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开放讨论,是解决六四难题第一步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8日 转载)
    
    来源:苹果日报
     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此语出自《史记》,意思是众多唯唯诺诺的人,不如一名独持异见的诤谏之士可贵。 (博讯 boxun.com)

    
    港大学生会会长陈一谔,在港大六四论坛上,可说是独持异见了,但他选择的不是对当权者诤谏的意见,而是迎合当权者而与香港主流民意相反的对六四的意见。于是当场被同学所嘘,亦被现场讲者叫他「收声」。事件越闹越大,港大学生启动了罢免陈一谔会长的机制,下周三将会投票。
    
    目前在香港和海外,几乎所有三十多岁以上的人,二十年前都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被来自天安门广场的电视报道扣动心弦,我们流泪,我们上街,我们呼喊,我们心如刀割,从来没有过这麽长的时段让我们对时事产生如此深的感情反应。这种真实的感受主导了香港人对六四的观察与评价,形成了六四情意结。虽然不少人因政治利益而后来转了态,但他们心中都知道六四是怎麽一回事。因此,陈一谔的异见遂令大多数香港人感到刺耳难忍,现场讲者与网民对他几乎一面倒地怒骂。
    
    然而,陈一谔也同马力的「坦克碌猪」一样,从反面再唤起港人对六四的激情,尤其是渐趋冷漠的大学生。此外,我们还要问:陈的这种意见,能不能在内地媒体或官办的论坛上发表呢?恐怕不可能。因为六四事件从中共官员到官方媒体,是一个字都不能提的禁忌。从指六四是「有组织的暴乱」到「动乱」到「风波」到「事件」,到恨不得全世界把这事忘掉,是中共自感理亏的转态。如果陈一谔能把他说官方处理六四只是「有啲问题」、学生领袖是「走佬领袖」这类意见,带到内地的学生论坛上,即使可能赢得掌声支持,但肯定不会是官方愿意看到的事。
    
    陈一谔事件,让我们看到对六四的两个极端对立的观点,一是绝口不提或将学运污名化,另一则是要求平反六四。两种对立观点以前不会公开交锋,但也各不相让,看不到妥协馀地,也看不到这难题可以如何解决。
    
    六四已经二十年了。时间多少会冲澹记忆,更重要的是:年轻新一代,没有经历过从八九民运到六四屠城的日日夜夜,他们只从家长、老师口中知道六四经过,又或是自己在YouTube上看到六四片段画面,或读过有关记述。即使有认识,也缺乏切身感受。
    
    我们不能否认,年轻新一代,不可能有老一辈的六四情意结。他们很可能从不同资讯中、从一些歪理解说中,得到错误印象或观点。内地生,在当局的意识灌输和利益诱惑之下,就有更多人与多数港人看法相左了。我们不应该无根据地指控陈一谔或支持他的人,背后有甚麽政治背景,正如我们反对中共当局指八九学运背后有甚麽外国势力一样。我们应对六四持开放讨论的态度,本着真理越辩越明、真相终会被认知的信念,与持异见的本地生与内地生讨论,而不是互骂。我们更应鼓励陈一谔和支持他的本地生、内地生,将有关六四的讨论带到内地,带到能在内地有限度发行的香港左报的论坛。据说,一位内地生,对六四论坛中有同学被嘘离场,感到受侮辱,他认为这种对异议不能容忍的行为也是一种暴力。他们这种看法,值得香港支持平反六四的人士关注。
    
    中国名记者戴晴,早前提出解决六四的道路是「和解」。「和解」是中性的,是首先排除对立的。所谓和解,是不设结论,而在公平法律的基础上,先对六四的每一过程、每一个受害人、每一个参与者进行调查,然后作分析、鑑定、解决。这虽属中性建议,却是中共难以接受的难题。于是,戴晴认为,她活着看到「和解」的机会很小了。也许开放讨论,是朝向解决难题走出的第一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渐渐忘记的“六四”世界仍在关注(图)
  • 权力书写历史,六四历史的薪火如何相传?
  • 20年后我再冷静检视六四,还是当年那句话
  • 港大学生会通过要求中国平反六四动议/BBC
  • 纪念六四:山雨欲来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后续签名名单
  • 六四」的悼念、淡忘與質疑?/劉銳紹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八九、六四何处招魂?
  • 六四后,尼克松对邓小平说了一句极具智慧的话
  • “六四”遗孤已长大成人
  • 张敏:冤魂墓前白髪人:“六四”二十周年祭(之一)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前夕 当局封杀六四及胡耀邦相关文帖(图)
  • 六四亲历者回忆:很多人被坦克辗过溅血 (图)
  • 20年前遭枪击截肢,拄断腿为六四真相奔走(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 大陆学生质疑六四屠城 香港各界批评声不断(图)
  • 中共封鎖消息,自由行女生尋六四真相
  • 王丹:致香港大学生,六四问题的几个澄清
  • 六四敏感日,剑桥向温總掷鞋案庭讯改期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旧金山中国民主党集会纪念“六四”20周年(图)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冯广宁: 从A到Z看六四——国殇,1989
  • 忆六四:死伤知多少?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刘燕凤:“六四”屠杀的后果(图)
  • 李乾: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 高洪明: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 六四怎能不平反/李柱銘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 “六四”罪犯应该立即追诉(图)
  • 邱国权: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