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澜独家专访希拉里:最想问的问题没有说出口(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青年周末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来华访问引起了一阵媒体旋风,她把唯一一个电视专访的机会给了《杨澜访谈录》,不过时间只有七分钟。定位高端的《杨澜访谈录》已经采访过很多国际政要,杨澜为了这次的七分钟足足准备了50个问题,然而遗憾的是,她最想问的问题“你现在还有总统梦吗” 却没有问出口。
    杨澜独家专访希拉里:最想问的问题没有说出口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驻华使馆接受杨澜独家专访
    
    最想问的问题没有说出口
    
    青年周末:你觉得镜头外的希拉里和镜头前的她有什么不同?
    
    杨澜: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同,她从30岁开始就成为公众人物了,无论是作为克林顿夫人的角色还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家,她都一直处在媒体的高度关注和公众视野当中,我跟她的交往也仅限于这种公共场合或者是媒体采访,我也不敢说对她真实的生活有多少了解。只能是说在摄像机开始转动之前和之后,她都表现得很自信,也很轻松。
    不过可能是由于时间的关系,相对于十年前我见到她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但现在的她,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说,比较雍容。能够更加放松,也更加亲切。当我向她提到这一印象时,她爽朗地笑笑说:“也许是因为我够老了吧!”
    杨澜独家专访希拉里:最想问的问题没有说出口


    
    2005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接受杨澜采访
    
    青年周末:为了这七分钟的采访,你准备了多少个问题?
    
    杨澜:第一稿准备的问题有50个,在采访之前我把它浓缩到20个,然后在这些问题里面我又排了一下顺序。
    
    刚一坐下来我就跟她说,因为我的时间太少了,所以希望您给我直接的简短的回答,她非常理解地点点头说 “I will do my best(我一定尽力而为)。”要知道有的时候一个非常有技巧的被采访者如果想回避一些敏感问题的话,他可以把一些问题回答得非常冗长,很快就把你的采访时间耗掉,然后他就可以站起来就走。不过希拉里没有这么做,现场谈话的气氛很好,在希拉里谈兴正浓的时候,我看见她的新闻官站在她背后频频做着“抹脖子” 的手势示意我时间已到,而希拉里却对他摆摆手说:“不,我愿意回答这些问题。”所以一共采访了有15分钟。
    
    青年周末:有没有你特别想问但没来得及问的?
    
    杨澜:其实我本来准备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现在还有总统梦吗?这个问题我觉得也是带有刺激性的一个问题,但最后一方面是由于时间实在是不够,另一方面我也有了一点犹豫,因为在谈完两国关系的时候,突然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比较唐突的。你讲了半天我做国务卿的工作,忽然问我想不想有朝一日再当总统,在那种情况下会显得突兀。
    
    青年周末:这个问题是不是你个人最想问她的呢?
    
    杨澜:对,其实是我最想问的。但其实我能够猜测到她的答案,这也是我最后放弃这个问题的另外一个原因。她一定会回答说我现在是国务卿,我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青年周末:为什么你会对她有这种判断?
    
    杨澜:我觉得以她的政治经验来说,当然不会表现出自己还不安分于自己现在的工作,还有其他的想法,这绝对是不明智的。
    
    青年周末:你在节目中提到,她还邀请你去美国继续进行对她的采访,到时候你还会问这个问题吗?
    
    杨澜:我觉得如果时间相对充裕的话,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设计进去。因为如果时间足够充分,就可以谈到她在竞选总统候选人的这段经历,就可以顺着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你现在是否还有总统梦。但是这一次是来华访问,如果谈完了两国国债问题我忽然问你现在还想当总统吗?这个问题是跟前面没有什么关系,就会很唐突。有的时候采访的时间和前面的铺垫还是很重要的。
    
    我想挑起她的锋芒,但她会隐藏起来
    
    青年周末:你这次采访希拉里的过程中有没有设计什么陷阱?
    
    杨澜:我好像不太倾向于用陷阱这个词。
    
    青年周末:你以前在接受采访时是这么说的,你说“尽管在采访时也会设计陷阱,但那是为了挖掘得更深入。”
    
    杨澜:我是这么说的吗(笑)?我更倾向于用一种绵里藏针的方式。我关注的是问题的核心和被访者的回答,而不仅仅是表现我的挑战性。而且我的节目并不是一个新闻报道节目,我更愿意把它定位为一个人物访谈节目。所以即使是一些硬性的问题,也会有一些潜台词在里面,应该能够展现这个人物的真实的个性。
    
    比如说我们大家都认为希拉里是一个内心很强大的女性,所以她做国务卿一定不会甘于人后,也不会甘于无所建树的,当我问她的第二个问题“在前任政府的后期,是由财长保尔森来主导中美的对话,而现在您是否说服现任总统奥巴马由国务院来主导中美对话”的时候,其实我的潜台词是:以你的个性,大概不会让别人来做这份工作吧。她的回答是:“我会跟财政部共同主导对中国的谈话,因为中国太重要了,我们的关系不只是财经方面。”她在有意地把自己变得圆润一点,而没有说“当然了,这些事情本来就应该由国务院来管。”其实你可以看出来,我是想挑起她的锋芒,但是她会有意地隐藏自己的锋芒。
    
    青年周末:这不算是您给她设计的陷阱?
    
