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临沂上访户王进生公开要求与孙东东对决(多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赵健
    
    北大教授孙东东“上访专业户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论断在访民中引起强烈愤怒,为此,山东临沂市上访户王进生撰文公开要求要求与孙东东对决。他以自己的切身经历为例,逐句驳斥了孙东东的胡言乱语,王进生认为,执着的上访人员绝对不会“危害社会”而只能使违法乱纪的地方政府官员寝食不安!
    
    王进生原是临沂市的一名建筑商人,因为遭遇强拆,上千平米的房产被推倒,上百万的财产被哄抢,而王进生的父亲王金堂,这位在抗战和国共内战时期曾因长期掩护中共地下党而多次入狱的90老人,无奈之下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老人打出的标语是:“我只要求依法拆迁”。
    
    同时,王进生还将他给有关部门寄送特快专递信件的底单拍照,王进生说这些信件从未收到回信。政府机关冷漠如此,受侵害者又如何能不上访呢?
    
    王进生向孙东东提出两条对决的建议:“一是我和孙东东都放弃自己的‘偏执’,一起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二是我和孙东东都坚持自己的观点而进行公开对决,可以现场辩论、也可以文字阐述、也可以法庭上见,但需要有一个有效和公开的平台。”
    
    他希望通过媒体向孙东东传达对决的提议。(赵健)
    

山东省临沂市居民王进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愿与孙东东公开对决
    
    王进生,男,58岁,汉族,山东省临沂市居民 手机13563975030
    身份证号码:372801195109250010
    
    我王进生及家人因为“要求依法拆迁”而遭到临沂市政府“抄家、逮捕、逼供、殴打、判刑、强拆、抢劫”等一系列残酷迫害;我九十高龄的老父亲在悲愤中两次上吊自杀被救下之后,还亲自到国家信访局上访。
    近三年来,我王进生无数次依法进行上访、复议、诉讼、申诉,但毫无结果。
    
    其原因是,我家的遭遇与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李群先生有直接关系!
    
    李群先生在担任临沂市市委书记期间,为了推行“投资300亿,打造江北秦淮河”的政绩工程,实施疯狂的暴力拆迁。
    
    因我们家要求依法拆迁,竟然被李群先生及临沂市政府视为大逆不道。在李群先生的钦定下我家受到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
    
    我因为不服临沂市政府对我家实施的暴力拆迁,就一直依法进行上访、复议、诉讼、申诉;而自从李群先生因政绩卓著被晋升为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之后,我们家的维权之路就更加陷入重重困难!
    
    虽然我们经过近三年的“上访、复议、诉讼、申诉”没有得到结果,但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和掌握了丰富的法律知识;更重要的是我们认识到“国家已经有了健全的法律、法规体系”,什么时候真正达到依法治国只是个时间问题。
    
    我们的切身体会是:如果老百姓受到了地方政府的非法侵害而忍气吞声,这就等于是纵容地方政府官员犯罪,与国与己有害而无益!
    
    通过个人的亲身经历,我认为孙东东的以下观点用心极其恶毒:
    
    一、孙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质问孙:你如何定性“老”上访专业户?请你“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你接触和研究过多少个“老上访专业户”?他们为什么要上访?你是通过几百、几千个案例对“老上访专业户”的研究而得出的这个“负责任”的结论?
    据说孙某是专为“死刑犯”作精神病鉴定的。请问孙某:在您做过的“死刑犯精神鉴定”中,有多少例是因为上访而被枪毙的?
    
    二、孙说:“认为他精神有问题,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诊治,这有什么不对的呢?这和把一个阑尾炎患者送到医院做手术有何不同?!如果家属不送,政府也不送,精神病人就流落街头了。”
    质问孙东东:你到过国家信访局吗?如果把那些成千上万的上访人员“认为他精神有问题”,那不是在影射我们国家的社会制度在“制造精神病”吗?
    你那“精神病与阑尾炎”的荒唐比喻极其恶毒:你是在明目张胆地煽动地方政府“只要主观上认为他(上访人员)精神有问题”就可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三、孙说:“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孙某:“一个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的人不但不是“有妄想症状”的人,反而都是对“依法治国”深信不疑的人!
    “妄想”在词典上是这样解释的:“狂妄和不可能实现的打算”——难道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上访要求解决问题是“不可能实现”的吗?难道你孙东东认为我们国家的法制状况就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吗?
    
