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节明泰国申请避难 谴责联合国难民署拒绝面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5日 转载)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星期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收到现在泰国申请避难的中国异议人士曾节明的求助信,谴责泰国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因为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力,拒绝在原定的日子和他会谈,使其无法得到庇护。自由亚洲电台唐琪薇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曾节明表示,他原任桂林电视台记者,因为在大参考,北京之春,自由圣火等刊物上发表异议文章而受到中国政府迫害,于2008年10月1号逃亡泰国,并于2008年10月31号向泰国联合国难民署递交了寻求政治庇护的申请。
    
    “他登记完以后给我了一份面谈通知单,安排到今年的3月13号。”
    
    曾节明说,他2009年3月13号当天准时来到泰国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却拒绝和他面谈。
    
    “他们给我的理由就是去年12月18号他们联合国难民署曾经给我和我的妻子打过电话,我的妻子没有接到过任何电话,我也没有接到任何电话。”
    
    曾节明表示,泰国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让他写了一份关于没有接到难民署电话的说明,却拒绝告知补谈的时间。
    
    “没有预约,他让我等,几个月也是等,一年也是等。”
    
    曾节明表示,从2009年1月7号开始,他先后三次受到身份不明人士的恐吓,这让他有理由相信是中国政府向泰国联合国难民署施加了压力,使得他申请政治庇护一事受到刁难。
    
    “今年元月7号晚上大概7点钟接到一个威胁电话,他说‘你如果再写文章侮辱中国,一切后果由你自负’。第二个事情是有一天晚上我到外面去走,结果走到我住的那条路的巷口附近的一座桥的时候,一辆客货两用小车莫名其妙地向我撞过来,几乎是擦着我的身体掠过去,天是黑的他为什么不开车灯呢?还有第三起是最近一天后半夜,突然有人敲门,我问是谁,也不回答。”
    
    泰国联合国难民署的刘翻译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是曾节明自己没有接到难民署工作人员打给他的电话,就只能怪他自己了。
    
    “时间差不多了,他就应该来问为什么这么久了不打电话给他。”
    
    刘翻译明确向记者表示,曾节明的影响力并不大,这件事不可能是中国政府在从中作梗。
    
    “据我的经历,中共没什么影响。 除非他们收买谁,办中国事务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我不会接受中共的贿赂,另一个是76岁的一个人,他怎么会去做?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力,中共怎么去干涉我们这里面的行政?”
    
    北京之春的总编胡平表示,最近有很多中国异议分子进入泰国寻求政治庇护,他建议泰国方面应该有专人来负责中国难民工作。
    
    “联合国难民署在那里应该设一些专人来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且做这些工作的人也可以特别是和海外的人权团体保持一定的联系,他们有什么弄不清楚的情况就可以来问我们,这样就可以使得工作进行得更顺利一些。”
    
    曾节明表示,他目前在泰国没有任何身份。而由泰国联合国难民署签发证明其正在进行难民申请的文件,也将于4月30号到期。曾节明希望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联合国难民署以及国际社会呼吁,不要对象他这样名声不大,却时刻受到中国政府威胁的异议人士漠然置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唐琪薇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曾节明先生“泰国动乱的启示”一文/宋友谅
  •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 曾节明: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 曾节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 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曾节明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曾节明
  •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隐晦的暴力共产制度/曾节明
  •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曾节明
  •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曾节明
  • 警惕!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曾节明
  •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曾节明
  •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曾节明
  • 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曾节明
  •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曾节明
  •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 驳冼岩/曾节明
  •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曾节明
  • 张国堂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曾节明
  • 中国应该像伊朗借鉴什么?(下)/曾节明
  •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上)/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