    杨澜:这不算陷阱。其实设计陷阱对于一些成熟的被采访者不是那么容易,我更愿意把它当成一种彼此的真诚的交流。四年前采访克林顿的时候,确实很花心思。在采访之前得到的一个原则就是不去触碰莱温斯基事件,对于这样一位前国家领导人,是要有基本的尊重的,不是说你的提问越尖刻,越能表现你的个性。但是像莱温斯基事件这样敏感的公众话题,大家又很想了解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不会设计一个陷阱让采访对象掉进去,但是我会用一种绵里藏针的方式去设计问题,比如要以他自己的举动反过来问他。我就说每一位美国总统都会成立一个自己的图书馆,这个图书馆的设置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来定位,而您在自己的图书馆里专门设立了一个特殊的展览区,你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件曾经让自己很难堪的事情永远留存在自己的图书馆里呢?我想这个问题他是不能够不回答的。
    
    青年周末:采访到这些国际政要,是否让你更有成就感?
    
    杨澜:其实《杨澜访谈录》的定位是记录一个人和他的时代,我们想突出的是一个人和他时代的关系。在采访嘉宾的要求上,我们希望他是某一个领域里边领军的人物,或者是在一段时期内引起非常高的公众关注的人物,我们关心的是一个人所带动的整个社会的反应。我们既不是一个表扬榜,也不是一个所谓的明星榜。
    
    青年周末:您也采访过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夫人,比较两位前元首夫人,抛开希拉里的政治家身份,你觉得这两位“夫人”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杨澜:这我怎么知道呢(笑)。我觉得,作为一个记者,当然要阅读很多关于她们的资讯,同时也有第一手采访他们的经历,但是你永远不能够因为对她们做过十几分钟或者一个小时的采访就可以假装说你认识她们。所以你不要期待我能够给予你一个非常权威的回答。我无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一个人的个人生活形成判断。
    
    希拉里还记得三年前的一面之缘
    
    青年周末:能不能和我们说一说《杨澜访谈录》是如何获得这个独家专访的机会的?
    
    杨澜:我觉得首先要感谢我们的制片人和我们的团队,他们特别有专业精神,在得知希拉里将要访华的第一时间就把我们的采访申请递交到美国大使馆,同时也把我们以前做过的一些采访,像对克林顿总统、美国的第一位女性国务卿阿尔布莱特、吉米・卡特总统的采访也同时递交过去,作为人家的一个参考。
    
    同时,在三年前,我也有机会在国际艾美奖的颁奖晚会上与希拉里有一个简短的交流,交换了一些关于对美国电视的看法,大概有四五分钟,对彼此有一定认识。这些因素放在一起,让我获得了这次独家采访的机会。这是依靠整个团队的职业精神,而不是我一个人的所谓魅力就能够办到的。
    
    她这次见到我的时候还特别提到了上一次的见面,我觉得她的记性也挺好的。
    
    青年周末:上次见面有跟她提出采访的要求吗?
    
    杨澜:没有。
    
    青年周末: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没说呢?
    
    杨澜:其实那样的场合并不一定马上就要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是一个公开的社交场合,在那种场合鲁莽地提出这种要求可能会让对方觉得很唐突,让对方觉得你的功利性很强。而且当时我是作为晚会的联合主席,所以我更多的应该从当时活动的情况出发和她进行交流,而不是一上来就提出一个个人的要求,这也是对社交礼仪的一种尊重,人际交往的分寸感的把握也是挺重要的。
    
    青年周末:您已经采访过很多国际政要了,这一次的采访还会紧张吗?
    
    杨澜:我一直不觉得一个人官阶的高低或者财富的多少会影响我对他的判断,我觉得从小我父母给我一个非常好的人生价值观的教育。哪怕采访对象是总统,我见到他也不会紧张得双腿发抖。
    
    但是压力会来自于时间。当你有一个小时采访时,你可以很从容地提问,但是当人家说你只有七分钟,而且有一个人在旁边看着表,给你数一、二、三、四、五的时候,这种时间的压力会让你产生一种紧迫感,这种压力特别大。
    
    我记得采访基辛格博士时也有这种情况。当时,他只给我半个小时,但是他一进屋,就说他的眼镜丢了,因为他的夫人拿着他的眼镜,但是当时又不知道南茜去哪儿了。后来在人民大会堂穿过好几个大厅才找到他的妻子,把眼镜拿回来。我当时就觉得真是汗要下来了,因为时间全都计算在内,我甚至不无抱怨地说,这时间应该给我补回来,但是他的随从就说不行,给你是多少时间就是多少,因为接下来他们有中国领导人的接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会感到紧张的。
    
    采访手记
    
    希拉里接受杨澜的专访,在很多人看来不仅不意外,反而再合适不过。记者借着这条新闻联系杨澜,不想却被她委婉谢绝。事后记者才猜悟出,她非但不是耍大牌,而且是生怕记者借大牌来炒作也。幸亏我们没有死心:两个女性、两个有阅历、有个性的名人坐下来对话,哪些纤细而敏感的气息不曾被摄像机捕获?在《杨澜访谈录》高端对话的幕后还有哪些故事?进一步了解了我们的采访意图的杨澜,不仅开诚布公地接受了采访,还对之前的拒绝抱有歉意。杨澜,总是那么周道而得体,哪怕是对我这么个小同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