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跨区域转移成农民工养老保险最大制度壁垒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8日 转载)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3月28日报道 3月25日,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的社保中心,与春节前比,要冷清许多。 (博讯 boxun.com)

    
    “最高峰时候,一天有接近3000人来办理退保。”退保窗口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曾经有企业包了几辆大卡车,把工人一起运来办理退保,我们9点上班,8点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龙,一直忙到下班连水都难得喝上一口。”
    
    退保者大多数是来自外省的农民工,因为现行养老保险政策的种种限制,使他们持续参保成为一种奢望,亦是我国社保体系中最令人忧虑的一个缺保群体。
    
    官方的统计说,目前全国农民工总数近2.3亿人,截至2008年底,全国参加城保的农民工2416万人,只占城镇就业农民工的17%。
    
    跨越这一个巨大鸿沟,目前上下各方的努力还刚刚开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农民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办法》,目前已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一个多月了,最后的办法虽然还在等待中,但是国家层面开始着力于农民工的养老统筹,农民工的老有所依问题,制度大门已经打开。
    
    危险的忽视:土地养老的悖论
    
    于是一个悖论产生:既然回乡养老,则不太有能力种地,年轻人又外出,土地作为最后的养老保障,如何来实现?这是一个危险的忽视。
    
    每到早晨七点,56岁肖胜经就准时起床,到院子生火煮饭,八点半,他要到一街一隔的小区上班。肖胜经是来自重庆市潼南县群力镇一个叫白兔村的农民工,进城十多年,一直当“棒棒”(重庆对进城帮人挑货的农民工的戏称),这四年才在小区做绿化工。
    
    肖和老婆近四年租住的地方,是一幢随时会被拆掉的旧房。房屋共三层,每层有八间十来平方的小屋,住着和肖胜经一样的农民工及家人。这二十多户人,从事着搬运、装修以及水泥、木工等工种。
    
    早已远离乡土的肖胜经们,对农村那几分地他们也很陌生了,土地这本是他们的最后保障,但说到回乡下养老,却又一脸茫然。提起办理养老保险,他们会笑笑说,“这是城里们的事”。
    
    肖胜经们并不十分清楚,重庆市也已经开始考虑他们的养老问题。重庆政府今年制定的计划是,到年底前,使农民工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到40万的计划。但是,另一个数据或许令人联想:在重庆主城区,像肖胜经这样的农民工,计有316万人。
    
    这还是在留在重庆的数据,还有418万农民工在重庆市外务工,他们的养老问题也同样令人关注。今年年初,受金融危机影响,市外回流返乡的农民工48万人,重庆市政府组织人员,对其中15984名进行抽样调查,结果仅有3147人参加养老保险。
    
    农民工的养老保障的缺失并非仅在重庆。过去几年,民盟重庆市委针对农民工养老保险进行了专题调查。调查组历时五个半月,调查了重庆、四川、贵州、广东、浙江、上海、江苏、福建等省市的农村、企业主、打工农民及社保部门。
    
    专题调查组的负责人,重庆市政协委员、綦江县政协副主席冯秀乾告诉本报记者,接受调查的农民工中,83.2%的人不愿意参加目前推行的养老保险,80%的企业主不愿意为农民工缴纳养老保险费,这些接受调查的农民工90.2%没有参加养老保险。
    
    来自人保部的数据说,目前全国农民工总数近2.3亿人,其中进入城市就业约1.3亿人,在本地乡镇就业约0.9亿人,但他们每100个人中只有17个人参加了养老保险。
    
    问题是,与此同时,在东部劳务输入省市,即使这参加养老的人中,却一直对是否退保犹豫。来自重庆湖南湖北等地的农民工,在接下来他们的抉择中,让“退保潮”成为一个流行词语。
    
    24岁的湖北小伙子黄咏,就是其中之一。在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八卦路的社保中心大厅里,社保结算柜前,队伍排的很长。黄咏挤在人群里,抬头看着大厅电子屏幕上不断滚动的排号信息。黄咏的号是168,“我早上8点半到的,结果还是有134个人比我早到。”
    
