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以公民的名义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罢免驻俄罗斯大使刘古昌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3日 转载)
     来源:百灵社区 作者:刘书庆
    
     胡锦涛、吴邦国阁下: (博讯 boxun.com)

    
     我们均是普通公民,身份虽卑微,但家国情怀炽热,一腔爱国拳拳之心,而国家者,乃全体国民之国,国家之利益,实攸关个体,故不畏己身之卑微,不畏世人之冷眼,不畏僭越之诽谤,上书于阁下。
    
     我们一致认为刘古昌已不再适合担任中国驻俄罗斯特命全权大使,理由如下:
    
     其在最近的人代会上,发表了非常不恰当言论,在谈及最近商船被俄罗斯边防军击毁事件时,
    
    刘竟然声称“击船事件本来不是中俄关系的事情,但经过炒作,变成了中俄关系中严重事件”,同时对于俄罗斯击沉民船行为给予了全方位的辩护,而对俄罗斯的残忍和野蛮不著一词。让人怀疑他是否俄罗斯驻中国大使?
    
     此一事件,结合俄罗斯媒体和中国船主的描述,是一起典型的官商勾结敲诈勒索的案件,中国船主从泰国装运大米至俄罗斯,俄方先以货损为由不予卸货,后卸货后却不办理清关手续,并要求扣押船只,面临食品断绝陷入绝境危险,船东下令返航,俄边防军追击,至公海上将其包围,然后从容将其击沉,冷眼旁观船员溺死而不予施救。
    
     刘的言论非但不近人情,而且于理不通。众所周知,在国际海运业,一国商船在外国注册,悬挂外国国旗并不鲜见,此所谓“方便船旗”制度,现代方便船旗制度出现于一战之前,主要出于降低运营成本考虑,二战之后,发展更为迅速,今天其总载重量约占世界商船总载重的三分之一,具体到中国,据中国海事服务网介绍:早在1998年,我国挂方便旗的船舶就已达2015万载重吨,占到当时远洋船队总吨位的55.74%。如今,9年过去了,这一比例仍居高不下。2006年,我国运输船舶的总运力已经超过了1亿载重吨,居世界第5位。而悬挂五星旗的只有1920艘,规模有 2458万吨;悬挂外旗的船舶达2237万载重吨,占远洋船队总吨位的56%。而且,挂“方便旗”的中资船舶,平均船龄不到10年,平均吨位为4万载重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悬挂五星红旗的船队平均船龄高达19年,平均吨位仅1.5万载重顿。一句话,新船、大船挂的都是外国旗!
    
     我们想问一下刘大使:这超过一半悬挂外旗的远洋船舶是否属于中国财产?其被劫持或击沉与中国有没有关系?
    
     至于船长是否是中国人,这与船的财产属性毫不相干,船长不过是船东的雇佣人而已,当然船长有相当临机应变的权利,如果排除不可抗力等因素,船长指挥错误无疑也需要承担责任,但这项责任主要向船东负责。何况我们的同胞遭到残忍的虐杀,仅此一点,还能说与中国无关吗?
    
     根据事情的经过,说俄罗斯不知道该船属于中国,不知道该船船员主要是中国人似乎难以自圆其说,一国的船舶被击沉,一国的国民被虐杀,而这竟然与该国无涉?不知刘大使是以一种怎样的战略高度,怎样的全球视野,怎样的宽阔胸怀得出如此冷静的结论?
    
     刘大使不是忙于向俄方交涉,为死难者争取赔偿,而是指责中国网民感情用事,以偏概全,同时谆谆教导网民要冷静理性,要像他一样有全局的视野。言外之意,死几个人是小事,不要上纲上线,不能毁坏了中俄“战略协作关系”的大局。
    
     如果国家之间的“战略协作关系”是以国格被羞辱、同胞被虐杀,还需要忍气吞声,还需要为对方辩解才能维持,这样的战略协作关系要他何用?胡锦涛同志、温家宝同志一再强调,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显然刘大使对此缺乏认真领会,同时也反映出刘大使缺乏对生命的敬畏,缺乏对受害者的基本同情,同时对于其身份和使命缺乏基本认知。
    
