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诗林:我的好友——谭作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来稿)
    
     “我也预计,我这个文章发表以后很可能就是把我抓起来,判个三年五年。我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在这样一个世界大灾难面前,如果没有人出来说话,大家都是缩头乌龟的话,我想:这三年五年我跟大家不见面好一点。不在这个世上,我在另外一个社会中。等到以后,大家对这些事情有了更深刻的反省,知道做人该怎么做,特别是做中国人,特别困难地做中国人!那么这样,这个北川大地震牺牲了这么多人,为这个事情被判刑,付出生命中几年的时间,这样的代价,我觉得是值得的。”
     (博讯 boxun.com)

    这是作人在又一次进入北川县城,在埋着无数尸骨的废墟上以他惯有的平缓的声调说出的话。 作者 : 唐诗林, 發表時間:4/6/2009 零七年“六.四”前几天,我看到署名为谭作人的一篇有关:“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广场当局血腥屠杀镇压学生。市民的记实文章,我内心沸腾起来,当即用电话与他进行了一次简短的交谈,虽未见面但算是互相认识了。我久久不能平静,文章里的场景总在脑海里翻腾叠现。
    
    耶稣是站立在十字架上的,而他是躺在首都大地的十字架上的。面目憎狞的坦克最终饶过他的血肉之躯;他的身体是完整的,但他的灵魂整个被碾碎裂了。他死了,他的心死了,他三十几年来一点点一滴滴集累起来的理想、信念、信任、忠诚… … 。
    
    在这一瞬间轰然坍塌,死亡了,就像劣质的豆腐渣工程在地震中的必然一样。这是一个短暂但要必须承受巨大痛苦的过程,而且只有两种结果:
    
    一,从此心如死灰,成为只能浪费空气和粮食的行尸走肉;
    二,像凤凰涅盘般地在烈火中获得重生。而他一谭作人选择了后者,他站了起来。这才有了在枪林弹雨中背着比他高一个头的受伤的军人,拼着命跑到救护点并竭力阻止愤怒的人群的报复并抢救了这个军人的生命的人道主义的壮举;并才有了后来明知会失掉个人自由却义无返顾地为民众的自由而奔走呼喊的大无畏的壮举。
    
    几天后,在读书会上我们见面了……我们成了好朋友。有这样的朋友我感到骄傲,有这样的朋友我的生命有了光彩,有这样的朋友我的内心趋向于高尚,有这样的朋友我明白了什么叫男子汉…… 特别是去年‘5.12’大地震后,我们共同无数次地进入地震现场,我对他的认识和了解也就逐步加深了。在我去年6.1儿童节发表的一篇悼念地震中死难的孩子们的文章“ 魂归何处?”中,有一段对他的描述和感言:“我的朋友谭作人是条汉子。89年6.4那天他在天安门广场上,面对轰轰轧过来的坦克、喷着火舌子弹横飞的枪炮。他背着鲜血四溅的伤者、面对无数被枪杀、轧扁轧碎的学生的肢体,他没有淌一滴泪。而在这堆不足三米高的废墟上却抽泣着泪流满面。
    
    他说:"你一朵一朵地掐下花朵,我恨你,但你是把这些花朵摧残得遍地花瓣后还一片一片地撕碎……太惨了!太惨了!他就这样不停地念叨着在废墟和尸骸中翻找那些还沾糊着孩子们血迹的书本和已被压坏的笔……”
    
    这是一个充满侠骨柔肠的男人 我们有时在小餐馆里喝点小酒,抢着结帐的大多是他,若我们强行AA制,他总是若有所失。喝茶闲谈时,他至少带两包烟,他烟瘾大也散发得勤。他的上下装常能看到不少的污渍,总是皱纹显现,很少看到他一身整洁清爽。这我知道,他是在换下的脏衣裤堆中又挑选出来”干净”衣裤换上的(因为我门都是从知青堆里爬出来的)。他就是这样的人,总想多给别人,总想别人过得好一点;至于自己过的怎样。能得到多少,似乎他早已忘记了。
    
    一次闲谈中,触及到经济来源时,他说:”我没什么经济来源,全靠我老婆… … 。’语调里充满歉疚与难以察觉的伤感。我知道,他若要去挣钱,凭他的头脑、关系、能力、人品会挣很多的钱,但他的心思没放在自己甚至家庭上。他的整个心思放在了哪里?那次谈话后,我心里升起了强烈的愿望:一定要去看望这个弟妹。加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一家四口全靠她支撑,这要付出多大的心力,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么宽广的胸怀,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女性! 谭作人舍小我而求大我,舍小家而求大家。他默默的做了许多事。
    
