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5日 转载)
    王丹更多文章请看王丹专栏
    
     来源:明报 (博讯 boxun.com)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作家戴晴早前表示现在是时候寻求“大和解”,让中共与民运人士放低对立,但当年的学生领袖王丹形容要求事件受害者提出和解实属“可笑”:“打伤了人,还要受伤一方提出和解,哪有这种事情?”他说:“我有我的底线----我可以和解,但绝不可能是由我提出来。当下还未见到任何东西,让我可接受和解。”
    
    去年于美国哈佛取得博士衔的王丹,今年到英国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作一年的博士后研究。英国时间周五下午,王丹在牛津举行了一场主题围绕六四的演讲。他表示,当年的学生运动主要争取反贪腐,相信透过政治改革寻求民主政体,是达到目的之唯一方法,即使现在回看,他仍然相信当年确是中国展开和平民主演变的契机,但“六四的崩塌,不单只代表极权的胜利,还有贪腐的胜利”。
    
    中国留学生:民主保证得了我的学费?
    
    演讲会吸引了近300名学生和各地学者,挤满现场座位之余,有人更要坐在梯级,听众一般对中国学生当年表现予以肯定,也有来自内地的学生持不同意见,有年轻的博士生问王丹:“中国为什么需要民主?喂饱13亿人并不容易,若我选了你,你能保证我的父母有能力支付我来这里读书的学费吗?”个别中国学生随即报以掌声,王丹回应说:“人除了吃饭以外还要有尊严,民主就像让你到超市购物可以有选择,我认为中国人配得上选择。”
    
    席上亦讨论到近20年经济上的“中国奇迹”,成为中共领导回避民主改革的借口,被问到目前更复杂的利益关系会否成为政治改革的阻力,王丹说,内地目前的问题比1989年之时还要复杂,一场金融危机令到千万计的民工失去工作,无论在农村或城市都无法维生。他虽然预期未来难以再出现由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但压力有可能会来自老百姓、农民工甚或是退休军人,“他们对政府的诉求是具大的,这问题胡温和中共领导肯定比我更紧张,因为他们比我更掌握问题所在”。
    
    不寄望现领导平反六四
    
    王丹说,无论对现届领导人或下届领导人,都不旨望他们会平反六四或推动民主改革,“我们把希望放在赵紫阳、朱镕基、胡锦涛和温家宝,但只能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国还未具备民主条件?)你看香港,有稳定和庞大的中产阶级,为何2007年还不肯让他们普选?”他说,现在只对习近平、李克强之后、曾经历六四的一代抱有一点希望。
    
    对于另一经历民运的作家戴晴早前接受访问时提出仿效南非模式的大和解方案,通过调查真相让双方放下对立,王丹认为不可能由受害一方提出,“他们(中共)强,我们(民运人士与家属)弱,怎可能要受害的一方先提出和解?”、“我可以接受和解,但不可能由我先提出,亦要有和解的条件,让流亡人士回国,让受难者家属得到赔偿。”他又说,即使现在提出和解,亦不会得到中共实际回应。
    
    
     对于中国民主改革,王丹一再强调要保持“由下而上”的压力,他寄望近年在内地冒起的公民社会能够发挥作用,迫使政府必须变革,呼吁西方社会支持中国民间社会和非政府组织发展。由于香港曾拒绝王丹入境,王丹表示,在牛津完成研究后,计划返回美国求职。
    
    特约记者罗永聪英国牛津报道
    
    王丹答学生问
    
    问:你认为“六四”事件多重意义之中,哪一点最为重要?
    
    答:“六四”可算是中国现代公民社会的开端。中国走向民主最大的障碍是我们的政治文化----我们过分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1989年,大部分人还是很相信政府,但它突然之间给我们看到了真面目,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但自此之后,人民懂得和政府保持一定距离,这对发展公民社会和民主都是好事。
    
    学运两点错误
    
    问:现在回看“六四”,你有没有遗憾?若重头再来,又会有什么不同?
    
    答:我没有遗憾,但承认犯了两点错误。第一,我们原来一直坚持那是学生运动,过度重视它的纯粹。即使5月11日开始绝食之后,它遂渐变成了群众运动,但我们还是拒绝了其他人士协助,亦没有与政府内的开明派合作,否则效果可能更好。第二,是选择绝食的时间,当时正值戈尔巴乔夫访华前夕,我们以为两日内政府就会清场,但这不单没有出现,后来各地到天安门加入绝食的人更愈来愈多,令场面更难控制。
    
    对中国政府的盼望
    
    问:你想像中的中国民主是怎样的?
    
    答:我对中国政府的要求真的很低,我不会期望他们做些什么,只会希望他们不做些什么,例如刘晓波,他只是因为打算发表有关维护人权的呈请(按:《零八献章》)就被关起来了,停止这种行为,才算是回到民主的基本----容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方媒体一提六四问题 中国媒体立刻全封杀
  • 关于公布“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央视新华社删除外媒记者六四提问
  • 江泽民六四后升官内幕:「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 政協發言人稱六四早有結論,繼續維護社會大局
  • 天安门母亲促为平反六四仗义执言
  • 89六四屠杀中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和妻子抵美(图)
  • 逾百名天安门母亲联署:吁两会破六四禁区
  • 天安门母亲团体呼吁中共当局承认六四惨案受难者
  • 老友见面,不禁潸然——六四被碾断腿的方政来美领民主奖
  • “天安门母亲”呼吁当局打破禁区调查六四
  • “六四”伤残者勇士方政夫妇顺利抵达旧金山
  • “天安门母亲”呼吁“两会”对“六四”进行调查
  • 快讯: 六四伤残者方政先生成功离境飞美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六四(2)
  • 採訪金剛箍風波鬧大,中共忙補鑊,未回應可否採訪六四
  • 不折腾与政府作为:09“六四”的敏感和悲壮
  • 六四“暴徒”王连喜近况(图)
  • 视频:万润南先生谈六四(1)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 高洪明: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 六四怎能不平反/李柱銘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 “六四”罪犯应该立即追诉(图)
  • 邱国权: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
  •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 今年「六四」特別敏感和悲壯/周求
  • “公民网络议政----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发起倡议书
  • 江泽民赋诗庆祝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上海人
  • 奇闻:天安门绝食,持六四血卡,美国公民施一公成爱国楷模
  • 「我的中國夢──平反六四」除夕祝願集會
  • 国内网站公开纪念六四20周年/郑存柱
  • 北海青年:评“六四死亡人数的争议”
  • 六四死亡人数:这样的谣言还要流传多久?
  • 中国留学生谱写六四歌曲压音像唤回历史记忆 /RFA
  • 国内论坛出现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郑存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