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倪玉兰家人抗议二审不开庭审理(附辩护词和律师函)(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2日 来稿)
    请求开庭公开审理
    我要到法庭作证、质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倪玉兰“妨害公务罪”合议庭法官:
    倪玉兰案件,一审检察院及法院都将我列为证人。奇怪的是,他们却不许我提交证据,也不许我到法庭作证、质证,因为他们在作假案。
    我请求二审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我要出庭作证、质证。
    我作证的证据如下:
    一、检察院及法院隐瞒藏匿了便衣警察杜新华
    这个便衣警察的名字叫杜新华,他负责现场指挥及摄像,他指挥肖巍等利用黑社会演戏、装死等,将倪玉兰从家中绑架。
    之后,警察证人及黑社会证人绝口不提杜新华,检察院及法院也隐匿了杜新华,让他在案件中消失。
    我有照片与摄像证据能够证明:杜新华与肖巍从家中将倪玉兰绑架。
    二、肖巍及黑社会共同作伪证
    肖巍的证言说:“黑社会是什刹海房管所的工人”。
    “……李虹桥,是什刹海房管所工程队的工人”
    黑社会尢德林、马成文、黄海民等的证言说:他们是“什刹海房管所的工人”。
    经过调查:什刹海房管所根本就没有这几个工人。
    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只要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证人到庭质证,就能够查明警察肖巍及黑社会共同作伪证的真相。
    三、肖巍及女警察共同作伪证
    倪玉兰说:“案发现场没有女警察。”
    倪玉兰被肖巍强行拖进小黑屋后,我走到被关押房屋窗前,看见:“派出所院中只有倪玉兰双拐被扔在地上,院中并没有女警察。”
    肖巍证言说:“……,由我所民警宋彦平陪同该人去了厕所,”“……,当时宋彦平在门外。”
    案卷中也有女民警宋彦平的证言。
    那麽,女警察在不在案发现场呢?
    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公开开庭审理,法院调取案发时新街口派出所院中的录像证据,就能够查明真相。
    请求二审法院调取案发时新街口派出所院中的录像证据,用来证明所谓的受害人肖巍联合女警察作伪证。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证人;董继勤
    2009年3月16日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为倪玉兰的辩护人,一审判决认定事情不清证据不足,而且二审法庭拒绝开庭审理,致使无法查清本案的事实。因此,本辩护人的辩护观点是,本案事情不清证据不足,应当认定倪玉兰无罪,立即释放。
    一、 肖巍的诊断证明内容不具备客观基础,不具有证明力
    本辩护人曾以书面的形式要求法庭调取肖巍的门诊病历首页,为了证明肖巍的门诊病历是否具有客观性,却没有得到法庭的许可,原因是曾经的辩护人已经在前面的阶段申请过,可是案卷中根本没有和此相关的申请,因此驳回本辩护人申请的理由不充分、合法。
    既然公诉方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该诊断证明的客观性,本辩护人认为,肖巍的诊断证明是凭空而出的,医生没有依据病人的主述和检体情况进行判断的。而且本辩护人曾经去过积水潭医院档案室调查过,得知肖巍的门诊病历首页没有主述和检体情况的记录。因此,此诊断证明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来认定本案的内容。
    二、 肖巍的有关其被踢打受伤证言不相符客观规律,为假证言
    肖巍说倪玉兰踢了他的档部二下,致其疼痛难忍,以至倒在了地上。照此情景,肖巍所受的伤是严重,至少是轻伤,但本辩护人从积水潭医院档案室得知,肖巍根本没有就此伤进行治疗,不符合常理。
    倪玉兰身体状况是左腿萎缩,右腿亦受波及,腰部常年疼痛,不能独立直立站立起来,而且当时头部严重受伤(有施工人员讯问笔录证明)腰部长年疼痛的瘦弱的女人。肖巍说倪玉兰坐到沙发后,立即踢其档部,却没有说明是用的哪条腿踢,实际上倪玉兰的腿部残疾,加上腰痛,两条腿靠个人的力量,根本抬不起来,更何谈连续踢肖巍档部两下这高难度的动作。
    肖巍是一个身高五尺、身强体壮的男人,在本案中他却把自己形容成一个不敌一个连腿都不能抬得起来的女人,把倪玉兰形容成一个腿脚利落反应敏捷的女人,这完全违背了常理。
    三、 施工人员所做的证言全部为谎言
    因倪玉兰的头部受伤非常的严重,施工人员一至说是倪玉兰自己用砖头将其本人的头部打伤;另外,有关施工人员李富志的手受伤的情况,除了李富志本人说其本人的手是被划伤外,其余的施工人员都违背事实,说是倪玉兰将李富志的手砸伤。而施工现场的全程录像中,根本没有倪玉兰自残镜关,也没有倪玉兰用砖头打施工人员的镜头。
    因施工人员与倪玉兰无冤无仇,很明显这些施工人员是被某些人利用对倪玉兰的一次陷害,但其谎言编得很低级,无法变成法律上的事实。
    四、 两位派出所保安证言同样是谎言
    谎言向来是不攻自破的。派出所保安钱跃和陈风海的口述是一至的,几乎不差几个字,但他们没有学会做假证的本领,他们不懂得力学,更不了解倪玉兰的身体状况。二位保安一致说:“倪玉兰躺在沙发上,肖巍转身后,立即坐起来,踢了肖巍的档部二下”倪玉兰一个腿部残疾、头部严重受伤、坐在沙发上的的女人,如何有如此好的脚法,能够倒钩肖巍的档部。
