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网易转载的来自新华网的两篇报道,当然第二篇,新华网也是转自海南官方喉舌的作品。
    
    在3月24日的“新闻作品”中,标题当然是大陆一贯的所谓负面新闻正面做的传统,标题不做成简洁的“海南上千村民冲击镇政府”,而罗嗦地表白为“平息····事件”,宣传立场就很明确,立足于官方的工作成果,而不是事件的原发性质。
    
    可笑的是,就这么短短的报道,前后数字上都有出入,导语部分表示:数百村民对镇政府及当地公安边防派出所进行打砸烧。
    
    而文中引述当地宣传部部长的说法是:上千来自感城村的围观人员和孩子家长竟冲击镇政府。
    
    为什么一篇文章前后数字上都会有出入?看看四川副巡抚老爷在两会上答记者问,不能给出四川地震中遇难孩子的数字,就知道数字也是天机,其公开不公开,变化不变化,都是极权社会宣传控制术的一部分。
    
    (海外网络转载的《苹果日报》报道则称:村民有3000人参与打砸。)
    
    第二篇“新闻作品”的提法也是“数百人”。当然,报道的语言与其他抗议事件的报道语言如出一辙,“不法分子蓄意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事态已基本平息,感城镇的社会秩序趋于稳定,涉案村庄的群众情绪稳定,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正常。”
    
    应该提醒读者注意的是:情绪稳定这种陈词滥调已经成为大陆网民嘲讽的口头语,比如死者情绪稳定、天气情绪稳定、涨价汽油情绪稳定。
    
    两篇报道堪称大陆宣传的“力作”,一篇前后都有数字出入,就放出来了;一篇通篇都在表扬海南东方市官员平息事态有功、指责抗议者别有用心;两篇大陆报道都既没有采访村民,也没采访被殴打的学生家属,都是一边倒的片面宣传,沦为一方宣传的传声筒。
    
    可惜的是,在互联网的年代,宣传术起到的作用终归有限,有时甚至适得其反。看看网络留言板上网民的评论,就知道他们有自己的判断。
    
    2009,3,25
    
    
    
    附录:
    
    1,海南东方平息一起上千村民冲击镇政府事件
    
    新华网海南频道3月24日电 23日晚7时许,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发生一起恶性事件。数百村民对镇政府及当地公安边防派出所进行打砸烧。海南省公安厅和东方市政府正全力疏导闹事群众,目前事态暂时处于平息状态。
    
      东方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符波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23日中午,东方市感城镇感城村和感城镇宝上村的两、三名小孩在东方市一所中学读书时发生口角纠纷,然后斗殴。23日傍晚时分,感城村的孩子回村后将打架一事告诉了家长。家长叫了20余名亲友到感城镇政府讨说法。家长和镇政府交涉的时候,引来了许多围观人员。围观人员讨论起最近发生在感城镇一带的多名小孩无故被人殴打住院的案件,觉得镇政府处理不好,情绪越来越激动。当晚7时许,上千来自感城村的围观人员和孩子家长竟冲击镇政府,打砸烧镇政府的财物。晚上9时许,这些参与围攻的人员转移到附近的边防派出所,砸坏派出所的门窗后进行焚烧。整个过程导致镇政府1辆公务车和1辆警车被焚烧,部分档案文件被烧毁。随后,这些人破坏了当地的电力,使得镇上黑漆漆的。
    
      符波认为,发生在感城镇的这起群体性事件纯粹是因为小孩打架而引起的纠纷。感城村拥有万余名村民,宝上村也有近万名村民,两村经常以为自己村里人多而互不服气,老年人、小孩打架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像23日晚发生这么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还是首次。
    
    东方市委书记王河山说,接到事发的报告后,市里组织了100多名市、镇、村干部,分成4个工作组、12个小组进入感城镇各村给村民做思想疏导工作,直至24日凌晨1时许,感城村的村民才渐渐散去。(作者:陈颖)
    
    2,《海南东方市政府披露3-23打砸镇政府事件经过》
    
    新华网3月25日报道 23日晚在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发生的不法分子利用一起学生纠纷,蓄意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制造了一起围堵、冲击镇政府和边防派出所的“323”突发性群体事件,共造成财产损失100多万元,所幸无人员伤亡。截至24日晨1时许,事态已基本平息,感城镇的社会秩序趋于稳定,涉案村庄的群众情绪稳定,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正常。
    
    24日晚8时许,东方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在感城镇向海南日报记者详细披露了“323”事件的经过。他说,3月23日下午,在东方市八所镇某中学就读的感城村籍一名学生与人发生纠纷,被轻微抓伤。该学生立即回村告诉家人,称怀疑是宝上村学生所为,并在家人带领下到感城边防派出所反映问题。期间该学生略感头疼,遂到医院就诊。
    
    3月23日下午4时许,该学生家长纠集亲朋好友20余人到感城镇政府上访,要求镇政府对此进行处理。感城镇委、镇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接访,镇委书记亲自到医院看望被抓伤的学生,承诺尽快与学校和公安部门协调,追查打人的学生,追究相关责任。但学生家长的亲朋好友一直聚集在镇政府大院,且围观人群越来越多,其中尤以感城村群众居多。
    
