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共党“忘祖”南京70余座烈士墓因征地被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5日 转载)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共党“忘祖”南京70余座烈士墓因征地被平
    
    共党“忘祖”南京70余座烈士墓因征地被平


    
    烈士证书
    
    
      清明雨断人肠。昨天,数以万计的市民涌进雨花台烈士陵园缅怀革命先烈;更多的人涌进各大公墓,祭扫自己故去的亲人。就在雨花台南侧不远处的望江矶,从济南赶来的李英强,却迷茫地在杂树丛生的小山坡上四处徘徊,试图寻找到一些爷爷坟墓的痕迹。
    
      他的爷爷李镇中,也是一位烈士。1952年牺牲后就葬在望江矶海军公墓旁。然而,直到去年5月,他才知道,早在2005年,望江矶地块被征用开发,爷爷的坟墓和周边其他70多座烈士墓已经被平,因为“无人认领”,烈士们的骨骸被火化成灰,存放在殡仪馆里。为此,李英强四处奔走想为爷爷再寻一块葬身之地,又是一年清明,至今,烈士仍然未能入土为安。 
    
      [网上热帖]
    
      爷爷的烈士墓被平了!
    
      “香冽冽,犹我思。色灿灿,犹我心。思不断,心哀哀。时节至,花竞开。”李英强在自己新浪博客上的每一篇博文上都贴上了这样一句诗意的“2009年清明祭”。
    
      他的博文日前在“天涯社区”“猫扑”多个知名论坛上出现,引起了数万名网友的共鸣与争论,也将南京雨花台区望江矶这个本来没多少人知晓的地方,卷进了“漩涡”。
    
      在李英强的博客里,记者看到,他先后写下了数十篇相关博文,从去年5月得知情况,到最近的《清明祭一》、《清明祭二》,泣泪叙述了自己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葬在望江矶的祖父烈士墓在数年前被平,从此他走上了为祖父寻找一块安息之地的漫漫长路。
    
      李英强称,他的祖父叫李镇中,解放前参加党在山东的地下工作,解放后任上海交际处处长,后调南京工作。因革命斗争中长期积劳成疾,病故于1952年,葬于望江矶海军公墓旁。“由张爱萍将军题写的‘海军公墓’四个字写在一块巨碑上,这附近埋葬着新中国第一代空军烈士!海军烈士!新四军烈士(部分皖南事变死难烈士)。距此不远是三将军墓,现称皖南事变三烈士墓……可是现在这个地方这么多的烈士墓却被平了,包括我祖父的。”
    
      “我悲愤!为何平掉烈士墓,让殡仪馆的人把烈士骨骸取走!……爷爷为国捐躯,竟有此下场!令人痛不欲生!祖父尸骨据说放在殡仪馆!南京市的父老乡亲们!我该怎么办?请热心的朋友们帮帮我!”
    
      一石激起千层浪,李英强祖父烈士墓的遭遇引起了网友们强烈共鸣。“流浪的女律师”留言: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是我们中国的骄傲,没有他们的献身就没有我们的新中国,忘记历史就是背叛!
    
      “忘本啊!”网友“有话就说”直言。
    
      “数典忘祖,落泪伤悲。”网友“寻找战友”跟帖。
    
      青山座座埋忠骨,溪水涓涓绕英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在庄严肃穆的墓区,没有任何商业设施和经营性活动,这里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祭奠缅怀为国捐躯的先烈,没有高声喧哗,人们都是放轻脚步,生怕惊醒地下安息的烈士。而同样,在莫斯科红场,年轻的情侣举行婚礼,第一束鲜花总是献给广场上耸立的无名烈士纪念碑。有网友痛心质问:“我们这样做,到底伤了谁的心?”
    