    他从不自我标榜,从不显露自己,从不自认为是以行而上的玄语和理论救国的大师,更不会以频发牢骚空谈误国的行而下自我欣赏,他“听从心灵的指引”,做自己该做的事。所以,他也是理性的。他从未反政府。从未反国家,他常说,我们要与政府互动,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要帮助政府做他们该做而没去做的事:我们建立和维护好已有的互动平台,为国为民都有好处。他是这样说更是这样做,他希望帮助政府收复民心,希望政府能成为真正的人民政府。
    
    他知道在当今的制度下自己的下场是什么。他曾说;”你政府的拳头大,但再大也没我的脑壳大!”这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决心,因为他相信真理只有一个。他是一个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在现实的中国必然也就是一个殉道者。他不回头地做着他认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该做的事:同时他知道当局对他的”关注’已升级到VIP的地位。
    
    他头顶着一线之悬的“达摩克利斯”的利剑奔走于震后的各个惨烈现场,游荡在饱受地震和人祸折磨的灾民中间。烈日下翻山越岭,凄风苦雨中忍饥挨饿:’不但自掏腰包使本就干瘪的钱包更加空荡荡,而且更深的受到心灵与精神的折磨。
    
    去年岁末,11月30日我们一早离开青川木鱼中学驱车前往灾情严重的红光乡。那天天气晴好,两车道的柏油路面很是干爽,来往的车很少,山间的空气清新。一辆当地牌照的黑色小车急速超过我们的两辆越野车后,突然在我门前面慢了下来,并且左拐右拐。车里坐着几个穿一身黑留着板头的男人。我们在他们挡道时超车,几次差点被逼下路边的悬崖,最后在一个转弯处此车突然左拐,把作人驾驶的车逼向左边和一辆迎面驶来的摩托车相擦挂,两个山民被甩了下来,受了伤。小车突然加速洋洋得意地绝尘而去。我和作人不得不滞留在青川县城数日,后作人又往返数次,最终妥善地解决好了此次蹊跷的车祸。翻年也就是09年,一、二月作人的手机连连被偷,三月中旬作人在灾区为《5.12学生档案》作完调查回城途中接到电话:家里被盗,偷走两台电脑,并且还刺伤叫”珠珠”的小狗。
    
    “我也预计,我这个文章发表以后很可能就是把我抓起来,判个三年五年。我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在这样一个世界大灾难面前,如果没有人出来说话,大家都是缩头乌龟的话,我想:这三年五年我跟大家不见面好一点。不在这个世上,我在另外一个社会中。等到以后,大家对这些事情有了更深刻的反省,知道做人该怎么做,特别是做中国人,特别困难地做中国人!那么这样,这个北川大地震牺牲了这么多人,为这个事情被判刑,付出生命中几年的时间,这样的代价,我觉得是值得的。”这是作人在又一次进入北川县城,在埋着无数尸骨的废墟上以他惯有的平缓的声调说出的话。
    
    六天前,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并被抄走光碟、手稿、文件。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君子那怕是无畏的斗士,也躲不过小人的阴招。暗算。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利剑终于迫不及待地杀了下来。现在的我们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你一我们的好友多多保重!我们知道你在那”另一个社会”的形态下,是不会屈服的。是不会低下高贵的头的。是不会退缩的;你一定会利用这难得的“空闲”去检索过去,去思想将来,进入更深的层次。 我们的好朋友一潭作人,你好好保重!
    
    2009年4月3日 唐诗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妙觉:为民族正义喊魂(谭作人)
  • 环保工作者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成都环保工作者、作家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从成都彭州石化工程说起/谭作人
  • 谭作人:我不相信汶川地震无法预测 彭州化工正借势于地震快上(图)
  • 谭作人:推荐大陆媒体《南方周末》、《炎黄春秋》
  • 憂國憂民四川漢子,懷念被拘留的谭作人先生(图)
  • 谭作人: 陆世华,一位绝望的父亲
  • 陆世华, 一位绝望的父亲/谭作人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谭作人: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 关于“不争论”的争论/谭作人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谭作人
  • 天府之国,需要“活个明白”/谭作人
  • 谭作人:奥运之前,哪些企业在抢抓商机?
  • 晒晒“常委战役”的技术统计/谭作人
  • 成都,今年禁止恶搞/谭作人
  • 谭作人:汉字,能不能救张艺谋一命?
  • 见证:1989 —— 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谭作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