷多名學生。「4.26社論」在政治上無限上綱上線,是刺激學潮迅速發展的因素之一。
    
    其實,動亂也罷、暴亂也罷,都不是法治社會和法治政府應該使用的詞彙。法治政府在法治社會中維持秩序,應該在法律框架中解釋自己的行為。如果需要動用國家機器維護秩序,鎮壓犯罪行為,必須以刑法為依據指出鎮壓的是什罪行。在刑法框架中,只有武裝叛亂才符合動亂暴亂的特徵,才能夠動用軍隊鎮壓。
    
    事後審判沒武裝叛亂罪指控
    
    在事後的政治迫害司法審判中,中國政府沒有對一個公民提出過武裝叛亂罪的指控,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國發生武裝叛亂。這也表明,六四血腥屠殺毫無法理可言。
    
    
    
    文﹕王軍濤
    
     從4.26社論到4.27大遊行紀實 2009年4月26日
    
    
    【明報專訊】著名知識分子包遵信﹕
    
    「4.26社論」於4月25日晚新聞聯播公布後,群情憤然,學生尤其激動,本已漸趨平靜的校園,頓時嘩然。學生認為這表明政府要採取強硬措施,可是他們表示絕對不被嚇住。北大、人民大學、政法大學、清華……各校學生都要上街,抗議政府對學運的指摘,譴責「4.26社論」。
    
    上街遊行?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可不是鬧玩!「4.26社論」是根據鄧小平的指示寫的呀!我在電話問了點具體情,請他們向組織遊行的人轉達我的勸告,讓他們一小時後再給我來電話。等我放下電話再往外撥時竟撥不通了,真急人!只好到公用電話撥「112障礙台」(查詢電話是否故障)。回家後拿起話筒倒是通了,沒想到撥了一個電話沒通,再拿起撥又截斷了。
    
    又下樓打公用電話,回到家裏還沒進門,就聽到電話響,心裏說不出的高興,好像聽到什麼喜訊似的,趕忙進屋拿起話筒,是甘陽(內地學者)打來的。他對我講幾個學校的情,問我有沒有辦法向有關部門反映,如何勸阻學生上街。我把剛剛北大、人民大學學生打電話的情對他簡單地講了一下,並說準備約一些人到學校去,游說學生。甘陽說,這辦法根本行不通,現在幾個學校的老師也都攔在校門口,我們再去,只不過增加幾個人而已。最重要是能讓上面什麼人出來說話。
    
    我想了想甘陽的話,覺得很有道理,約幾個人又有什麼用?如果請上層某人出來做工作,或許還會有點效果。可是找誰呢?有人不能找,有人我不願找,想來想去想到陶斯亮。她是統戰部新成立的知識分子局副局長,知識界對她口碑相當好,年輕知識分子的朋友也不少。最重要是通過她可向上面反映情。於是我就給她撥電話,說了當晚各校的情,擔心明天學生上街會吃虧。我說,我現在代表百多名知識界的人向你提一個要求,請你向上面反映我們的心情,無論如何想辦法說服學生不要上街。如果學生真的上街,希望有關方面能克制。
    
    第二天上午,我到社科院參加中國現代文化研究會成立大會……會還沒開完,我就走了,想到西郊看看,遊行到底進行了沒有,如果還是遊行,我就加入他們的隊伍中。可是我的胃不爭氣,還沒到西單,竟痛得渾身冒冷汗,只好回家。到了晚上,幾個朋友對我講了白天遊行盛,說政府雖出動了許多武警,卻沒與學生衝突。
    
    【節錄自包遵信所著《六四的內情》】
    
    學運領袖王超華﹕
    
    4月26日上午剛剛宣布成立學生組織「北高聯」,下午北京市委就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全市教育系統黨政幹部萬人大會,部署對學生的控制。
    
