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生不逢时的中国“新土改”政策(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6日 转载)
    
    来源:BBC
     在中国政府的社会经济政策当中,去年10月出台的"新土改"堪称最生不逢时者。
    
    2008年10月,以"土地承包权"流转为主要内容的"新土改"闪亮登场,学界与媒体对"流转"将为农民带来"巨大收益"的幻想曲刚开始演奏,农民工的失业返乡潮就不断涌来。不少农民工返乡之后,开始与代耕户争地。
    
    辽宁、湖北等地相继曝出返乡农民工的争地纠纷之后,农业部于2008年12月发出警告,要求各地"高度重视农民工返乡后土地流转纠纷"。但各地的争地纠纷仍然不断发生,如最近广东开平一些返乡农民工依仗自己的"地头蛇"身份,纠合本地农民使用暴力把外地代耕农的住房、猪舍砸成废墟,使得那些与村委会签有多年代耕合同的外地农民顷刻间家业毁损殆尽,不得不挈妇将雏四处流浪。
    
    各地无法消停的争地纠纷,令中国政府颇为尴尬地面对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中国农民目前没法离开土地。
    
生不逢时的中国“新土改”政策

    
    中国农民总体收入水平低下
    
    流转:政府强制还是农民希望?
    
    既然农民无法斩断本身与土地的联系,那么到底是谁热切希望农民的土地承包权流转?
    
    答案不难找到。事实上,2008年10月中央政府允许土地承包权流转,只不过是对农村土地大量流转这一既成事实的政治确认。中国农业部公开承认,截至2008年8月底,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面积已达1.06亿亩,占家庭承包耕地总面积的8.7%。
    
    不过,农业部这里说的只是总数,各省情况不一样,经济发达地区的土地流转比例远比经济落后地区要高得多。上海市至2007年底已流转土地134万亩,占全市延长承包期土地面积的53.7%。广东省截至2007年12月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面积已占农村家庭承包面积的14.4%,其中只有三分之一属于农户自发流转。
    
    
     值得注意的是,在土地承包权流转上,政府的热情显然比农户要高得多。以江苏省为例,在中央政府允许土地流转以前,该省已流转土地占全省农户承包土地面积的16.5%。2008年10月中央政府鼓励土地流转之后,江苏各地政府强迫农民流转土地的事情时有发生。一些市县直接定指标,有个县提出当年"保证完成"流转土地6到7万亩,指标又被逐层分解到乡镇。不少乡镇干部张口便是"千亩规划"、"万亩大棚",强迫农民退出土地经营。土地承包权流转,谁是真正的受益者,于此可见一斑。
    
    "三无农民"
    
    美国经济学家刘易斯的"二元经济理论"在发展中国家曾盛极一时,但用之于中国却完全失效。因为中国农民无法在城市里容身,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处在巨大就业压力之下的城市,无法为农民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二是农民工的工资相当低廉,无法在城市购房及支付其他开支;三是受户口制度的限制,农民工子弟要在城市读书,必须交高昂的赞助费。因此,改革历经三十年,从户籍身份上看,中国农民尚有9.5亿左右,其中至少还有7.5亿居住在农村。
    
    土地的稀缺与工作机会的稀缺,导致大量农民丧失了基本生存权利。目前全国失地农民约有8000万左右,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即使在工作机会远比他处要多的广东省也如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个调查小组曾在广东省的广州、增城、佛山和中山等地做过调查,发现失地农民当中,有68%的没能找到工作。
    
    当中国城市本身就为失业问题所苦之时,根本无法接纳过多的农民工,这一点加强了农民对土地的依附性。近年来因征地引发的反抗已占全国农村群体性事件的65%以上。就在中国政府2008年10月推行"新土改"之后,各地反抗征地的斗争仍此起彼伏,仅2009年2月就在湖北省十堰市陨西县城关镇、广西省桂平市蒙墟镇流兰村与四川成都大邑县同心村等地发生数起。  
    
    中国农民没法离开土地,不是出于诗歌里那种"爱这块土地爱得深沉"的煽情,而是因为他们离开这块土地之后将沦为"无业可就,无地可耕,无处可去"的流民。农民的主张其实很明确:从2007年11月开始,陕西省、黑龙江省与江苏省的农民都曾相继发出要求"土地所有权"的呐喊,而中国政府只想照顾各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需要,赋予他们"流转"农民土地承包权的权限。这种无视农民真实利益主张的"新土改"又怎能顺利推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沭阳新河镇政府强占农民800亩土地
  • 北京市海淀区众多原村庄村民开始追讨被非法侵占的占地款和土地!
  • 敢上访就抓你!山东龙口南山集团强征农民土地
  • 奥运前警枪击土地维权村民记者助上告 被判十一年
  • 广州增城西洲村民集体土地被当地官员非法圈地倒卖内幕
  • 南京第一女贪曝土地寻租黑洞,受贿1100万
  • 广西桂平警民因土地强征冲突 村民代表遭拘捕
  • 31名广东省东源县村民联名检举政协委员缪寿良非法建设“蓝口水电站”特大土地违法行为(图)
  • 10省份大规模增雨 1502万公顷土地干旱缓和 (图)
  • 中国政府动用武警强征土地 警车救护车开路
  • 中国社科院:土地承包制导致农村干部腐败(图)
  • 黑龙江1800户农民的土地和集体资产被卖光
  • 各地村官选举争夺激烈 专家称土地收益权成驱动
  • 国土部将展开土地调查 拟既往不咎避免地方造假
  • 临沂经济开发区大量土地撂荒,可能引发群体事件(图)
  • 中国“土地流转”式改革更像公关表演(图)
  • 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强占村民土地
  • 国难当头之际,村支部书记趁机盗卖农民土地千余亩
  • 陕西三门峡库区土地丢失漏洞之一
  • 伪造公文,强征土地,强行施工(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张树喜:土地补偿款哪里去了?
  • 山西霍州大张村委违法强毁土地,百姓有苦无处诉
  • 杨金强等求助:济宁微山县韩庄镇非法砍伐树木、强占土地
  • 揭露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原局长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枫叶土地上之生死轮回——我在海外的“房奴”生涯(图)
  • 扬珊:土地私有化是农民享有生存权的前提和基础
  •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 一个旧市水利局征用百姓土地乱
  • 中国几千年的土地分配/中直
  • 舟至洋: 当年的土地改革,今天的资金外流
  • 必须守住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花玉喜
  • 新年献辞--应该欢迎农村土地私有化
  • 房地产暴利 土地财政恐难辞其咎/马涤明
  • 上海临港新城违法征用农民土地,法院行政不作为/冯明
  • “囤积土地”已成为一根沉重的稻草/周海山
  • 黄树东:土地私有化要把中国推向大动荡
  • 走出“土地财政”困局势在必行/石子河
  • 村里不分土地补偿费该如何办?/殷清利
  • 土地私有化要把中国推向大动荡/黄树
  • 土地产权要靠民主权利来保障/张晓山
  • 姜人杰受贿案真相调查:受贿款全是土地"生出来"(图)
  •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 于建嵘:警惕强制农民进行土地流转的行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