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万延海:我也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万延海
     (博讯 boxun.com)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被称为精神病学专家的孙东东先生,在2009年3月23日出版的第412期《中国新闻周刊》,一篇名为《孙东东:把精神病人送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的文章中,他公开讲“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弃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没有问题”;“把他(们)送到医院就是(对他们人权的)最大的保障。”
    
    孙东东的上述言论,缺乏基本的医学科学工作精神,缺乏事实证据的支持,其用词用语也不规范,比如“老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很偏执地上访”。他自己不去调查,不用自己的调查数据说话,也不引用或许已经有的他人调查数据,而让记者“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上访的人”,并在调查之前就预言或得出结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没有问题”,“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信访条例》(国务院2005年1月10日颁发,2005年5月1日生效)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 采用前款规定的形式,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称信访人。
    
    按照信访条例对信访人(所谓“访民”)的定义,我可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户了。1999年2月25日,我就本人自己的工作和户口问题,给卫生部去信,参见网址:http://www.aizhi.org/shyx/letterofwan01.txt。随后,在过去的10年中,我通过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和走访等形式,非常非常多的次数向卫生部、公安部、外交部、国务院、广电总局、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信息产业部、河南省卫生厅和河南省公安厅等,“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要求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相关事务,我可谓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户”了!不仅如此,我不仅自己上访,我还成立组织,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参见网址:www.aizhi.org 和www.aizhi.net。所以,我个人就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户”,我和合伙人一起成立的机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就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机构”了。
    
    信访条例第十三条规定:信访工作机构应当组织相关社会团体、法律援助机构、相关专业人员、社会志愿者等共同参与,运用咨询、教育、协商、调解、听证等方法,依法、及时、合理处理信访人的投诉请求。
    
    我是否属于孙东东意义上的“偏执型精神障碍”呢?很多人把我的坚持称之为“执着”、“勇敢”和“理想主义者”,是否为孙东东意义上的“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弃家舍业”?我也不知道。我不想声明自己是正常的,我想说,即便我患有精神疾病,我也有权利上访,而且成为“老上访专业户”和成立“老上访专业机构”。对待我的上访行动,有关行政机关只能依据我反映的情况、意见、建议或诉求是否有事实证据、法律政策依据和是否依照法律程序来作出反应,而不能依据我的“精神健康状况”或主观动机来作出判断或采取对付我的手段。不应该根据访民的精神健康状况采取强制措施,也不能随意给访民扣上“精神病”的帽子就关到类似监狱一样的“精神病院”里。在上访关系中,不应该随意对访民进行精神疾病诊断;人家是来“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要求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相关事务的,而不是来看病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延海:让我们为公民户籍权利行动!
  • 万延海:李喜阁被带走之后(图)
  • 万延海:关于一些谣传和相关部门调查的声明
  • 万延海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图)
  • 万延海见Jules Maaten议员,提出王小巧上访被捕入狱问题
  • 万延海:我为啥要坚持会见欧洲议会议员Jules Maaten?
  • 万延海致信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信箱,要求停止对其人身自由的限制
  • 万延海看望曾金燕和胡嘉父母,胡嘉家人已经为灾区捐款
  • 万延海:关于2008年3月17日下午公安人员在北京东单公园抓捕游客的情况
  • 关于公安部门调查万延海是否组织感染者两会期间去天安门自焚的个人声明
  • 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被北京某权力部门载走谈话彻夜无法联系
  • 防治艾滋病的当务之急是解决人权问题-专访万延海(图)
  • 万延海:血友病人王立新等因药品短缺进京上访
  • 万延海回到办公室,谢谢大家关注!(图)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已回到办公室
  • 万延海回到办公室,爱知行研究所发表声明
  • 快讯:万延海正在回爱知行研究所的路上
  • 关于著名民间艾滋工作者万延海在被警方传讯后消失的公开信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万延海:关于《国家人权发展计划》,爱知行研究所的更多意见
  • 关于公众人权教育、公民社会参与和设立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意见/万延海
  • 支持北京部分律师要求律师协会民主选举/万延海
  • 一个让人权和健康受损的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万延海
  • 我眼中的万延海/梁艳艳
  • 李喜阁:我对万延海先生的看法
  • 《人民政协报》专稿:万延海:11年只为坚守一个使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