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林和立﹕20年的變與不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5日 转载)
    
    林和立﹕20年的變與不變 2009年4月15日
     (博讯 boxun.com)

    【明報專訊】六四屠城快20年了,神州大地看似大大改觀,氣象萬千;中國的綜合國力已臻「準超級大國」之境,與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平起平坐,構成所謂G2(兩國集團),足以左右全球大局。但中國始終擺脫不了「文明古國」的因循苟且,正當中南海大員在籌備慶祝建國60周年閱兵典禮之際,不妨推敲中國自1989年以來絲毫未變、處驚不變的地方。
    
    天安門廣場與長安大街的槍聲不但奪取了數以百計的年輕生命,還埋葬了思想和政治改革。胡耀邦與趙紫陽的政治創新方略其實並不激進,他們倡議的是建制內、漸進式的溫和政治自由化方案,絕對不會「革掉」共產黨的命。但從江澤民到胡錦濤,任何觸動穩定與「和諧」的主張都被視為胡總所鞭撻的「邪路」。這和鄧小平當年那「共產黨不信邪」的豪言壯語固然相差深遠,更重要的是中共故步自封,自我扼殺了自強、自救的空間。
    
    20年來中國締造了所謂經濟奇蹟,但誰都知道中國式、粗獷型GDP增長的代價。這包括環境的災難污染;工人、農民與農民工人權的剝奪;謊言代替真理的社會氛圍。為了保穩防亂,中宣部與其他管轄意識形態與輿論的單位頗成功地把「六四」從學校課本以及「集體回憶」中刷掉,導致一般大學生不知「六四」為何物。當然這些被蒙騙的同學對胡耀邦曾經說過「馬克思主義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或他如何在1987年1月被非法趕出領導層一無所知;至於趙紫陽曾考慮引進部分如權力相互制衡等「西方」政治體制,並研究過香港立法會的民選經驗與廉政公署的獨立運作程式等更無從知曉。更沉痛的是,比起20年前他們的學兄、學姐來說,今天的大學生對政治不感興趣;除了為狹隘的民族主義搖旗吶喊的憤青外,參加維權和環保等官方不認可的政治活動的是微弱的少數。當然我們不能責備年輕人。黨政高層既然視政改為洪水猛獸,不能要求個個知識分子都犧牲小我利益來作時代英雄!
    
    除了24小時受到監控的異議分子外,國內唯一站起來說話的好像只有一批當年胡趙的部下和智囊。他們都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出生,甚至如李銳、胡績偉等年逾90的老人。李、胡與其他10位「老頑固」改革派馬上會在香港出版一本《胡耀邦與政治改革》的紀念集。他們希望喚省中國當權派的良知,在平反耀邦之後會相繼平反紫陽以至「六四」。當然,老人們的呼籲等同對牛彈琴,胡溫領導層在去年底已定調,在可見的將來不會讓新聞界提及胡趙,更遑論為政改與「自由化」解凍!今年只有由一批杜導正等「老右派」主持的《炎黃春秋》月刊有能耐刊登紀念耀邦的文章。
    
    中共已蛻變為「官商勾結」集團
    
    如果說大陸政治20年來有什麼異樣的話,恐怕就是假如今天出現類似八九民運,中南海採取鎮壓手段的機會極小。但這並非中共「與時俱進」後對群眾民主訴求另眼相看。主要原因是第一,當年鄧小平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調動了10多萬解放軍到北京「平亂」,今天胡溫領導層更難動用軍隊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更關鍵的是,中共已蛻變為一個「官商勾結」的龐大利益集團。「翻版六四屠城」會使股票市場崩盤、樓價暴跌、外資大規模撤走,後果是此統治集團將會遭到以萬億人民幣計算的損失!而此集團的大老闆,即政治局常委絕對不肯也不敢承擔這麼大的責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湾军方与大陆军方将进行60年来首度接触
  • 3月19日“共和国60年记忆”的书被禁了
  • 程翔呼吁政府在建国60年之际释放政治犯(图)
  • 60年国庆阅兵村正在建设 经费由专门机构管理 (图)
  • 国庆60年阅兵元首级座驾就选这个车(图)
  • 中国执政党“特色”60年,还将继续“特色腐败”下去?
  • 北京长安街大修迎接60年大庆 西长安街将加宽 (图)
  • 徐蚌會戰「血」歷史 60年前國共仇
  • 陈炳德挂帅建国60年阅兵将“厉行节约”
  • 民勤生态环境滑向崩溃——60年轨迹追踪/taodax
  • 鲜为人知:60年代5万江浙孤儿被弃于上海 (图)
  • 国庆60年能否搞特赦/傅达林
  • 60年代对于“高薪阶层”的调查报告/陈明远
  • 60年饿饭时农民为何么不去逃荒?
  • 命若琴弦--60年代饥荒死亡仍在继续/刘放
  •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