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何哲:河北村民身处险境 国际援救刻不容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美国北大作家论坛主持人 何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网3月11日发表了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夏垫镇二里半村村民冯军先生的文章《河北大厂县招商引资不顾百姓死活 17岁少女死于饮用受污染水》,我们从冯军先生的陈诉、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水质分析测试报告单等相关证据得知,2006年3月18日,他的16岁长女冯亚楠患病,经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确诊为急性白血病(血癌),就治于道培医院,经医院大夫提示检测饮用水,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出具的分析测试报告单显示,二里半村的饮用水含砷量是0.1475mg/L,该值是中国标准的3倍,是美国联邦标准的14.75倍,是美国纽泽西州标准的29.5倍,事实证明,17岁的冯亚楠死于砷中毒造成的白血病。
    
    砷俗称砒霜,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联邦环保署(EPA)确认的A级致癌物,毒性极强,成人致死量70毫克,也就是说,1粒胶囊的砷能毒死14个成年人,《水浒》第25回描写了武大郎被潘金莲用砷毒死的惨状。即便饮用含微量砷的水,对健康的损害也非常严重,造成慢性砷中毒,中毒者身子发软、头晕眼花、手痒痛,严重者视力模糊直至双目失明,大部分慢性中毒者会死于白血病、皮肤癌、肝癌、肾癌。韩国电视连续剧《大长今》第58集表现了砷污染对皇帝的危害-----皇家专用奶牛常年饮用含砷的地下水,皇帝因常喝含砷奶而病倒,双眼失明,最后病死。
    
    1998年至1999年,美国科学院耗费巨资在50个州做了整整1年调查,发现全美范围地表水和地下水普遍含砷,源于地表水和地下水的自来水因而也普遍含砷。以前,美国联邦环保署以为饮用水含砷量不超过50ppb(0.05mg/L)就是安全的,过去50多年来,美国各自来水厂一直执行着50ppb的标准,后经美国科学院调查发现,含砷量超过10ppb(0.01mg/L)就会致癌,因此,联邦环保署2002年制定了10ppb新标准,规定全国50个州从2003年起执行新标准。但是,这个新标准遭到纽泽西州环保组织的质疑,该组织领导人杰夫.迪特尔引用医学数据说:“3ppb的含量将降低40%的癌症发病机率,1ppb的含量将降低75%的癌症发病机率。”纽泽西州政府从善如流,采纳了环保组织的意见,把自来水的含砷量标准定为5ppb(0.005mg/L),比联邦标准更科学、更人性。
    
    中国政府至今仍在实行陈旧的50ppb(0.05mg/L)含砷量标准,这个标准根本起不到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作用,加上地方政府官员勾结制造污染的企业老板,用种种手段打击受害村民,在残害村民生命的基础上谋取暴利。鉴于二里半村的全体村民已经处在致癌险境之中,本论坛建议:
    
    (1) 国际人权组织和美国各族裔民众通过新闻媒体或写信方式,要求胡锦涛和温家宝立即关闭造成二里半村水污染的所有企业。
    
    (2) 如果胡温不愿意关闭污染企业,村民有权使用天然合法的生命自卫权,捣毁或烧毁污染企业。
    
    (3) 全体村民应聘请律师,集体起诉污染企业,向其索赔,被告对每个受害死亡者的赔偿额不得少于700万人民币,美国同类案件的赔偿额少则百万美元,中国人的命绝不可以比美国人的命贱。
    
    (4) 经济宽裕的村民应购买安装美国原装氰二氧净水器,贫困户可向本论坛申请捐助氰二氧净水器,本论坛将发动美国和中国各界慈善人士捐助。美国氰二氧净水器是美国专利产品,能有效滤除水中的一切污染物包括砷。产品供应及技术保障单位是总部位于纽约的美国三维国际有限公司(SanWay International USA Inc.),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电话001-646-359-3027
    
     河北大厂县招商引资不顾百姓死活 17岁少女死于饮用受污染水(图)
    (博讯2009年03月11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冯军
    
     我是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夏垫镇二里半村人。叫冯军,男,汉族,农民,现年43岁,身份证号码:132822660323201。电话:0316-8862263
    
