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家宝捐助白血病幼儿续:患儿父亲舍不得花钱(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5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相对于中国400万白血病患儿家庭来说,李贵树是幸运的。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下,他的家庭得到了上至共和国总理下至慈善人士的援手。受制于中国社会福利的发展现状,对小李瑞的救治尚不能成为一个可广泛复制的样本,但从当地政府试图借此设立大病儿童救助机制的规划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一颗石子荡起的涟漪
    
    “窝囊废”
    
    李贵树发现娃娃不对劲,是2008年4月的一个下午。
    
    当时,他刚拾掇完庄稼地,1岁的儿子李瑞看上去不乖。原来红扑扑的脸蛋罩上了蜡黄色,嘴唇发黑,身体软绵绵地东倒西歪。
    
    大概感冒了,李贵树习惯性地这样想。李贵树一家五口人:夫妻俩,两个儿子,还有75岁的耳聋母亲。
    
    李贵树是河北蔚县草沟堡乡的村民。打他出生以来就住在石头山上的石屋子里,尽管一间侧屋的梁子已经明显向右倾斜,因为手头紧,他也懒得修葺。
    
    李贵树觉得,农村人的生命强劲得如疾风劲草,活了36年,他没有得过啥大病。
    
    这天下午,他绕到屋后的村主任家,给孩子要了一盒说不上名字的感冒药。60岁的村主任王敬,是李贵树的岳父。
    
    王敬在高庄子村当了30年的村主任,也是村里唯一的“半农半医”,十多年来,他总是一顶蓝色前进帽,一身暗黑色的中山装,闲着的时候,把双手笼在袖里。
    
    蔚县草沟堡乡是个典型的华北农村,清一色的石屋子,再用黄泥糊一层。王敬的祖屋是一焦黄的三室平房,中间是厨房,屋子正中央贴一张毛泽东的海报。左手卧室,右手药房。两个过头高的小木柜,掌管着300多位村民的农村合作医疗和日常药品。
    
    王敬断断续续给外孙开了两个月的感冒药,“小儿氨酚烷胺颗粒”。
    
    视频:小李瑞父亲面对镜头时感激地说:“我都不知道拿什么感谢温总理。”
    
温家宝捐助白血病幼儿续:患儿父亲舍不得花钱

    
    在天津火车站,温总理遇到张家口白血病患儿母子。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
    
    药三天两头吃着,李贵树也隔三岔五为儿子叫魂----睡觉以前,他用一块红布铺在地上,放上李瑞的小衣服,扯着嗓门叫三遍:“孩子,回来吧,行爸爸这儿来吧!”然后连布带衣,搁到李瑞身上。
    
    高庄子村的固定人口不到400人。最富的是放羊人,年收入也就两三千,多出村里人均收入一倍,但这活太累,每天跟在一群羊蹄子后头,灰头土脸的。
    
    村里人都可怜李贵树,但除了拆个一两百,也只能陪他一起叹气,各家都有难念的经。
    
    但凡有点亲缘关系的,李贵树都借遍了。条件好的兄弟,三五千。旁系亲属,只能借到五六百,再远的,就更少了。
    
    为了节省路费,他在蔚县县城办了银行卡,三百、五百地往医院打。很快,李贵树已经向30多个人借了6万多元。他把这些人名和金额小心翼翼地记在软皮本上。
    
    他想过下煤窑还债,这是他所能想到来钱最快的办法。但这半年,蔚县的小煤窑在2008年“7・14”蔚县矿难瞒报事件后,一个不落地关闭了,“大煤窑没有关系去不了”。
    
    除了亲戚,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政府求助。
    
    提出申请以后,蔚县民政局补助了他2000元,草沟堡乡政府补助了500元,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了1.2万元。
    
    按照《河北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诊疗项目补偿规定(试行版)》,张家口市超过1500元起付线的住院费可以报销50%,但李瑞所需的药物许多在自费之列,“血不报,板儿(指血小板)不报,营养药不报……”
    
    而治疗一个白血病患者的费用在20万~70万不等。对李贵树而言,这是一个无底洞。
    
    2008年9月,李瑞结束了三个月的疗程,回到家里。他的哥哥李峰没有再去学校。“李峰学习成绩赖,不读书是他自己说的,他说要打工挣钱给弟弟治病。”李贵树挠着头说。
    
    李贵树的学历是小学三年级,“不想读就没读了”,至今不大识字。他搞不清楚辍学的儿子到底在念小学几年级,他对这些并不在意。
    
    2009年春节,李贵树一家人久违地吃上了猪肉。这是他们家仅有的一头猪,准备养了卖,去年11月份,猪莫名其妙地死了,400块钱打了水漂。李贵树没多想,就把它宰了一直搁在灶头,正好过了个“喜庆”的年。
    
