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切为了权力:薄熙来对付政敌的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2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近期,中共中央政冶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正在重庆大刮廉政风暴,据说他在几天内抓捕了上万人,其中有些贪官已进入司法程序,被判重刑,当地百姓一片叫好之声,但做为一个近距离观察此人20多年的记者,我要告诉大家,此人本性是不能改变的,他在文革中因偷窃罪被判刑7年,期间形成的人性扭曲的复仇心理,像一个恶魔一样,正在伴随权力的增长,任职区域的变化,而对社会与人民造成极大的伤害。我不便评价重庆的诸多案件的黑幕,因为在他淫威下?能高唱主旋律的当地媒体,不会提供有价值的真实的信息,我?能将9年前在他冶下大连发生的系列冤案简明扼要地记载下来,以便读者回顾与对比重庆今天的状况,得出自已的结论。 (博讯 boxun.com)

    
    董文利被捕另有所指
    
    上世纪90年代后期,薄熙来与于学祥分享权力,一度干是市委书记,薄是市长,按照中共的干部体制,薄是二把手,因此当地许多官员,特别是局级以上的公务员,都对于学祥敬顺有加。凭心而论,干虽出身旅顺口区的贫寒之家,但早年由大连工学院毕业,不仅文化素质良好,而旦为人纯朴善良,所以在当地干群中间威信较高,这一点使明廉暗贪的薄熙来产生妒恨,他伙同死党,通过监听电话等卑鄙手段,找到了原旅顺口区副区长董文利经济上的一点把柄,将其秘密拘捕,并在干部中大造声势:谁不顺从薄谁就是下一个反腐倡廉的贪官典型,好在当地官员大都贪腐成性,问题多多,这样一来,虽然董最终并未被判刑,但于的人马己成乌兽散,薄的势力自此大增,他从北京司法部调来高干子弟成城,任命他为大连政法委书记,公检法监等全部由其主持,这个戴笠一样的打手,曾得意地说,看我的名字吧,古人讲赭衣遍地,囹圄成城,我要把反薄市长的人统统送进地狱!幸亏董文利一案设有在省常委会上通过,所以他在被羁押了11个月后获释,但与后来的高姿,刘晓滨一案一样,留个尾巴,丢了官职,不了了之。接近董的人对我说,他和于学祥走得太近,才引火烧身,我忆及1994年我见到董的情景不胜惑叹,时兼旅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董,一边展开地图向我大讲旅顺新港的发展远景,一边吃一个玉米棒子,这个两脚泥一身汗从江西镇扎实走出的官员从此消声匿迹。旅顺口区一位局长对我说,薄抓他另有所指,是要整于学祥。这一点在我2000年12月4曰被捕后得到证实。我在旅顺被薄的秘书车克民等人羁押,审问。有一次几个国安人员讲到董,我很吃惊。因为董是经济案,却由其参与办案,可知此案秘密所在。
    
    刘晓滨被整一举两得
    
    2000年下半年,薄熙来为了把更多反对他的党内外人士投入牢狱,就从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入手,盯住了原大连市委副书记高姿的秘书刘晓滨,同样指使车克民窃听时任副院长的刘的所有电话,他们如同恶狼等待了很久,终于抓住了刘的尾巴。原来,刘的太太在大连外语学院工作,叫范晓霞,她与同事夏老师关系密切。夏的儿子因间谍罪被捕,在即将判刑之际,求助于范,范又求助老公。刘晓滨在大连中法审判委员会上说,那个人是到新加坡出劳务时不慎被台湾情报部门策反的,他在国内?搜集了一些报刊信息寄出去,问题不大,就判5年吧。随后范在住宅电话中告知了夏,不料竟被录音,车克民把这个得来不易的证据呈送薄,他笑得眉飞色舞,立即以恂情枉法罪抓捕了刘,并关押在沈阳苏家屯看守所。从此大连司法界乱了营,大连国安的秘密特务彭东辉公开讲,谁不服气就再抓谁!看看刘院长的下场吧!自此薄一举两得,既吓坏了他的政治对手,时任大连工会主席,市委常委的高姿,又为后续入狱的一些人,如我,陈德惠等人开辟了司法途经。
    
    
     张步宁被查祸出文字
    
    2000年初,大连市政府外办主任张步宁被撤职查办,表面上是因为他在任职期间,通过下属的南山宾馆为自家小房换了大房,超出的面积折成受贿款,看似有理有据。但实际上是1998年香港《前哨》杂志发表了我撰写的苏军纪念塔动迁风波一文,我以笔名杀青,薄下令大查,一时没有抓住我的证据。他怀疑张步宁向外界披露了内慕。因为要动迁苏军纪念塔,首先要派人去北京外交部审批,而张正是具体赴京办事的人。薄对他讲,你办不成就别回大连。那时算命先生已经为薄步步升官指明了方向,必须把手持抢支的苏军大兵远迁它处。但我是从接近张的司机,干部等处得到新闻线索的,根本与张无关。但倒霉的张步宁,自已因言获罪,至今还蒙在鼓中,他与刘晓滨一样,虽被以省委书记闻世震为首的省委会保了下来,免于坐牢,但从此失去官职,目前在美国探亲。不知他为什么一直保持沉默,自吞苦果。
    
    陈德惠被抓?为受托
    
    2001年初,我紧随刘晓滨之后被捕,成了薄熙来恂私枉法的重头戏里最悲惨的角色。为了给自已打击报复新闻记者披上合法的外衣,薄的死党,大连国安局长万国涛对我说,你可以请一位律师为自已辩护,问我请谁,我因为与大连著名律师陈德惠有旧,就写信请家人去聘请他。不料,我太太李艳玲刚与陈达成协议,薄立即下令大连警方以涉嫌偷税罪将陈拘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一年多,后虽经全国律师界广泛声援,终在2002年被大连法院宣告无罪重
    
    获自由,但大连从此再也设有一个敢为我辩护的律师,我的往昔旧友也不例外。我的家人?好在沈阳重新寻求律师辨护,可见薄已经把法律当成儿戏,把监狱当成自家的狗窝,正像车克民所言,我们想抓谁,谁就得进去!
    
