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女包公”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7年的真相(续一)

    一、李卫平被冤死的真相早已大白,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而且铁板钉钉,但有关领导至今还恶意掩盖真相。

    ㈠2002年5月31日及7月3日李卫平死亡当晚的第一值班医师王凡2次承认李卫平(以下简称李)跌倒在她办公室门前时她离岗去洗澡了,返回病房后未及时进行抢救而是视病人抢救病人至血压为0,心音听不清。

    1.2002年5月31日下午我去病房询问王凡,在李跌倒于地时她在何处,她说她本人一直在病房未曾离岗,当晚值班护士陆涵马上当面指责她起码有5分钟不在病房,王凡默认了,并在吴云定蓄意编造的死亡病例讨论记录中承认了。

    2.2002年7月3日王凡在朱绯医师陪同下到本人办公室来承认了她脱岗去洗澡,被呼回病房后未阻止病人抢救病人。

    ㈡从王凡与房春娣于2002年5月28日23:00补写的抢救记录结合李卫平的临时医嘱单可知:王凡误诊误治心脏骤停5分钟,加重了病情,加速了死亡,接着竟敢放弃抢救休克15分钟致李卫平彻底死亡。

    ㈢我于2002年6月6日、7月9日、23日、8月11日、8月22日5次调查了6位知情人,此后又陪同律师调查了2位知情人中得知:李跌倒于病房值班医师王凡办公室门前,由于王凡脱岗被呼回病房后束手无策视非医护人员的病人胡乱抢救李卫平约15-20分钟,至血压为0,心音无法听清,甚至当李急需氧气时都未能及时获得,死得十分悲惨。

    ㈣2004年10月12日区卫生局金如颖局长找我谈话,告诉本人她已经决定由李时珍副局长与我作代表共同对李卫平等死亡病例有无过错进行讨论,我说还要请冯忠廉主任一起参加讨论,因为她是多条人命问题的知情人。当我提到李卫平跌倒在值班医师王凡办公室门前时王凡脱岗了,金如颖说值班医师有私事离岗10余分钟是允许的,我说为什么她脱岗时不向第二值班请假,并请代替值班呢?救命如救火,时间就是生命啊!她默认了。

    ㈤2004年10月18日-11月18日的1个月时间内我4次与李时珍副局长通电话,请他尽快落实金如颖指示,组织我们参加的李卫平等死亡病例讨论会,他先后对我说:1.李死亡是有问题的,谁能说一点过错也没有啊!2.8条人命问题是一件系统工程,涉及到不同学科,必须要请不同专业的专家参加讨论,同时这些专家必须要正直公正才能作出正确的结论。3.讨论时不能仅根据病史,如病史有假内容怎么办?总之要请示金如颖局长。4.11月18日李时珍副局长明确告诉我说他不能主持讨论会,因为讨论结果不符合领导意图要得罪领导,如与我们差距很大,我们又会抓住他不放过。

    ㈥对于瞒报李卫平等8-11条人命事故等问题,我们向各级领导作了无数次揭露,同时在2007年《家庭》杂志第5期也作了揭露,并在国内外的网络上都有指名道姓的转载,但至今没有领导指出我们揭露的问题有不符合事实之处。

    二、2007年7月27日市卫生局王家军写的所谓信访复核答复书,不针对我们提出的李死亡真相的上述事证进行答复,而是蓄意另外搞了下列三条无证据力的事证,企图证明李的死亡是该死的,医院无任何过错。

    ㈠第一条证据是王家军称上海瑞金医院及其分院三位专家对李卫平等死亡病例作出了“没有违反诊疗原则”的结论。我们咨询了这三位专家,他们都认为李卫平不是死于脑出血,而是死于心肌梗塞,因此诊断有误,抢救治疗也有过错。

    ㈡第2条证据是:王家军称李卫平在临终前的抢救过程中有家属在场,事实是他的家属都在北京,根本未在现场,同时李卫平病危时未通知其北京亲属,侵犯了他们的知情权。

    ㈢王家军的第3条证据称:李卫平死亡当时有关科室进行过死亡病例讨论。李卫平死亡至今已近7年,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科室至今还未召开过死亡病例讨论会,现存入在李卫平档案内的死亡病例讨论记录纯属编造(详见续二)。

    三、2月14日博讯发表了“女包公”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7年的真相,现作下列补充:

