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呼吁清明向中国自由女神献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又即将到来。去年,在中国大陆的北京、广州等地,我们几十位热爱自由、尊重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士(其中许多是青年人),前往北京宋教仁纪念塔遗址、彭家珍等四烈士墓、广州黄花岗等地,纪念那些为自由、民主而浴血的祖国先贤。
    
     而今我们准备再次出发,在清明节的那一天,我们将在自己居住的城市,到这些自由先贤的墓地或纪念遗址前献花。
    
    你可知道在中国的土地上,在黄花岗上也竖着一尊自由女神像?60年来,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主要报刊电视台上,这尊自由女神像的图像出现的机率极低。正如许多北京市民不知道北京动物园里坐落着宋教仁纪念塔遗址、彭家珍等四烈士墓,我相信,许多中国公民不知道黄花岗上也竖着一尊自由女神像,尽管这尊女神像并不高大。
    
    资料显示,文革时期,这些纪念建筑物都遭到毒手,尽管黄花岗的自由女神像在上世纪80年代重建了,但北京宋教仁纪念塔原有的希腊式方尖碑永久地毁灭了,只留下两层塔基遗址。
    
    然而中国的自由先贤们在我们心里的纪念碑永不会倒下,中国自由女神像在我们心中早巍峨耸立起来。
    
    在追溯自由先贤的勇气与光荣方面,我们并不孤独。一个国家如何对待祖先的文化、追怀祖先中的哪部分传统,决定其文化现状与未来。难道希腊人不以温泉关的300壮士骄傲,难道罗马人不回忆反抗塔昆暴政、刺杀恺撒的传统,难道法国人不到他们的先贤祠中回忆伏尔泰等人,难道美国人不从独立革命的先贤著作、话语中寻找思想力量和文化资源?
    
    是到反思清明节文化传统的时候了,是到思考清明节意义、重塑我们的文化传统的时候了。
    
    我们看到,祭奠自家祖先是有必要的,但是我们何妨在祭奠自家祖先的同时,也去追怀一下民族共同的自由民主先贤们?!
    
    我们还看到,这几年的清明,祭奠大禹、炎黄、孔子,不一而足,有些祭奠的对象当属神话人物,如果不是动用纳税人的钱财的话,我们也尊重并理解这些清明祭奠者的行为——你们有向神话人物献上你们的冷猪头肉的自由。
    
    但是,我们对这些远古神话不感兴趣。
    
    我们所要做的是:向辛亥革命的英烈及100年来因为追求自由而死去的先贤们的英灵献花、纪念,并使之成为每年一度的清明节活动。
    
    不错,除了广州黄花岗上有自由女神像外,中国其他土地上暂时还没有实体的自由女神像。但那怎么能妨碍你们心中搭建起一座座自由女神像?
    
    广州黄花岗自由女神像,北京宋教仁纪念塔遗址、彭家珍等四烈士墓,上海的邹容墓、宋教仁墓,南京的中山陵,杭州的秋瑾墓、章太炎墓,武汉辛亥革命遗址,长沙的黄兴墓·····只要有100年来追求自由、民主的先贤的遗迹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在清明节的时候前去献花,我们表达的是我们的自由心声,在回忆我们的祖辈、自由先贤们如何选择的时候,审视我们自己当下的选择,并确信我们活着的时候不是尘世匆匆的奴隶,而是曾梦想作为自由人站起来公开表达,为我们儿孙的自由与尊严之路铺下坚实的石块。
    
     确实,我们几十个人在十几亿人口中的比例微不足道,但我们的声音必将穿越网络长墙,穿越清明节的冷雨。
    
    向中国自由女神献花,让自由与勇气在我们心中归来!
    
    2009年4月2日。(4月4日中国清明节即将到来之际。)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 凌沧洲恶搞提议4月1日为中国猴蛇节(中国喉舌节)
  • 凌沧洲:“女杨佳”荆中秀案疑云与报道片面性
  •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盗用我名发联署呼吁病毒信件者居心何在?!
  • 凌沧洲:“盗贼”与“强奸犯”出没的互联网
  • 凌沧洲:委员称林嘉祥为好干部、整顿网络力度不够
  • 凌沧洲:女子骑上毛塑像被辱骂的宣传洗脑玄机(图)
  •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看网民对央视火灾的反应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凌沧洲:北京地坛春节庙会上的专制极权文化
  •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 北京举办凌沧洲作品研讨会并热议抵制央视
  • 凌沧洲等人向央视发辩论邀请书并促央视向人民道歉
  • 凌沧洲发表致温家宝李克强的公开信
  • 凌沧洲等人强烈呼吁交通运输部部长及党组引咎辞职
  • 凌沧洲:钱塞"妓者"口,堕为"食尸族"?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 凌沧洲:哀我中国
  • 凌沧洲:凉山童奴--心在凄凉中颤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