    正月十五后,16岁的李峰去河北保定一家饼干厂打工,每个月400元。
    
    李贵树夫妇则卖掉了800斤胡麻,凑到2200元,领着孩子上天津复查。听县城里的人说,天津血液病研究中心是最好的。对从来没有到过大城市的李贵树来说,外面的世界就是万花筒,一不留神就走丢了。他特地叫上了姐夫杨正魁,“好歹有个说理的人”。
    
    李贵树满以为,孩子这段时间脸色红润多了,大概是病好了。
    
    2月16日,天还没亮,李贵树一家人就来到医院排队挂号。撇去路费、住宿费,李贵树身上的现金是1700元。在交费处,他一下子蒙了----孩子的腰穿检查需要2160元。
    
    还是回家吃偏方吧。听人说,黄鼠狼肉和人胎盘能治白血病。李贵树下定决心。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连哭都哭不出来。
    
    时间是上午10点过。李贵树夫妇和杨正魁在医院拐角处的小馆子点了三份5块钱的炒饼。到天津两天,他们每天一顿饭,或者两顿饭,就认炒饼,“其他东西太贵了。”
    
    11点,他们来到天津火车站,买了三张当晚九点多的返程火车票。他们需要在这里等待十个小时。周围熙来攘往,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在候车室里枯坐着,看着熟睡的孩子发呆,像是漂浮在没有时间的海面上。
    
    陌生的来电不断涌入他外地的手机号,多是不认识的人。有人捐款捐物的,有亲戚朋友慰问的,有领导探视的,有时记者打过来,一唠半个多小时,他心疼得干着急,又不好意思开口说这是长途。以前,李贵树的话费一个月不会超过10块,但这一个星期,他已经用掉450块钱了,这原本是他卖胡麻给儿子看病的钱。
    
    “求助电话远远多于捐助电话”
    
    2月22日中午,李贵树接到一个河北保定的电话,让他在儿童医院西门会合。李贵树一家人赶过去,是一个短发红衣的中年女人。刚坐定,女人拿了一沓资料出来,分发给他们。李贵树草草翻了一下,把资料放在一旁,他看不懂里边在说些什么。
    
    女人便说开了:中国即将面临又一次医改,我这里有个独家的医改提案,四年多了,来回辗转各部门奔走,最近已经递交到了中央办公厅,但一个多月来,没有任何回音……麻烦你们了,一定要把这封信转给总理,让总理看到。
    
    李贵树有点为难,索性趴到桌子上,用指头敲着桌面。这几天,要求他直呈总理书信的人不只这一个。但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杨正魁反复解释,我们也见不到总理啊。
    
    女人接着说:你们不能那么自私,一定要克服重重困难,让总理看到这封信,那么你就是救了全中国百姓。
    
    在女人的坚持下,杨正魁勉强接过了这封信。李贵树远远地走开了,他只想赶快治好孩子的病,剩下的钱,再捐给其他孩子。他紧紧皱着眉头说,“不能再给总理添麻烦了。”
    
    李贵树心里清楚,如果没有总理,李瑞这“治不了”又“吃钱”的病,窝家里怕是没指望了。
    
    之前,由于温家宝总理的慷慨救助,被触动的人们纷纷向李瑞捐款。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北京儿童医院都组织了为李瑞治疗的专项捐款和捐款热线,募集资金很快超过50万。李瑞的治疗费已经不成问题。
    
    但据红基会工作人员介绍,打电话想给李瑞捐款的人很少,但求助电话却多达50个左右,“求助电话远远多于捐助电话。”
    
    中国有400万白血病患者,并每年以3万到4万的速度增加。鲜有家庭可以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
    
    现在,北京儿童医院对面的半地下室里,薛志刚3岁的儿子正软绵绵地赖在床上。孩子终日不肯说话,也是白血病,他的脸上很多肉,但脸色灰白,挂着两道与年龄极不相称的黑眼圈。他还在茫然地等待“两会”以后可能的政府救助。
    
    而自温家宝总理偶遇白血病患儿李瑞后,河北省、张家口市和蔚县积极表示,将要设立大病儿童的救助机制。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