    渔港四兄弟无一幸免
    
    在大连餐饮界,提起天天渔港无人不晓。不仅因为它烹制的大连海鲜闻名天下,而且领军人物是为人仗义疏财的4兄弟,其中老二张永祥特别仁义,老四张永滨特别聪慧,多年来他们从一辆出租车起家,后在上个世纪末已发展成拥有10几个分店的餐饮企业集团。但是?因老二得罪了大连黑社会打手李某,而李的老婆与薄又过从甚密,她本身是著名服装摸特,能在大连服装节上为薄造势,于是薄不仅命令大连金石滩管委会,将机关办公搂倒出给此人所创办的服装摸特学校使用。而旦还每年拨款600万。更有甚者,由于张家把李某告进了监狱,并与于学祥,高姿等人多有交情,薄怀恨在心,就下令以偷税罪把张家兄弟4人全部逮捕入狱,还连带老二太太王某。大连司法界普遍认为,张家根本不存在偷税问题,因为他们一直是经有关部门批准,在整体实行包税结账。大连很多个体私营企业都是如此。而且4兄弟没有一个人是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上明明写得是她妈妈的名子,而薄熙来及其党羽根本不把基本的法律当一回事。
    
    韩晓光蒙冤保持沉默
    
    2001年,在奉薄的圣旨赴京抓捕天天渔港4兄弟时,大连警方还抓捕了大连嘉信国际酒店老板韩晓光,那时韩在京城正穿棱干达官贵人之中,为张家兄弟引见许多有身分的朋友,虽然韩的太太李岩峰是国安部大员,但薄仰仗老子与江泽民的关系,根本不把韩放在眼里。因为于学祥的太太病逝北京,临终前韩与其交往频繁,薄想抓住于学祥傍大款的把柄,就以偷税罪把韩晓光也抓起来,并与我一起关押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所以我听到许多惊心动魂的黑幕。我记得韩在狱中告诉我,成城曾向他施压,使他不得不低价卖掉由其所有的21世纪大酒店,而买主与成城关系密切。后来由于五七空难,韩的太太不幸乘机葬身大海,有关部门出面向薄求情才得以保外就医为名使韩获释。虽然韩曾一再信誓旦旦地声称,出来后一定要找到朋友,中央政法委副主任王胜俊为他申冤,也为我鸣不平,但不知何因,一去如鹤,没了音信。
    
    总之,9年前薄在大连一手遮天,大设牢狱,大搞白色恐怖,大搞冤假错案,还把高姿,张成家,扬庆典,王晓君等数十人以各种罪名投入监狱。如同四人帮当年在文革中残酷地迫害他的父母一样,他用更险恶狠毒的手法重新践踏人权,其所犯罪行罄竹难书。相信这些冤案终将平反昭雪,相关事实终将大白于天下,薄熙来此人必将被绳之以法----我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通市政府滥用公共权力野蛮强迁
  • 鸡泽县长的权力有多大—黑白通吃的党流氓!
  • 权力的转移∶关于十一届三中全会
  • 校长权力太大的弊端!请看湖南衡阳技师学院乱象
  • 温家宝在线谈“权力”:春蚕衣带宽也无悔
  • 新星号事件暴露俄海关腐败 权力倾天经常无理索贿
  • 义乌“扩权”成中国权力最大县 到底有多大权(图)
  • 张清扬:国税局长开车调戏女交警,网络剖析胆量来自权力(图)
  • 中央谁有权力下令删除习近平的弱智讲话
  • 英国专家:中国可在世界金融体系中获得更大权力
  • 三鹿集团破产 “公权力的安排”
  • 谁来定义有害与低俗:牛博网被关闭与对权力一元化的追问
  • 纪检成现代“东西厂”?中国人人害怕的最大权力机构
  • "后贪官时代"官员"因噎废食"因权力约束太脆弱
  • 中国公民力量渐强监督政府公权力
  • 曾金燕:国保警察的权力大到什么程度?
  • 法律信息网剥夺网民基本权力/唐玉珍
  • 基层官员网上发帖:人民给不了我们权力
  • 小熊:胡锦涛智囊公开反对权力监督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谁给殷解放包庇和纵容的权力/沈宏胜
  • 谁给殷解放包庇和纵容的权力/沈宏胜
  • 郭永丰:腐败分子不可怕,怕的是他们手中的公权力
  • 权力状态下的道德畸变/陈行之
  • 敲竹杠式的权力/章发林
  • 权力反腐与特务政治/王琳
  • "红头文件"存霸王条款是权力带来的腐败
  • 十七届四中全会未开 人事派系大战已经打响——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5/昭明
  • 官员财产公示难在权力倒金字塔/王国军
  • 仇富是因为权力缺乏实质性监督/谢明康
  • 王卫星:鸡泽县长的权力有多大?!
  • 纪检成现代“东西厂”?中国人人害怕的最大权力机构
  •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图)
  • 中国急待解决对权力的约束问题/丛亚平
  • 象征差异与权力:试论布迪厄的象征支配理论/朱伟珏
  • 胡锦涛暗批军队未能充分认清国家安全形势——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4/昭明(图)
  • 刘逸明: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 “人民无可置疑的权力”才能消除腐败/毛新宇
  • 官员一喝醉,权力就发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