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病情加重 家人急请狱方送医 各方救助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31日 转载)
    
     来源:RFA 作者:张敏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9,03,28)
    

*陈光诚病加重狱方不送医,家人呼救;袁伟静欲探监,第十五个月再次受阻*
    
    3月27日,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又一次被监控者拦阻,第十五次被剥夺探视权,不能在每月一次的探视日正常探视在临沂监狱服刑的丈夫。陈光诚的大哥去监狱探视,陈光诚连续腹泻八个月,3月10日出现新症状,狱方没有送医诊治,家人吁请海内外救助。
    

*陈光福:光诚腹泻八个月未停10日便血特别多,狱中多人知情未送医*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探视陈光诚后接受我的采访说:“今天我和妈妈一起,还有(光诚三岁多的女儿)克斯见了光诚,看上去他精神还好。我主要问他身体状况,腹泻好了没有,他说一天还有三、四次,一直没停止。10日的时候发现便血特别多,当然是照顾他的人(也是服刑者)告诉他的,他就告诉了监狱方,狱方过去看了,确实是。”
    
    主持人:“有没有马上带他去检查呢?”
    
    陈光福:“没有。今天他说这个情况的时候,照顾光诚的那个人也在场,光诚让他告诉我当时看到的情况,在场的有新收监区区长,还有以前提到的‘尹教’,光诚后边还有另外两个人,他们都在作记录,都听到了这个情况。
    
    关于身体检查,上个月去和负责生活卫生的李科长谈,他说要想进一步检查,得上省一级监狱医院检查,但他要汇报请示。我这次因为找不到人,打了个电话,他说他不能解决。我再找狱政科王科长,又找不到。”
    

*陈光诚、袁伟静简况*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影响力一百人”,2007年获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等多项国际奖。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三年多来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她守着婆婆和生下来就跟自己一起生活在监控中的女儿克斯,平时只能在跟踪之下,到地里干农活,或是到附近买一点生活用品。
    
    从2007年10月起,袁伟静除了在2008年12月31日被允许探视陈光诚一次,至今,所有的家人探视日都被监控者拦阻,不能正常探视丈夫。
    
    陈光诚从去年7月开始腹泻,到10月体重减轻十一斤。
    

*陈光福:警方五人在场,张贴规定三十分钟探视,只让我们谈了二十分钟*
    
    我请陈光福先生详细谈谈今天探视的情形。
    
    陈光福说:“九点零五分,我们开始见面,见了二十分钟,他们说‘时间到了’,光诚坚持说‘不超过半小时是法定的’,以后就发生了一点小的争吵。他们说‘监狱管理规定修改了,就是二十分钟’。我问他们‘二十分钟’为什么不贴到墙上去,墙上贴的是‘三十分钟’,他说‘刚改了,还没有来得及贴’。”
    
    主持人:“见面过程中一共几个警方、狱方人在场?”
    
    陈光福:“我这边有两个,光诚后边是三个,另外还有两个是照顾光诚的,穿着囚犯的衣服。
    

*陈光福:狱方不提示,光诚的脸撞上钢筋铁网*
    
    今天还有个不愉快。原先会见的地方隔着玻璃,上面有很多小孔,光诚就把脸部贴在玻璃上和我们讲,能听得清楚一些。这次这个窗口,狱方在里边的玻璃之外又加了一层用钢筋焊的铁网。因为光诚看不见,也不知道,他把头往前一伸,就碰到铁网,可能碰疼了,他当时发脾气说‘什么时候加的这个东西?也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是在同一间会见室里又加了这个东西,还是另外一间会见室?”
    
    陈光福:“是重新换的一间。”
    

*陈光福:陈光诚狱中依法维权,监狱方不按法律作*
    
    主持人:“这次见面,陈光诚先生主要讲了些什么,方便对外面讲的?”
    
    陈光福:“光诚主要讲,作为残疾人,2007年就提出过盲人属于无生活自理能力的人,但是监狱方说他不属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光诚谈到宪法、刑法里举了个案例,提到盲人是典型无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另外根据残疾人保障法,像光诚这个情况提出申诉,狱方必须记录、反映,必须有反馈结果,但是这些都没有。光诚对这点表示不满,今天又和狱方交涉。”
    

*陈光福:陈光诚委托的李劲松律师所在事务所被当局停业,监狱方搁置申诉材料近两年*
    
    陈光福说:“光诚希望律师过来看他,上个月我就告诉他,律师不能过来,律师难度比较大。他告诉我给李劲松律师写了一封信,他们审查了一个星期,然后寄出去了。他问我‘是不是能够收到?’我说‘他肯定收不到了’。”
    
    主持人:“现在李劲松律师担任主任的忆通律师事务所已经被当局有关方面停业了。”
    
    陈光福:“他就希望我再上狱政科交涉一下,因为2007年李劲松律师提交申诉材料,曾经给过监狱一份,当时还有一份,他本来是想交给驻狱检察室,但被狱方王科长接过去,说‘我负责转达吧’。结果,到现在驻狱检察室说‘没有看到过他的申诉材料’。光诚一直追究这个问题,找出了当时的记录,确实有这么一份材料。检察室又说‘好,你现在重新提供吧’。
    
