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2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日前,中国云南省晋宁县发生看守所羁押人员李荞明“躲猫猫”非正常死亡命案,“躲猫猫”一词成为网络特指“隐瞒真相”的流行语,而网民要追究真相的舆论风暴,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其影响力已超过了去年的“周老虎案”。 (博讯 boxun.com)

    
    昨日(27日),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躲猫猫”事件司法调查结果揭开内幕:死者李荞明在晋宁看守所,遭同监室牢头狱霸以“躲猫猫”为借口进行施虐和体罚导致死亡。据云南省检察院新闻发言人刘小凯介绍,经检查机关侦查,查明李荞明多次遭“牢头狱霸”殴打,最后一次被打时,头部撞墙致受伤,送医后死亡。
    
    记得2月19日,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为平息网上舆论,征集网友及社会各界人士代表4名组成调查委员会,对“躲猫猫”事件真相进行调查。21日凌晨,调查委员会在网上贴出《“躲猫猫”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称:不可能做到“探寻真相”。为此又引发网络舆论新一轮的质疑。
    
    如此同时,云南省晋宁县公安局竟项公众给出阶段性的最新“结论”称:李荞明死于意外。晋宁县公安局坚持认为看守所并无过错,管教民警更没有任何施虐、渎职行为。当地公安机关如此赤裸裸地为自己开脱责任,进一步导致了中外舆论的一片谴责之声。
    
    在当地警方的陈述中,晋宁县看守所纪律严明、制度完善,然而却能容忍“娱乐性游戏”,且多次发生拳打脚踢受害人重伤致死,而看守所竟不负管理责任?
    
    当地警方为什么要一再强调在押人员玩的是“娱乐性游戏”受伤?那么什么叫“娱乐性游戏”?这也许正是涉及看守所应否负管理责任的焦点问题。本作者曾深陷看守所,这里以亲身采风经历,揭秘中国监狱里的这种类似“娱乐性游戏”的黑幕。
    
    以作者在看守所内的观察,在押人员大都有心理变态,特别是监室内被封为“老大”的,官方给出的名词叫“读报员”。监室内的“老大”以及他身旁的几个打手们,常常为排解苦恼、发泄情绪,以欺凌、折磨他们看不惯的人(特别是新来者)取乐,美其名曰为“娱乐性游戏”,而且这些“娱乐性游戏”的项目都是他们自己发明的。当时作者所在的看守所监室,折磨人的“娱乐性游戏”就有20多种如:“开飞机”,让人弯下身,把头低在裤裆里,两手扬起,翻扶在门框上,嘴里要发出飞机的声音,不断地报飞经的地点,报错了就要被打;“常娥奔月”,伸出手臂托一碗水,单腿长时间独立,水洒了要加罚;“抠板筋”,按住两肩,大拇指抠进颈下的梭子骨里;“滚石榴”,握紧拳头满头满身积压滚动;“按酸枣”,狠压鼻头;“八带蛸”用手掌抓大腿上的肉等,有的惨不忍睹,但却不敢叫出声来。当时监室里有个绰号“福建”的外地人,就是因受不了这些“娱乐性游戏”的项目请求调号,但却不敢说明缘由,否则调到哪个监室都要挨打。因看守所所内所有监室的老大都是相通的。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一些人却又乐的前仰后歪。
    
    记得,当时狱内突发了一次重大事件,气氛异常严峻。管教们楼上楼下来回穿梭,对狱内各号进行以封锁消息为目的的人员大调整。然而,消息还是不翼而飞,每个监室里都流传楼下监室内折磨打坏了人。有的说已打死了;有的说还在抢救。那天所部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将楼下出事监室的人员拆散,分到各个号里。后来得知,楼下受伤人被打伤颅骨,经抢救脱险,成了植物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在中国特色的监狱这种特殊环境中,贯彻的是“强者为首,其余从之”的自然程序和依赖力量对比决定各自地位的游戏规则,只不过由于社会腐败的参与,使力量成份又掺入了权力、金钱、裙带等多种因素。而中共狱内用犯人管理犯人的实践,更加剧了每个监室内维护一个权力核心构成等级秩序的状态。说穿了,狱方在有意进行制度偷懒!这就是看守所里牢头狱霸禁而不止的内在原由。
    
    然而,每个看守所都有平常应付各种有关上级检查,以及发生事件后对付有关调查的一套办法,而且这些办法大多都是通过监室老大(读报员),对羁押人员威胁封口完成的。特别是发生了责任事件的监室,所有的羁押人员都要被特别谈话封口,然后分散调号,甚至调监,一般外人是很难接触真像的,也包括那些例行公差,走马观花的上级职能部门。例如, 2003年3月25日,黄建军因涉嫌抢劫被广安市广安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31日被其他被羁押人员暴打致死,被当地警方隐瞒,即使记者李传君到广安采访时,市、区两级公安、检察机关均对记者采取了推委的态度。最后在尸检老专家发现端倪和怒发冲冠老律师共同努力下,才揭开了内幕。2000年,临洮县看守所两名“狱霸”趁看守人员脱岗之机,将同监室在押人员殴打致死。为了逃避责任,看守所以“正常死亡”为由,将狱霸打死羁押人员的事件隐瞒,无人能查实。2004年,目睹当时经历过的一名在押人员将此事举报,才使事件真相得以揭开。
    
    眼下,发生在中国晋宁县看守所的这一“躲猫猫”事件,再次使人们聚焦看守所内的种种黑暗内幕,以及对发生“娱乐性游戏”命案的管理与责任问题。如今晋宁县看守所监室里发生如此重伤命案,看守所岂能逃避责任? 其实,在中共看守所内打人司空见惯,谁敢说他的看守所内没有打过人。然而云南省晋宁县公安局就敢矢口否认。在没有真相的今日中国,不仅警察否认办案打人,甚至否认监室内在押人员打人,这就如同“杨佳袭警案”,上海警方一直否认打过杨佳一样。悲哉,中国!
    
    附: 6名官方受处理人员
    
    晋宁县检察院驻所检察室主任 赵泽云 免职
    
    晋宁县公安局局长 达琪明 行政记大过
    
    晋宁县公安局副局长 闫国栋 免职、行政记大过
    
    晋宁县看守所所长 余成江 撤职
    
    晋宁县看守所副所长 蒋瑛 撤职
    
    晋宁县看守所民警 李东明 辞退
    
    ──《观察》首发
    
     来源:[http://www.guancha.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牟传珩
  •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 当牟传珩: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 《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牟传珩
  •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牟传珩:“不折腾”是邓小平的传代秘籍 — 解读胡锦涛“12·18讲话”
  • 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牟传珩
  •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
  • 牟传珩:谁吹响了
  • 《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牟传珩
  •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
  •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