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碧波:16年上访,中纪委最高法院多次指示,洛阳市中级法院仍然对抗中央,耍尽流氓手段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来稿)
    
    
     陈碧波:16年上访,全国人大代表五次向全国人大递交报告,中纪委最高法院多次指示,洛阳市中级法院仍然对抗中央,耍尽流氓手段 (博讯 boxun.com)

    
    
    ——共和国的最高审判机关,不仅作出了指导各级法院办案的《关于审理人民法院国家赔偿确认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 》等司法解释,而且,在我的这一起个案中,16年来也曾向其下级法院作出过多次具体批示。
    然而,当最终应由其直接作出依法处理时,有关承办人员却又在玩弄法律、欺压百姓。法律是什么?公正何在?
    
    强烈要求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作出公正赔偿确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我是湖南省岳阳市楼区南津港居委会居民陈碧波(身份证号码430602194809200511),男,现年61岁,电话:13107306589或15012873492,15107304606 邮编:414000
    1993年11月,我作为湖南岳阳双猫植物油有限公司(简称双猫公司)的员工在经手办理煤炭采购业务时,被骗11万元车皮押金,虽以双猫公司名义提起了诉讼,但双猫公司将全部债务转嫁给了我,自此扣发了我此前应得的业务提成款18万余元,并停发了工资,只是授权我以公司名义将款项追回后用于抵付劳务报酬,且双猫公司在1998年10月进入清算解散程序时,在再次签发给我的授权委托书上,告知了法院将申请执行人的主体变更为我。即已由我合法取代双猫公司成为了申请执行人。
    2005年进入司法赔偿确认程序后,洛阳中院及河南省高院两级法院的裁定书[(2005)洛法确字第3号及(2006)豫确再字第39号],均无视事实真相,对审判和执行法院的有关人员为袒护犯罪、故意损害受害人合法权益所应承担的司法赔偿责任不予确认,为此申诉到最高法院后,深知无法再以下级法院原错误裁定的理由搪塞,却变换花招声称“越位求偿,不予支持”。
    我在1993年11月被骗后, 1994年5月21日向新安县法院起诉,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属诈骗案后要求移送公安机关,法院却拒不移送,判决后亦不依法执行,让被告逃避了十年的刑事追诉期,并让其采取一系列非法手段成功地将财产转移,从而没有了履行能力后的2005年1月25日,却以本案涉嫌经济犯罪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决移送公安机关。
    对于依法应当进行司法赔偿的案件,在洛阳中院及河南省高院两级法院作出枉法裁定后,我于2006年12月13日,向最高法院立案庭218室041号法官(电话号码67550233),呈递不服河南省高院枉法裁定的申请书,该法官责备我十几年前不该去骗子成堆的地方做生意,并承诺6个月后听结果。杳无音信后,我又于2008年10月12日重新向该庭递送申请书,218室041号法官于2008年11月4日、13日打电话告诉我“已立案”。 2008年11月20日电话中又明确告知:“该案发回重审”。 2009年元月15日在电话中又称:“正在审查”。奇怪的是2009年3月20日下午4:45时在电话中却说:“你案已在去年11月裁定驳回”,其理由是:“越位求偿,不予支持”。我问:裁定书寄给谁了?为什么申请人至今未收到?其拒绝回答。
    在最高人民法院办案,却是2006年12月13日和2008年10月12日两次受理本案后,受案不给依据、立案不给文书、驳回不见裁定。某些法官骗人不问良心、玩法不顾后果。下级法院的枉法者们从此又有了新的靠山,有人还要将我逼上绝路。
    最高院根据赔偿法制订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定性确属错误的;该保全不保全的;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拖延执行和故意不执行致使财产灭失的;拒不移送刑事案件的;篡改合议庭笔录的;擅自变更被诉主体的;相关法官违法犯罪的,都应当进行违法确认。我依法申请确认违法和国家赔偿,既合法又符合中共中央政法委(2007)8号文件精神,我只要求最高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和中共中央的文件精神办案。
    本案16年来,湖南的全国人大代表,包括九届五次、十届一次、三次和十一届一次、二次全国人大代表都向全国人大递交了报告。中纪委指令河南省纪委督促洛阳法院纪检部门,于(2004)年6月11日作出的90号通报,就已确认了本案在审理、执行过程中的违法、渎职有七条,法院在违法确认时却不予理睬。胡锦涛同志曾明确指示,对于疑难案件的处理,要依法公平、公正、公开。由于该案不涉及到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我要求最好法院将本案的一份判决书、四份裁定书、90号通报及相关证据全部刊登出来公之于众,让法律专家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评议。如法院不愿公开,我将会通过网络公开,呼吁国人公开讨论,并保留向海外媒体公开的权利。
    十六年逐级上访100多次,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债台高筑,只为了寻求法院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仅仅是为了这点公平正义,绝无他求。愚以为:法官可以欺压百姓,但绝无权对抗中共中央。
    