     当您看到这封信时,我及全家已陷入被各种污染造成严重后果的夹缝中,连做人的生存条件都难以维持,害的我是家破人亡。国内记者对此事的看法是,听完您的诉说,看过相关证据,令人感到心灵颤抖,遭遇让人发指。国外记者说,中国政府官员太可怕了,不可思议!党的政策,国家政令的不通,法律的无奈,官匪的勾结,权钱的交易,又眼睁睁夺走我爱女17岁年轻的生命,使我痛不欲生(详有材料),现将事实的简要经过,向您陈述,乞求能得到您和全世界好心人的关爱和援助。
    
     我们大厂回族自治县是距北京首都近百里的人口小县,招商引资工作中,“和谐前景处处新,民生之歌生生亮”处理问题时,只注重经济,不顾百姓死活和合法权益。令人不解。
    
     我的经历很坎坷,又曲折,我是于2001年至2006年3月10日,因与村委会的两张耕地承包合同,打到了省高院、全国人大、农业部。因涉及两级法院,两级政府和稳定,2005年在全国人大,农业部等多方督办下,廊坊市中级法院,大厂县法院,退还诉讼费,但实质问题未解决,(土地承包合同28年及口粮地无法耕种问题),法院领导人的处理意见,把法院的事情处理完,剩下的是政府的事,因应得土地补偿款,已还银行,且损失很大,生活困难。法院又帮养殖业的鱼坑20亩地进行签订合同与镇、村协商,因全村养殖业都以协商的方式,签订了30年的承包合同,经手人廊坊市中级法院院长宛棕升、大厂县法院院长李首峰,见证人,原夏垫镇政法副书记杨学维。此事,我多次向原经委主任海兴钟提出(现任镇长),对于承包合同的争议,全国人大,农业部、农业厅,依照党的政策、法律,下过多次处理意见,大厂县政府对抗着不办。
    
     2006年3月18日,我的长女冯亚楠,经夏垫镇医院化验,白血球偏高,血小板低,且不发烧,经北京人民大学医院确诊为急性白血病(m5),就治于道培医院,经医院大夫提示(检测自已饮用井水),化验结果砷、锰超标国家饮用水的三倍,与此同时,二女儿,冯伟楠也化验白血球偏高(13800比正常人高3800)病症二人相似。我是1998年5月份,承包村集体20亩地(坑洼地)进行养殖业。距以后2001年正式运营的金铭公司轧钢厂,先后30米左右,这种厂子设在居民区内。政府和厂方在高额利润的回报下,即没有争求百姓的意见,更没有提示百姓注意。给当地及沿鲍邱河的居住村庄百姓,带来史无前列的灾难。环境和水的污染,使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倾家荡产。各种癌症和血液病成了河北省大厂县老百姓的专利。当有人对污染反映问题时,不是受到政府的镇压,就是受到黑社会的报复,这里的人们很无助,这里的人们很无奈。
    
     孩子得病后,和水超标问题,先向国家环保总局电话反映,领导说:只要水井所含物质,与厂方所排污水物质相吻合,所有损失都让厂方拿出来。然后向县、镇政府求助,政府没有从人道主义,与厂方协商救治孩子。反而褊袒金铭公司。“政府还指望它开工资呢!你必须要做出牺牲。”并为公司的发展,对自己承诺的合同(两级法院院长担保)不予承认,又人为的破坏了水井的第一现场,强行征地。采取威、逼、利、诱手段与我爱人王悦新暗厢操作地上符着物补偿(祥见材料),经手人:杨学维,海兴钟,程文明。我被逼的全家负债累累。还要异地租房。生活难以为持。
    
     2006年,为给孩子看病,便卖家中所有家产,并向亲朋好友借款十几万元。孩子在救治期间,得到了在校全体师生,教育局干部的救助得到个别企业,社会好心人的救助,9月份,受到影星宋佳女士的关爱。2007年,得到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中心和好心媒体记者关助。对此,对社会对曾经帮助过我全家的人们是感恩的。然而对以孙宝水杨连华为首的县委政府是仇视愤恨的。他们人为破坏第一现场。有意袒护污染厂方的同时,又干涉阻碍了我20亩地鱼坑的经营承包权的流转。致使我大女儿失去多次最佳治疗时机,靠输血小板输血维持生命。我多次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各部委,反映问题并求助。得到的是相互推诿。本身大厂县政府欠我的另一块耕地的28年流转金等费用和口粮地无法耕种已7年。却得不到及时解决,以及政府财政上的分文救助!
    