    驻狱检察室现在换了个魏处长,和光诚谈过一次,本来说今天再谈,结果今天没见面。光诚希望我和他沟通一下,但我找不到他。”
    

*陈光福:送盲文书两年没转交光诚,狱方称无法鉴别,盲校只隔五条街*
    
    陈光福说,陈光诚入狱后近两年送去的盲文书,狱方一本都没有转给陈光诚。他说:“那几本盲文书还在狱政科办公室,他们让我带回家。主要是《残疾人保障法》、《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
    
    主持人:“盲文书陈光诚可以自己读,普通文字书要别人代读,为什么连这些盲文法律书都不能给他呢?”
    
    陈光福:“狱方的理由是‘无法鉴定这些书是法律书籍,担心有其它内容’。”
    
    主持人:“盲人的机构或者盲人的学校距离监狱最近的有多远?”
    
    陈光福:“临沂市盲校,就是光诚原先读书的学校在3路。光诚这监狱在8路。就隔这么五个路口,超不过两公里。”
    

*陈光福:希望狱方尽快安排陈光诚体检*
    
    主持人:“今天您去会见陈光诚还有什么想谈的感受或愿望要求?”
    
    陈光福:“现在很难讲。旁人一看就能看清的,黑白分明的,在当局来看就是很难分得清。我很失望,我感觉有很多人都在欺骗光诚。欺负他是个盲人。
    
    前几天袁伟静给狱政科打了个电话,本来是想找王科长,王科长不在,另外一个人接了电话。告诉袁伟静说,光诚身体状况非常好,也不腹泻了,已经好了,别人早晨还带他跑步。结果,光诚说的与狱政科说的完全是两码事。
    
    光诚的身体急需作进一步检查,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希望狱方能尽快安排光诚作身体检查,确定他腹泻的原因。”
    

*袁伟静:特别难过,探视日车站送老幼,我被拽下车,孩子被吓哭*
    
    在法定探视时间又一次不能正常探视丈夫的袁伟静说,因为陈光福先生在临沂打工,袁伟静自己必须送七十多岁的婆婆和三岁多的女儿到路边的公共汽车站。她说:“因为昨天他们(监控者)已经告诉我,说我不能去。妈妈又不认识字,也不知道坐哪一趟车,克斯这几天又一直说‘我要去看爸爸,我已经好多天没看爸爸了’,所以今天我想让妈妈带克斯去。
    
    我送她们到车站。车来了,先让妈妈上去,然后抱克斯。我的脚刚踏上踏板,被他们两个人一下就给拽回来了,克斯还没被放好,吓得哇哇大哭。
    
    老人带着孩子,他们就这样没有理由地拽我下来,也不让我去看光诚,我特别特别难过。”
    

*袁伟静:按法律送交的材料没收到任何回应,按法律做事根本没用*
    
    陈光福先生通过电话把今天探视情况告诉袁伟静后,她说:“光诚虽然在里边,他一再按照读过的法律书、所了解的法律知识要求争取假释、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但到目前为止,不管是律师还是我们家人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光诚说过在申请申诉,李劲松律师在他刚入狱去看他的时候,申诉材料就给监狱一份,保外就医、假释。。。所有从法律角度上的一些材料我们都请律师帮光诚作过,律师也确实都邮寄给了监狱方,申诉材料是律师亲自交给监狱的,现在都没有任何答复。”
    
    主持人:“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袁伟静:“是2007年6月份,将近两年。”
    
     主持人:“现在李劲松律师的事务所被当局停业了。。。”
    
    袁伟静:“我感到很无奈。从法律角度,(当局对陈光诚)从一开始就是违法,现在从法律角度去做一些事情,根本就没有用,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各种理由回避或拒绝。”
    

*袁伟静:要求送光诚体检狱方拖延,受委托律师自身权益不保*
    
     袁伟静表示:“光诚现在身体不好,我们家人只能不断要求。饮水问题,他一直只能喝烧不开的水,现在狱方明知水没烧开,就是解决不了。为了光诚的健康,我们可以多付钱,他都不可以。拉肚子,甚至拉血,我们不断要求监狱方送他去作检查,他们有时许诺说,他们作不了主,要向上级山东省监狱方面请示,到下个月家人去,还没有任何消息,他们一个月一个月拖。
    
    要是在以前,我们寻求一些律师和朋友的帮助,但是考虑到目前实际状况,按说律师是维护法律公正的,但律师目前他们自身的权益也受到很大侵害,自己困难重重,特别如果帮助维权人士,他们危险性更大。所以现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袁伟静:我想探视丈夫、镶牙就医、告别病危亲人。。。监控者说“领导”都不准许*
    
     按照正常,当然我应该去看光诚。有时我也觉得这些事情非常荒唐可笑。从法律上说,我是个自由的人,但我想去看光诚还必须‘请示’。虽然荒唐还必须这么做,因为他们用身体拦阻我,我就是走不了。
    