    四、孙说:“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
    质问孙某:你究竟调查过多少个“很偏执地上访的人”? “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是如何“解决”的?——你能举一个例子吗?
    你能举例说明是谁在“没完没了地闹”?又是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的吗?
    
    五、孙说:“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
    正告孙某: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专家教授都不会有你这种“把访民当作精神病强制关进精神病院”的脑残式思维!
    世界上也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成千上万老百姓会把“信访”当作解决问题的手段!你把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往世界上扯是何居心?
    难道“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这些最令当时政府头疼的人也是精神病?
    
    六、孙说:“只要政府批准,精神病院收强制医疗的病人,这是没有问题的,有法律的授权。”
    质问孙某:你认为应该是由哪一级“政府批准”精神病院可以“收强制医疗的病人”?是什么“法律”可以“授”给地方政府这如此荒唐的“权力”?地方政府如果成了被告,它还有资格“把原告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吗?
    
    七、孙说:“把他送到医院就是最大的保障。他危害社会,对他自己也是危害。我们把他关起来进行治疗,促进他精神康复。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孙某:你对国务院颁发的《信访条例》、全国人大批准实施的《行政复议法》和《行政诉讼法》一窍不通,你又有什么资格谈 “保障人权”问题!你能指出有哪一个上访者在“危害社会”?你难道连“任何危害社会的人应当通过法院审判受到法律制裁”都不懂吗?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孙东东:
    执着的上访人员绝对不会“危害社会”而只能使违法乱纪的地方政府官员寝食不安!因为这些上访人员都已经掌握了丰富的法律知识!
    最令地方政府头疼的,是这些上访人员并不怕坐牢和判刑,因为法律赋予了遭受冤案的公民上诉和申诉的权力!
    可以说,你孙东东给违法乱纪的地方政府出的“把上访人员关进精神病院”这一招是最阴险的一招!这样不但可以把上访的老百姓置于死地,而且还使这些受到迫害的人丧失了为自己辩护和申诉的机会,用心何其毒也!
    
    假如孙东东的阴谋得逞,遭到伤害最严重的也将是国家的形象!
    我们的国家不但会变成被全世界所耻笑的一个“大精神病院”,而且支持“民可以告官”的《行政复议法》和《行政诉讼法》将成为一堆废纸!
    
    我王进生虽年逾花甲,但是我会依法将我的上访、诉讼、申诉进行到底,那怕进行十年、二十年!
    也许我就是你孙东东认定的“偏执的老专业上访户”,但是我在任何时候也绝对不会作出“危害社会”的事!
    而纵观你孙东东的言行,你反而应该是一个犯有“偏执和妄想”的精神病患者!你不但煽动政府把上访的老百姓强制关进精神病院,而且妄想把我们的国家变成一个大精神病院让全世界人耻笑;你的言行不但危害社会,而且祸国殃民!
    
    我希望有两种方式供孙东东选用:
    一是我和孙东东都放弃自己的“偏执”,一起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二是我和孙东东都坚持自己的观点而进行公开对决:可以现场辩论、也可以文字阐述、也可以法庭上见,但需要有一个有效和公开的平台。
    
    我认为,根据本人的遭遇,我是有资格与孙东东进行公开对决的中国公民之一!
    我的联系电话:0539—8184865 手机:13563975030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王进生 2009年4月4日
    
    
    山东临沂上访户王进生公开要求与孙东东对决(多图)
    山东临沂上访户王进生公开要求与孙东东对决(多图)


    山东临沂上访户王进生公开要求与孙东东对决(多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强拆受害人王进生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信(图)
  • 山东临沂王进生等放弃“到北京游行示威申请”的声明
  • 山东临沂游行示威申请人王进生被抓
  • 山东临沂:90多岁老人被警察踹倒,数百万财产被洗劫一空/王进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