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回忆,欠沟通禁言论火上加油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转载)
    
    来源:明报
     1989年4月22日,胡耀邦举殡。在这段时间的前前后后,官方处理当时的群众活动又出现不少偏差,致令局势火上加油。抚今追昔,有三点值得反省。 (博讯 boxun.com)

    
    (一)官方没有好好地回应群众的诉求,连回应的意识也没有,后者更是关键所在。
    
    在胡耀邦逝世后,北京学生提出7项要求,包括重新评价胡耀邦。无论学生的要求和提出的内容是否合理,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政府,最低限度应该有所回应,或直接回答,或间接暗示,或铿锵有声,或轻描澹写,但当时官方是毫无反应。这反映在官场的主流文化,上级对下级和人民的声音惯性地不闻不问,不迴不响,因而积累长期的矛盾和不通气的弊病。
    
    结果,胡耀邦出殡当天,学生才从宣读的悼辞中发觉,他们提出重新评价胡耀邦的诉求并没有得到接受,情绪更为不悦,而官民之间又没有私下沟通的机制和习惯,令情绪更为激化。如果官方及早意识到上下沟通的重要,愿意放下身段,及早疏导民意,情况可能完全不同。
    
    再看看官方如何处理群众悼念胡耀邦的活动,就更了解群众的不满是很自然的了。在胡耀邦举殡之前,赵紫阳曾得到中央集体的同意,安排万人瞻仰遗容,让群众聊表寸心。可惜,后来内部担心「有人乘机搞动乱」,因而取消。学生闻讯,改为要求派代表参加仪式,但又不获准。群众在人民大会堂门前聚集已经多天,还有学生跪在地上请求中央明察,但都不得要领,最后由一名内地记者代为转达信件,可惜民怨已经难消。假如当时官方能够弹性一点,接受群众和学生代表表达心愿,情况又可能改写了。
    
    (二)中共内部权力机制不完善,容易形成权力斗争,导致局势恶化。
    
    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就在此刻,其他政治局常委代为处理事务,但这个时候北京市委却在酝酿一个内部报告,并由政治局直达邓小平。这个报告后来直接导致「四二六社论」(定性「动乱」)的诞生。据北京市长陈希同的版本,有关社论曾得到赵紫阳的同意(消息指曾传真到朝鲜让他过目),但赵紫阳则表示当时已要求不要发表,让他回国再说。
    
    这些消息外界难以判断谁是谁非,但从整体而言,无可否认的是这背后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看法,而赵紫阳的宽鬆主张较得民众接受。但可惜中共无法公开处理,加上运作不透明,更容易在内部引起动盪。
    
    在「动乱」的思维下,原定4月25日的政府与学生的首次对话终告流产,学生更自发地进行各项抗争活动了。
    
    (三)处理《世界经济导报》事件火上加油。
    
    《经导》是当时被视为「三大开放报纸」之一。胡耀邦逝世后,曾与《新观察》杂志一起举行规模不大的追悼会,我也出席并发言。本来这是一次私人朋友悼念胡耀邦的活动,但发言内容反映了大多数人的声音,故后来《经导》把与会者的发言内容见报。岂料,官方认为这次活动「为日后的动乱创造了舆论基础」,下令此期《经导》禁售,处理此事的正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
    
    此事后来愈闹愈大,江泽民曾进京寻求赵紫阳表态支持,但赵紫阳表示「地方搞出来的事,地方负责」。最后,《经导》被勒令停刊,引起哗然,文化界和新闻界反响尤大。
    
    这与中国长期以来视「舆论是党和国家的工具」有深远关係,在政治上更不能出现异见声音,结果更触发在日后的群众运动中要求新闻自由的洪流。如果官方能因势利导,逐步放开,情况又将大大不同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20年:从天安门广场到网络的较量(图)
  • 刘亚洲将军披露38军军长徐勤先六四抗命真相 (图)
  • 六四底层列传(上)/黄河清
  • 中国网站惊人刊文:“六四”中38军军长抗命
  • 湖南常德党建网站转载六四文章官员被调查 (图)
  • 刊登纪念六四广告的陈云飞,被成都国保傳訊
  • 共产党官方网站刊登介绍抗命六四开枪命令的38军军长的文章/郑存柱(图)
  • 香港大学全体学生公投支持平反六四
  • 20年前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大事记
  • 开放讨论,是解决六四难题第一步
  • 中国人渐渐忘记的“六四”世界仍在关注(图)
  • 权力书写历史,六四历史的薪火如何相传?
  • 20年后我再冷静检视六四,还是当年那句话
  • 港大学生会通过要求中国平反六四动议/BBC
  • 纪念六四:山雨欲来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后续签名名单
  • 六四」的悼念、淡忘與質疑?/劉銳紹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八九、六四何处招魂?
  • 六四后,尼克松对邓小平说了一句极具智慧的话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呼吁建立搜集全国因六四入狱人员网/武文建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六四20年后的中国:从广场转向网络的缠斗
  • 胡锦涛是六四最大的受益者
  • 開放討論,是解決六四難題第一步/李怡
  • 武文建:我不呼吁释放仍在狱中的六四“暴徒”
  • 旧金山中国民主党集会纪念“六四”20周年(图)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冯广宁: 从A到Z看六四——国殇,1989
  • 忆六四:死伤知多少?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刘燕凤:“六四”屠杀的后果(图)
  • 李乾: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