      [现场目击]
    
      不小心就踩到破碎的烈士墓碑
    
      风尘仆仆,踏上南京土地的那一刻,李英强第一个念头就是直奔望江矶寻找爷爷的墓,哪怕是个残破的“影子”。
    
      前天中午,顾不上吃饭,李英强和记者驱车来到了望江矶,“我记得有一塘水,旁边是堵围墙,沿着围墙往前走到头,拐个弯就到了。”一阵徘徊后,李英强凭着记忆摸索到了功德园,在入园口那个似曾相识的小湖边停了下来,“好像就是这儿了,对,就是这儿。”虽然确信,但依旧有点犹疑,“阿姨,这上面有个海军公墓很大的一个石碑,现在还在吗?”“噢,好像有个大石碑,但现在很难找了,你沿着这往上走,不好走啊。”功德园门口一个卖祭奠品小店的阿姨热心地回答。
    
      往山上蜿蜒的小道全是垃圾,一次性碗、塑料袋、花花绿绿的纸质祭品……厚厚的落叶踩上去软绵绵的,偶尔钻出几株紫色野花泛着白,开得哀伤。山上的树很多,但不成形,杂乱无章,没两步就挡住你的去路。
    
      墓渐渐多了起来。残缺不全的,一个接着一个,脚下到处是支离破碎的墓碑,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一块,有的甚至成了排水沟上的垫脚石。从碑文上看,大多数应该是私坟。但烈士墓碑显然也难逃厄运。就在抓住树枝费劲地往小山坡上爬的时候,倒在眼前的一块墓碑上的字引起记者注意,虽然已模糊残缺,但阳光下仔细看,还是能依稀读出些碑文,“先父讳志明南下……投身革命,转战突破围剿,浴血皖南,建国后先后担任过南京市……党组书记……”
    
      “不知道我爷爷的碑扔在哪儿了。”李英强神情迷茫而又焦急,喃喃低语。“我记得在一个山坡上,站在那儿,一侧是公交场站,另一侧,就是海军公墓的巨石碑。爷爷的墓肯定不在了,但如果那块巨石在也行啊,我就知道是在哪儿了。”
    
      继续向前,绕过一个废弃碉堡,一座圆形的烈士墓赫然入目。上面写着“烈士陆凤翔”之墓,墓碑背面清楚地记载了陆凤翔的个人资料与事迹:陆凤翔同志上海市青浦县人,生于1913年8月,卒于1958年8月20日,享年45岁,1936年9月参加中国共产党,翌年4月任中共石家庄市委书记,后曾历任游击队大队长……“我爷爷的墓冢比他的还要大,不过,不是水泥的,是个土坟,碑是块黑色的,有我这么高,他的历史事迹是记载在碑正面右侧的,”李英强闭了下眼睛,“1999年,我来祭拜时,坟上长了些小树,我还折了些枝条,插在墓的四周,如果还在的话,这些树也该长很高了……”
    
      在山里兜兜转转,也不知转了几圈,停车场终于找到了,但海军公墓的巨石不知所终。迎面走过来一群年轻小伙子,他们是负责巡山的保安人员。“请问,你们知不知道这里原来那个很大的海军公墓石碑在哪?”李英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然而他们个个面露茫然,摇摇头,“肯定没了,山上我们差不多每个角落都走过了,从来没看到你说的那个大石碑,肯定没了。”
    
      唯一的线索:停车场。旁边是近几年才拔地而起的“中兴通讯”大楼。站在山坡上看着大楼,李英强叹口气,也许,就是在那儿吧。只是,一点影子也瞧不出了。无奈地止步,李英强留恋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慢慢走下山,背影执着、落寞。
    
      [记者调查]
    