    黄咏出生在湖北省郧西县上营村,高中毕业后即出外打工,一年也就过年十几天在农村老家。黄咏最后领到了900块钱的退保费。提前退保并不划算,因为工厂为他交的养老统筹部分,不能带走。黄咏说,落袋为安,就当奖金了。
    
    “老了就回家,还有一块地。”这曾是上一代农民工的普遍想法。退回农村能否解决养老,现在情况发生了微妙变化
    
    重庆市綦江县政协副主席冯秀乾告诉本报记者,目前45岁以上的农民工约占农民工总数的30%,他们因年老将逐渐返回农村,“但我国多数农村人多地少,即使是壮劳力,完全依靠土地也难以养活自己,老年人想依靠土地养活更加困难。”
    
    于是一个悖论产生:既然回乡养老,则不太有能力种地,年轻人又外出,土地作为最后的养老保障,如何来实现?这是一个危险的忽视。
    
    农民养老四大模式
    
    “双低”模式,即低成本进入,低标准享受,它在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的基础上,主要通过降低缴费基数和缴费比例等方式,降低农民工的参保成本。相对应的养老保险待遇也适当降低,重庆2007年推出的政策,就采取了这种模式。
    
    农民工的养老问题,实际上从2006年开始即进入制度新建的尝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云南调查农民工患怪病死亡事件:矽肺患者占2/3(图)
  • 云南水富返乡农民工患怪病续:已确诊32例矽肺(图)
  • 农民工培训造假:官员假“惠农工程”敛财
  • 随州前进百余村民请愿 官方回应农民张显忠粮补问题
  • 吉林镇赉"汽车下乡"变味 农民需交钱至农机局
  • 卫生部调查山西临汾农民卖血致死事件(图)
  • 河南农民工考场上“盖房子” 考及格能出国打工(图)
  • 北坞村城乡一体化试点工程:农民亏大了!
  • 广东陆丰农民悬赏100万诚征清官(图)
  • 云南水富12名返乡农民工病死续 副县长承诺维权
  • 江苏沭阳新河镇政府强占农民800亩土地
  • 马桥失地农民进京告状被关黑监狱
  • 2020年失地农民超1亿:中国需建立保障制度
  • 北京抄农民家底救经济,上让人感觉有些吊诡
  • 七年巨额退耕还林款农民分文未得 河南商城各级官员中饱私囊
  • 大众日报:将"农民工"变为"外来青工"也不能解决问题
  • 南汇周浦发生枪击外地农民工事件,派出所见死不救
  • 将要执行死刑的河北农民工闫立华悲惨的遭遇!
  • 2000多村民联名上书为农民工鸣冤!
  • 国家政策如一纸空文 河南商城县农民希望地震
  • 江西赣州安远县官商勾结强抢农民唐伦山林权 逼其家破人亡
  • 向农民强行索要“公关”费不下10万元(图)
  • 上海农民陈甘阳、黄玉琴游行示威申请书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四川彭州【一位失地农民对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 沈林财:一个农民致胡锦涛总书记、刘永清"国母"书
  • 黑龙江省嘉荫县农民紧急求援
  • 保定郝庄村民:是谁想要我们农民的命?
  • 湖南农民誓死捍卫国土宪法
  • 骗子乡长拖欠工程款,农民妻急得喝农药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农民工怪病事件不能由地方政府唱独角戏
  • 王澄:中国医疗队为什么要帮助非洲人而不帮助中国农民 ?
  • 谈北京市海淀区北坞村城乡一体化试点工程:别让农民上楼变成
  • 今后谁来当农民
  • 请把劳动自由权还给农民工
  • 苏荣:返乡农民工不是包袱而是财富
  • 珠三角农民工扶助基金会倡议书
  • 中国9.6亿农民应有权享受退休福利
  • 梁丽婉:失地农民的呼吁(图)
  • 扬珊:土地私有化是农民享有生存权的前提和基础
  • 强烈建议全国“人大”大幅度增加"农民工"代表
  • 明末农民军“尽残王室”/毛新宇
  •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我会尽力为农民工说话/胡小燕
  • 对农民工子女教育的期盼
  • 皇帝没收过农民水费,中共要收
  • 农民工就业调查:5月整体就业局势方可明晰(图)
  • 王三运:带着责任倾注感情 促返乡农民工就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