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转载)
    
    来源:南方网
     2007年5月,由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制作的电视调查报道“黑砖窑事件”,一举揭开了山西等地普遍存在的不法工厂主通过拐卖绑架、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迫童工从事非法劳动的骇人黑幕。一条血迹斑斑的罪恶产业链也由此大白于天下。然而,两年过去了,还有很多可怜的父母,孤苦无靠地奔走在寻找失踪儿子的道路上。
    
    那些还没有回家的孩子,在某个遥远的角落吗?或者,早已消失在人世间……父母们两年的追寻,只有徒劳无望和无限的疲倦。母亲胡小娇祈祷说:“神啊,他也是您的孩子,他像羔羊一样,你把他带回来吧。”但,神,终没有把孩子送回来。
    
    袁成(老袁), 农民,41岁,家住河北省丰宁县凤山镇西官营乡西窝铺村七道梁。寻找袁学宇(小宇),现年 17岁,2007年3月28日在河南郑州丢失
    
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

    
    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燕赵的群山挡不住来自内蒙古刺骨的寒风,山里的风,真像刀子一样割人,无数的蒿草还是冬天枯黄的颜色,翻滚的蒿草下,露出干涩的土地。山坳里,一棵塔松的枝叶不停摇摆着。这样的风,松树总是不怕的。
    
    祭奠先人,袁成都要到这棵塔松下面。从前,留着长辫子的祖辈爷爷说,这棵高大俊秀的塔松,还是先人在300多年前栽下的。
    
    作为袁家的长子,这两年每次面对先祖,袁成都羞愧难当。躺在塔松下早已作古的祖先,他们大约不想看到,在这么多代之后,袁成的老大袁学宇丢了,袁家的历史终于在这里断了。
 
“没有酒,我怎么熬过去”
    
    清朝初年,正是乱世,袁家的先人从河北保定来到了丰宁县这个叫七道梁的地方。他们在村口栽下随身带来的一棵塔松。他们世代为农,和这棵松树一起,在山里扎下了根。尽管流窜的土匪飞贼也常常光顾这个偏僻的山坳,抢劫秋收的粮食和育肥的牲口,但这么多年过去,当年只有他们家的小山坳,今天已经是有了二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子。
    
    28年前,1981年,袁成16岁,村里才通了电,有了电灯。17岁,袁成走出了大山,到河北廊坊一家砖窑拉车,一天几块钱。
    
    2007年2月,他的儿子,15岁的小宇去了河南郑州一家建筑工地。除了上学和放牛,他还从没出过远门,老袁不放心,让他和20多个孩子搭伙一起去北京坐火车。
    
    这也许是小宇这一生中去过的最远的地方,15天后,住的吃的用的还都在宿舍里,新衣服也在新买的箱子里,人却在找一个扳手的时候失踪了。
    
    “他还说,等发工资,我们一起去买手机,他看了好多日子看中一个。”袁志刚是小宇儿时的伙伴,袁学宇盼着跟大几岁的袁志刚出去打工,已经盼了好几年。
    
    孩子丢失后同乡报案,派出所的人说:“哎,你们再找找,有可能拐到黑砖窑、黑窑厂,这种情况在这挺多,不稀奇。你们的儿子可能被别人绑架走了。”
    
     两天后,小宇的同事去买药,经过一辆面包车时,在路边被两个人套住脑袋,用刀子顶着腰,拖到了车上。一直到郑州火车站,人贩子交易的空隙,他才趁下车的机会逃脱,脸色吓得煞白。
    
    老袁弟弟想起,前几年这附近的村子也有一个砖窑,雇了远地的工人,给吃给住,就是不给钱,好几年这人也走不了,这附近的人都知道,也没人说。
    
    “那没有人帮他吗?”
    
    “那我们怎么帮他?”
    
    “没有人告诉……”
    
    “谁敢说啊?能开砖窑的,那都是上头有关系的,我们说了,以后人家报复我们怎么办?”
    