    昨天26日,我向带班看守我的人请示说‘27日我要去看光诚’,他们说要去请示,不能立即给我答复。
    
    我告诉他‘我现在有几个事情需要做,那你就一起请示。一是因为现在是春天,我的牙痛得比较厉害,我需要到(我娘家那里)医院把已经做好的牙镶上,因为那牙放在那儿已经一年半时间了。还有就是我原来补好的牙现在都‘粉’开了,所以我必须去镶上,要不对旁边牙影响比较大,况且现在牙痛,有时出血。再有,我娘家三大娘得了癌症,身体状况很差,可能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希望我能够去看看,因为这是我很亲的亲人,我也非常想去看看。。。监控我的人说,他请示的领导还需要请示。到了下午四、五点钟,说他的领导给他电话说,没有批复,就是不准许。
    
    我真的很无奈啊!
    
    长时间这样,我想干什么都不行。”
    

*袁伟静:陈光诚病情加重出现新症状,急请狱方送医,各界关注,国际救援*
    
    袁伟静说她非常忧虑陈光诚至今已持续八个月的腹泻,尤其是近期便血加重还伴有新的症状。她说:“我心底非常担心。因为光诚说,这个月10日,他突然感到肚子火辣辣的,比以前的疼痛轻,但是特别灼烧的那种感觉,然后就拉了很多血。帮助他的人看了说‘你怎么拉那么多血?’我非常非常担心。
    
    我听中国早晨的一个广播节目里提到关于溃疡性结肠炎,里面症状很多像光诚现在,如长期腹泻、便血、血量较大、消瘦。。。节目中说,其中很大一部分造成结肠癌,但是在青年患者中有百分之七十一的误诊率,因为一般觉得青年人身体素质比较强,一般不向癌方面考虑,节目提到,以上这些方面症状就有可能是结肠癌。
    
    结合光诚现在实际身体状况,我真的很害怕。
    
    我最想说的是,最希望监狱方给光诚作及时治疗,不管到哪个医院去,不要作任何‘手脚’的、真正给他作个体检。同时能把开水问题解决。
    
    然后,我真的非常希望我能够自由。以前在我家门口一班五、六个人,国道后面与村子交口有两个人。现在每天每班十一个人,我门口的人数稍微少一些,是把人数增加到有可能进我们村的路口。防止外面有朋友或者是记者来看我。
    
    他们白天这样看着,晚上睡觉就躺在我家大门口。
    
    袁伟静向国际社会求助。她说:“我当然希望国际社会各个关注人权的机构。。。因为光诚现在身体状况非常不好,非常令人担心,长期便血。。。我非常希望国际红十字会也能参与进来,如果能派人真的来监狱看望光诚,并且能帮助他作一些切实检查的话,这是最好的。 ”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余杰致胡锦涛公开信 陈光诚身体转差
  • 探望陈光诚家人,我们被打出村庄/王克勤
  • 袁伟静:探监受阻,陈光诚健康状况堪忧
  • 袁伟静:陈光诚健康状况堪忧/DW
  • 春节前袁伟静欲探夫又受阻 忧陈光诚病延误诊治
  • BBC:陈光诚又黄又瘦需要尽快治疗
  • 家人律师急请狱方送患病陈光诚体检保外就医
  • 残奥会第六天: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家人遭遇
  • 快讯: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哥哥被警方带走
  • 残奥近: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家人、村民及律师手机通讯障碍
  • 残奥近: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和家人现况/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就杨佳案进言胡锦涛 袁伟静三年失自由问当局怕什么
  • 胡佳和刘凤钢、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一起合影(图)
  • 奥运近:陈光诚长兄被监控 看守袁伟静者增至二十多/RFA张敏
  • 袁伟静连续八个月探夫受阻 陈光诚嘱家人为地震灾区捐款
  • 陈光诚:《公民报案控告函》和《刑事申诉书》
  • 袁伟静探夫再受阻处境更险 吁请奥运前释放陈光诚/RFA张敏
  • RFA张敏:陈光诚家人受到更大压力 袁伟静起诉北京边防总站立案
  • 陈光诚妻袁伟静欲探夫连续第五个月受阻
  • 陈光诚严重腹泻达七个月未得到治疗
  • 祝陈光诚、胡佳兄弟新年安康和平/郭玉闪
  •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 方影竹:陈毅、陈光诚点燃孟良崮
  • 张朴:陈光诚,请听我对你说
  • 维权网关于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声明
  • 陈光诚案不乐观 律师:过程是有意义的
  • 王德邦:从陈光诚案看中国依法治国的伪诈!
  •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 余英时:从陈光诚案和死刑复审看中国法律改革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林泉:声讨中共乱伦党 <公检法律>联合“扮公”,声援陈光诚
  • 何清涟:从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看中国统治手段的非正当化
  •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贺伟华
  • 赵达功: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 郭永丰:为好兄弟陈光诚、高智晟等英雄鼓与呼!
  •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贺伟华
  • 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记
  •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