     事件发生之后,驻俄外交机构形同虚设,没有及时向中国通报事情的真相,致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事件发生之后,对事件作了错误的判断。不但没有抗议、严正交涉,反而语焉不详,给人一种中国商船遭遇意外事故,俄罗斯紧急施救的假象,若非俄罗斯媒体打破沉默、披露事实,全体国民将遭到蒙蔽,事件真相将遭到隐瞒。
    
     如果说驻俄外交人员也不明真相,那只能证明他们无能渎职,从事后披露的信息得知,中国商船在遭到枪击后曾发出求救信号,退一步讲,即便没有收到求救信号,此次事件已经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外交人员无疑应该介入,所谓介入当然不仅仅是礼节性的外交拜会和不痛不痒的交涉,至少应该会见一下幸存者。根据事后俄罗斯外交声明,其并没有力图混淆视听,只是充斥着沙文主义的傲慢,因此俄罗斯无意隐瞒真相。在拜会俄罗斯外交人员和幸存的同胞之后,仍然迟迟不向国内披露事件的真相。
    
     俄检察官证实开枪的命令是俄联邦安全局下的,而俄联邦安全局直接隶属于总统领导。这一开枪命令是否征询了俄最高层的同意?或者是否直接是在最高层的授意之下?
    
     直接由俄联邦安全局下令击毁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事件,在刘大使的眼里竟然是孤立偶发的事件,何以服众?
    
     此一事件,欲盖弥彰,已经令我国政府在国际上蒙羞,这样的外交大使难道不该引咎辞职吗?难道不该罢免吗?
    
     刘从2003年出任驻俄罗斯大使之后,孜孜执著于表面工程,对事关同胞福祉和权益的事情基本上无闻不问或束手无策。兹举几例以证明其无能麻木,根本不具有担任驻外国大使的能力,尤其对俄罗斯这样重要的国家。
    
     其所鼎力促成的所谓“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越来越表现出其华而不实的本质,中国正在成为俄罗斯的棋子,需要中国时,就高谈友谊和共同威胁,不需要时就一脚踢开,并且越是高唱“中俄友好”,越是中俄领导人觥筹交错把酒言欢时,俄罗斯政府越是加紧迫害在俄华人。
    
     在国内,我们大张旗鼓的张罗着“俄罗斯文化年”,孜孜不倦的培养着爱俄人士,对于俄国的负面形象不予报道,尤其对于俄罗斯国内浓郁的排华氛围只字不提,一厢情愿的塑造着“中俄友好”的假象,而轮到俄罗斯举办“中国文化年”时,作为中俄友好的象征性举措,俄罗斯大举驱逐中国商人,使得辛苦经营数载的中国商人一夜之间血本无归倾家荡产。同样是在2007年的“中国文化年”,俄罗斯宣布大赦非法移民,但法案特别规定“不包括中国人”,让人想起晚清时美国的“排华法案”。但就是这样一条涉嫌国别歧视的法令,我们的驻俄外交机构竟然选择了沉默。在21世纪这种赤裸裸的国别歧视竟然存在,竟然是特别针对“友好邻邦”,竟然没有媒体讨伐,没有外交抗议、严正交涉,的确令人大开眼界。
    
     长期以来,华商深受“灰色清关”的危害,这也早就是积年的老问题了,而所谓“灰色清关”就是不给你办正式清关手续,以利于日后随时敲诈勒索,此一情形和这次被击毁的新星号商船类似,是俄罗斯多个部门相互协作,给中国商人作局,以非常流氓的手段封死合法渠道,逼使你违法自助,然后又以你违法为由抢劫你的财产,甚至杀人越货。
    