    ㈠杨晓渡副市长至少有3次批示无效。2005年11月15日我们4位老人是指陆惠章、陈敏先、冯忠廉及本人(姚克裘已亡故)为了尽快落实杨晓渡副市长的批示,尽快解决我们提出的5个问题,我作了下列努力:

    1.2006年3月8日、13日2次找市卫生局信访办郑训载同志请他督促区卫生局尽快写出书面答复意见,3月18日他当着本人面打电话给区卫生局,要他们马上落实杨晓渡副市长批示,但对方说:“请你不要管这件事”。

    2.2006年4月6日、5月18日我2次去区信访办反映,4月27日向区纪监委信访反映都无效。

    3.2006年7月1日我再次给杨晓渡副市长汇报上述情况,他于7月6日见信即批示市卫生局处理,又是石沉海底,不予理睬。我又多次向市及中央各部委反映都无效果。

    4.此前早在2003年6月25日杨晓渡副市长明确批示要区政府解决我们反映的问题,我曾5次写信多次通电话给经管卫生的忻伟民副区长请他予以解决,但他反复拖延不予解决,直至他在去年因违纪而辞职前,都不理睬我们。

    ㈡韩正市长至少2次批示也未能解决问题:

    1.2006年5月30日韩正市长收阅本人的信后马上作出重要批示,迫使区卫生局于8月30日写出很不像样的书面答复。

    2.我在多次写信给韩正市长,反映市卫生局不予复查也不复核后于2007年4月27日又1次作出批示至今石沉海底。

    ㈢卫生部2次批示(2007年3月28日及2008年4月17日给卢湾区卫生局写信),信访处张鸣处长还来我家下访,但市(区)卫生局相互勾结,违反法定程序,并在2008年10月14编造新伪证,企图永远掩盖李卫平死亡真相。

    ㈣中共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中412房间接待员在2007年3月23日接访本人时说:像我们4位老医师揭露自己医院瞒报死亡事故还是全国第一次所见,他要我们坚持查明李卫平等死亡真相,分清是非、分清责任,并且说他马上发函到上海,如不解决,欢迎我们再来北京上访。

“女包公”刘丽英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7年的真相(续二)

    市卫生局王家军勾结区卫生局某领导与院长康正祥对卫生部第2次支持信访诉求,转移焦点,混淆视听,又刻意编造了新伪证,恶意把李卫平死亡病例讨论记录的伪证合法化,从而进一步误导欺骗领导与公众

    一、2002年5月28日李卫平死亡病例讨论记录(简称记录)是一份伪证,也是一份揭露李卫平死亡真相的佐证:

    ㈠记录与原王梅莉院长(简称王院长)写的证明材料(以下简称证明)进行对比,则记录是伪证就暴露无遗。

    1.2002年5月28日上午王院长主持召开了全院性讨论会,召集人吴云定副院长,参加人员医务科长王宇、总护士长劳素英,但记录上无上述4位主要人物参加会议的记录,对他们的多次重要发言也无只字记录,故这份记录失真失实。

    2.记录还伪造孙又吉是我科副主任,伪造蔡慧瑜第一位发言,并且竟然伪造本人主持会议及捏造了本人根本未说的话。

    3.王院长主持此会议的目的是如何回答下午家属的提问,但记录中只字未提。从上可知记录是一份恶意编造的伪证。

    ㈡这次会议更不是我们中西医结合科的死亡病例讨论会,因为我们科只有3人:本人、高雅萍与蔡慧瑜。1.会议主持人不是本人(王家军等人都已承认)。2.高雅萍与蔡慧瑜都未发言,而记录着的本人发言也失真失实,致于开会地点、开会时间、记录着的发言内容都不符合我们科内死亡病例讨论会的常规要求。

    ㈢把记录中记载的王凡发言内容结合在会议召开前12小时王凡亲笔写的抢救记录与临时医嘱单就不难发现下列问题:1.2002年5月28日李卫平跌倒在值班医师王凡办公室门前时,王凡脱岗,至少延误了5分钟抢救时间。2.王凡开始就地抢救的地点已不是王凡办公室门前,而是在李卫平所睡病床的病房门前,李卫平(简称李)已被人搬动了一段距离,3.王凡误诊李心跳骤停并误治5分钟。4.王凡放弃抢救休克15分钟,放任李死去。5.李的死因是心肌梗塞不是脑出血。