    确认申请人:陈碧波
    2009年3月29日
    请转呈王胜俊院长
    
    
    
    洛阳中院铁板一块 法院混帐 法官混蛋 中央批示鞭长莫及
    本人被逼走投无路只得拜请社会各界声援
    ——为民呐喊、为党呐喊、为法制呐喊
    湖南省岳阳市受害平民陈碧波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应将本人连同
    司法制度和党的领导一同推向万丈深渊的
    呐喊书
    
    【如此混帐】
    一、利用人民法院的红色印章袒护诈骗犯罪
    1993年11月,我作为当事人经手办理煤炭采购业务时,因新安县洛铁煤炭运销公司收取11万元押金后却不发货、不退款,遂按经济纠纷案件,以该运销公司为被告,起诉到了洛阳市新安县法院。
    新安县法院经开庭审理后,发现该公司为“三无”公司,便将被告变更为黄金凤(对其妻段丽霞、直接收钱的所谓公司会计,却未列为被告)、张爱国、谢志良,于1995年2月8作出[1994]新经初字第83号经济判决,即开庭审理后明知是诈骗犯罪却不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二、穿上法官的外衣帮助犯罪分子转移财产
    特别是在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新安县法院一直拖着不执行,让黄金凤(通过与段丽霞离婚)等手段将近百万元财产转移走。该院主管执行的副院长张长江,在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将此案私揣手中,不安排专人执行无执行记录,更谈不上执行行动。我早在1998年8月找经手骗钱的段丽霞,她说:“钱已交法院,你去找法院要”1999年2月当我偕段丽霞找张质证时,张竟王顾左右而言他。不敢断然否定(当时证人有四个)尔后又唆使并提供壹仟元费用,让为我讨债的人员抓走第二被执行的人妻子,企图制造陷阱诬陷我。
    我强烈要求法院将此案移送追究黄金凤等人的诈骗犯罪,新安县政法委赵玉超书记也认为此案属诈骗案件,而张长江却称:“我不认定,谁说是诈骗案,你去找谁执行。”在经济判决的庇护下犯罪得不到追究,在张长江纵容下经济判决得不到执行。
    三、凭借职权“了难”,执行到洛阳中院的财产不翼而飞
    2000年11月27日,在我不断求助、上访和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的多次督办下,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予以提级执行。然而却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2001年3月14日,洛阳中院执行局让被执行人将一批徐州王酒(执行人员称价值12.6万元)用于抵债,我同意接受,但提出了应“三证齐全、评估拍卖” 或由法院开具证明的主张。而法院有关执行人员却断然拒绝我合理合法的主张,认为我应无条件接受,而且认为该案不能按照法律的规定全额执行,只能以总额16万元了结。因我坚持依法评估拍卖和全额执行,造成有关人员“了难” 不成,该案被再次撂到了一边,不但一直没有对继续对黄金凤(其在商丘市梁园区京广小区4栋4楼的有住房)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而且已扣押的12.6万元徐州王酒现在也不知去向,从而导致了2004年12月17日送达的(2000)洛执字第366号裁定所称的“被执行人一直下落不明,又无财产可供执行” 的后果。
    四、故伎重演,对犯罪分子的关照无微不至
    2005年元月29日(前述83号判决生效11年后),我得到了一份新安县法院 [2005]新民再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起诉。该裁定对1994年立案受理、并于1995年作出判决的案件,在再审时却适用了最高人民法院1998年作出的司法解释(即《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
    其实,真实的理由在于:
    1993年黄金凤等人诈骗11万元的刑事追诉期只有10年,12年后的2005年已无法追究诈骗犯罪的刑事责任;而且,83号判决生效11年后黄金凤等人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且已将财产转移,如不撤销11年前的判决、驳回起诉,黄金凤等人将会被追究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的刑事责任。裁定驳回起诉可一举三得:让黄金凤等人不能被追究诈骗犯罪;也不能被追究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还可以不还钱不被执行。只有洛阳市两级法院的有关人员才敢如此胡作非为、无法无天!
    五、阻挠依法索赔,洛阳中院流氓手段耍尽
    2004年12月25日,我作为赔偿请求人向洛阳中院递交了《关于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法院在(94)新经初字第83号判决审理执行中违法渎职十多年中对原告造成巨大经济和精神伤害请求依法司法赔偿的报告》,该院未予立案。
    2005年3月22日,湖南省岳阳市委政法委员会等推荐律师为我提供法律援助。3月24日律师到洛阳中院后,该院这种以互相踢皮球的方式,从阻扰律师阅卷到拒收律师依法定程序递送的《司法行为违法确认申请书》、《律师意见书》等,而且是让律师往返找立案庭与赔偿办,简直是地痞无赖的作法,有辱“人民法院”的称号。律师经数天的奔忙无果后,只得将文书用特快专递寄洛阳市政法委转洛阳中院。可怜中国律师要与这等不讲法的法院、不懂法的法官打交道!
