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一个普通藏人的经历看50年前的历史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1959年达赖喇嘛逃离了西藏。当年从西藏出走的并不止他一人。据估计,大约8万藏人跟随达赖喇嘛的足迹流亡到了印度。普康仁波切就是这部分流亡人士中的一位。如今他已经66岁,生活在德国波恩市附近。普康小时候曾被父母送进了距离西藏首府拉萨不远的甘丹寺出家。普康在那里生活到9岁,直到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为止。 (博讯 boxun.com)

    
    一所白色的独门独院房子被矮树篱芭围了起来。大门入口的窗户上悬挂着一幅小小的雪山狮子旗。普康开了门。他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头发已经全都白了。蓝色的毛衣领口上可以看到熨烫得平平展展的衬衣领子。人们从这位老者的外表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他颠沛流离逃亡生活的任何痕迹了。50年前的1959年,在西藏被中国军队占领后,普康就象达赖喇嘛和成千上万的藏民一样,逃离了西藏。他告诉记者说,他在西藏时对汉人的最初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当汉人进入西藏时,我对他们的印象完全不像过去想象的那样。他们非常友好,而且非常愿意帮助当地居民。”
    
    然而1957年形势突然发生了转变。中国中央政府下令,在西藏东部地区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当地藏民的反抗遭到了血腥镇压。第一波流亡浪潮从此开始。普康说:“当时许多人从西藏东部逃往西藏中部地区。我们见到了不少难民。藏民逃亡从此开始。”
    
    随后拉萨藏人和汉人之间的矛盾也不断加深。1959年3月达赖喇嘛受到邀请,到解放军一个军事基地观看文艺演出。但是他必须只身前往。藏族老百姓猜测说,中国军方要绑架达赖喇嘛。于是数万藏人包围了达赖喇嘛的夏宫,希望他不要前往中国军队的驻地。一场大规模的民众起义行动从此拉开了序幕。藏人以此表达对汉人在西藏统治的强烈不满。
    
    达赖喇嘛后来逃到了印度。普康当时只有17岁,他同一个朋友生活在拉萨。“当时的社会气氛非常紧张。民众自发地举行了示威活动。他们高喊着我们要主权,汉人必须离开西藏的口号。示威的藏人都非常激动。我看见到处是带枪的军人。我当时就想,现在糟糕了。”
    
    出于安全考虑,普康和他的朋友返回了甘丹寺。这里距离拉萨有一天的路程。“有一天有人带来消息说,拉萨已经沦陷了,达赖喇嘛也逃走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说,那我们也必须赶快逃离。”
    
    当时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做旅途上的准备了。中国军队正在追踪从各地逃出的大批藏人。在即将到达印度边境时逃跑的藏人被包围了。追赶的中国军队距离这些藏人只有一天的路程。唯一的出路是南边。但南边是白雪皑皑的群山。“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办。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等着中国军队赶来,然后我们同他们拼死一战了。忽然有个人想出了一个主意。于是大家到周围地区找到了一些牦牛。牦牛在前面走,趟出一条路来,我们这些人随后跟上。晚上汉人就到了我们先前停留过的地方。一些还没有来得及走的藏人同汉人打了起来。我们从山那边听到了枪声。肯定有不少人因此而丧生。”
    
    普康最后终于到了印度。他在印度继续学习佛学,而且又戴上了红色的僧帽。他自己的僧帽在逃亡时被存放起来了。“因为我们已经报定了必死的决心。如果我们落到汉人手里,我们准备尽全力抗争。”
    
    普康在德国已经生活了40多年。他在这里的生活完全德国化了。他的房后是一片草地,客厅里有个大壁炉。在饭桌的上方,挂着几张西藏和达兰萨拉的照片。中间还挂着一个布谷鸟报时钟。普康当年是作为藏语教师来到波恩大学藏语系教书的。然而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西藏。桌上还有几张预告3月10日举行示威游行,纪念拉萨民众起义50周年的活动传单。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严阵部署:不排除极端人物铤而走险 (图)
  • 张清扬:央视推出电视片《西藏农奴的故事》歌颂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图)
  • 西藏自治只能寄托于中国的民主化
  • 西藏地区目前处于“事实上的戒严状态”?
  • 中共西藏自治区主席乐观认为 西藏目前不会出大事(图)
  • 西藏康区再度示威 五名藏人被警方逮捕
  • 西藏人权组织谴责中共在藏限制空前严格
  • 藏学副总干事谈“达赖去世后西藏问题不会恶化”
  • 香港问题的远见与西藏政策的困局
  • 中国对藏政策是西藏“星火燎原”的主因
  • 成員唱好西藏,Oasis遭北京封殺取消演唱會
  • 过去和现在:《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全
  • 青海同仁紧张态势和北京影院的西藏纪录片
  • 西藏萨迦寺发现罕见的折线形护城河遗迹
  • 藏族僧侣举行和平示威,北京加强对西藏管制
  • “314拉萨事件”周年前北京营造和平情势稳住西藏
  • 西藏之痛 (图)
  • 西藏鲁仓寺遭捕僧人被审讯一天后释放
  • 中国西藏314打砸抢烧事件解密文件首次公开展示 (图)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 团派澳洲特务陈弘莘破坏民运与西藏事务(图)
  • 邢克家:拉萨屠城20年了,胡锦涛何时向西藏人民下跪?
  • 阴法唐:1950年决策进军西藏的日子
  • 陈维健: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保罗 泽勇
  • 西藏民主改革的伟大意义/毛远新
  • 七律·纪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秦怀保
  • 马丽华:西藏当代文化发展历程
  • 西藏成车臣,中国则永无宁日
  • 西藏非暴力不合作从“农奴解放日”开始/谷粱
  • 岳飞本是王八蛋;秦朝本是西藏人所建/草虾
  • “西藏农奴解放日”是对藏人史无前例的侮辱
  • 没去过西藏的人 却对西藏的人权,环保,文化说三道四
  • 一場中法的外交戰中所显现的西藏問題的描述
  • 西藏农耕民俗的生成与表现/林继富
  • 陈维健: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守国家立场
  • 西藏人的“ 對馬彈琴”
  • 妙觉慈智:神圣的佛国西藏,来自天上的精神(仲维光语)
  • 专访民运领导人:只有中国实现民主,西藏问题才会获解(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