    从上可知这份死亡病例讨论记录却已成了揭开李卫平死亡真相的突破口与佐证。

    二、市卫生局王家军勾结区卫生局某领导与香山中医院院长康正祥等人于2008年10月14日下午搞了一份情况说明,蓄意把吴云定恶意指示蔡慧瑜编造李卫平“死亡病例讨论”的伪证合法化,企图永远掩盖李的死亡真相。

    ㈠由于我在2008年2月1日、5日与19日3次写信请卢湾区卫生局单少军等查处李病史内的一份伪证而不被理睬,故于2008年4月17日去卫生部揭发在李病例档案内有一份死亡病例讨论的伪证,根据这份伪证中王凡发言内容进行追问即可查明李的死亡真相。承蒙卫生部信访处张鸣处长支持我的诉求,即刻写信给卢湾区卫生局。

    ㈡区卫生局某人扣压张鸣处长的信件40余天,5月16日某人对我说未收到此信,5月29日我出示此信后才被迫承认有此信,被拖延至7月27日写了“关于焦东海同志反映香山中医院伪造李卫平死亡病例讨论”,但不从记录中王凡的发言内容去追查李的死亡真相,不组织本人和王凡、蔡慧瑜对话,虽然被迫承认了死亡病例讨论主持人是王梅莉,而不是本人,但对证明中的其他事实避而不谈,硬是咬定记录是真实的。假的总是假的,谁要否定证明是不会得逞的。

    ㈢王家军于2008年10月15日写的复查意见书中也承认会议主持人是王梅莉院长并不是本人,而他却不提及证明材料中的其它内容,但又无依据推翻它,特与康正祥等勾结,搞了一份新的伪证:即部分人员签名确认的情况说明,恶意使伪证合法化,欺蒙了上海市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核办公室作出了错误的复核结论。

    三、签名确认和情况说明的真相:

    ㈠知情人告诉我下述情况:2008年10月14日下午王家军等人在院长康正祥等陪同下,在香山中医院召开1次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签名的人员有:王宇(原医务科长)、房春娣(李卫平死亡时的第二值班医师)、孙又吉(冒充我科副主任,他是西医内科副主任,未参加对李的抢救,无资格参加讨论会)、劳素英(总护士长)、俞敏(病房护士长)、陆菡(值班护士)、高雅萍(我科副主任),她们到达现场后首先在特别安排的空白纸上签上姓名,写上职务,职称,但她们签名后根本未看到“情况说明”的任何内容,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暴露了王家军、康正祥等人的丑恶灵魂。

    ㈡据知情人士回忆在会上宣读“情况说明”的主要内容大约有:1.李卫平档案内的死亡病例讨论记录是一份真实的记录。2.对李卫平的抢救及时无误,因为李卫平的病情危重,死亡是必然的结果。3.焦东海主任在讨论会上作过抢救及时无误的结论。(事实上本人从未作出抢救及时无误的结论,纯属捏造事实,作出此结论的是王凡与吴云定等人)。

    ㈢参加2002年5月29日上午会议的最重要最关键的人员都未参加2008年10月14日的会议,更未当面对质,如本人根本未接到通知,会议主持人王院长、召集人吴云定副院长、当晚总值班裘可星、当晚第一值班医师王凡及死亡病例讨论记录者蔡慧瑜等人都未参加会议。说明了王家军与康正祥蓄谋搞的情况说明是一份新伪证。

    

    附件:1.李卫平抢救记录及心电图图形。2.李卫平临时医嘱单。3.对李卫平抢救治疗过程的司法鉴定意见书。4.我给卫生部信访处张鸣处长的信,请求通过追问死亡病例讨论记录中王凡的发言内容,查明李卫平死亡真相。5.李卫平死亡病例讨论记录。6.证明材料。7.李卫平死亡经过小结表。8.冤死李卫平犯下了24条过错。9.践踏道德底线,违反8种法规致李卫平死亡。10.心梗病例接受及时有效治疗致死率可控制在5%。11.天津宣判首例医疗事故罪。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真相/焦东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包公”刘丽英的爱子、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冤死7年的真相/焦东海
  • 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黑幕续:上海卢湾香山中医院院长康正祥作恶多端
  • 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黑幕续:院长康正祥害死农民工、迫害职工
  • 上海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黑幕续:受到压力、和博讯没直接联系
  • “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骇人黑幕,中纪委副书记之子未能幸免”后续报道(图)
  • 上海名医焦东海揭医院骇人听闻的黑幕:中纪委副书记之子也未能幸免(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