    【走投无路】
    一、活不成也死不成
    1993年11万元被骗后我所在的公司扣发了我数年的业务提成款18万元养命钱。我得到的这纸判决让我妻离子散、债台高筑(负债数十万元,直接损失达二百万元之巨),已经走投无路。长访期间大多数时间不得不乞讨维持生计。11年来,为了该案能得以依法执行,我自1998年至今,从岳阳往返新安、洛阳、郑州、北京达90次(其中32次去北京上访),共耗时1991个日日夜夜(上班的时间去申诉,下班的时间去乞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国人大、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河南省人大督办函等批文达50份之多。
    但在洛阳中院的院长看来,这全都是废纸。他不仅说这些东西没有用,还理直气壮地告诉我:“新官不理旧事”。
    我绝望了。十多年来,我除花费了全部余钱剩米外,还将市区范围内400多平方米、造价20余万元的两层楼房变现11万元、以及变卖了电视机、电冰箱等一切值钱的家用电器,用于上访的差旅费,家中已一贫如洗,受不了家庭受到如此重创的妻子,于1997年丢下两个未成年的儿子(5岁)离我而去。继而我在漫长的维权路上,背着家庭的重担、怀着破碎的心灵、过着贫病交加的生活(在洛阳风餐露宿期间,几次染病与死神擦肩而过),11年来我的各种直接损失达到了近二百万元。走投无路后,我只得于2004年11月2日在北京西华门自焚以示抗议,却又被救生还。活不成也死不成。
    二、索赔无门死不瞑目
    对于法院持续11年的违法行径给我造成的近二百万元直接损失,直至2005年3月25日,我才从洛阳市政法委领到了由新安县法院支付的部份赔偿款11万元。紧接着洛阳中院就上演了不让律师阅卷、不接受我申请确认违法并予依法赔偿案的任何法律文书的恶作剧,其用意十分明显:利用这11万元作假汇报,继续捂住盖子,不让问题暴露,达到11万元赔偿款作了结的目的。该院赔偿办主任曾对我说:我们法院有70%以上的案件执行不了,如果都象你一样要求赔偿,谁还愿当法官?说我要求赔偿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并称法院绝对不会赔。现在更是说我从新安县法院拿了11万元就已经足够了,想洛阳中院赔偿没有法律上的可能性,因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该案执行中的违法行为属于赔偿范围。因此,他要求立案庭不能立案。可见,其如果不是法盲就是玩弄法律的无赖!
    《国家赔偿法》是1995年开始实施的,该法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了法院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权按程序申请国家赔偿,这是司法赔偿的基本法律原则,最高人民法院据此作出的法释[2000]27号及法释[2004]10号司法解释,在列举应予赔偿的审判、执行违法行为时,都有一个口袋条款即“违反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正是因为法律和司法解释不可能穷尽法院的所有违法行为,才作出了这种概括性规定。我都能懂得的法理,洛阳中院赔偿办主任不懂?能有“对陈碧波的83号案执行违法,应予赔偿” 的具体法律条文吗?如果没有就是法无明文规定不应当赔偿吗?
    想再玩弄花招仅以11万元作了结,显然是要把我逼上绝路。我可以为抵制司法腐败献出微不足道的贱命一条,相信也会有人为我垫背。
    【三问法院】
    该执行的时候为什么不执行甚至执行来的财产不翼而飞?
    为什么要如此想方设法保护被执行人甚至为其开脱刑事责任?
    该确认违法并予以赔偿的时候为什么仍然违法不受案不接收材料?
    【四问院长】
    人民法院院长的职责就是新官不理旧事吗?
    尊敬的洛阳中院院长,恕我直言,您作为现任院长,觉悟和法律水平还不如您的上任——已被逮捕的李晓波高。不是吗?
    您作为共产党员有起码的党性原则吗?
    我一介平民,不是共产党员,但有起码的觉悟和人性。丢开我的处境不说,面对最高法院和中央机关的数十份批文,您能接着玩火吗?
    可以放任和纵容职能部门的违法行为吗?
    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办事,院长的职责也应该有章法可循。当当事人在贵院依照法律明文规定的程序办事受阻,数次向您反映和求助且只求依法时,您能置若惘闻吗?
    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能够欺上瞒下吗?
    党中央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不应当是喊口号,应当重在行动,体现在具体的实际工作中。然而,在洛阳中院似乎变成了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捂盖子、变本加厉抵制法律的正确实施和抗拒中央的指示。这样是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吗?
    【五问苍天】
    敢问苍天:害群之马何时除?
    敢问苍天:谁能护法?
    敢问苍天:何时能有头?
    敢问苍天:寿能几何?
    敢问苍天:路在何方?!
    湖南省岳阳市受害平民陈碧波
    二OO五年四月六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