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小林昭——刘沙沙行动前的告白/张怀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文章由张怀阳代发,如有问题,由我承担责任,请警方不要再给刘沙沙再填一个“罪名”了。
    
     刘沙沙是一个好同志,更是一个好人!虽然我和她从未谋面,但她的高商品德和对民主思想鼓舞着我、教育着我。她对我这个追求民主的青年的关心和帮助,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一定要沿着她的道路前进! (博讯 boxun.com)

    
    今天(4月4日,清明节),刘沙沙要以实际行动来纪念为中国民主运动牺牲的烈士们。也许发传单不够英勇伟大,但是我们当中又有几个敢这么做?也不知道,她行动后会有什么遭遇,但请大家为这个美丽、善良、勇敢的女生加油!
    
    刘沙沙,你真的很象林昭。
    
    让大家慢慢习惯
    作者:刘沙沙
    
    《零八宪章》传单,四百份。洁白坚硬的纸页,放在面前。
    
    决心走上街头之前,我烧毁了手稿,砸毁了硬盘,我这样做的时候,一次次心如刀绞。常常剧痛得做不下去。
    
    倒不是要毁灭什么犯罪证据,我的政治观点并不激进,硬盘里没有任何犯罪痕迹。可是--
    
    我记录的“网友谈话”,某些网友,某时某地的愤激之语,说过就忘,风中消逝的愤激之语,如果将来在“政治犯刘沙”的记录中被查出,引起重视,将来,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这些妙语如珠的交锋,时代和思想变化的见证,如果毁掉,我心疼。硬盘里存的情感日记,那些美丽柔软的心事,如果毁掉,我更心疼!可如果不毁掉,天哪我不敢想象一群五大三粗的警察,横眉瞪眼来我家抄我硬盘,翻看我文件的场面!那份耻辱和痛苦,想一想就无法忍受!
    
    可,这耻辱可怕的前景,让我痛苦,却不能让我退缩,而是让我激怒!我不要过这样的生活,我不要我的子孙后代过这样的生活,仅仅是发表意见,仅仅是“表达”,就要遭受公权力如此的凌辱!
    
    下决心走出这一步,还因为,被当局的重重封锁、种种猥琐而激怒。
    
    “言论自由”已是当今世界的政治常识。而中国的当局,却通过重重言禁,一再地侮辱常识、激怒常识。自由竞选、多党政治、让老百姓“货比三家”--这已是当今世界的政治常识,而我们的当局,从“新青年学会”到“中国民主党”到“中国新民党”一而再、再而三地抓人,诬以重罪、施以重刑,一而再、再而三地侮辱常识、刺痛常识!
    
    当新民党主席郭泉被诬以“泄露国家机密”之罪的消息传来时,我始而恐惧、继而激怒:一个文学院教授,文学啊,教授啊!无关理工,无关科技,你们竟然栽他个“泄露国家机密”刑拘至今,亲人也不让见、律师也不让见、连公开审判都得不到!泄露国家机密,这么宝贵的罪名,这宝贵武器,你们能不能留给“真正需要的人”?能不能留给靠点谱的人?弱智如此!无耻如斯!
    
    我们公民,在中国的政治高压和惨痛往事的阴影下,刺痛、担忧、惊恐、激怒。可,换个角度想想,我们的当局,难道不也是在全世界的民主包围和惨痛往事的阴影下手足无措、一夕数惊?这互相惊吓、互相激怒的死扣,还能不能解开?
    
    还好,毕竟时代在前进,政府和民众都在学习,都在成熟--07年的厦门6.2游行,郑州6.6事件,都奇迹般地以政府的让步而和平收场。贵州瓮安事件,重庆的士罢运,官方公开新闻同时,都有检讨让步。《08宪章》传播至今,政府也只是扣了晓波一人,约谈各地“签友”,也尽量保持着礼貌,保持着交流、宽松。而贵州德江“龙灯冲突”之解决,则让人看得不禁莞尔--我们的政府和民众,都在慢慢意识到,没有什么你死我活,没有什么不共戴天,新闻公开,天塌不下来!出来见群众,也不是世界末日! ~_~
    
    我们能理解政府机关转变惯性的艰难,我们也能理解,如此庞大的机关在学习新事物时的要面子和手足无措。我们还能看出,政府是想“拖”,拖得大家对《宪章》都没了热情,是想用封锁和时间来考验《宪章》。如果“宪章派”们没能通过考验,被拖熄了热情,政府会在松一口气的同时瞧不起我们!而,这样一拖就烂的运动,也难怪人家瞧不起!活该国内外瞧我们不起!
    