    老袁也说:“那……这事谁敢说?谁说谁倒霉,开砖窑的人不得报复你啊?我们去山西和河南的村子找孩子,问这有砖窑没,那村子里的人也没人敢说,有也说不知道,都一样的。平头老百姓,人都怕惹事。”
    
    老袁住的村子没有医生,头疼感冒也要去十几里以外的卫生所。村里原来的兽医,给牛啊马啊骡子啊吃药打针的,现在也给孩子扎个针拿点药。袁成的眼里,很多年了,村子里都是这个样子,看不到变好,也看不到更坏。路还是那条烂路,孩子不上学只有先去山里放牛,大一点再出门打工。
    
    小宇的妹妹袁雪静(小静)今年8岁,已经在西窝铺小学上一年级。去学校的路远,冬天冻得脸都是紫的,肿得老高,到春天紫色都消退不下去。夏天,山间的洪水常把牛、猪、巨大的柴禾垛也卷走。放学的时候,老师先给家里打电话,父亲或者母亲去河边等着,把小静背过来。
    
    哥哥丢了,小静写了一篇作文《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走时候告诉我,妹妹,哥哥回来给你买衣服,还给你买鞋子。
    
    妹妹告诉哥哥一路顺风,在河南要平安。
    
    我做梦,梦再(见)哥哥回来了,我说哥哥一(你)到哪里去了,哥哥说我到河南去大(打)工,有一个人把我片( 骗)走了。
    
    哥哥你还记的(得)我们一起去掏鸟蛋(吗)
    
    哥哥我们一起还能掏小鸟(吗)
    
    要还能,(我)跟你再去玩吧。也能跟你去玩一次吧。要还能,我就高兴了。
    
    哥哥,谢谢你给我这(么多)的幸福。
    
    要是哥哥回来了,小静想要和哥哥一起玩,要让哥哥也睡在旁边,让妈妈给他做好多好吃的:鸡肉,鱼,鸡蛋,红烧肉,奶粉,鹅蛋,豆奶粉。
    
    小静到时想要给山神烧香,挂红布,到集上买红布,挂在树枝上感谢山神。
    
    要是哥哥回来了,小静再也不想让哥哥出去了,她想让他在家跟她玩,还和哥哥上山放牛、捡松蘑、爬树、掏鸟蛋。收玉米的时候,再和哥哥去干活,捡玉米,她张着口袋,哥哥往里捡。
    
    小时候小静总和哥哥一起喂猪,两个人一起把食切好,倒猪食槽里。
    
    干完家里的活,小静和哥哥常去后山玩,因为那里有山神庙,站在山顶就能看到整个的营子,还能看见他们上学的路,还能看到他们上学路过的营子。营子里每天早晨有大汽车,能通往更远的地方。
    
    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小静想等哥哥,问问哥哥就知道了。爸爸总很严肃,每次从很远的地方回来脸色都很吓人,小静不敢问。
 
    黄河渡口
   
    一个砖窑接一个砖窑绕过去,开小面包车的司机简直要不耐烦了:“黄河边上的砖窑总共也就这些,你们还要咋找呢?”
    
    以前那些工人干活的地方,已经是很多云南和四川偏远山区来的农民在做活,有的背着吃奶的孩子,有的还是十几岁的少年,一车湿砖有800多斤重,瘦小的少年用脚在地上拼命蹬着,眼看板车要翻的样子。
    
    王小丽看着,眼泪又掉下来了:“孩子,你多大了?”少年停下来,汗要流到眼睛里了,羞涩地笑,“十五。”
    
    一个穿着体面的年轻人走过来,对王小丽说:“赶紧走,别给我们惹麻烦。”
    
    王小丽又朝另一个砖窑走,红提兜里是孩子的照片、寻人启事,还有馒头和矿泉水。她的布鞋已经看不出颜色了,头发蓬乱得像很多天都没有梳洗过。
    
    老袁走累了,坐在车里,不出声,只抽烟。
    
    不远处,黄河的渡口已经可以渡人。苍茫茫的天地间,这群人像土堆一样,像茅草一样。即使在船上,或许也没有对岸,船到江心,回不了岸,也到不了对岸。只有在这看不见路的大地上走着,仿佛有路,又仿佛路隐藏在地表下面。
    
