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20年:从天安门广场到网络的较量(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2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香港《亚洲周刊》星期一载文说,在2009年“六四”20周年的敏感时期,学生当年反官倒、反腐败、争自由、求民主的标志性战场天安门广场,今天已经转移到了互联网上。
    
六四20年:从天安门广场到网络的较量

    
    中国网站上的年轻博客贴上罗马数字设计的《八九六四》恤衫
    
    1989年6月4号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发出民主自由的呼声,如今已经演变成互联网络上的激扬文字和针砭时弊。为了控制互联网这个具有互动性和即时性等特点的虚拟空间,中国政府对网络言论进行越来越严厉的所谓“封、堵、删、关”四大管理和打压措施。对此,美国电脑专家周世雨博士表示,中国政府是在打一场自己都认为不可能胜利的网络战争:
    
    “他可以加大力量去做,有一些效果,但是,他绝对不可能封得住的。你要是全封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把中国的网络和外界全部断开。你只要不断开,就没有办法全部封锁,因为这是没有可行性的。但是,确实在投入大量资源的情况下,他能够封得更多一些。”
    
    中国政府对网络实施的“封”是指封杀海外媒体网络版,结果是中国国民只能看到中国政府认可的言论“样板戏”;“堵”是指网民用来破网的软件逐渐被中国政府“金盾工程”变得不像以往那样畅通无阻;“删”是指众多博客由于含有中国政府认定的敏感词汇而遭屏蔽或删除;“关”则是指中国政府打着净化网络空间的旗号,关闭他们认为有害的大小网站。对此,另一位美国的电脑专家李渊博士表示:
    
    “他们这样做第一是发财,第二实际上是给自己做宣传,他对这个敏感期封的话,其实对一般民众正好是一个提醒。所以,他这样一做,反而让民众更加厌恶,反而让民众更加知道,中国人是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中。”
    
    李渊所说的“敏感期”是指2009年不仅是“六四”20周年,而且也是其它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纪念日。有网络评论讽刺地说,60年前毛泽东宣称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其实“站起来”的只是那号称代表中国人民的人,现在的中国环境中,中国人民并没有“当家作主”。对此。周世雨博士表示,中国大陆的网友面对封锁要耐心点:
    
    “如果大陆用户下了一次没有成功的话,有一些耐心,不要放弃,你在不同的时间试的话,我想肯定会有很大的成功可能。据我们的观测,白天上班的时候,他确实能够更有效一些。一到晚上下班就不行了。他没有人心嘛,谁也不愿意做这种坏事。他只是靠钱来做。他尽管有很大的财力、很大的资源,但是,他毕竟是没有人心的。”
    
    《亚洲周刊》的文章也说,中国网民面对中国政府的网络围剿并没有妥协和投降。近来众多抗争手段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草泥马”之歌在网络上的效应。李渊认为,中国政府想法设法控制网络言论的结果可能恰恰相反:
    
    “他现在这样一做,反而让民众知道,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他只是中共在你能呼吸空间里面,给你制造点假象,给你空气中喷点香水,让你感觉挺好的。”有评论认为,面对中国政府的网络言论打压和封锁,虽然有网民要么变得麻木不仁,要么采取温和的不抵抗政策,但更多的网民却是进行突破封锁的“反击战”,因为网络言论自由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亚洲将军披露38军军长徐勤先六四抗命真相 (图)
  • 六四底层列传(上)/黄河清
  • 中国网站惊人刊文:“六四”中38军军长抗命
  • 湖南常德党建网站转载六四文章官员被调查 (图)
  • 刊登纪念六四广告的陈云飞,被成都国保傳訊
  • 共产党官方网站刊登介绍抗命六四开枪命令的38军军长的文章/郑存柱(图)
  • 香港大学全体学生公投支持平反六四
  • 20年前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大事记
  • 开放讨论,是解决六四难题第一步
  • 中国人渐渐忘记的“六四”世界仍在关注(图)
  • 权力书写历史,六四历史的薪火如何相传?
  • 20年后我再冷静检视六四,还是当年那句话
  • 港大学生会通过要求中国平反六四动议/BBC
  • 纪念六四:山雨欲来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后续签名名单
  • 六四」的悼念、淡忘與質疑?/劉銳紹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八九、六四何处招魂?
  • 六四后,尼克松对邓小平说了一句极具智慧的话
  • “六四”遗孤已长大成人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呼吁建立搜集全国因六四入狱人员网/武文建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六四20年后的中国:从广场转向网络的缠斗
  • 胡锦涛是六四最大的受益者
  • 開放討論,是解決六四難題第一步/李怡
  • 武文建:我不呼吁释放仍在狱中的六四“暴徒”
  • 旧金山中国民主党集会纪念“六四”20周年(图)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冯广宁: 从A到Z看六四——国殇,1989
  • 忆六四:死伤知多少?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刘燕凤:“六四”屠杀的后果(图)
  • 李乾: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