    想要人尊重你的理想,你必须为理想而战斗。“如果《宪章》对你们这么宝贵,你们为什么不起来为宪章而奋斗呢?如果言论自由、多党政治对你们这么宝贵、这么常识,得不到就痛,那你为什么不行动不战斗呢?”
    
    还好,这个世界还是看到了,当我们的常识被侵犯时,我们的疼痛和反抗:宪章一直在各种渠道里扩散流传,各地的建党运动连绵不断,笔者曾一天之内见到了三个新组建的党!令人莞尔--这种几个人、几个人的小党,目前对政府还没有什么威力,然而,不停地在建党,这就是一种姿态,这就是常识的、韧性的力量!低调的、汪洋大海的力量!--
    
    让我们血性而又理性,坚定而又温和,此起彼伏、前赴后继--野火春风、春风化雨、雨夜听潮:让人权的潮水慢慢地、慢慢地上涨,让“文明”的细雨慢慢地滋润万物,给各方时间去妥协、去学习,给政府时间让他习惯--习惯那点点野火一样处处冒出的党派,习惯那一次次游行、一次次请愿之后的谈判,习惯那罢工罢课之后对穷苦员工的妥协,习惯我这样,漫天里纷披而下的雪片传单。
    
    另附刘沙沙的短信息:
    
    刘沙沙(刘琳娜,15810411989)来信:
    
    我刘沙沙(刘琳娜),我在南阳,梅溪宾馆,我已做好了一切准备,烧毁了文稿,砸碎硬盘并扔进了长江......破釜沉舟,一往无前,走上街头,散发宪章,我在几个群的共享里已经上传了这次行动的宣言:“让大家慢慢习惯。”以及宪章的两个传单版本,以及我的照片,请大家广为转发。
    
    刘沙已准备好迎接这次行动的一切后果:被传讯,被停职,背井离乡,流落天涯,被捕入狱,等等。如果我被捕,我会从第一天开始绝食抗议。敬请关注!我另一个电话是15838757372我单位电话是0377-63849239,63849248。我父母家电话是0377-68227575。
    
    如果我没事,请不要惊扰我父母。如果我失去联系,超过三天,请和我父母联系。不过,我妈妈是个普通市民妇女,我爸爸是个毛左共产党员,在当局的压力下,他们很可能倒向政府一边,而不会向大家透露我的狱中抗争。总之,我的政治态度,以我本人的网上宣言为准,我不授权我的任何亲人向外发布我的政治态度。
    
    我的任何亲人发布的“有利中共之说法”,均不代表我本人意见。
    
    
    张怀阳跪请大家,传播并都记挂这位勇敢的值得尊敬的女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签署人刘沙沙与外界失去联系(图)
  •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摘(三十一)
  • 河南刘沙沙上街散发《零八宪章》传单疑被控制
  • 江棋生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中国国内笔会成员压力增加
  • 逼签署人退出:中国扩大《零八宪章》打压范围
  • 当局继续扩大《零八宪章》打压范围
  •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摘(三十)
  •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摘(二十九)
  •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限制入境香港 当局担心扩大《零八宪章》影响力
  • 《零八宪章》作者们入围《时代》周刊2009年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
  • 疑与零八宪章有关,警方拦截笔会副秘书长赴港开会
  • 《零八宪章》签署人、著名学者吴祚来遭受打击报复
  •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摘(二十八)
  • 今天,我强烈拒绝国保再次审查联署《零八宪章》以及《公民监政》!
  • 《零八宪章》签署者代表崔卫平教授在捷克人权奖颁奖会上的答谢辞
  • 《零八宪章》签署人 港澳台海外名单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各省市名单(五)
  • 敢言北大教授贺卫方派往新疆支教,疑因签署《零八宪章》(图)
  •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摘(二十七)
  • 林文希:梁启超之国会请愿运动与《零八宪章》
  • 我从支持改变为反对《零八宪章》! /张三一言
  • 余杰: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 王仲夏:论《零八宪章》的签署风险
  • 在新极权主义的话语霸权下重申宪政理想-论《零八宪章》的意义
  • 零八宪章:中国更需要民主辩论与重新启蒙: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治道变革的官道与民道——琐记零八宪章与三农改革八大纲领
  • 彭定鼎:论《零八宪章》
  • 王裕民:一个平民眼里的《零八宪章》
  • 胡平:《零八宪章》签名活动有何特点?
  • 阮杰:支持《零八宪章》的四大理由和一大遗憾
  • 《零八宪章》签署人夏业良:牛年我想做头幸福的猪
  • 王军涛:中国政治转型中的《零八宪章》
  • 阮杰:我支持《零八宪章》的四大理由和一大遗憾
  • 刘逸明:打压《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
  • 刘荻:《零八宪章》运动前景展望
  • 谢选骏:《零八宪章》与君主立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