      一则迁坟公告就算是“通知”了烈士亲属
    
      数年前,李镇中和其他70多位烈士的坟墓被平,为何家属毫不知情?记者陪同李英强一起走访了相关部门,了解事情始末。
    
      事隔三年,才知道爷爷的墓没了
    
      如果不是朋友来祭扫家人,顺道也来看望李镇中烈士,李英强可能直到现在,还不知道爷爷的墓已经消失了。
    
      “爷爷有个关系很要好的战友叫刘自章,就住在南京。”李英强说,父亲身体不好,重病之后无法来南京,就一直是刘自章老先生代为祭扫,几年前,年迈的刘老也过世了。
    
      刘老有个外甥在济南,与李英强很熟悉。去年,他来南京祭扫舅舅刘自章,又来到望江矶,打算祭拜李镇中烈士。没想到墓已经不见了!“回济南后,他打电话给我,言辞很委婉,说墓地那一带在整修,让我赶紧打听一下具体情况。”打听出来的结果,犹如五雷轰顶,让李英强难以接受。“他们怎么能不通知烈士家属,在我们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擅自挖开烈士墓,将烈士尸骨火化?到现在,爷爷的骨灰还寄存在殡仪馆纪念堂,无法入土为安。”
    
      “我们通知了,怎么能说没有通知呢。”采访中,无论是南京市民政局还是宁南街道的工作人员,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当年确实通知过烈士的家人了。
    
      宁南街道雨花社区办事处负责经手此事的邵源龙记得很清楚,“我们3月份登的报纸,迁坟公告登了还不止一次。”他说,因为涉及到一批烈士墓,很慎重。一直等到7月20日,也没见家属来,工期实在不能拖了,才开始动迁。
    
      邵源龙对望江矶烈士墓的情况比较熟。1997年,国家要求清理道路两侧等区域的坟墓,他就负责这项工作,当时望江矶的小山头上清理了一大批私坟,但对于烈士墓,一个也没敢动,还特意在每个烈士的墓碑上打了红五星,以示区别。然而,2005年面对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是重点工程征地,按规划,红线范围内的所有坟墓都必须得迁走。“这是市里的工程,我们只是协助拆迁等工作。”因此,由宁南街道办事处在媒体上发布了迁坟公告。
    
      70多座烈士墓只有三四家找来
    
      在2005年3月31日的《南京日报》上,记者找到了这则公告。全文一百余字,具体内容为:
    
      “因国家建设需要,征用雨花台区宁南街道望江矶土地一块(含原海军公墓)共87亩,东至共青团路,南至功德园道路,西至三烈士墓(功德园除外)和公交四场围墙,北至财政局宿舍楼。请该地块内的坟主见此通告后4月10日前来搬迁,逾期按无主坟处理。”
    
      “这就是一则普通的迁坟公告啊,完全没有提到这70多个烈士墓怎么处理。”李英强抛出一串质疑:难道为国家为革命事业牺牲的烈士,他们的坟墓不应当有一定的保护措施吗?至少,得通知烈士家属,共同协商迁葬事宜吧。“难道刊登公告就代表通知我们了?牺牲在南京的烈士有多少是南京本地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公告登在南京本地媒体上,我们人在山东,怎么可能看得到?”
    
      “一向都是用刊登公告的形式。”这种通知方式的“效果”如何?邵源龙坦承,70多个烈士墓,后来只有三四家有亲属找来,该怎么办理迁葬就怎么办理。其余的,处理方式和李镇中烈士墓一样。“我们联系不到烈士家属。要有电话,怎么可能不打电话呢?”邵源龙说,为了烈士墓,区里和市里的民政局,他跑了多次,将名单一一上报。不过,民政部门没任何指示,也没给他烈士家属的联系方式。
    
      “他们如果有电话,怎么可能不提供呢?我们也想联系上家属,打个电话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然而,李英强有不同的看法。他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奶奶每个月还能收到由民政部门发放的抚恤金,直到她去世。如果真的想找,并不难,只要向济南市民政局打听一下就行了。不久前,他向济南市民政部门询问,对方表示从来没有人来找过。
    
      “这70多名烈士,都有名有姓。又不是无名烈士,如果真的有心寻找,不说全都能联系上家人,至少也能找到一部分吧。”(来源:现代快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望江矶烈士墓地被征用 70余先烈无处安身 (图)
  • 凌沧洲:明天下午两点我将在北京四烈士墓前(图)
  • 由“原紫阳路首义陵园烈士墓被挖,搞房地产开发”想到的—--同时有感于花楼街在内的武汉大拆大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