     面对与我风风雨雨渡过,饱受当地政府、法院百般凌辱,遭到牵扯,而又过早懂事,乖巧的女儿,为人父母的心在淌血。孩子刚住院时得知自己的病情后拒绝治疗,她的意见:“爸爸,您以前,为了官司,借了许多钱,还没还清,现在不要再为我治病去操心了。”我最后一次和女儿在一起是在2007年06月16日。那时孩子在家,因无钱治疗,口鼻已流血(血小板含量极低)孩子告诉我说:“爸爸,代我向曾经帮咱家的好心人,当面说声‘谢谢’”。心急如焚的我,气恼万分,向县,镇求助分文未得。我女儿于当晚在北京道培医院抢救过来,因无钱住院继续治疗回家,在当月19日晚,一个年轻的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悄然而去。那时我还在北京,向中央各部门在求助,没想到,这次是我和爱女的诀别。
    
     孩子在活着时,我多次找各级法院、公安、检察院、政法委都没人管。我女儿去世前后,得到许多好心记者、媒体的关注,中国《公益时报》的《一张23人死亡名单》彻底揭开了污染之迷,显示了社会的公正性披露了当地政府的阴暗面的同时,为百姓说了一句公道话。对此,对天下所有具有爱心、同情心的人们真诚的说一声,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2008年05月08日,我去廊坊市中级法院立案,将县长、污染厂方告上法庭,中院既不立案,也不出书面东西,相互推诿,同时去信访局、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农业局、纪委反映问题,无人管。难道说让百姓去联合国喊冤吗?难道说让一个弱势群体以无执政能力、无人权为由去起诉中国总理温家宝吗?但我坚信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中央,以温家宝为首的国务院是好的。但党纪国法在基层形如虚设。
    
     说不完的生死别离,流不尽的冤屈泪、道不尽的愤恨情,现我及全家处于丧失了20亩地赖以生存的鱼坑。外欠了很多人情,欠了许多债。另一块耕地(口粮地),无法耕种7年,28年的土地承包合同无人管,全国人大、省人大、农业部、农业厅,都有处理意见,政府抗着不执行。又眼睁睁痛失女儿。心中悲愤交加。这就是忠于军魂、忠于党魂、忠于法律、忠于政令的结局,这就是我的人生!悲伤之余,请求您在百忙中,呼吁全中国、全世界类似的悲剧,不要再在别的家庭中人为发生。同时叩请能得到您和天下好心人的关爱和援助!还死者于瞑目,还生者于欣慰,还人间于道义,还法律于公正。让世界每个角落充满和谐,更充满真爱!那些“绞尽脑汁创新机制”的人,那些用百姓痛苦为自己的政绩贴金的领导干部,为这样离奇,骇人听闻的公案,应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此致
     敬礼
    
     祝好人一生平安
    
    
     求助人:冯军
     于2008.05.01
    
     备注:2008年9月25日,在好心人和领导的关注下,与污染厂方的案子终于立案了,还没结果,与大厂县政府的案子(土地补偿)廊坊中院即不立案也不出任何文字的东西,工作人员的理由是领导有话,不让立案,不让出东西,不听话我的饭碗也没了,2008年10月6日晚,遭到不明身份人的绑架和报复。2009年3月10日,该案第一次在大厂县法院开庭审理。
    
    
     图一, 演员宋佳探望病中的冯亚楠(右)
    
    
    
     图二,冯军承包的鱼塘毗邻扩建前的污染企业河北金铭冷轧厂
    
    
    
     图三,冯亚楠的病情诊断证明书
    
    
    
     图四,冯亚楠的死亡医学证明书,死时年仅17岁
    
    
    
     图五,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出据的水质检测报告
    
    
    
     图六,河北省大厂县卫生防疫站出据的水质检测报告 _(博讯记者:杨逸) _(博讯记者:何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