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要的是做点实事”——记农工党党员、北大教授孙东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31日 转载)
    
    来源:团结报
     (博讯 boxun.com)

      
    
      深圳首创的农民工医疗保障“布吉模式”已成功运作20余年,参保人数达到10多万人次,却有可能被新规定取代。他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不但留住了这一模式,还使之推广开来
    
      “如果没有国家财政支持,实行医药分离所导致的结果只能是基层医院无法生存。因为很多基层医院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药品,从根本上来说,国家对医院,尤其是小医院的财政投入是关键。”10月14日,我国《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开征集意见。对于医药分离的问题,一位专家的建议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他就是农工党党员、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孙东东。
      11月3日,孙东东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布吉模式”的推广
    
      今年49岁的孙东东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教授,还是卫生部特聘的专家顾问组成员。这不仅源于他北大教授的身份,更源于他对社会实践的热衷和对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长期关注与思考。
    
      农民工的医疗保障事关我国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身心健康,也是孙东东长期关注的问题之一。布吉镇位于深圳北部,号称“深圳第一镇”。1984年,特区外来务工人员逐渐增多,为满足他们对基本医疗的需求,布吉镇工业区一个工厂开始和布吉镇人民医院开展合作医疗,请医院派驻医疗队进厂,为外来务工者建立初级医疗卫生保障。由于这个办法充分考虑到外来务工者的流动性和经济承受能力,因此受到广大务工者的欢迎,2003年,参保人数达10多万人次,这种针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医疗模式覆盖到布吉的每一个角落。
    
      2003年7月,深圳市颁布了《深圳市城镇职工社会医疗保险办法》,意味着所有外来劳务人员只能参加深圳市社保局的医疗保险,“布吉模式”将被取代。因为劳务人员收入相对低,平时患的主要是头痛脑热胃疼等一般性疾病,故参保积极性不高。
    
      得知这件事后,孙东东自费来到布吉镇调研。了解事情全部经过后,孙东东认为这种“因地制宜、民办公助、低水平广覆盖”解决劳务人员基本医疗保障的做法,符合我国国情,具有推广价值。不能让这项改革中断!
    
      孙东东很快将自己的调研情况,总结概括成“布吉模式”,写出一份分析透彻且十分精练的调查报告,然后通过多种渠道,提交给国务院有关领导,呼吁政府给予重视。
    经过孙东东的积极呼吁和努力,“布吉模式”得以保留。2006年,深圳市公布的《深圳市劳务工医疗保险暂行办法》规定,劳务工人只要每月交纳4元钱,就可既保门诊费用,又保住院费用,办法的原型就是在布吉镇推行了20年之久的 “布吉模式”。这时,孙东东才由衷地感到一种莫大的欣慰。
    
      这件事的促成,对于孙东东来说是“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在他看来,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工作所推动,“只要是有意义的事,我都愿意去做。”那么,保留“布吉模式”的意义在哪里?原来,孙东东在当地调研时了解到,“非典”时期,深圳其他地方的很多农民工因为怕传染致病,都辞职回老家。但是,布吉镇的农民工没有一个回去,为什么?因为他们在布吉得了病有医疗保障,回到家反而没有。
    
      “各地有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如果他们的基本医疗得不到保障,我觉得不仅不公平,而且会影响到社会的稳定,也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孙东东这样解释促成“布吉模式”推广的意义。
    
    ■参与23年的《精神卫生法》
    
    
      今年10月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立法工作会议,具体部署全国人大五年立法工作。在其公布的立法项目中,把社会领域立法作为立法规划的重点摆在了突出位置,精神卫生法也被纳入到立法规划当中。
    
      这个消息让孙东东兴奋不已。因为,在过去23年时间里,作为司法精神医学主任医师的他参与过多项卫生法律法规的制定和修改,但精神卫生法是他参与时间最长的一部。多年来,完善、修改工作一直没有停止过,他已经记不住这部法律修改过多少遍,也记不清为其付出了多少辛劳。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部法律有望在近几年内正式出台。
    
      我国有精神病患者和情感性精神障碍患者约4600万人,精神病防治工作十分艰巨。为什么这部法律迟迟不能出台?孙东东解释说,消除精神病患者的安全隐患,保障其合法权益,关键在于立法。由于我国长期对精神病医疗投入不足,致使精神病医院欠账多、条件差,加上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医生严重亏缺,造成供需矛盾缺口太大,增加了立法难度。由于实施精神卫生法必须有资金的保证,按照发达国家的经验,GDP达到人均3000美元时才具备实力。随着国家整体经济实力的增强,《精神卫生法》出台的时机已经成熟。
    
      孙东东之所以如此关注精神疾病卫生领域的立法,不仅仅在于他了解精神病患者所遭受到的疾病折磨,也不仅仅因为其有助于保障精神病患者的合法权益和遏制精神病患者伤人事件的发生,更是因为它关乎全国13亿人的精神健康和整个社会的心理和谐。
    孙东东介绍,这部法律规定的内容广泛,包括政府的资金保证、精神卫生的健康促进和宣传教育、精神病患者的权益保护和劳动就业、精神病患者的监护管理、治疗和康复,以及相关部门的法律责任等,它的实施将进一步促进我国公民健康水平的提高。
    
     ■“农工党为我提供了更大的平台”
    
      身兼数职、涉猎领域广泛是孙东东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我喜欢和社会保持密切的联系,只有这样才能听到更多真实的信息,才能更加了解这个社会。”
    
      在北大,孙东东是个名人,他上课要用北大最大的教室。但是名气在他自己看来,也不过是身外之物。“名利都是身外之物,所带来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重要的是要多做点实事,承担起应该担当的社会责任。”加入农工党后,孙东东在感到光荣的同时,也逐渐地感到了肩上的分量,感受到了领导对他的信任和重托。
    
      加入农工党后的孙东东,有了更大的舞台让他施展拳脚。“加入农工党为我提供了一个更大的平台,因为我的本职工作和参政议政是一致的,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中就可以发现问题,并以适当的形式反映到相关部门。”
    
      在2007年北京市海淀区政协会上,孙东东撰写的提案《关于在中关村东路恒兴大厦路口架设人性过街天桥的建议》被评为海淀区优秀提案。
    
      今年的汶川大地震后,孙东东敏锐感受到,民间救援队伍发挥的巨大作用以及我国民间救援机制还不完善,他向农工党中央提出相关建议。农工党中央非常重视,专门召开座谈会研究这个问题,并以信息专报的形式上报国务院,得到了有关领导的重要批示。
    
      “假如说加入农工党前后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的建言议政之路更加宽广了,反映上去的社情民意更加容易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对我也是一种激励和促进。”孙东东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