    當天晚上,高聯主要領導人在當局施加的圍攻和高壓下,被迫取消原定27日舉行的遊行,並乘坐政府車輛連夜趕往主要校園傳達這決定,導致第二天上午各校都發生或大或小的內部分歧,拖延了隊伍出校。但是,雖然明知有取消遊行的通知,西北郊方向大院校的學生還是先後衝出校園,很快匯集在一起,向天安門進發。
    
    學生隊伍還在二環路向阜城門前進的時候,西長安街一帶車輛已停駛。來自各個方向的市民,漸漸擠滿寬闊的長安街,隨後在西單和六部口等地成功衝破軍警攔截,為學生開道。此後,自中南海向東走到建國門,聲援民的數目和聲勢都大大超過已開始感到疲勞的學生。
    
    傍晚時分遊行還沒結束,街頭多年來沒用過的公共廣播系統忽然開始報道,說政府將與各界各地人士廣泛對話,我們當時走在東二環路上,和周圍的民一起歡呼。據說,這是因為在中南海觀看監測熒幕的老人都被民的反響震驚了,不得已改換軟的一手來處理。
    
    學者嚴家祺﹕
    
    4月27日清晨,學生高舉「國人不可再沉默」、「我以我血諫軒轅」等橫額,高舉用大字寫的憲法中有關言論自由的條文,以及「一個革命政黨,就怕聽不到人民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等條幅,在學生糾察隊員手牽手圍成的方陣保護下,井然有序的前進。
    
    每到路口都有6至10排警察組成的人牆阻擋。遊行隊伍停下來宣讀憲法賦予公民集會遊行的自由;圍觀群眾不停喊「人民警察愛人民」、「離開!離開」,還向遊行隊伍送上麵包、冰棒、水等。顯然警察接到通知,不能動手,也不要硬頂,無奈又自動地讓出通路;學生則高呼「向人民警察致敬!」、「理解萬歲!」
    
    下午4時,遊行隊伍即將進入天安門廣場時,來了16輛滿載士兵的軍車,增援堵截學生。這些士兵也在市民和學生的力勸下駛離現場。隊伍順利穿過天安門廣場,向東至建國門外返回學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4.26社论”20年,民间白皮书为六四追讨公道
  • 当局严防纪念六四,公安带异议者离家“玩一段时间”
  • 中国大陆人士欲发起六四悼念活动遭政府打压
  • 大陆各地异见人士计划发起六四悼念活动遭打压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接受外媒采访被拦截
  • 国内出现罗马数字“六四”的标贴/郑存柱(图)
  • 海外留学生回首六四伤痕 促当局面对历史
  • 六四20周年纪念手册被选作美国大学书展海报(图)
  • 六四回忆,欠沟通禁言论火上加油
  • 六四20年:从天安门广场到网络的较量(图)
  • 刘亚洲将军披露38军军长徐勤先六四抗命真相 (图)
  • 六四底层列传(上)/黄河清
  • 中国网站惊人刊文:“六四”中38军军长抗命
  • 湖南常德党建网站转载六四文章官员被调查 (图)
  • 刊登纪念六四广告的陈云飞,被成都国保傳訊
  • 共产党官方网站刊登介绍抗命六四开枪命令的38军军长的文章/郑存柱(图)
  • 香港大学全体学生公投支持平反六四
  • 20年前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大事记
  • 开放讨论,是解决六四难题第一步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武文建:六四“暴徒”的苦难
  • 《倩女幽魂》主題曲《人間道》是写六四的/陈景辉
  • 呼吁建立搜集全国因六四入狱人员网/武文建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六四20年后的中国:从广场转向网络的缠斗
  • 胡锦涛是六四最大的受益者
  • 開放討論,是解決六四難題第一步/李怡
  • 武文建:我不呼吁释放仍在狱中的六四“暴徒”
  • 旧金山中国民主党集会纪念“六四”20周年(图)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冯广宁: 从A到Z看六四——国殇,1989
  • 忆六四:死伤知多少?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刘燕凤:“六四”屠杀的后果(图)
  • 李乾: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