    该名新闻发言人说,3月23日晚7时半许,聚集人群达数百人,其中20多名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开始对镇政府办公大楼进行打砸并纵火,导致政府办公楼4间办公室过火,1辆公务用车及部分文件资料被烧,事态在一瞬间迅速升级。随后,不法分子又冲到镇政府大院对面的感城边防派出所,对该所进行打、砸、烧,导致4间官兵宿舍及部分档案资料被烧,1辆警车、1辆涉案扣押的小汽车及10部摩托车被砸烂烧毁。随后情绪比较激动的人群迅速向感恩河桥头聚集,对宝珠楼部分客房及设备进行打砸烧。整个事件共有3处着火点,14间办公室、宿舍或客房过火,3辆汽车及10部摩托车被砸烂烧毁,电视机、电脑、办公桌椅等部分设备被砸,部分档案资料被烧。据初步估计,财物损失在100多万元。
    
    据介绍,整个打砸烧事件从3月23日晚7时半许开始,一直持续至当晚8时40分左右聚集人群才撤出感城边防派出所,转移至感恩河桥头纵火焚烧宝珠楼,打砸烧事件持续约1小时20分钟。期间发生恶意的人为纵火事件,影响较坏;参与打砸烧的人员最多时达20多人,聚集人群数百人,且主要以十六七岁的社会青年为主,不排除一些有前科的人员参与其中。事件发生的直接诱因是一起平常的学生纠纷,且原发地并不在本镇,但事件从一开始就明确指向镇政府和边防派出所,并很快上升为打砸烧阶段,事件的突发性比较明显,不法分子闹事的意图非常明确。
    
    “323”事件起因简单,但其中还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
    
    据该新闻发言人介绍,今年初以来,发生在感城村学生身上的伤害案件一共有4宗,当地边防派出所接群众报案后虽然受理并立案查处,但由于发案时间均在晚上,调查取证难度大,进展不大,直到3月23日下午才抓获1名主要涉案嫌疑人,群众尤其是受害人家属对派出所的办案效率非常不满。
    
    其次,当地镇政府对系列伤害案件督办不力。群众以为边防派出所是镇政府的下属机构,于是在第一时间到镇政府讨要说法,在没有得到他们自认为满意的答复后,便将矛头对准边防派出所。
    
    再次,闹事群众法制观念淡漠,法律知识匮乏,以致通过这种极端手段宣泄不满情绪;少数不法分子恶意挑动,蓄意闹事,导致事件在瞬间突发升级,演变成为性质恶劣的打砸烧的群体性事件;宝上、感城两村历来矛盾较深,数十年前多次发生械斗,近年来经多方化解,但并未从根本上消除积怨。
    
    据介绍,为尽快平息事态,从“323”事件发生到第二天下午,东方市委书记王河山在事发半小时后赶到现场,一线组织指挥相关领导和部门迅速开展稳控工作,与随后赶到的省公安厅、边防总队负责人通宵达旦坚守在第一线指挥,随时根据事态的变化研究应对方案,调配人力进行处置。东方市长谭灯耀在24日省里会议结束后直接赶到现场,参与事件的处置工作。市政法、信访、教育等部门及城区各中小学按照市委的部署连夜行动,做好相关的防范工作。
    
    该名新闻发言人表示,因处置稳妥果断,措施得力有效,处置工作取得阶段性成功。但是,尽管事态基本平息,考虑到情况比较复杂,不排除事态出现新的反复和意外,东方市将继续与省公安厅紧密配合,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保障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另据海南日报记者了解,感城边防派出所所长、教导员已于今晚(24日晚)被免职。(梁振君 卞王玉珏) (来源:海南日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盗用我名发联署呼吁病毒信件者居心何在?!
  • 凌沧洲:“盗贼”与“强奸犯”出没的互联网
  • 凌沧洲:委员称林嘉祥为好干部、整顿网络力度不够
  • 凌沧洲:女子骑上毛塑像被辱骂的宣传洗脑玄机(图)
  •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看网民对央视火灾的反应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凌沧洲:北京地坛春节庙会上的专制极权文化
  •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 北京举办凌沧洲作品研讨会并热议抵制央视
  • 凌沧洲等人向央视发辩论邀请书并促央视向人民道歉
  • 凌沧洲发表致温家宝李克强的公开信
  • 凌沧洲等人强烈呼吁交通运输部部长及党组引咎辞职
  • 凌沧洲:钱塞"妓者"口,堕为"食尸族"?
  • 凌沧洲:"另类杨佳"掌掴央视满清史家,大陆论坛喝彩一片
  • 凌沧洲撰写评毒奶粉事件呼新闻自由的文章
  •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联署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的声明
  •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 凌沧洲:哀我中国
  • 凌沧洲:凉山童奴--心在凄凉中颤抖!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