    即使是一个正常的人,坐在沙发上,面对一个站立人的背部,根本无法从正面踢到站立人的档部。
    五、 倪玉兰受的伤不是在施工现场,是在入看守所前造成的,应当追究新街口派出所的故意伤害责任。
    在倪玉兰入看完所前,其头部受伤非常的严重,连续几天神志不清。所有的施工人员都一致指出倪玉兰头部受伤,但为了帮助派出所推脱责任,却一致撒谎说是倪玉兰自残,但全程录像光盘却揭露了他们的谎言。倪玉兰没有用砖头拍打自己的脑袋,其头部的受害是在新街口派出所造成的,在此倪玉兰保留对新街口派出所相关人员刑事及行政责任的追究。
    综上,肖巍的诊断证明是虚假的,肖巍的证言是编造的,两位保案所编造的谎言更是与常理相违背。几名施工人员的谎言却被自己揭穿。因此,本案是对倪玉兰的一次陷害,一次对一个曾经的女律师,一个残疾女人,一个被拆迁户, 一个为了追求真理多次上访的公民的迫害。对倪玉兰的迫害应该立即停止,对女人的迫害就是迫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另外,你院剥夺了本辩护人对本案重要证据光盘的观看和复制,是严重的渎职行为,在此再次声明。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 刘巍
     北京市舜和律师事务所
     2009 年 3月18日
    律师函
    本律师,刘巍,是倪玉兰的辩护人,本案的罪名是妨害公务罪。从阅卷、与汪雪峰法官的交流、会见倪玉兰的过程中,辩护律师认为,本案的承办法官在审理此案过程中,有重大的违法为。
    违法行为有:
    1、 剥夺辩护人复制案卷材料的权利
    2009年2月13日,本辩护人将本案的所有的书面材料复印,在证据卷中第126页,有一个盛装光盘的空袋子,下面标明此页光盘的内容为“倪玉兰在新街口派出所内妨害公务揣民警肖巍的录相”;在127页,同样装订了一个空袋子,下面标明的是“倪玉兰阻碍施工,打伤工人的现场情况”。
    2月20日,本辩护人得到允许查看此二项光盘,结果是127页所附的光盘可以正常播放;126页所附的光盘,无法播放。在此,本辩护人曾明确要求复制合格的音像制品。
    2月25日,本辩护人与汪雪峰法官电话沟通,汪法官向本人明确告知,不予本律师复制光盘。
    2、 本案的合议庭不尽职调查本案的事实
    本案的最有力的证据即126页所附的光盘,因其不合格而无法播放。为了查明本案的事实,你院有义务查明本案光盘的内容,而汪雪峰法官向本辩护人传送的意思是,对此光盘,你院将不予理睬,若我辩护人不能提供新的证据,其将不开庭审理,径直作出判决。
    本辩护人认为:
    126页的光盘内容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倪玉兰踢了肖巍;一种是倪玉兰没有踢肖巍,此光盘是决定本案被告人罪与非罪的关键。作为本案这一重要的证据,一审法院没有在庭审中播放此光盘并进行质证,已经是枉法裁判,对此,你院有义务监督纠正一审法院的违法行为。
    本辩护人的要求:
    1、 你院应当向本律师提供合格的音像复制品;
    2、 查清本案案事实,特别是126页所附的光盘内容;
    3、 因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依法开庭审理本案。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刘巍
     北京市舜和律师事务所
     2009年3月6日
    抄送单位: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
    
     民生观察工作室供稿
    倪玉兰家人抗议二审不开庭审理(附辩护词和律师函)
    倪玉兰丈夫董继勤等3月20日到北京一中院抗议
    倪玉兰家人抗议二审不开庭审理(附辩护词和律师函)


    倪玉兰丈夫董继勤等3月20日到北京一中院抗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网”就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欲不开庭审理倪玉兰案的声明
  • 倪玉兰案:北京“躲猫猫”/董继勤(图)
  • 靠双拐行走的倪玉兰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二年
  • 倪玉兰房屋遭强拆,家人求救
  • 北京维权活动人士倪玉兰住宅遭强行推倒 (图)
  • 北京倪玉兰“妨害公务罪”案8月4日开庭
  •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在看守所中被虐待
  •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拆迁案续:夫妇双双被拘留
  • 北京新街口派出所替强拆公司抓倪玉兰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给北京郭金龙市长写信 遭到被控告警察的报复陷害/倪玉兰(图)
  • 北京贪官院长郭生贵的残余还在劫贫济富/倪玉兰(图)
  • “优秀党员”王克华当众扯断裤腰带、扒光上衣/倪玉兰(图)
  • 倪玉兰:受迫害 惨遭酷刑命悬一线 危难中 法轮功救命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