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林语堂曾经评价苏东坡:“我们未尝不可说,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瘾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
    我们感叹苏东坡的坎坷,也感叹苏东坡的幸运,他幸而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大宋中国,所以也就在权力路线斗争的诬陷中,仅仅坐了4个月20天的牢;我们也庆幸林语堂先生逍遥于海外,以其自由的心路甚至是与鲁迅的“梁子”,1949年后林语堂不进牛棚打个半残,也得像沈从文般废掉。
    
    每个热爱中华文化的人,乃至那些把复兴中华文明挂在嘴上的人,都最好先看看古中华文明的相对言路宽松的唐宋时期,看看古中国多少仁人志士在为言路开放而奔走呼号。
    
    苏东坡对王安石的官营经济的改革没有好感,尤其是王安石为达目的不惜堵塞言论、搞清洗队伍、清洗御史台,更激起苏东坡的反感。
    
    看看苏东坡写给皇帝的公开信,其尖锐的言辞,如无唐宋式的胸怀,焉能使之公开,使之流传?极权下的信息笼子、防火高墙一定会将这些批评的声音予以消音、屏蔽。
    
    苏东坡在那个时代所能力争的是广开言路,他是言论自由的爱好者,若转世还魂到有报章网络的年代,也一定是言论自由的爱好者和捍卫者。
    
    后世评价中国历史,常以所谓马氏五阶段学说生套之;其实试着看看孟德斯鸠的三种政体说:君主国、专制国、共和国,又何尝不能体味出点新名堂?我称唐宋为君主国,而蒙元、满清为专制国。君主国的统治靠荣誉感,专制国靠恐怖。大明中国则介乎两者之间,可称之君主专制国。
    
    苏东坡的时代是君主国讲究荣誉感的时代,人们以言论自由为荣,以钳制言论自由为耻。
    
    我称苏东坡为“公民”,一定有不少人反对,尽管我打上了引号。具有人道同情心、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苏东坡,还曾经搞过民间社团救婴会之类组织,也可以看成那个时期的志愿者,也可以从宋人的其他著作中看出比之前清后清,宋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拥有武器的自由都相对地宽松得多····我认为,苏东坡,比后世的许多包衣——比如含泪文人、做鬼作家更像个“公民”。
    
    我最近讲苏东坡讲得有点上瘾,不好意思,今天连MSN上也改成“凌沧洲:一蓑烟雨任平生”了·····我想,曾经在烈日下头顶西瓜的老苏学士一定会开怀一笑的。
    
    讲完这个苏东坡,我还要再讲一个苏东波。
    
    20年前那个苏东波声势浩大,东欧人民用热血和生命砸碎了极权与独裁的枷锁。
    最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罗马尼亚。一个掌控了国家25年的人,一个被人民憎恨了25年的人,连同他的老婆被法庭裁决死刑。他的婆娘当即被绳子捆住,和此人被拉到楼外,还不等到达行刑地点,有人就迫不及待地开了枪····老头与婆娘当即血流满地倒下,25年来对待人民像猪狗般的老头他从没想过自己也像狗般倒下····
    罗马尼亚电视台的新台长要播这个新闻。救国阵线的前团书记伊利杨斯库先生不让播放,台长是条汉子,说:“如果你不让我播放,我连同你们不让播放的话也播放了。就说一个新的说谎者取代了旧的说谎者!~~”
    
    壮哉!苏东坡!更壮哉!苏东波!
    
    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2009,3,31改定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恶搞提议4月1日为中国猴蛇节(中国喉舌节)
  • 凌沧洲:“女杨佳”荆中秀案疑云与报道片面性
  •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盗用我名发联署呼吁病毒信件者居心何在?!
  • 凌沧洲:“盗贼”与“强奸犯”出没的互联网
  • 凌沧洲:委员称林嘉祥为好干部、整顿网络力度不够
  • 凌沧洲:女子骑上毛塑像被辱骂的宣传洗脑玄机(图)
  •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看网民对央视火灾的反应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凌沧洲:北京地坛春节庙会上的专制极权文化
  •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 北京举办凌沧洲作品研讨会并热议抵制央视
  • 凌沧洲等人向央视发辩论邀请书并促央视向人民道歉
  • 凌沧洲发表致温家宝李克强的公开信
  • 凌沧洲等人强烈呼吁交通运输部部长及党组引咎辞职
  • 凌沧洲:钱塞"妓者"口,堕为"食尸族"?
  • 凌沧洲:"另类杨佳"掌掴央视满清史家,大陆论坛喝彩一片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 凌沧洲:哀我中国
  • 凌沧洲:凉山童奴--心在凄凉中颤抖!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