     而俄罗斯政府的这种流氓行径,直接造成中国商人心理的弱势,往往习惯于花钱消灾,而这种忍气吞声反而诱使俄政府公务人员更加肆无忌惮,同时经过媒体放大,在种族主义沙文主义甚嚣尘上的俄罗斯,华人的形象越来越不堪,于是对华人更加鄙视,进而仇视,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但我们拥有大局意识的刘大使对此无暇顾及,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束手无策,他正在酝酿中俄文化年,中俄领导人互访,中俄能源协议的签署。于是我们看到,刘大使在谈论这次“新星号”事件时,就着重谈到了这次中俄的能源协议,当然作为大使,他居功至伟。但这是一份怎样的协议呢?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是什么?中国贷款250亿美元给俄罗斯,作为回报,可以在未来十几年之内购买俄罗斯1.5亿吨石油,而石油的价格是随行就市,而不是现在低位的价格。说白了,这份协议是一份先予履行的合同,考虑到俄罗斯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历史秉性,其能否正常履行实在难以预料,我们的刘大使不知道是否清楚,论证了十几年的一条安大线几经反复,至今是否有了草图都不得而知,指望这样的友好邻邦能正常履行协议,痴人说梦。何况即便能正常履行,这份协议仍然是一份权利和义务不对等的协议,暂且不考虑美元的持续贬值,先予履行的协议本身就是一种风险,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更是如此,250亿美元的贷款,在金融危机重创俄罗斯石油企业的今天,可以说是雪中送炭,而正是这些俄罗斯的石油公司正在中亚疯狂的跑马圈地排挤中国的公司,这像极了90年代中国用大笔美元购买俄罗斯的三流武器的情形(时至现在俄罗斯仍然维持着一流武器自己用,二流武器卖印度,三流武器卖中国的传统模式),正是中国的军购挽救了俄罗斯行将倒闭的军火工业,而俄罗斯从长远来说,则是中国潜在的头号敌人,也是灭亡中国意志和能力兼备的唯一国家。对于这样的国家,我们急人所急,想人所想,堪称道德典范。
    
     去年的汶川地震,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世界各国都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帮助,在空前的天灾面前,人类表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和衷共济共度难关的品性,无疑值得肯定,但也不要自欺欺人,这更多是一种国际惯例,印尼海啸、伊朗地震时,中国的援助也是无私的,即便出于敌对状态的美国,在伊朗地震时也是积极参与救援。
    
     汶川地震之后,中国的一些外交动作主打悲情牌,有意向特定国家讨要同情,想以对方的同情彰显友谊,其中尤以俄罗斯为主。于是地震中幸存的孤儿被接纳到弗拉迪沃斯托克(俄文:控制东方)去疗养,然后就是刘大使和其夫人看望疗养的孤儿,当然少不了发自肺腑感谢俄罗斯政府,谆谆教导孩子们要牢记中俄友谊,促成了这样一件露脸的外交动作,刘大使自然满面春风,洋洋得意,看看在海参崴疗养院里刘大使的照片,就知道他当时多么有成就感。然而,疗养地为何选择弗拉迪沃斯托克?普京恐怕别有深意。众所周知,弗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名叫海参崴,是19世纪被沙俄侵占的中国领土,中俄签署边界协议后,正式放弃了对海参崴的主权要求,普京提出让孤儿去海参崴疗养,意在提醒中国人,这已经是俄罗斯的领土,你们不要再有想法了,他的名字从此不再是海参崴,而是叫弗拉迪沃斯托克。对于俄罗斯如此明显的意图,我们的刘大使竟然爽快地答应了,是麻木还是无耻?
    
     新星号事件发生之后,我们无疑应该严正交涉和抗议,但并非意味着就应该断绝外交关系,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应该有理有利有节的予以反击,外交并非仅仅只有沉默和断绝外交关系两种选择,但至少应该严正表明自己的立场,让对方忌惮,杜绝再发生类似惨剧。
    
     总之,从上面几件事情可以看出,刘大使不但缺乏作为一个驻外大使的能力,更欠缺基本道德,他对于国家利益和形象的受损感受基本上是麻木的,同时也是束手无策的,他没有一种料敌先机、防患未然的素质,突发事件发生之后也不是积极采取补救措施,为祖国争国格,为同胞争人格,而是想采取瞒和骗的方式,掩耳盗铃粉饰太平,最终使得政府在国际上蒙羞,在百姓心目中丧失威信。
    
     这样的人继续担任驻外大使,本身就是对我们政府的羞辱。
    
     因此,我们强烈要求罢免刘古昌驻俄罗斯大使的职务。
    
    
     执笔人:刘书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