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青年网上揭批政府被控诽谤判两年(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9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吴保全两次发帖,两度被跨省追捕
    
中国青年网上揭批政府被控诽谤判两年

    
    同是网上发帖,同是揭批政府大规模违规征地,同样遭警方跨省追捕,罪名同样是“诽谤”
    
    与“王帅案”顺应民意的收案相比,没有舆论关注的此案当事人更显孤独,至今身陷囹圄
    
    因为网上发帖,王帅被河南灵宝市警方跨省抓捕,刑事拘留8天。在舆论持续关注下,河南省副省长兼省公安厅长秦玉海向公众道歉,灵宝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长被停职,王帅获得783.93元国家赔偿。但此时,同样因为网上发帖而被抓的39岁内蒙古男子吴保全,已在牢狱中被羁押整整1年。2007年和2008年,他两度被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警方跨省抓捕,第一次被刑拘10天,第二次以诽谤罪被判刑1年。吴不服而上诉,市中院以事实不清为由裁定重审。结果,在没有新增犯罪事实的前提下,刑期却从1年改判至2年。
    
    4月17日,灵宝市公安局局长亲赴上海向王帅道歉,吴保全等到的消息却是:市中院维持原判。
    
    第一次发帖:拘留10天
    
    他只是帮朋友发帖而已。朋友同样被拘留10天
    
    吴保全今年39岁,内蒙古乌海市人。十几年前做服装生意时,与鄂尔多斯的康树林相识。后来,吴保全迁家至青岛,做起了营养师,并开有一间小公司。两人常有联系。
    
    2007年9月6日,吴保全在与康树林电话聊天中得知,康树林的农村老家被政府强行征地,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村民们苦诉无门。
    
    吴保全建议,何不把这些情况发到网上,以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但康树林没有电脑,也不会上网,吴主动提出帮忙发帖。
    
    第二天,题为《领导:你要杀你的农民姐弟?》的帖子出现在网上。帖子里说到,鄂尔多斯市郊哈巴格希村和邻近的寨子塔村,5万多亩土地被强行征收,政府以最低250元/亩的低价征收,以最高82万元/亩的高价拍卖。而给农民的承诺,如每户0.5亩的蔬菜大棚,每人两亩水浇地且配备水里设施等,没有完全兑现。为此,村民连年多次上访,没有结果。从8月6日开始,几百号村民天天到鄂尔多斯市政府门口讨说法。政府非但不给解决问题,还派警察打人抓人,前后有20多人被拘押,几个老太太被打伤住院。
    
    几天过去,跟帖寥寥。吴保全满怀歉意地打电话给康,说帖子没什么影响。但让他想不到的是,9月16日,3名鄂尔多斯警察出现在面前,当晚坐飞机将吴带离青岛。到达鄂尔多斯后,吴保全连夜受审,被告知因在互联网上公然侮辱诽谤他人罪而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
    
    第二天,康树林也被抓,同样被行政拘留10天。
    
    第二次发帖:再抓,逮捕,公诉
    
    吴保全猜测与此前《网络报》的报道有关,虽然它佐证了帖子的内容是准确的
    
    脏乱嘈杂中度过的那10天,吴保全感觉像一个世纪般漫长。但获释后,他没有迅速离开,而是进村倾听更多村民的说法,想把征地事件调查清楚。
    
    哈巴格希村和寨子塔村的村民争相向吴保全大吐苦水。“震撼,气愤,泪水模糊视线。”吴保全后来在博客里这样写道。他发现自己不是说过头了,而是说得还远远不够。被朋友认为“一贯喜欢打抱不平”的他决定,再帮村民一把。
    
    
    
    
     伊:因为我对这个世界很好奇,是不是这样就代表是一个很有内涵的人呢?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陈:有没有劝过你呢?
    
    伊:很多啊。
    
    陈:有没有觉得你很假?
    
    伊:但是这个世界你为了迁就别人,因为假意而做了另外一件假的事,你觉不觉得很蠢呢?为了一些自以为是的事。
    
    陈:那“公主”的外号怎么给你的呢?
    
    伊:那时候演《悲伤的茱莉》《落入凡间的精灵》,有很多公主打扮,那时粉丝就“公主”、“公主”的叫。我记得有一次我在高雄开演唱会,从台北开过去6小时的车程,到了那都没声音唱歌了,当时在台上对麦,都没有声音,当时就被人骂。下了台之后就在后台哭,后来做大巴离开的时候,很多粉丝到巴士站,给我送中药,还对我说:“你别哭,你是我们的公主,我们很疼你的。”从那时开始粉丝就“公主”、“公主”的叫。
    
    陈:说到你在高雄唱歌唱不出声,我以前曾经看过一些关于你的文章,说你打过很多内固醇的针,真的有这件事?
    
    伊:恩,其实是有另外一个很有名的歌手介绍用的,就是费玉清先生。他当时说“我介绍你一个地打针”,就是打这里的(指喉咙)。
    
    陈:这么恐怖?
    
    伊:是啊,那个针头有那么粗(用手比划),我打了以后就凉凉的,30分钟之后发声就像“天籁”一样。他就没告诉我说不要经常打。
    
    陈:你多久打一次呢?
    
    伊:我试过连续3天打了4针,打完医生说你不要再来了,因为内固醇有激素的啊,打完后我的脸就肿了,后面就发不出声音了。过了段时间我真的很怕。
    
    陈:当时红了吗?
    
    伊:红了,就是因为红了,所以怕不红。我不是说会不择手段去红,只是说要应酬的话,我很怕生的,不是很熟的人我不会交朋友的,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你给了我机会后,我就不停做,我不会消失,这就是我当时的所有观念了。当我不会消失的时候,我妈妈就会贷款,就不会担心下个月不会没钱。因为当时我姐姐有的在香港,有的在日本,我就在台湾。我们一家人感情好好的,这样就会有一个大家在一起的地方,大家可以住在一起,我16岁入行到26岁,我在日本的第一步就是存钱,这10年间我所有的钱就是给了家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林区粮食局白局长拒绝舆论监督 纪检副书记兼监察局长办公室炒股
  • 中国要防贪官外逃,舆论监督是关键 (图)
  • 中共要求官员正确对待舆论监督 听取民众呼声
  • 地方土皇帝明目张胆地挑战中央舆论监督权威
  • 法制日报《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舆论监督受迫害,紧急呼吁公众援助
  • 北京市违宪监控手机短信:政府无权限制监视通讯、表达、知情、舆论监督权
  • 党内自清杜世成-缺舆论监督中共难彻底反腐
  • 让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作用更加凸现/宋艾君
  • 中国学者呼吁解禁异地舆论监督,让腐败更容易曝光
  • 中国舆论监督网:杀掉聊城政协委员包养妻妹生子 原配多次举报无人过问
  • 舆论监督是怎样变成监督舆论的?
  • 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牟传珩
  • 张鸣:妾身未明的舆论监督
  • 西丰事件后的思考:哪些官员最害怕舆论监督?
  • 胡星斗:加强新闻舆论监督,建立现代新闻制度
  • 舆论监督是怎样变成监督舆论的?
  • 胡温反腐利用舆论监督,中宣部竟与胡温唱反调
  • 新闻舆论监督的尴尬/俞月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