    他们不知道路在哪里,于是只好问一切的神,胡小娇祈祷说:“神啊,他也是您的孩子,他像羔羊一样,你把他带回来吧……求您赐福他,我们都是神的羔羊,孩子是您的小羊。既然您创造了他,求您保护他,让他回到神的身边,接受您的庇护。”
    
    就在黄河岸边,记者见到了那个从山西永济砖窑回来的孩子,西安的断腿少年张徐波(2002年被骗,被卖到私砖窑,日夜干苦活并多次惨遭毒打,最后被抛弃,双脚冻伤后截肢),纪录片镜头记录着他现在的生活:
    
    “唱个歌吧。”
    
    “唱啥呢?“
    
    “唱个你喜欢的。”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
    
    “还会唱别的吗?“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砖窑不远处就是黄河,还是早春二月,掠过黄河的刺骨寒风夹着黄土,不停撕扯着低矮的衰草,发出“嘶嘶”的吼声。这河水里,张徐波的记忆,是两个装在麻袋里没有名字的尸体。
    
    这群灰头土脸的父母,站在离黄河不远的地方,站在离砖窑不远的地方,没有声音,四下望去,不见什么人,只有淡蓝而发白的天,和无边的黄土地。
    
    胡小娇祈祷的声音很快被风席卷而去,这苍茫的大地,仿佛吞噬了一切的声音。冷风卷着黄土吹进她的嘴里,她的眼睛,她的牙齿,很快又被风卷来的泥土裹住,她只好把眼睛和嘴巴都紧紧闭住了。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09/4/2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黑砖窑案遭撤职官员复出受争议
  • 黑砖窑事件出现城市版:公安干警参与绑架/靳光明
  • 兰西黑砖窑侵蚀农田 女记者采访遭五名男子围攻
  • 比黑砖窑更可怕的黑监狱
  • 鸟巢.大剧院.黑砖窑.毒奶粉
  • 山西“黑砖窑”事件逃犯张振江河南落网(图)
  • 云南绑架勒索集团猖獗,警匪勾结恐怖超过黑砖窑,匪徒外号“云绑绑”/齐卫东
  • 千万童工遭遇殴打监禁强奸!黑砖窑之后罪恶升级!
  • 奴工没救出几个:黑砖窑母亲还在流泪(图)
  • 政府借整治黑砖窑的名义 乘机敲一笔
  • 新疆黑砖窑调查:33民工落入“集中营” (图)
  • 智障工人生活惨:新疆惊现黑砖窑 (图)
  • 现代奴隶层出不穷: 新疆惊现黑砖窑 (图)
  • 安徽“黑砖窑”拘禁智障民工无偿劳动
  • 新疆黑砖窑调查:民工被打骂是家常便饭
  • 新疆玛纳斯黑砖窑案被告获刑
  • 非典市长主政山西,黑砖窑省长掌控文化
  • 黑砖窑工被打死焚尸,少年冒死藏骨为工友伸冤
  • 省部级高官“触网”:于幼军承认“黑砖窑”后经常上网 (图)
  • 残害童工比黑砖窑更恶劣/何必
  • 黑砖窑,黑在哪?
  • 新疆马新龙:司法黑暗胜过黑砖窑,象查处山西黑砖窑事件一样,查处司法腐败(图)
  • 解读山西危机处理方式:黑砖窑让于幼军出身冷汗?
  •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刘水
  • 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到底谁埋葬谁?/魏巍
  • 从十七个老部长的公开信,谈我如何看待黑砖窑事件/张鹤慈
  •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 刘水: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 张鉴康 : 极权制度砖基上的黑砖窑
  • 施为鉴:揭穿洪洞警察解救黑砖窑奴工的可耻谎言
  • 刘小彪:从“黑砖窑”事件看中国新闻监管的困局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关于山西黑砖窑奴童案的思考/孙如风
  • “黑砖窑”事件 不可能因道歉而收场!/钢猫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黑砖窑-黑政府-黑制度-黑社会/李鑫
  • 黑砖窑事件的反思/陶东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